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第二十八章

欲望 作者:小强

【欲望】第二十八章

      更039;多039;精039;彩039;小039;说039;尽039;在039;0039;1039;b039;z 第039;一039;版039;主039;小039;说039;站
    作者:唐晶
    二十八章
    病房内外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门外的走廊里时不时有人经过,步伐匆匆的,门里面这斗室一般的小空间却像是一下子跟外界隔绝开来,是尴尬的寂静,我早已经看完了那几页住院单据,但是却不好意思打破现有的僵局,而三头欲望强烈的雄性动物则觅食般扫视着自己心仪的猎物,谁都没有轻易行动,于是犹如
    凝结住了,画面定格在一种情欲的暧昧之中。
    病房的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一位年轻的小护士推着小推车走了进来,小推车上是一排的药。
    「医生吩咐的,这是消炎的药。」她径直走到两张病床中间,给两个孩子分发了药片,甚至都没有看过我或者徐国洪一眼,也许职业的习惯让她磨练得眼里只有病人了吧。
    我总算是脱离了窘境,看了徐国洪一眼,他的视线仍然在我身上逗留着,我往他那边走了两步,他才像是从被催眠的状态中唤醒一样干咳了几声说:「高军知道了吗?」
    我啊地一声,赶紧低头在手机通讯录里翻着丈夫的电话,说真的我也搞不清楚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六神无主了,还是遇到突发事件我压根没想到要去找丈夫,这样一想,这些年来我都是一个人在面对各种事情啊。
    徐国洪的眼神是关切的,而我这大半天都没想到要给丈夫打个电话,羞愧得我不住地用手捋着耳边的乱发。
    丈夫的手机关机了。
    「关机了。」我轻轻叹了口气。
    「也许是没电了,晚点打吧,反正孩子的情况也稳定了。」徐国洪把视线转向病床上的乐乐,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但是我还是看到了他脸上那一闪即逝的窃喜。
    「肇事者呢?」徐国洪又转过头来看着我。
    「啊……」我皱了皱眉头,摇晃着脑袋,「你看我这是,简直丢了魂似的。」我说完走到乐乐和子阳的床边,看着小护士把药分发好了,我说辛苦你了,小姑娘腼腆地微笑了一下,推着小推车出了病房。
    「你们看到了那辆车的车牌号了吗?」我看了看乐乐,又转头看了看子阳。
    「我是背对着车子的,看不到。」乐乐摇了摇头。
    「我是条件反射去把乐乐推开,被车子带着摔在地上,我也没看到。」子阳也摇着头。
    这是意料中的,所以孩子们的答案并没有让我有太多失望,我又想起小辉和小军还在外面的走廊里。
    我赶紧走出去问他们同样的问题,但是他们说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都被吓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两个孩子回答的时候的语气是内疚的。
    「别说你们小孩子,就是我们大人,遇到这种事情,也会吓坏了,没事。」我挤出一丝笑容,咨询了一下值班的医生以后,让他们进病房去探望乐乐和子阳去了。
    徐国洪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看见我站在走廊里发呆,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朝旁边的长椅努了努嘴。
    「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下,我替你报警。」他掏出手机走到走廊的尽头,说了大概几分钟,然后又走回来挨着我坐在了长椅上。
    「交警一会就过来做笔录,放心吧,像这种肇事逃逸是跑不掉的,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徐国洪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和平静。
    我点着头,没有说话,感觉有点累就往后靠在了椅背上,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静静地坐在长椅上,旁人看来倒像是一对夫妇在等待着手术室里的消息。
    过了大约五六分钟,徐国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到吃饭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胃口,耽误你半天了,你还得回家吃饭呢,先回去吧,这里我自己能行。」
    「我没回家吃饭,今天杜丽不是去乡镇中学交流什么的吗?」徐国洪高大的身材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我,我这才想起杜丽今天让我给她打掩护的事情。
    「啊,对哦,她们教研组组织的活动,那你自己先去吃吧,我真不饿。」我不自然地拨弄了一下耳边的乱发。
    「你不吃,孩子要吃不是吗,医院的食堂饭菜都很丰富,还适合病患的胃口,我去去就回来。」
    徐国洪说完转身要走,我想起家里本来给乐乐包的饺子。
    「等等,我今天家里包了饺子呢,乐乐说想吃,我正好要回趟家换身衣服,把饺子煮了送过来吧。」
    徐国洪又转过身来,也许是听了我说要换身衣服,他的视线又躲躲闪闪地在我身上梭巡了许久,从针织短袖下高耸的胸脯到大腿中间丝裤下那小馒头一样的凸起,他眼里闪动着某种动物一般的欲望。
    「我去了,这里麻烦你照看一下。」我脸上一热,赶紧快步走向了电梯。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拨打着丈夫的手机,但是始终是在关机状态,我气得把手机重重地摔进手袋里。
    回到家里把包好的饺子下锅煮熟,找了个三层的饭盒分成三份,因为赶的缘故,我手忙脚乱地弄出一身汗,赶紧钻进浴室里简单洗了个澡。
    丈夫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暂时放弃了联系他的念头,在卧室里挑选衣服的时候,我站在衣橱前伫立良久,一件一件地拨弄着我那些各种牌子的时装,在医院里徐国洪、乐乐、子阳三个人注视着我那种场景又一次浮现在我脑海里,女人的虚荣心是那么的强烈,说实话我挺满足于被他们如此痴迷的关注,我手指轻轻地从衣架上取下了一条黑色小碎花的连衣裙。
    我伸直双臂把黑色小碎花连衣裙从头上套下来,凉梭梭的丝绸面料顺着我凹凸的曲线溜下来包裹住了成熟丰满的身体,我对着梳妆镜盘好了端庄的发髻,脸上浅浅地扑上了腮红,拿起手袋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了看衣橱那块落地穿衣镜,又走了回去打开衣橱拿出一双烟灰色的连裤丝袜穿上了,脚上穿了双黑色的尖头露脚跟的达芙妮高跟鞋,细细的鞋跟踩在木地板上发出悦耳的哒哒声。
    穿衣镜里映现着我的侧影,这两年养尊处优惯了,也鲜有身段有点发福了,不过好在有身高的优势,整体并不显臃肿,腰肢还是纤细的,典型的葫芦型身材,凹凸有致,我左右转了几个圈,看见镜子里我那丰满的肥臀在8厘米高跟鞋的作用下更加挺翘,把连衣裙的裙筒撑得鼓鼓的,我试着走了几步,脸一下子红了,两片丰满的臀瓣像注了水的气球一样颠来颠去,在柔软的裙子面料下隐现着一个横躺着的英文字母「b」,不知道怎么回事,跟儿子有了那种关系以后,我走路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微微扭着翘臀,或许是为了迎合儿子的口味吧,他乐于见到平时端庄的母亲那风骚的另一面,加上眼下他右腿骨折,这得多疼啊,我相信自己这一身装扮都是他最喜欢的,应该能分担一些他的伤痛,小孩子摔倒了哇哇大哭,给粒糖就破涕为笑了,儿子毕竟也只是一个大孩子。
    回到医院,我提着饭盒穿过急诊科的大厅,脚步匆匆地往急诊观察室走,印象中最后一次给住院的亲属送饭是好几年前了,那时候高军的父亲来深圳小住几天,不慎摔断了腿,就是在这间医院里住院,那时候也是徐国洪帮忙着打点一切,仔细想想,徐国洪其实一直都在我们夫妻俩的生活圈子里走得很近,但是我却没有察觉到他对我的这种感情,并非我迟钝,更多是因为杜丽的关系吧,我怎么会想到闺蜜的丈夫对我有意呢。
    一路想着事情,电梯也到了急诊观察室所在的楼层,我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徐国洪站在护士站前面跟值班护士有说有笑,他是背对着电梯门口的,我本来不想打扰他,直接往乐乐的病房走,但是他居然神使鬼差地转过了身子。
    「回来了,速度很快啊。」徐国洪跟护士挥手道别,跟着我一起走向病房。
    「你后面长眼睛了啊?」我笑了笑。
    走到病房门口,徐国洪推开门之前凑近我的耳根说:「知道为什么吗?只要你穿着高跟鞋,鞋跟在地板上敲打的声音我绝对不会认错,因为这些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听见任何高跟鞋的声音,就联想到你这双长腿和你脚上各式各样的高跟鞋,高个子的女人不少,但是高个子的女老师这么有风韵的,真没第二个。」
    「杜丽呢?她比我又矮不了多少。」我手抓着病房的门把手,却没有把门推开。
    「杜丽不会打扮,所以腿没你这么骚。」
    「什么呀。」我杏眼一瞪,如果不是护士站就在身后不远处,我脚上的高跟鞋早就往他的脚上踩下去了。
    徐国洪坏坏地笑了,替我把病房门推开。
    小军和小辉已经离开了,乐乐跟子阳隔着两张病床的距离在闲聊,似乎在聊着什么游戏吧,说了一大推我听不懂的术语。
    「肚子饿了吧,我早上包的饺子,赶紧趁热吃了吧。」我在乐乐的床头柜上把三层的饭盒拆分开来,正好是三份饺子,面汤在最下面的大腕里,酱料我用一个小塑料杯子装着,让他们按自己的口味添加。
    「好香,子阳,我妈妈做的饺子可好吃了。」乐乐故意做着吞口水的搞怪动作。
    「我当然知道,阿姨包的饺子我又不是没吃过,你忘记了?」子阳笑了笑。
    「有吗?」我故作失忆,把一份饺子放在了子阳的床头柜上。
    「当然有,以前我们周末不是经常去找乐乐玩嘛,好几次您都有包饺子。」
    「哦,我都不记得了,你们也好长   我说完这句话又一次看了看子阳,他也正在看着我,虽然我们都清楚彼此之间发生的那些事,但是对于乐乐,这一切他始终是蒙在鼓里。
    子阳看着我的那种眼神又一次让我回到了不久的从前,痴迷而带着渴望,我挡在两个孩子中间,身后的乐乐当然是看不到的,要不然只怕单纯的他也能从子阳那种眼神里看出一丝端倪,自己的好友跟自己的母亲之间发生过什么。
    「徐哥,你也赶紧吃吧。」我不自然地搓着双手,避开了子阳的视线,给徐国洪递过去一份饺子。
    「你呢?」徐国洪也不客气,端着饭盒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就吃。
    「我在家里吃过了。」我走到病房的窗户前朝外面毫无目的地张望着,下面是医院的花园,三三两两的病人或是散步或是坐在轮椅上晒太阳。
    「嗯,好吃。」徐国洪滋溜滋溜地吸着嘴唇,惹得乐乐和子阳一阵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没把你们摔疼是吧,还不赶紧把饺子吃了。」我转过身来故作嗔怒地说道。
    两个孩子对望着相互吐了吐舌头,低头老老实实把碗里的饺子吃完了。
    「我也是特爱吃饺子,但是在外边吃到的饺子,远远没有家里包的饺子这么好吃,一来馅少皮厚,二来味精放得太多。」
    「那还不简单,叫杜丽给你做。」
    「她呀,简单的家庭小菜还凑合,这种考手艺的东西,还是算了吧。」徐国洪一边喝着面汤一边感慨着。
    我意识到了此时提起杜丽有些不合时宜,赶紧装作收拾碗筷,一边用教训的口吻对两个孩子说:「你们两个,吃完就好好休息。」
    乐乐颈上围着保护套,但轻微转动脑袋是可以的,此刻他正歪着脑袋,一双贼眼在我的身上来回梭巡着,我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思,但是此刻他腿上打着石膏,手臂也绑上了,脑袋活动的范围又有限,我有点后悔自己的穿着了,连衣裙下时不时晃动着的高耸双峰,丰腴的大腿上极富光泽的烟灰色丝袜,细跟的高跟鞋撑起一对饱满的翘臀,儿子在视觉上的确是很享受,但是眼看手勿动的感觉也很难受啊,加上子阳和徐国洪在场的原因,就是想给儿子一点小福利也不行。
    徐国洪的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低头看了一下顺手按了接听。
    「哎,秦副院长……我已经吃过午饭了……是吗?我就在医院呢,那汇总的资料昨天就做好了……你现在要啊……那我去办公室拿了给你送过去,你在办公室吧?好好……我们科那预算你多费心了……我这就送过去。」
    徐国洪刚挂掉电话,转身还没来得及说话,我对他微微一笑说:「你忙你的事,这里我能应付得了,赶紧去吧。」
    「这关系着我们科下半年的预算呢,我还真的去一趟,我待会再过来。」徐国洪匆匆忙忙地离开了病房。
    「这个叔叔好热心。」子阳看着徐国洪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说道。
    「他爱人跟我是同事,他跟乐乐的爸爸也是好朋友,大家都很熟,更何况他就在这间医院工作,认识的人多总是好办事的。」
    子阳那超出同龄人太多的敏锐和老成让我有一丝担忧。
    「说到爸爸,能不能别让他知道,不然又得挨骂了。」乐乐在一边嘟囔着。
    子阳像是有点意外,「高叔叔回来了吗?」
    「嗯,刚培训结束,」我没有透露丈夫两天后又要出海的讯息,转眼看着乐乐说:「你这幅模样,能瞒得住你爸啊?」
    「没事吧,又不是乐乐的错,我们可是规规矩矩地走在人行道上哦。」子阳安慰着说。
    「你不知道我爸的脾气。」乐乐苦笑着。
    「高叔叔人很随和啊,看不出来脾气哪里不好。」
    「那是对外人……」
    乐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沮丧起来。
    「哎哎,越说越离谱了啊,叫你们吃完东西赶紧休息,不许再聊天了。」我赶紧中断了两个孩子的对话,把两张病床之间的蓝色布帘拉了起来,把两张病床隔成了两个独立的空间。
    布帘是厚厚的医用帆布,可视程度为0,拉起布帘之后的一刹那,我跟儿子不约而同地相互对视了一下,儿子的脸上瞬间涌起了一丝惊喜,对他父亲的惧怕似乎抛到了九霄云外,无心的一个小动作却创造了我给予儿子小甜头的机会。
    「子阳,你也赶紧休息啊。」我对着布帘的另一头说道。
    「唔……」对面传来子阳模模糊糊的鼻音。
    儿子伸出活动自由的左手牵住了我右手的手腕,把我往他的床边轻轻拉拽着。
    我微微晃了晃手臂,挣脱了儿子的手,往卫生间走去,进了卫生间以后我靠在门板上,看着盥洗池的水龙头缓慢地往下滴着水,过了五分钟,我按下马桶上的冲水键,转身又回到了病房里。
    我看了看子阳的病床,他的脸朝着病房门口那边,似乎已经进入了休息的状态,我踮起了脚尖,避免尖细的鞋跟发出声响,回到儿子的病床前,儿子睁着一双大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中间,儿子心神领会,我把半边屁股坐在了他的床边,身上的连衣裙裙摆缩上来一截,儿子的左手迫不及待地搭在了我露出来的丰腴大腿上,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光滑的烟灰色丝袜,从我的膝盖一直到大腿根部来回爱抚着。
    我是有点紧张的,毕竟子阳就在一张布帘之隔,但儿子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么多,按他的想法,既然母亲默许了他的动作,那么一切都是不用顾虑的,他的手轻车熟路地从我裙摆下伸了进来,一直顶到了我两腿中间鼓起的小馒头,这「馒头」松软饱满,热乎乎的,隔着一层丝袜和内裤,儿子的手指很不老实地在我那道缝隙里用力戳了几下,我敏感地挺了一下腰,本能地夹紧了大腿。
    被我的大腿紧紧夹住了手,儿子还在不依不饶地用手指抠着我的私处,如今他已经熟知母亲的敏感位置,专门在阴蒂的周围拨弄,长期压抑的性欲在被两个少年激活以后,尤其是与儿子近期频繁的性爱,我的身体变得跟发情的母猫一样敏感,我只觉得花蕊深处涌出一股粘糊糊的热流,从我的管腔里淌出来,浇在我的两片肥嫩的肉唇上,又痒又麻。
    儿子脸上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他的手指自然能感觉到我那透过内裤和裤袜的湿润。
    「坏蛋。」我娇嗔着,声音比蚊子叫还小。
    儿子的手指又继续抠弄了几下,我两腿间的酥麻已经像针扎一样传遍了我的每一个神经末梢。
    「别摸了,妈妈受不了。」我把儿子的手从两腿间抽出来,俯下身子在儿子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妈妈,我好想干你。」儿子贴在我的耳根轻声说。
    我的身体轻轻一颤,我知道儿子极少说这种粗话,只有在他欲望已经达到临界状态的时候,从刚才的五分丝裤勾勒的熟女曲线到现在的长腿肉丝,都是儿子最迷恋的,他受到的诱惑已经足够多了,如果不是手脚不方便,只怕早已把我按在床上肆意轻薄了。
    「子阳在边上呢,你知道这不可能,忍几天,妈妈好好补偿你,乖啊。」我轻轻地吻着儿子的唇。
    我刚想抬起身子,儿子费劲地用左手扳住我的肩膀,把我的连衣裙的袖口抹得滑落到手臂上,我白皙晶莹的香肩裸露出来,一条黑色的文胸肩带挂在白生生的肌肤上格外醒目。
    「妈妈,我忍不住,您看……」儿子把身上的毯子往上掀了掀。
    我转眼一瞥,儿子穿着宽松的病人裤,裆部已然高高支起了帐篷。
    「你……这真不行。」我从儿子的病床上站起身来,一边把滑落到手臂上的连衣裙袖子拉好一边踮着脚尖走到布帘边缘,往子阳的病床看了看,他依旧保持着背对着乐乐面朝病房门口的姿势,看来已经疲倦地进入了梦乡。
    我转过身的时候,只见病床上的儿子已经把自己的左手伸进裤腰里在裆部上下套弄着,他半张着嘴像缺氧的金鱼一样急促地喘着气。
    我一地自慰着。
    自娱自乐了小半会,儿子仿佛觉得不够刺激,左手从裤裆里掏了出来,朝我招了招手。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儿子的床头柜边上。
    「妈妈,帮帮我。」儿子小声地说着,伸手摸着我一边大腿。
    「你太坏了,我不。」我娇嗔着。
    「妈妈……」
    「我想看看您的下面。」儿子的手撩起我的裙摆,看着我被肉灰色连裤袜紧紧包裹着的阴户,窄小的丁字裤在刚才的纠缠中有些许移位,正好卡在两片阴唇中间,薄而透明的肉色丝袜里隐约能看见微微张开的肉唇中间那抹嫩红色。
    「你……」我转身看着那道布帘。
    「妈妈……妈妈……」儿子的手滑向我身后翘起的丰臀,使劲捏了几把。
    我犹豫了一下,看着儿子那乞求的眼神,我咬了咬牙,弯腰把连衣裙的裙摆掀了起来,两手的大拇指伸到连裤袜的松紧带袜腰里,勾住丁字裤的细带子连同丝袜一起往下褪到大腿中段。
    我站直了身子,雪白平坦的小腹下,黑色耻毛茂密而丰盛,从大阴唇两侧一直延伸到阴阜上方,呈一个刺眼的黑色倒三角,已经兴奋充血的两片肥厚的肉唇微张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结婚多年跟丈夫的性生活很少的缘故,我的这里还是娇嫩的粉红色,如今这透着原始欲望的女性圣地毫无遮拦地袒露在儿子的眼前,身后隔着的布帘一侧,则是我婚后出轨的第一个情人,紧张之余我心底也在隐约涌起一种异样的兴奋。
    我一只手牵着裙角,一只手妩媚地抚着自己发烫的脸颊,身体软绵绵地靠在儿子病床边的床头柜上。
    儿子死死地盯着我的下半身,眼神像一头饿了很久的野狼,或许是过分兴奋和专注,他几乎是屏住了呼吸,一张俊脸憋得通红,他的左手又伸到了裤裆里,这次动作越来越快,索性把裤子褪到了大腿上,露出他那充分勃起的阳具,我第一次看清楚了这些日子给予我莫大快乐的东西,在儿子左手的套弄下,嫩红色的龟头怒张着,像狰狞的蛇信。
    男性的雄性象征刺激着我的感官,我的小腹下像升起了火炉,灼热的气息有如岩浆蔓延,从肚子一直往上,我那高耸的双峰在连衣裙下慢慢膨胀起来,顶端的两粒乳头又痒又硬,我感觉背后的文胸带子像是要崩开了一样。
    一开始想着给儿子一点小福利,如今形势已经变得有些失控,儿子把脸蛋朝我凑近了一些,嘴唇蠕动着把舌尖伸出来作势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我自然明白,他舌尖真正想要去的地方。
    我脱了右脚的高跟鞋,弯着腰飞快地把右腿的丝袜完全脱掉了,让双腿的活动范围更大,我的左腿支撑着全身的重量,把右腿膝盖半跪着搭在儿子的枕头边上,儿子一歪脑袋,他的嘴唇就正对着我那喷吐着欲望的骚浪阴户。
    我敏感的身体被儿子自慰的每一个动作撩拨着,已经是春心荡漾,肥实的阴唇像会呼吸一样时开时合,被兴奋的爱液浸得湿濡不堪,泛着晶莹的水亮。
    儿子伸出了舌头,轻轻地只在我那道缝隙上上下舔了一下,我的身体便禁不住颤抖起来,肉唇微微一张,那灵巧的舌尖趁隙而入,往上正好挑在我突起的阴蒂上,我本能地啊了一声,又记起身后的子阳,赶紧用右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唇。
    儿子的左手勾在我左腿吊挂着的裤袜上,想把丝袜往下拉,我明白他的用意,把身体重心往右腿移了移,微微一提左脚把高跟鞋脱了,儿子的手熟练地把我的裤袜连同丁字裤一起完全脱离了我的身体。
    他把我的裤袜攥在手里,找寻到了原先覆盖着我阴户的裆部位置,把裤袜裹在了自己的阴茎上,他的舌尖依旧在我火热的壁腔里转动,一边替自己的母亲口交一边用母亲的裤袜套弄着自己的肉棒。
    儿子的舌尖努力地想往更深的地方钻,我挺了挺小腹,直到儿子的舌头完全没入我的阴道,或许是处于这样的环境下,我的神经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子阳就在身后五米远的布帘后面,儿子却在替我口交,异样的刺激烘烤着我的每一个细胞,我的快感来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也许两分钟,也许更短,儿子的舌尖在我湿漉漉的内壁里再一次搅动的时候,我的高潮无法控制地来临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失禁了,只感觉热乎乎的液体顺着阴唇流到了大腿内侧一直往下淌。
    与此同时,儿子的左手从大幅度的套弄变成捂住肉棒不再动作,他向上挺着小腹,连续几次,当他的手松开的时候,我看到肉灰色的裤袜上一大滩浊白色的精液。
    儿子喘着粗气,满脸通红地看着我,把裤袜上那滩白色的东西往我的阴户上一抹,我还没反应过来,粘糊糊的液体已经完全涂在了我还处于张开状态的阴唇上,就像他刚刚直接把精液射在我阴唇上一样。
    「啊呀,讨厌。」我低声斥着儿子。
    儿子阴谋得逞,开心地咧嘴笑了,我顾不上享受高潮的余味,赶紧把跪得有点麻木的右腿从儿子的病床上放下来,连衣裙的裙摆随之垂落下来,掩住了我赤裸的下身,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我伸手去拿儿子手里的裤袜,儿子早就像猴子抢到食物一样飞快地把裤袜和丁字裤塞到了屁股下面,任凭我怎么使劲都抢不回来。
    「快给回妈妈,你讨厌啊,妈妈里面……空着呢。」我不敢闹出大动静,只得瞪着杏眼没好气地在儿子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空着更好,方便又凉快。」儿子笑道,索性闭上了眼睛假装睡觉去了。
    「你……」
    我无奈地替儿子把毯子盖好,这才发现自己光着脚站在地板上,瓷砖有点冰凉,我赶紧穿上了高跟鞋,走到布帘边上往子阳的病床看了一眼,他的睡姿还是保持着老样子,均匀的呼吸声表明他已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我刚想去个卫生间,刚走了几步,赤裸的下体那湿漉漉的感觉让我微微一皱眉头,又回头去儿子的床头柜上拿我的手袋。
    儿子睁着大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还不睡觉。」我举起手作势要打他。
    「谢谢您,妈妈。」儿子一本正经地说。
    「好好睡一觉吧。」我忍不住笑了,低下头在儿子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拿了手袋走到卫生间门口????,病房门被推开了,徐国洪走了进来,一看病房里暗了灯,他赶紧放轻了动作。
    「我们出去聊吧?」徐国洪朝门外努了努嘴。
    「我去个卫生间。」
    徐国洪在病房外等待,我在卫生间里从手袋拿了包卫生湿巾,撩起裙子一看,两腿中间都湿得不成样子了,我扭头看着盥洗池前面的镜子,自己那俏丽的脸蛋还泛着春情的红潮,久久不褪。
    走出病房的时候,徐国洪站在过道里,双手悠闲地插着裤兜,我有点不自然,毕竟连衣裙下空溜溜的,湿渍虽然已经清理干净,但快感的余味仍旧让我的秘径隐隐发烫,但愿徐国洪觉察不到我光滑白腻的大腿上原先穿着裤袜。
    「你的事忙完了?」我抚着耳边的乱发。
    「估计下午还得泡在医院里,院长在开会讨论各科室下半年的预算,卫生厅的领导都在呢,哦,对了,交警队来电话了,说刚才那个肇事司机去自首了。」
    「那太好了,要不这事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呢。」
    「嗯,当然这个住院费用什么七七八八的费用,肇事司机都会负责,交警队的同志说司机态度很好,当然了,不出人命的交通事故,司机的精神压力也没那么大。」
    「那我是不是得去交警队什么的?」
    「下午三点以后吧,这会是休息肇事司机也找到了,别把你自己累坏了,」徐国洪看了看手表,「你看这离我的办公室也近,就隔着一条走廊,那里的环境没有病房这么压抑,去休息一下也好。」
    我有些犹豫,但徐国洪已经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下午去交警队的时候,你也要保证自己精力充沛啊,乐乐这里有专业的护士和医生在照看,别担心了。」
    我只觉得他考虑得细致,也没再细想,跟着他穿过走廊往相邻的办公楼走去。

【欲望】第二十八章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