第四章

悲伤的浪漫情歌 作者:莫霖

第四章

      这个难题不是个假设,很快就成真了,就在数个月之后,纪文豪退伍后,让这个自以为已经对未来做好一切规画的纪文豪,瞬间晕头转向。
    退伍后的他已经下定决心要一个人好好努力,就算不能再得到家里的帮助,也要走出自己的路。
    他跟乐团团员们几经商量,终于决定跟眼前这家开出条件最好的唱片公司合作,除了打算签订好几年的约,更已经开始准备第一张专辑的筹备工作。
    他很忙,忙到一退伍就几乎天天在练团、写歌,忙到他没有注意到谢诗音异常的状况。
    谢诗音已经搬到他住的地方与他同居,两人目前的生活,几乎只差最后结婚这道程序,可是结婚却也是最遥遥无期的问题。
    他没开口提,她也不敢开口问,眼看他朝着自己的梦想愈来愈近,她心里的担忧也愈来愈深。
    他们还有机会这样相守下去吗?
    会不会往时间的流逝下,在岁月的无情打击下,他们失去了继续在一起的勇气,只能离开呢?
    这些问题一直压在她心里,但她始终不敢问,直到那一天,事情出了重大变化,杀得她措手不及
    她发现自己的月经许久没来,在满心怀疑下,瞒着他前往医院检查,结果出炉,果然怀孕,而且已经三个多月!
    她愣了一下,各种情绪交杂,主要是喜悦,能为自己喜欢的男人怀孕,这或许是每个女人的梦想。
    可是他们还不是夫妻,未来还是充满变数,况且她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该怎么将这个破坏他生涯规画的突发状况跟他说?
    回到家后,孕吐恰好选在此时开始发作。
    这时,纪文豪跟着那一大群团员一起进了门,边进门,嘴里还大声的聊着天。“阿强,你确定第一张专辑就要搞这么复杂吗?乐器元素太乱,会不会影响专辑的调性?”
    “我觉得乱也是一种调性,况且我们其实不是乱,只是安排层次比较丰富一点”
    “可是我觉得”
    几个大男生才在聊天,一进门就听见从浴室传来不断作呕的声音,纪文豪一愣,马上冲到浴室去看,果然看见谢诗音俯在洗脸枱前,不停干呕。
    “小音,你怎么了?”
    拍拍自己胸口“没事!我没事”
    扶着她出了浴室,来到客厅,一群团员也关心的看着。
    谢诗音坐下,笑了笑“我没事,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阿强看看手表,决定闪人别当电灯泡“阿豪,我们先离开了,其他的明天继续吧!”
    阿豪点点头,没站起身送他们出门,只是一径关心的看着她,摸摸她垂落在颊边的发丝。“到底怎么了?”
    谢诗音不敢看他,心里大大叹了一口气,该不该说呢?该怎么说呢?他会怎么反应呢?是高兴,还是生气?
    老天!这一刻,她竟如此怀疑彼此的感情,他们不是走过好多年的光阴,她不该怀疑的,最重要的是,她不该怀疑这个会对她大唱情歌的男孩对她的感情。
    “小音,怎么不说话?”
    看着他,深吸一口气,鼓足全部勇气“阿豪,我怀孕了!”
    纪文豪看着她,脸上表情先是一愣,那英俊的脸庞上随即展露出不可思议与震惊,很明显的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沉默了整整一分钟,好像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摆哪里,这样的沉默让谢诗音心里也跟着七上八下。
    “阿豪”
    纪文豪没有回话,似乎是怕说什么都不对,他站起身,来到窗边,从口袋里拿出他只有在心情异常烦闷时才会抽的烟。
    点燃烟,放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吸着,似乎想藉由尼古丁平抚自己烦躁的情绪,却好像没有用。
    他知道,他应该高兴的,事实上,他确实也是如此。可是高兴只有一瞬间,随即转变成浓厚的忧愁。
    这么大的变化足以打乱他的一切安排,他又不可能不顾她,这该怎么办?况且等一下他该怎么向她开口,说出他的决定。
    突然间,他转过头看她“你应该知道我已经被我爸赶出家门,不是什么有钱的小开了。”
    谢诗音一惊,全身颤抖“你的意思是你以为我怀孕,是为了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吗?”
    纪文豪也一震,他不是这个意思。
    可是谢诗音已经站起身“我知道了,我马上离开!”
    他捻熄手中的烟,冲上前从身后轻轻抱住她,却换得她的不断挣扎。他出声努力安抚,却引发她不断掉落的眼泪。
    “放开我!”
    “小音!”他低声唤着“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想错了。”
    “放开我!”她哭着“我从来都不在乎你是不是什么小开,如果你这样怀疑我,那我会离开。”
    “该死!”紧紧抱住她“你弄错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现在没有办法让你过好日子,因为我已经不是那个活在家族庇荫之下的人了!”
    他大声说着,谢诗音终于听了进去,背靠在他强健的怀里,不停啜泣,双肩也不停抖动。
    “傻瓜”
    “你才是”
    他轻唤着,她也低喊着,两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对未来依然无解。纪文豪更不知要如何开口,对于接下来的安排。
    谢诗音茫然摇头,对于未来完全不知所措,此刻她只能依赖他,她多希望得到他一句关切、一句承诺,给她一个永恒。
    可是,他都没有
    纪文豪烦闷不已,顿时不知该怎么安排她。
    事实上,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要跟其他团员一起住进公司安排的宿舍中,虽然签约的事情,公司打算再等一段时间,届时会盛大举行记者会,开出高额价码签下他们的乐团,最快也要半年后,但从公司已经指派经纪人与宣传看来,似乎已经很笃定会签下他们。
    他原先想,就让她住在这间公寓里,反正他定期可以回来看她;可是现在,她怀孕了,这该怎么办?
    他不说话,让她心惊,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开心的表现,难道这个孩子,他不想要吗?
    叹口气“小音,听我说,我过一阵子就要搬进公司的宿舍了。”
    离开他的怀里,正面看着他,双眼瞪好大,一脸的不敢相信“为什么?我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纪文豪看着她,一脸的歉意,却地做出了决定“小音,很抱歉,在这种情况下跟你讲这件事。至于孩子,既然有了,只好生下。”
    他想了想“我会回去找我父亲,暂时安排你住进纪家,至少我家里人多,可以照顾你。等到我签约后就可以搬出来一个人住,到时候你应该也生了,我再去接你。”
    “可是”
    结婚呢?怀孕了,还不结婚吗?
    她到底该怎么办?他又要拿她怎么办?
    可是这些话,她竟然都问不出来,明知现在连要他亲自照顾她都已是不可能,更何况结婚?
    还是说,他根本没想过要娶她,结婚,事实上根本不在他那缜密又完整的规画中,她只是个突然的插曲,她只是个意外。
    “小音,你怎么不说话?”她这副沉默的模样,让纪文豪更是内疚,他并不是故意要在她怀孕的时候丢下她,只是此刻,正是他冲刺事业最重要的时刻。
    多年来的梦想,就在这一刻要成真,只差临门一脚,她应该懂的,这么多年来她都一直在他身旁看着,她懂的,她一定懂的。
    是啊!谢诗音懂,怎么可能不懂,只是愈懂愈心痛!
    这么多年来,她知道他的一切努力,如果他不能成功,她会为他心痛;可是她也为自己感到心痛,对未来感到无助。
    突然间,他们都无法掌握自己,更无法掌握彼此。
    #####
    如果一个被赶出家门的儿子,有一天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回来,要拜托家人照顾,一般家庭或许会看在孙子的份上勉强接受。
    纪文豪的父亲也是,纵使他们以为儿子大概是爱玩,才会让女生怀孕,可是又不想负责,所以才会丢给父亲。
    他们可以看在孙子的面子上勉强接受,等孩子生下后,如果是男孩,正好可以弥补把儿子赶出家门的损失,到时候再处理这个女孩。
    谢诗音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进到纪家,这才知道,原来她自以为自己熟知的纪文豪,还有这样她不知的一面。
    这真的是一个大家庭一个富豪之家,纪父是一家大企业的老板,纪文豪是独子,家里还有一些同父异母的姐妹,但他是唯一的男孩。
    难怪纪文豪坚持要走歌唱事业,会遭到父亲如此的反对,因为纪父简直就将纪文豪视为唯一接班人。
    可以想见,当这个儿子坚持走自己的路,就是不依循父亲的安排时,这个父亲会多愤怒,也难怪会有将儿子赶出家门这样的激烈举动。
    那天,纪文豪将她送回来后,原先刻意压低气势,毕竟有求于父亲,要拜托家人帮忙照顾这个为自己怀孕的女人,可是最后他还是跟父亲吵起来,还是为了应不应该加入歌坛的老问题。
    最后,他抛下她走了!
    确实是抛下,因为他连一句话都没再跟她说过,甚至往后的日子里,他也很少来看她。
    那段住在纪家的日子里,真是一场噩梦那种被人瞧不起、被人轻视的生活,简直令人无法忍受。
    每个人都以为她一开始就知道他出身有钱人家,以为怀孕了,就有机会飞上枝头做凤凰,所以每个人对她从来没有好语气。
    她不在乎,只要文豪记得回来看她就好,可是他就像是失去踪影一样,不曾再出现。
    随着她的肚子愈来愈大,她的心情也愈来愈沉重,那个男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不曾再出现在她面前。
    一开始他还会打电话给她,可是后来也没有了,她只能从一些媒体开始报导这个新乐团的消息上,得知他的现况。
    顶着大肚子,看着电视里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眼眶里净是湿润的泪水。她想,她怀疑的想,他到底还记不记得她?
    这好像是一个噩梦一样,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离开客厅,走在偌大的纪家豪宅,她竟然觉得自己没有容身之处,只有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唯一的依靠。
    转眼间怀孕已经八个月,挺着大肚子,行动渐渐不便,离生产愈近,她对未来愈没有安全感。
    如果孩子生下来后,他还是不来看她,她该怎么办?
    这时,她遇到纪父那些小老婆,当然还是一样的冷嘲热讽
    “你最好祈祷你生个男的,不然你什么都拿不到。”
    “就是!不过我看,大概是女的。”
    谢诗音表情冷漠,侧过身费力的走过去,边走边说:“我并不是为了要拿什么,才要把孩子生下来的。”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孩子的性别,因为对她而言,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她都会疼爱。
    “谁信你!”一群女人讪笑,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
    谢诗音眼神一黯阿豪信她就好了
    转眼间,生产了,纪父请了妇产科医师到家里,虽说气儿子,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孙子要出生,不可能不关心。
    那天,谢诗音不断等待阿豪的出现,甚至拜托纪家人帮忙联络,至少孩子出生时,父亲要到。
    可是传来的消息令人失望阿豪还待在录音间,无法接电话,自然也就无法赶过来。
    她含着泪,这才知道原来她心里的感觉叫作心死!
    阿豪的举动已经很明显了他并不想要她,也不想要这个孩子
    在痛苦的挣扎与呼喊中,在近乎撕裂全身的痛楚中,她生下了孩子,是个女儿,这让纪父相当失望,看了一眼就离开了。
    转眼间,她的房间里只剩下她,一旁放着全身包好,清洗干净的女儿,正沉沉睡着。
    一切改变得太快,她做妈妈了,可是孩子的父亲依然不来,或许他以后也不会来了。
    谢诗音撑起身,看着孩子粉嫩的小脸,她的心里第一次感到开心,是这几个月来唯一觉得开心的时候。
    摸摸女儿的小脸,感受生命的力量,那种被抛下的感觉终于消失了,她笑了笑,真心笑了笑,原来这就是新生命的力量。“宝贝,欢迎你来跟妈作伴”
    或许她该庆幸生的是女儿,这样她才能拥有她,不会被纪家的人给抱走,不会在失去阿豪后,又得失去女儿。
    可是谢诗音还是在瞬间湿透了眼眶,她躺下,想要休息,想要平抚全身的疲累与痛楚,可是脑海里千旋百转的还是那个男人。
    闭上眼睛前,她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个时间去问清楚,他到底要拿她怎么样?这个答案很重要,攸关她到底还该不该继续待在他身边。
    产后休养了很多天,她终于有办法站起来走动,这段时间都没人管她,除了送吃的、喝的来,大概也没人在意她了。
    谢诗音将孩子暂时拜托给纪家里一个还算好心的佣人,自己出了门,拖着还算疲累的身子,赶到纪文豪待的唱片公司楼下等待。
    她等了很久,等得好累,不知道自己等不等得到人,可是她还是要等,她不想再做一个傻女人了!
    这时,一旁传来呼喊声,一群不知名的年轻男女高声呼喊,让谢诗音差点吓了一跳,反应不过来。
    “光芒!扁芒!扁芒!”
    这时,一旁一群年轻人走出来,对着这群人挥挥手。
    谢诗音一眼就看见是纪文豪那群团员!
    站在其中最高大的就是阿豪,他们几个人正准备走进公司,一旁还有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性,如果她没猜错,大概是他们的经纪人吧!
    谢诗音好不容易看到他了,如果是过去的她,或许没有勇气在人群中喊他,可是现在,他们太久没见面了,不喊也不行。“阿豪!”
    众人停下脚步,纪文豪一开始还不敢相信,但是他迅速转过身,果然在人群中看见她!
    两人眼神对望,都不知该怎么反应。
    他们不是很亲密的吗?怎么会变得这样不知该说什么?难道以后他们就会变成这样?还是说他们根本没有以后了
    现场所有人都发现这样的状况了,开始窃窃私语,一旁的经纪人很紧张,拉了拉纪文豪的衬衫。
    “阿豪”他小声提醒着。
    经纪人听过阿豪坦承有这样一个女人存在,可是他还是大声对着阿豪说:“阿豪,这是谁啊?”
    纪文豪想开口,可是被经纪人拉住,他看着她,眼里有着祈求、饶恕的情绪,他不知不觉的开口。“一个朋友。”
    谢诗音一震,完全说不出话来。
    她不想扮演那种被抛弃的女人的角色,不想说出“都帮你生了孩子,难道我们还是朋友”这种话语,只是呆站在现场。
    经纪人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朋友,那过几天光芒的签约仪式时,再邀请你过来,请务必捧个场啊!哈哈哈”赶紧拉着纪文豪离开,其他团员也跟进。顿时间,其他歌迷也开始尖叫,就是没人再理她。
    她发现自己的眼眶是干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叹口气,莫名的,现在的心,竟然比前一阵子还要稳定。
    走吧!
    转过身,走了两三步,泪水竟开始掉落,这么多年的美梦醒了,那个大男孩原来已经离开她了。
    还剩下什么
    还剩下孩子啊!
    谢诗音含泪一笑,对!还有孩子,她还有孩子,未来的路,她就跟孩子一起走。
    #####
    “我有个女朋友。”
    “真的?那也没有关系,现在歌迷都喜欢偶像专情,有女友没关系,不过有时候,我们还是得帮你炒一点绯闻。”
    有点压抑不住厌恶的情绪“可是我女友已经怀了我的孩子”
    “你说什么?”
    “小音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可能前一阵子已经生下来了。”
    “老天!你怎么都没有跟我讲?有女朋友跟已经当爸爸是两回事,如果你真的已经当爸爸,身价一定会下跌的。”
    “那又怎样,我只是来唱歌而已。”
    “笨蛋!你以为在歌坛混,会唱歌就好啊!我帮你想办法,不过记住,以后在公开场合,绝对不能承认你有孩子、你有女朋友,知不知道?”
    “”“知不知道啊?”
    收起手机,却忘不掉方才电话里小音那着急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看着窗外下着大雨,雨势惊人,现在时间又已经快要九点了,他真想马上冲回去看。
    可是都走到这一步了,走了这么多年,舍弃了这么多东西,都走到这一步了,等一会儿就要正式签约了,经过这几个月的努力,终于获得唱片公司认可,专辑也已经完成。
    今晚签完约,过几天公开举行签约暨发片仪式,他们就正式踏入歌坛了,这个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可是纪文豪好心慌!
    这几个月,他都没有回去看她,一来是因为忙,二来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安置她,怎么面对在她与自己的事业之间的选择。
    孩子,生了;他好想看看孩子,听说是女儿,应该跟她一样可爱吧!
    可是他不能回去,老天!他怎么变得这么恶劣,为了自己的事业,将她摒除在外,深怕她拖累自己。
    靠在沙发上,他觉得有点喘,不敢相信自己竟是这样的男人,可是他该怎么办?
    “阿豪,你现在有没有空?孩子她”
    “小音,我正在跟公司老板见面,等一下再说好吗?”
    “可是孩子”
    “现在正在谈签约,你知道这是我的梦想,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了,其他事情等一下再说好吗?”
    刚刚他是这样跟她说的,他口头上是回绝了她,却有着说不出的心痛,她到底有么事?孩子又有什么事?她为了什么要打电话给他?
    种种问题不断堆栈,让他坐立难安,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了,每一滴都打在他心里,很刺、很痛。
    难道以后就是这样了吗?他只能将她放在不为人知的世界里,只为了自己的梦想,只为了让自己能一圆站上舞台的梦?
    这个世界才半跨进来,他就已经觉得难以呼吸,他从没想过,要唱歌还得否认自己有女朋友、有孩子,看到她也不能认,只能说她是自己的朋友。
    那句话一定刺痛了她,可是也几乎要杀死了他自己!
    纪文豪失神的想着,几乎无法自己的心痛着,心里的那种声音也愈来愈大,几乎主导了他的意志。
    他受够了!
    纪文豪站起身,做出这样的决定,当着所有团员的面前,他看着这些多年来与自己一同携手奋战,既是同窗也是知己好友的团员。
    “阿豪,怎么了?”
    “对不起,就到这里吧!”纪文豪眼眶一红,原来他还是会觉得舍不得,可是小音对他而言更重要。
    “什么就到这里?你在说什么?”
    “我就到这里,我退出乐团,对不起。”
    大家吓傻了,嘴巴开开的,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吓傻了,只有阿强盯着他看,眼神了然。
    “你说什么啊?怎么可以这样子?”
    “就是啊!这么多年耶!”
    “你这样子算是兄弟吗?”
    纪文豪对着所有人低下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很抱歉,可是我没有办法不顾小音”
    阿强站起来“去找她吧!”
    所有人看向阿强,而阿强与纪文豪对望“这一阵子,你一直心神不宁的,其实一直在想诗音吧?”
    点点头“我真的没有办法放下她,如果要我做选择,我愿意放弃。对不起”
    所有人都默然了,阿豪跟诗音这么多年一起走过,他们都是亲眼目睹的,当年祝福他们的交往,现在更没道理不祝福。
    阿强笑了笑“虽然你临阵脱逃,我们不能再一起公平竞争,可是我还是祝福你,不管这个乐团最后能不能搞起来,至少不能忘了当初玩音乐的目的。”
    纪文豪含泪看着阿强,伸出手与他一握,除了感谢,还是感谢阿强点醒了他啊!
    玩音乐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自己爽嘛!
    他这辈子最爱的歌曲,就是当初在餐厅对着所有人唱,要向小音告白的那首歌,那是他这辈子最爱的音乐,因为乐曲里搭配了她感动的笑容,还有喜极而泣的眼泪。
    “阿强,我相信你可以把乐团带起来的。没有我,光芒依然照射,不是吗?”纪文豪勉励着,没说出口的话却很明显。
    希望他们带着他的梦想继续前进,继续让所有人听见乐团的声音。
    所有人一拥而上,几个大男人就像当年学生时期筹组乐团一样,只是因为冲动,只是为了开心。
    他走过了,这样就好了。
    他不想对不起小音,不想让小音伤心,从此以后,他只想唱歌给她听但愿现在觉悟还不算晚。
    但愿

第四章

- 海棠文学 https://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