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 第八章

欲望 作者:小强

【欲望】 第八章

      更039;多039;精039;彩039;小039;说039;尽039;在039;0039;1039;b039;z 第039;一039;版039;主039;小039;说039;站
    作者:唐晶
    第八章
    早上闹钟响了好几次我才听到,确切地说我是被儿子震山一般的敲门声叫醒的,我迷迷糊糊地在床上坐起来,冲门口应了一声儿子才停止了敲门,我感觉口很渴,从床头柜上拿起水杯大口大口地喝了大半杯水才觉得舒服一点了。
    昨夜里那场剧烈的自慰让我全身像散了架一样,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我又觉得非常愉悦畅快,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还是禁不住为自己昨晚的放纵感到一阵羞愧,身上乱糟糟的睡裙,右边那只乳房完全袒露在外边,微微翘起的娇嫩乳头仿佛还在回味昨晚的激情,弯腰撩起睡裙一看,两腿间的白色内裤已经被兴奋而喷涌的爱液弄脏了,我羞红了脸,赶紧把内裤脱了扔在衣橱边上的洗衣篮里。
    换上居家便裙以后我走出卧室,进卫生间的时候儿子正好叉开腿在小便,我本能地往后缩了缩然后又马上坦然地走到洗手池边刷牙,一边暗笑自己敏感,但又想最近自己是不是变得跟儿子有点生分了?就连给他的偷窥甜头也缩水了好多,只是象征性地露一下两只乳房,再也不会在儿子面前表演诱惑的脱衣秀了。
    是因为子阳?我刚这样想就又赶紧否决了自己,怎么会呢?我会为了子阳而冷落自己最疼爱的独子?
    妈妈,您是怎么了? 乐乐的声音把我从沉思中打断。
    什么? 我转身看了看儿子。
    他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用右手在自己的嘴边比划了一下,我低头一看,嘴角全是牙膏沫,快要从下巴滴到衣服上了。
    我真担心您把两排牙都刷没了。
    没什么,我在想事情,想今天上课的事情。
    我赶紧漱了口,经过儿子身边往卧室走的时候顺手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作为他嘲笑我的惩罚。
    在房间里穿衣服的时候,房门是虚掩着的,今天倒不是我故意的,而是比较紧我没顾得上关门,我从来没打算让儿子一大早就有机会偷看我更衣,那会让他一整天都想入非非的吧?
    我只穿着一套粉色的内衣站在床边往腿上套一副肉色的连裤袜,把袜口拉到腰部以后双手往后撑在屁股两侧,调整着裤袜,让它紧紧地把我的丰臀包得紧紧的,当我转身坐在床上用手指轻轻地拈起袜尖把脚趾包好时,儿子的身影在门外一闪而过。
    妈妈,要迟到了。 他在门口大声说着,像是要掩饰自己的偷窥行为,我笑了笑,我是真的喜欢儿子这种傻劲。
    来了来了,这不还有    我们要兜多半????个圈子接一下子阳,他的自行车坏了。
    他以前不是搭公共汽车上学的吗? 我有点意外。
    他们家门口修路,公共汽车改道了,最近的站离他们家有点远。
    你昨晚不跟我说,让我提前准备一下,现在兜路来得及吗?我还不知道子阳他家的具体位置呢。
    也就是多花十分钟而已了,妈妈,你最近是不是对子阳有点意见啊? 儿子把书包斜挂在胸前,歪着脑袋看着我。
    啊,没有,别乱说。 我装作替儿子整理衣服,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开了,每次我替他拉好衬衫衣领时,他总是趁机闻一闻我身上的香水味,久而久之,他早上就习惯性把自己的衬衫衣领故意弄得歪歪斜斜的。
    车子在每天惯常的路线上又多绕了几个路口,转进了一条两侧路面都被挖开的街道,儿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不停地指指点点,最后朝前方努了努嘴。
    子阳在那里。 我看了一眼,子阳站在路边的一个邮政报刊亭前面,挎着一个单肩背包,身上的制服整整齐齐的,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他似乎长高了许多,刚升初一的时候他跟乐乐一样都是1米71,现在估计得有1米74了,比身旁几个站在报刊亭前买报纸的成年人都高,估计是长期打篮球的缘故。
    我把车速减慢,观察了一下后方的车子以后小心翼翼地靠边停下了,子阳打开车门钻进了车子。
    唐阿姨,早上好,谢谢您能带我。 有几天没见着我了,所以他看起来显得很高兴。
    我转过头想跟他打下招呼的,却神使鬼差地想起了昨晚自慰时出现他的画面,我脸上一热,只微笑着点下头就赶紧转回来把车子开上车道,朝孩子们的学校驶去。
    一路上两个孩子在聊游戏,我也插不上嘴,只管沉默着开车,倒是子阳像是怕闷着我,时不时找一些话题跟我聊几句,比如问我上课累不累,要注意休息,保护好嗓子之类的,害得我一阵小感动。
    到了他们的学校,两个孩子跟我道别以后朝大门走去,我正想调头,子阳又转身跑了回来,双手撑在副驾驶的车窗上低头看着我,乐乐在几米远的地方一脸迷惑地用手摸了摸脑袋,我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一    唐阿姨,我们学校篮球队今天跟你们学校篮球队有一场友谊赛,下午四点半。
    扔下这句话以后他头也不回地走回去,搭住乐乐的肩膀朝校门走去。
    我回过神来,想着刚才子阳近距离看着我时那棱角分明的俊脸,尤其是那坚定的眼神,就像初恋时,男友趴在我的教室窗前注视着我那样,我心里不由得对自己说,唐晶啊唐晶,你这是怎么了,被一个十四岁的初中生弄得心神不宁的。
    回到自己的学校,刚停好车,杜丽就冒了出来,手里提着一只快餐碗和两根油条,冲我高举着摇晃几下。
    怎么,怕我告密,想收买我啊? 我把车子挂到p档,拉好手刹车,钻出车子朝杜丽不冷不热地说道。
    我才不担心你会告发我呢,我们是好姐妹,不是吗? 杜丽把手里的早餐递给我。
    说不定我会大义灭亲呢,猪肝粥? 我打开快餐碗一看,是我最喜欢吃的老字号 千味馆 ,学校附近都没有分店,估计杜丽是特地给我带的,我笑着用手肘撞了一下她的腰, 看你眉色飞舞的,许家豪这些日子把你伺候得可以啊。  你还真别说,不知道是不是最近…… 杜丽左右看了看,附近没其他人,她才又放心说下去, 高潮多了,我皮肤也好了很多,你看。
    我贴近她的脸看了看,本来她的肤色偏暗淡,还有一些色斑的,如今变得光滑了很多,肤色也变得红润了。
    是改善了好多呢, 我点点头。
    所以说啊,高质量的性爱是最好的化妆品。 杜丽禁不住得意地掩住嘴笑了。
    啧啧啧,知道你现在焕发第二春了。
    你也该试试。  我现在的皮肤很差吗? 我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现在不会,但是再过几年,保养得再好,没有性爱滋润,花也会谢的。
    就算我想,也没对象啊,要不你把你的小情人借我几天。 我笑嘻嘻地开着玩笑。
    只要你敢,我就敢借。
    哎哟,你都说了,我家那口子长期出海,我憋了这么久,你就不怕我把他给榨干了呀?
    家豪壮实着呢,就怕连续地几次让你高潮,你要求饶。 杜丽越说越起劲,虽说这是在操场上,不会被别人听到,我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这是在学校里,但想起在杜丽的单身宿舍里看见许家豪趴在她身后那强有力的动作,我身体的某个部位禁不住有了反应,脸上微微一红。
    你呀你,彻底堕落了,不跟你疯。 我掩住半边脸,笑着掩饰了自己的窘态,转身朝办公楼走去。
    到了下午,我在办公室里备完课,看看表已经四点五十分了,收拾好教案放进手袋里,想起来早上子阳跟我说的篮球友谊赛,我赶紧下了楼来到了篮球场。
    球赛已经开始了,记分牌上显示育才高中领先实验中学12分,我站在靠近中线的一侧朝场上看了看,在实验中学的几名队员当中很容易就找到了子阳,他正运着球在高自己半个头的育才高中篮球队员当中左冲右突,然后一个干脆利落的上篮,球稳稳地钻进了篮网。
    我忍不住鼓起掌来,子阳这时候也看到了站在场边的我,脸上瞬间露出一种惊喜的神色,接下来的几次进攻都是由他组织,每次投球得分他就朝我看过来,那灼热的目光看得我心里发慌。
    在场边看球的多数还是我们育才高中的学生,看到一个穿着套裙高跟鞋的漂亮女老师站在场边,几个男学生低头在窃窃私语,估计在谈论着我,这是场友谊赛,两边进球我都鼓掌,所以看起来还不那么反常吧。
    应该是我在场边观战的缘故,子阳越打越顺手,到比赛结束的时候,实验中学也仅仅是落后育才高中8分而已,但是要知道,这不是一个级别的球员啊。
    赛后双方球员握手道别,子阳满头大汗地朝我小跑过来。
    在这里,不知道该称呼您唐阿姨还是唐老师才好。 他边说边弯腰想从一张长椅上拿毛巾。
    都可以啊,你球打得很好嘛。 我顺手把毛巾先拿在了手里,下意识地去替他擦汗,他有点意外,但随即惊喜万分,傻呆呆地站着让我把他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擦干净了。
    看球的学生已经三三两两离开了,剩下的也在远远的地方聊天,没人注意到我和子阳。
    谢谢唐阿姨。 反而是子阳自己先反应过来了,伸手把我手里的毛巾拿了过去自己擦着汗。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这种举止会让我们学校的学生觉得奇怪,赶紧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在留意我们以后才暗暗松了口气。
    你回家了吧?我顺路送送你。
    我跟教练说一下。 子阳跟他们带队的教练说了几句话,教练远远地朝我微笑着挥了一下手,我点头回礼,带着子阳朝停车场走去。
    车子开出学校大门以后有一小会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我替子阳擦汗,这个动作跟这段了强烈的对比,一却发现他也一直在偷偷看着我。
    唐阿姨。 他喊了一声,欲言又止。
    嗯? 我转头看了看他。
    虽然我知道我说出来您又要生气,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这一个多星期来我每天都憋得很难受,我仔细地想了想,我和乐乐从幼儿园就在一起玩了吧,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爸妈就离婚了,那时候我是把您当做自己妈妈一样看待的,直到五年级,我发现自己很喜欢跟您待在一起,喜欢听您说话,喜欢看您的一举一动,我是那个时候发现自己对您的感情不是儿子对母亲那种,一转眼都两年了。
    子阳的情绪似乎很激动,看得出来他是一直想找这样的机会,一个跟我独处的机会把心里的话倒出来,我不敢打断他,也不可能打得断他的思绪,我沉默着只管开车。
    那时候听乐乐说他爸爸经常赌输了钱回家就骂他打他,我也看到那时候的您脸上很少带着笑容,您不开心,我觉得自己心里也一样难受,我就想着假如我能一下子长大,能够照顾您,该有多好啊。
    后来我借着去找乐乐玩的机会,在您的电脑里看到了您上的聊天室,我就化名找您聊天,我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成熟的男人,我是完全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陪您解解闷,只有在网络里,我才有一个公平的机会,您才会把我当做大人,才会把心里话跟我说,我愿意分担您的孤独和不快乐。
    我每个星期一去学校等着看您放学,只有那时候,我才是完全单独的去感受你,而不是每次去找乐乐玩,作为您儿子的同学这种身份去跟您相处,直到那次您被坏人灌醉,我也只想不计一切代价把您解救出来,我一厢情愿地幻想您是属于我的,其他人都不能碰您。
    我丝毫不觉得喜欢一个比自己大20岁的女人有什么错,我只恨自己晚生了20年,但是我只想您给我一个机会,别把我当成一个14岁的孩子,给我一个公平的机会。
    子阳说到最后,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在听了他的一连串深情表白之后,我的心也是乱作一团,我不否认一直以来都对他充满好感,无论哪方面,对于同龄男孩来说他都显得无比优秀,丈夫长期在外,我尽管孤单寂寞,却不曾对身边的异性产生过暧昧的想法,但是我对子阳的欣赏难道不是我一直在找着某种寄托的表现?在日常生活中,我跟这个儿子的同学有太多的接触,而这一切的障碍就只在于年龄跟身份,在子阳化名天涯跟我网上聊过那些赤裸裸的话题以后,在子阳不顾后果在酒店救过我以后,再想起杜丽跟许家豪的疯狂激情,我心中暗想,这层遮羞布我还要披到何时?
    子阳,我…… 我看着身边这个从身材上已经完全具备成年男子特征的男孩,想说的话几次涌到了喉咙又生生咽了下去。
    没事,我知道,我就是想把心里话痛痛快快说出来,憋得辛苦。 子阳用手背擦了擦脸颊的眼泪,转头看着车窗外的街景。
    车子转进了子阳家所在的街道,我问他具体的位置,在楼下停下车以后我们在车里半响都没说话,他是不舍得离开,我是不忍心离开。
    我爸去了香港做生意,家里没人,您要上去坐坐吗? 子阳突然问了一句。
    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这是近年才开发的楼盘,两户共用一部电梯的户型,一路上到八楼都没有遇到其他人。
    到了子阳家门口,他在背包里翻找着钥匙的时候我有过短短几秒钟的犹豫,我只需要转身就可以走进电梯离开,但是我没有,子阳打开了门侧身让我先走了进去。
    房子很大,有一百多平米的四房两厅,装修得也很气派,客厅里的雕花家具显得古典雅致,看得出房子主人的品位。
    子阳带着我在房子里四处参观了一下,然后问我要不要喝点什么,我说随便,他说那就绿茶吧,在他到厨房里拿饮料的时候,我走到客厅连接户外花园的落地玻璃门前,朝外面张望着。
    正当我看着一盆君子兰入神的时候,一双手从后面把我拦腰抱住了。
    唐阿姨,我喜欢您,喜欢得发狂。 子阳在我身后轻声说,嘴里的热气喷得我耳根痒痒的。
    尽管我早就预料到跟他上来会发生的事情,但是真的发生了又让我感到极不自然,结婚十几年,除了丈夫以外,我的身体还没有这样被异性抱过,更别说这是一双小我二十来岁的男孩的手。
    我微微扭着腰,想把子阳摆脱,但却被他抱得更紧,他的脸从后面贴在我的耳根轻轻摩擦着。
    唐阿姨,您身上好香。
    子阳,不可以…… 我更大幅度地扭着腰,一只右手伸到身后想把他推开,但是我自己都知道,动作是那么软弱无力,我真的想摆脱吗?
    子阳更紧地贴着我,也没有其他更过分的动作,就这样抱着我,在我耳边说: 唐阿姨,我就想给您解解闷,我什么都不要,只求您答应我,让我陪您,就像天涯在网上说的那样,这一切,如今都可以成为现实。
    他作为天涯在网上跟我说得最多的是让我们做情人,开展一段隐秘的关系,不会破坏我的婚姻,现在我想想,一个14岁的男孩,他的人生经历了什么东西才能变得这么成熟老练啊?是因为父母的离婚,父亲长期在外做生意让他过早的进入了社会?
    我们是没有将来的。 我说,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妥协了。
    子阳自然是心神领会,怕是他也想不到今天会如此顺利吧,他抱着我将我转了个身,变成面对面,被他这样正面注视着让我一阵娇羞,我把头转向了一边不敢看他。
    窗户纸一旦捅破,所有的顾虑都会烟消云散,子阳脸上带着一种胜利者的微笑,双手搂住我的纤腰,一张俊脸又朝我凑了上来,贴得更近。
    唐阿姨,我可以亲您吗? 他的声音比平时温柔了不知几百倍,军人出身的丈夫几时对我有过如此柔情蜜意,我心里一荡,微微闭上了双眼。
    子阳的双唇瞬间将我包住,滚烫而热烈,我被他亲得神魂颠倒,竟主动将双手环在他的颈脖,回应着他。
    他的吻虽冲动,但明显是生涩的,只懂在我唇上磨来擦去,我心里不由得暗笑,亲启樱唇,主动将舌尖探进了他的唇间,引导着他,我们的舌尖激情地交缠起来,贪婪地吸吮着对方的爱液。
    唐阿姨,好神奇,像触电。 子阳趁着喘息的片刻激动地说道。
    我微笑不语,用双手不住地在他颈脖间轻轻抚摸。
    子阳渐渐地冲动起来,鼻息越来越重,他的手从我的腰际滑了下去,撩起我的裙摆,两只手笨拙但有力地隔着一层裤袜抚摸着我丰满浑圆的翘臀,我迎合着他,屁股不住地扭摆着,把右腿屈起来勾在他的腰上。
    他的双手又移了上来,这一次开始解我的衬衫纽扣,因为激动,解了好久才把上面的两粒解开,我的粉色文胸露了出来,那道深深的乳沟在白皙的乳房衬托下更显诱惑。
    子阳张大了嘴巴,仿佛刚刚看到了一件绝世的奇珍异宝,他的双手由下往上托住了我的双乳,轻轻揉捏着。
    就在这时候,我手袋里传出了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这是我为儿子设定的来电铃声。
    乐乐…… 我心虚地把子阳一把推开,一边从手袋里拿出手机一边把衬衫两襟拉紧掩住裸露的乳房。
    子阳好像也懵了,傻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乐乐,怎么了? 我接通了电话。
    妈妈,我晚上突然想吃饺子。
    哦,好啊,妈妈待会去超市给你买。我背对着子阳走到房间的一角,一边跟儿子通话一边不自然地整理着身上凌乱的衫裙。
    谢谢妈妈,我爱您。 儿子傻乎乎地笑着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以后,我和子阳相互对望着,刚才的兴奋已经被乐乐的电话搅得荡然无存。
    对不起,子阳,我要回家了,乐乐等着我给他弄饺子。
    那我们……子阳仿佛还在回味几分钟前的激情。
    傻瓜,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走到他面前,在他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
    驾车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路口,在等红灯的时候,我看到华灯初上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每张面孔都有不同的表情,每个人心里可能都有着不同的秘密,为什么我不能也拥有一个自己的秘密呢?我想,回味起刚才跟子阳那短暂的激情,我不由得笑了。

【欲望】 第八章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