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悲伤的浪漫情歌 作者:莫霖

第三章

      谢诗音交了一群不错的朋友,包括纪文豪在内,一共六个大男生,六个有点天真、相当善良,却也非常执着的男生。
    他们常常邀请她参观他们练唱的地方,渐渐的进入他们的生活,目睹他们是在非常克难的情况下,逐步实践自己的梦想。
    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兄弟一样,有时候还是会吵吵闹闹,不过很快就能和好,继续朝目标迈进。
    文豪当然是团体中最出色的成员,他不但是主唱,更负责创作,带领着大家练习,俨然成为灵魂人物。
    不过另外一个阿强也不错,长相清秀的他,能力与表现都不输纪文豪。
    也因此,这两个人常常发生意见不合的情况,不过总归而言,他们总能迅速和好,毕竟大家有着一致的目标,也就是既然都跳进来了,总要把乐团搞好。
    而自从那天之后,纪文豪果然常常偷约她一起出去玩,说偷,是因为他的其他团员都不知道。
    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逛街,甚至陪着他到台北车站地下街当街头艺人唱歌,看着他充满热情,沉醉在音乐中,感受这个年轻大男孩对于歌唱的喜爱。
    谢诗音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每次只有我们两个啊?其实下次还是可以找阿强他们啊!”纪文豪翻白眼“我们是在约会耶!吧嘛找那么多电灯泡?”
    摸摸他的头,不过这家伙很高,差点碰不到“小男生,不要说这种会让人家误会的话。”
    纪文豪的眼神认真“我是认真的,而且我绝不承认我年纪比你小。”
    不敢看他的眼睛,却很早就发现他那愈来愈掩不住的感情,他总是站在她身旁,用他自己的身体护住她,亦步亦趋,始终陪伴。
    他的眼神如影随形,让她无法忽视,眼睛里从一开始的纯粹欣赏,到后来变得沉重浓烈。
    这些她都看在眼里,只是她不知该怎么响应他,也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要响应他。
    谈感情,她没想过,总想着日子要先顾好,不然都没吃饱了,怎么谈情说爱?可是这个男生天真执着过人,纵使三番两次暗示,都得不到她的响应,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她很早就感觉出他的感情,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响应罢了。
    那天晚上,一切如常,她在餐厅工作,他在餐厅开唱,只是那晚的他很不一样他兴致勃勃,充满兴奋的感觉。
    他照例在台上又唱又跳,台下的听众依然high到没话说,可是在各餐桌间来往服务的她,却始终可以感觉到,他的眼神不停盯着她。
    连其他同事都跟她说“阿豪今天很high喔!”
    谢诗音耸耸肩,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听说你们最近常常出去约会啊?”
    脸一红“哪有,只是单纯的朋友出去玩而已啊!”“少来。不过说真的,小音,如果你也有感觉,就要把握机会啊!像阿豪这种男人,是绩优股喔!”
    “你说得真夸张,阿豪年纪远比我小”
    正当同事要接话时,她们突然发现餐厅内所有音乐都停了下来,现场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谢诗音不再聊天,转过身看向舞台,只见纪文豪拉了把高脚椅,伸长腿就坐在椅子上。
    他想干嘛?
    谢诗音心里充满疑惑,正巧这时她的眼睛对上了头正好抬起来的纪文豪,他对她眨眨眼,而两人之间的互动也被其他眼尖的观众发现了。
    纪文豪清清嗓子“感谢大家这一年来的捧场,如果我们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能有一点点成就,都是因为大家的帮忙。”
    现场响起一阵掌声,纪文豪看着现场,心里异常平静。他抱着吉他,准备将自己心里的感觉,都唱出来。
    “我喜欢一个女生想要唱歌给她听。”
    这时乐团的鼓手还帮他打节奏,制造紧张悬疑感。
    现场一阵騒动,有的人惊讶、有的人叫好,为纪文豪的勇于表白而喝采。这时台上的他接着说:“我约了这个女生出去好几次,一直想亲口跟她表白,可是我很孬,话到嘴边,总是不敢讲出口,所以找决定把我想讲的话写成歌,用唱的”
    他低下头,轻轻拨动吉他的琴弦,乐音轻扬,响透整间餐厅,每个人都屏息,等待这个年轻男孩唱出自己心中的情歌
    有个小女孩,笑容很可爱
    她不知我始终盯着她看
    就在一瞬间,她对我笑出来
    我的心,只好将我给出卖
    小女孩,给我个机会,让我把你当宝贝疼爱
    小女孩,不要太快说bye-bye,不然我真的只能去跳海
    小女孩,可以对我耍无赖,反正我命中注定给你依赖
    小女孩,除了女朋友之外,还希望有天可以做我太太
    小女孩
    现场听到歌词,都哈哈大笑,气氛是既轻松,又温馨。
    纪文豪写了这样一首有点搞笑的歌,却把情窦初开的男孩那种爱你在心口难开的情绪统统都说了出来。
    一曲结束,纪文豪脸上也透着一丝赧红,可是他还是很兴奋,除了唱歌,他还要亲自开口。“小音,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所有团员大叫出声助阵,现场也响起一片掌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后方的谢诗音身上。
    谢诗音的表情很是激动,可是她当下没有任何表示,只是转过身,往门口走去,迅速离开餐厅。
    纪文豪见状,马上扔下吉他,跳下舞台,连对不起都来不及说,就追了出去。一出门口,就马上看见谢诗音一个人坐在庭院中的石椅上。
    她好像在哭
    纪文豪马上冲到她面前,蹲下身子看着她她真的在哭!那泪水就这样流过她粉嫩的脸颊。
    “对不起,我”
    谢诗音摇头“不用说抱歉啊!我很喜欢你的歌。”
    “那你为什么哭?”
    “只是有点激动而已。”
    纪文豪坐在她身旁的位子上,苦笑一番“对不起,我我不敢用说的,只好用唱的。”
    点头“唱得比说得好听。”
    摸摸头“你不要糗我了啦!”
    看着他,这个大男孩,原来最近他比较少找她出去,一个人窝在自己住的地方,就是在忙这个。
    真不知要说他是个才子,还是个笨蛋,竟然用这种方式告白,让她顿时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可是或许每个女孩都有虚荣心,她还真必须承认,那一瞬间她是欣喜若狂、开心不已。
    “那你答应我吗?”
    “”纪文豪这次鼓足勇气,反正唱都唱过了,再装害羞也没意义了“小音,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看着他英俊的脸上透着一丝迫切,谢诗音笑了笑,摸摸他的手,两个人就这样牵住手。
    他的手很大、很温暖,她就这样牵住他的手。
    “小音?”
    “请多多指教喔!”
    纪文豪眨眨眼,兴奋到跳了起来,连带也把她拉起来。他高兴到觉得有点不真实,赶紧看看她,真的是她。“那老婆?”
    “太快了吧!”谢诗音皱眉,却又笑了笑。
    纪文豪紧紧将她抱进怀里,高兴到像是要飞上天一样,这比他第一次在这间餐厅上台演出还要开心。
    他笑,她也笑,餐厅里的其他团员很配合,马上演奏结婚进行曲,全场都笑翻了。
    有情人,还是应该在一起的。
    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涯很快就要结束,文豪跟这群朋友陆陆续续大学毕业,各自去当兵,完成应尽的义务,可是他们都不打算放弃自己的梦想,放假时还是会到餐厅驻唱。
    虽然次数少了许多,可是每次只要餐厅贴出公告,马上就会吸引旧雨新知前来捧场,不因有的团员去当兵而受到影响。
    至于谢诗音与纪文豪,交往状况也很顺利,平安或许就是幸福,跟着他,没有太多有趣的事情,日子虽然过得辛苦,可是倒也甘之如饴。
    他常常跟她诉说着他的梦想,一开始,她还以为那是他不切实际的想望,可是后来竟也为他祈祷,希望他有一天可以美梦成真。
    “你知道吗?其实大三那年就有唱片公司找我们,只是我们几个人商量的结果,还是想等毕业再说。”
    “为什么?”
    “因为真的出道以后,有很多事情要忙,再也没有时间可以像现在这样,想唱什么歌,就唱什么歌。”
    “你不怕最后唱片公司不要你们了喔?”
    他很有自信,眉毛都挑了起来“那怎么可能?”
    她笑了,为了他的自信,靠在他怀里。事实上,即便听他编织未来的梦想,她都觉得自己不属于那个部分。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实践他的梦想了,那个梦想里还会有她吗?
    老实说,她不知道,也无法想象。
    随着岁月的流逝,她是渐渐的喜欢上他,虽然说理智压抑着自己,不至于没他不行,可是喜欢是不容否认的她是真的喜欢他。
    那天晚上,十点多,谢诗音下了班,准备回家。外头下着大雨,她撑着伞,一步一步走回家。
    阿豪今天开始休假,可是他明天才会来找她,这是下午他打电话给她时,告诉她的。
    他说,乐团出了点事,他必须处理,所以明天才会来找她。
    谢诗音走进独居的公寓,正巧碰见楼下邻居一位中年妇女。
    那个女人看到谢诗音,马上拉着她,对她说:“诗音,你男朋友全身湿透,坐在你家门口耶!”
    谢诗音一愣,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来到自己居住约二楼,马上看见纪文豪就坐在她家门口。全身湿透,坐在地上,嘴里叼着烟,似是烦闷不已的一口接着一口抽。
    “阿豪?”
    他抬起头,看着她,手微微颤抖。他等她,等了好久,在这个如此烦闷的时候,他只想见她。
    谢诗音蹲下身,马上看见他脸上又红又紫的伤,她讶异的惊呼“阿豪,你怎么受伤了?”
    他苦笑,表情净是无奈,像个迷途的孩子一样;她忍不住,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我跟阿强打架不过他比我惨。”
    “打架?怎么会打架?”
    纪文豪靠在她怀里,声音闷闷的“他说我只想压着他,他说我瞧不起他,马的!我哪那么无聊”
    谢诗音叹口气,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山不容二虎,两个同样有才华的人同处一团,当然会有冲突。
    “你全身都湿了,先进来再说。”打开门,拉着他进了屋子,先去拿了条毛巾给他,然后找出他以前来这里住时留在她这里的衣物。
    捧着衣服走出来,才发现他还是坐在地上,毛巾也没有使用,似乎是心事重重。
    “阿豪?”
    “我被我爸赶出家门了。”
    很是讶异“怎么会这样?”
    “他说如果我坚持要搞团,就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有这么严重吗?”纪文豪的声音空洞。
    “阿豪”难怪
    饼去他跟阿强就常常发生争执,总是过一段时间就没事,可是这次却让他心情这么差,原来是另外有原因。
    “他还断绝给我的一切经济援助,马的,太瞧不起我了吧!以为我没他就活不下去喔!”
    谢诗音拿起毛巾帮他擦拭头发“别想太多,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已经撞上桥了啦!”
    “胡说什么。”
    说着笑,她果然有那种魔力可以让他的心情放轻松,让他以为一切都没有这么严重。
    面对这么多令人烦恼的事情,他第一直觉就是想找她,彷佛她可以抚平他一切的烦忧。
    苞她在一起,真的好舒服
    “把头发擦干,去换洗一下,你全身都湿透了,小心感冒。”
    纪文豪乖乖的拿着衣物进了浴室,短短五分钟就换洗完成,清爽的走了出来,看见谢诗音在厨房忙进忙出,准备弄消夜给他吃。
    突然间,他觉得这好像就是他追求已久的幸福一个简单不用太宽阔的空间,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这样就够了。
    今晚,就留下来吧!
    过了一个小时,准备就寝。那晚,纪文豪睡在谢诗音身旁,这是第一次,他们都很紧张,第一次这么靠近彼此。
    “早点睡喔!阿强的事情,明天再想办法。”
    “哦!”可是两人都睡不着,隔壁的体温太高,让自己的心跳跟着失速。终于纪文豪先行失控,他翻过身,将她抱进怀里。
    她慌,但是不怕。认识这个男人已有好几年了,从一开始的青涩学生样,到现在已是个成熟的大男人。
    他凝视着她,主动吻着她,从眉毛到眉心、到脸颊、到鼻子,绕过嘴唇,到下巴,最后回到唇瓣,他细细琢磨,又深深品尝。
    她很美,也很甜,一如他多年幻想的,每分每毫都让他爱不释手,每吋每厘都让他无法自拔。
    就这样深深陷入吧!不须清醒,也不想清醒,从此不可自拔。
    “阿豪”她轻喘息,终于惊醒了他。
    纪文豪努力压抑自己的喘息与激动,努力让清醒回到脑袋,看清楚自己几乎已经褪下她的衣衫。“对不起,我”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抱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向自己。
    正如同接受他的告白一样,她从不用说的,而是用做的每一个动作都诉说着她的情感。
    得到她的许可,彷佛得到天大的恩赐。他会永远记得这一天,一个女孩,将自己献给了他。
    “小音,我爱你。”
    他继续方才的动作,这次再也没有停顿,一如坚决的心,勇往直前。他褪下她的衣衫,巡礼过她姣好的身躯,继续疯狂的亲吻。
    如同窗外倾盆的大雨,如同狂风暴雨般的狂欢节奏在屋内响起。他们探索着彼此年轻的身体,探索着彼此未知的灵魂。
    他彷佛回到记忆中最温暖的地方,是她的怀里,是她温柔的身体中,让他甘心停留、从此驻足。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以为自己会就此昏了过去,可是她还是可以感觉到,他将她温柔的抱在怀里,轻抚她的头发、轻拍她的身体。
    “阿豪”
    “我在这里,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他对着昏昏欲睡的她许誓,相信她听到了。
    年轻就是这样,总是勇往直前的追求感情,总是毫无畏缩的给承诺,总是以理所当然的说永恒。
    这就是年轻
    #####
    必于纪文豪跟阿强的事情,果然如谢诗音那晚说的,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好友,恩怨不过夜,隔天大概就忘了。
    可是纪文豪还是像小学生一样,忘记自己都已经是个快退伍的大男人,拖着谢诗音去见阿强。
    谢语音笑了笑“其实你比我还了解他,他不会计较的啦!”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你可以当我们的润滑剂嘛!”
    笑了笑,到了这群大男孩练团的地方,果然大家还是一如往常的聊天,只是纪文豪跟阿强彼此不说话,倒也没再吵架,透露着些许尴尬,不过两人脸上同时出现的伤势倒是有志一同。
    谢诗音拉着纪文豪还有阿强坐下来,笑了笑,对着阿强说:“阿强,阿豪我已经教训过他了,你也不要生他的气了。”
    纪文豪撇撇唇,明知不该插话,可是还是忍不住讲“昨天晚上应该是我教训你吧”
    谢诗音不理他,只是看着阿强。
    而阿强也很不好意思,摸摸头“我也有错啦!”
    “大家都是这么久的朋友,不要为了一点小事就吵架,以后如果你们要一起冲刺事业,还得互相帮忙,不是吗?”
    两个人都点点头,谢诗音接着说:“阿豪绝对没有要压你的意思,我相信他也很依赖你的才华,我想,你们应该可以良性竞争,看谁厉害,最后乐团就听谁,这样对乐团也是件好事啊!”纪文豪挑眉“对啊!”“你以为我怕你啊!”“那就来试试看。”
    “好啊!”两个人又斗起嘴来,你一言、我一语,非常之热络,最后所有团员都加入讨论,反倒是谢诗音没有说话的空间了。
    老实说,她相信阿豪会成功的,总有一天会实现他的梦想。但是看着他谈笑风生、意气风发的模样,谢诗音也会想到自己。
    自己的梦想呢?
    老实说,她好像一直没有这种东西,她总是平凡而自然的过着生活,只要赚的钱够用,她大概也没什么奢求。
    这样的自己好像很不长进,老实说,父母早逝的她,或许唯一的梦想就是希望拥有一个家庭,让她能够享受家庭的温暖。
    谢诗音笑了笑,起身到厨房去帮这些人准备饮料,让他们可以聊个痛快,彻底抒发自己的音乐梦想,而她也可以想想自己的未来。
    距离纪文豪退伍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他们的感情进展得很快,纪文豪甚至亲口说出,他已经将她纳入了生涯规画中。
    他说有唱片公司正在等他和阿强他们退伍,就要签下他们,帮他们发专辑,等到他事业冲刺几年后,他会在三十岁之前娶她,希望不会让她等太久。
    老实说,她对这一点深切的怀疑,他们真能走到最后吗?他的梦想是成为大明星,而她只是想过自己的生活。
    他们会不会有一天,彼此被迫愈离愈远?
    随着他退伍的日期愈来愈近,谢诗音内心的疑惑也愈来愈深,可是有天晚上,纪文豪来找她,带了一样东西给她。
    “这是什么?”
    “送你的礼物。”纪文豪将一个小箱子搬进她屋内,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他将箱子轻轻放在地上。
    谢诗音是一头雾水。“礼物?”
    “对啊!我想了好久,决定把这个送给你,还有这个。”
    谢诗音也蹲在地上“这里面有东西吗?”
    “目前没有。”纪文豪展示着手上的两把钥匙,这两把钥匙都已经串成项链的形状。
    用其中一把打开箱子,里头果然空无一物,纪文豪将自己背包里的所有乐谱都放了进去,再把箱子盖上。“一把钥匙给你,一把钥匙给我,以后这就作为我们的时光胶囊,等我们年老时,可以再打开看。”
    谢诗音心一缩,看着钥匙“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觉得这样很有趣啊!以后你如果有什么话想说,就可以写下来,放进箱子里,我们可以透过这个箱子交换秘密,也可以等到很多年以后,再重新打开来看。”纪文豪很浪漫的说着。
    谢诗音不禁笑出声,可是眼眶有点湿“你怎么比女生还浪漫啊!”“哪有啊!”哈哈大笑。
    谢诗音摸着箱子,心情不断起伏,说高兴也是,说难过也是,很多不确定的心意又再度涌上心头。“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们能一起到老呢?”
    纪文豪凝视着她“你不是一直都在怀疑这件事吗?”
    谢诗音心里一震,默默无语;纪文豪将箱子盖起来,锁上,两人之间顿时充满了沉默。
    纪文豪突然开口“如果有一天,我因为梦想而失去了你,至少还有一个箱子可以证明,我是真的爱你;或者说,如果有一天我迷失了自己,我也可以打开箱子,提醒自己。”
    捂住嘴,不想任由泪水滑落,但是泪水还是不断趁隙流出。
    纪文豪拿起一张纸,在上面写上
    我真的很爱谢诗音,希望她能懂,别胡思乱想,不管如何,我不会放弃她。
    写上日期,然后放进箱子里。“示范完毕,这样你懂了吧?”
    她点点头,这一刻她彻底抛弃自己的疑惑与不安,接受他全部的爱。“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不能继续在一起,请你告诉我,我会把钥匙丢掉,把箱子还给你。”
    望着她,沉默无语“老实说,不会有那么一天;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干脆连箱子都丢掉吧!别告诉我,不然我会心痛的。”
    他笑了笑,将她拥进怀里,吻吻她轻柔带着芬香的发丝,享受这片刻难得的安宁。
    他想过,如果真有这么一天,需要为了梦想而伤害她,甚至放弃她,他还会不会选择自己的梦想?
    那个圈子的种种,他早就听闻,过去他总是嗤之以鼻,觉得自己不会沦落到那种地步,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迟疑。
    他要实现梦想,这是无庸置疑的,许多年来他都以这个为目标,甚至因此被赶出家门,也被剥夺了家族事业的继承权,甚至断绝经济援助,但他都无所谓。
    可是如果是她呢?
    如果以她为代价,来追求自己的梦想,他愿意接受吗?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怎么解这个难题

第三章

- 海棠文学 https://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