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 第五章

欲望 作者:小强

【欲望】 第五章

      更039;多039;精039;彩039;小039;说039;尽039;在039;0039;1039;b039;z 第039;一039;版039;主039;小039;说039;站
    作者:唐晶
    第五章
    火警的铃声还在走廊里尖厉的响着,郭副局长把我的双手解开以后告诫我不要乱说话,他盯着我半裸的身体,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我担心再生变故,于是点点头装出畏惧的表情,他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走到房间门口,转头朝我最后看了看,竟然不再理会我径自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我刚长长松了口气,房间门又猛地被人推开了,我以为是郭副局长去而复返,吓得抓起床上的毯子挡在胸前。
    唐阿姨,是我,您没事吧? 进来的是子阳,我的脚一软,瘫坐在床边。
    子阳赶紧跑过来伸手扶我,我条件反射地把手递给他,挡在胸前的毛毯掉了下来,衬衫扣子还没来得及扣上,一对乳房颠巍巍地晃荡着尽收他眼底,他眼睛顿时睁得老大,整个人呆住了。
    我脸一下子红了,赶紧转过身背对着他,手忙脚乱地把衬衫纽扣扣上。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起火了。 我在床头柜上找到我的手袋,两只脚在床边扒拉着穿上高跟鞋,拉起子阳的手就要往外跑。
    没有起火,是我按的火警警铃。 子阳冷静地说。
    我愣了一下,这时我才发现他身上穿着这间酒店的保安制服,我的脑子一下子乱了,今晚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差点在醉酒的情况下被上级领导强奸,现在儿子的好朋友又奇怪地出现在酒店里救了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问。
    我们先下楼再说, 子阳把身上的保安制服脱掉往床底一扔。
    走出房间,其他酒店住客在走廊里慌乱地往外跑,电梯已经被封闭了,所以我们从步行楼梯下到酒店大堂,这里更多的住客正在保安的指引下往酒店外面疏散,我和子阳走到酒店门口的空地上,两辆消防车已经来到了现场,全副武装的消防员正提着工具往酒店里赶,马路上的一些行人三三两两地围在人行道上看热闹。
    刚刚脱离险境的我由于后怕,加上酒劲还未散去,身体软软的不听使唤,子阳伸出右手强有力地搂住我的腰以免我滑倒。
    唐阿姨,您哪里受伤了吗? 他关切地问我。
    没事,阿姨的酒还没醒,你扶我到那边坐一下。 我指了指酒店门前喷水池边的长椅。
    消防员马上就会知道这是假火警,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子阳没有依照我的指示去做,而是搂着我走到马路边上,正好驶来一辆计程车,他招手拦下来以后拉开后门,小心翼翼地把我放在后座,随后自己也钻了进来。
    子阳跟司机说了我家的地址,车子很快汇入马路上的车流里去了。
    现在几点了? 上了计程车以后我的身体无力地歪向一边,所以子阳依旧用一只手环在我的腰上。
    快10点半了。 子阳掏出手机看了看,他的身体离我很近,我能感觉到他炙热的体温。
    我的脑袋原本是向着车窗一边,随着车子的颠簸时不时地往车窗玻璃上凑,于是子阳轻轻地将我的脑袋往他肩膀上一靠,我有点昏昏欲睡,也没有意识到这样有什么不妥,但我却没有看到计程车司机在后视镜里看着我们时一脸的疑虑。
    司机大叔,麻烦你开慢一点,我妈妈酒喝多了,经不起折腾。 听子阳这样一说,我才猛然想起司机的存在,一个中年美妇迷迷糊糊地靠在一个少年的肩膀上,几乎半个身子都躺在他怀里了,这也难免让别人胡思乱想,但是子阳这样一解释,司机也就不再怀疑。
    怎么喝这么多啊? 司机一边问一边把车速放慢下来。
    她刚刚升职,跟同事一起庆祝,太高兴了, 子阳微笑着说。
    我微微抬起头,看到子阳也在低头看着我,黑暗中我似乎能看到他双眼闪烁着狡黠的光,从今晚他出现在酒店开始,他处理一系列突发事件的沉着冷静,这个少年有超出他年龄太多的成熟。
    过了好一会,计程车停在我们家的小区外,子阳付了车资,我下了车以后扶着车尾箱稍稍喘了喘大气,双脚还是有点发软,子阳扶着我走到了小区围墙边的人行道上。
    快到小区大门的时候,我扭腰挣脱了子阳的环抱。
    我自己能走,这样让别人看到不好。 经过门卫值班室的时候,当班的保安探出半个脑袋一看是我便点了点头。
    唐老师,今天没开车啊?
    抛锚了,放在学校里,值夜班呢?辛苦你了。 我换上平时特有的亲善笑容,指指身后的子阳, 我们家乐乐的同学。进了小区我没有直接上楼,而是在小区花园一个僻静角落里找了张长凳坐下了,示意子阳坐在我旁边。
    现在可以说了,今晚你怎么会在酒店里出现?
    子阳并没有在我身边坐下,而是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我的对面,他迟疑着,一会左右看看,一会又低头看着自己的鞋面。
    怎么了?你今晚刚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英雄救美哦,阿姨现在可不是在审问你,就是想了解下事情的经过。 看见他局促不安的样子,我打趣道。
    那我要是说了,您千万别生气。
    生气?怎么会呢?
    子阳犹豫着,又左右张望了一下,确认附近没有其他人以后才吞吞吐吐地说: 其实我喜欢您很久了,因为星期一下午放学早,所以我每个星期一都会到您的学校等您。
    等我?等我干嘛呢?
    就想远远地看着您,看着您的学生跟您道别,看着您上车回家。 子阳说到这里抬眼看了看我,像是在看我的反应。
    说实话,我听了他这番话,有点意外但又在预料之中,子阳平时跟乐乐到家里来玩的时候总是表现得比其他几个孩子活跃,当我夸奖他的时候他会欣喜若狂,当我夸奖别的孩子的时候,他会变得闷闷不乐,但我一直认为这是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争强好胜的表现,总的说来,在他们玩在一起的四个孩子当中,子阳是处??0??1b??z于绝对的领导者位置的,我夸奖他的次数远远多于其他几个孩子,但我绝没有想过他对我是这样一种感情。
    气氛有点尴尬,我轻轻咳嗽了一下。
    继续说说今晚的事。
    今天是周一,我照例在学校门口等着您,有个胖子来杂货店买烟, 子阳伸手在自己肩膀上比划了一下, 大约这么高,穿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的,头发有点秃,他在跟人通电话的时候我隐约听到说什么放心吧,唐老师的老公是海员,长期在外面,他们夫妻的关系也不怎么好,寂寞得很…… 说到这里子阳看着我不敢往下说了。
    子阳描述的这个男人可不就是李副校长吗,我这才明白了安排我来陪酒并不单只因为我跟郭副局长都是上海人,他是打算拿自己女下属的身体去讨上级领导的欢心,为他调职去教育局铺路,想起今晚在酒店郭副局长对我做过的一切,几乎失贞的恐惧还在我身体里不住乱窜,我小孩都上初中了,几时受过这种侮辱。
    接着说。 对子阳我还是尽量用和蔼的语气说。
    后来我看到您跟他们一起上了车,我才知道胖子口中说的唐老师就是您,正好乐乐给我电话说您要陪领导吃饭,我知道要坏事,我不能让他们对您做出这种下流无耻的事情,于是我叫了辆计程车跟着你们的车子,一直跟到了酒店,再后来的事情您应该差不多都了解了,您被灌醉了,那个人把您带到房间……
    子阳一口气说完以后长长地叹息一声: 都怪我,我在保安更衣室拿制服,耽误了一些 听到子阳最后这句话,我不由地一阵感动,我站起身来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子阳你真勇敢,阿姨没被那个坏人玷污,如果不是你,今晚…… 我突然有点哽咽, 要真的是那样,阿姨真没脸见人了。
    唐阿姨,我是真的很喜欢您。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情绪影响,子阳突然激动地说,一边把我的双手抓住。
    子阳,你今晚救了阿姨,阿姨真的很感激你,但是你要知道,你不能对阿姨有这种感情, 我挣了一下没把他的手挣开,他抓得很紧,我担心地朝四周张望着,已经很晚了,花园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为什么不可以? 子阳固执地说。
    因为……因为阿姨对你来说是长辈,我们应该是像我和乐乐那样的,母子一样的关系,阿姨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儿子一样看待的。
    您是说年龄?情侣之间相差30岁的都有,南京还有一个25岁的小伙子娶了一个70岁的老太太呢。
    你……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孩子讲道理,我又用力挣了挣,还是没能把双手从他那打惯篮球的有力大手中挣出来,情急之下我说, 你先把我放开,让人看见你让阿姨这张脸往哪搁?
    看我语气很严厉,子阳下意识地缩了缩手把我放开了。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罪的,看见您寂寞而不开心,我心里难受。 我本来已经转身背对着他,想躲开这种尴尬难堪的气氛,听他这句话我又转身看着他:你又知道我寂寞,我不开心了?小孩子乱说话。
    我不是小孩子,您在网上还夸我成熟风趣呢。 子阳赌气地说道,当他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很苍白。
    什么网上?我什么时候在网上对你说过这话? 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从来都没有跟子阳在网上有过联系。
    没有啦,是我说错了,不是在网上,是有一次我上你们家玩的时候啦。子阳紧张地用右手挠着自己的后脑勺。
    我才不会对你说这种话。 我肯定地说,脑海里有个人影渐渐地冒了出来,越来越清晰,看着子阳躲避我视线,局促不安的样子,我几乎可以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是天涯。 听见我说出这两个字,子阳情急之下竟然扑通一声在我面前跪了下来,我吓了一跳赶紧把他往上拽, 你这是干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我这样做是为了找机会跟您单独聊天。
    但是怎么可能?在网上跟我聊的那些东西怎么都不可能出自一个14岁的初中生啊?
    那些都是我在网上百度搜索再复制的。
    你是说,天涯跟我说的那些话,什么33岁,准备跟女朋友结婚,什么自己开了间网络公司,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编出来的?
    对不起,唐阿姨,我不是故意要骗您,但是不虚构一个这样的人物,您不会跟我一个小孩子聊得那么深入。
    我想起几个月来在qq上跟天涯每天晚上聊的那些让人脸红耳燥的东西,羞愧得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用高跟鞋在地板上重重地跺了一下,甩手往我们家所在的楼梯口走去,走出几步我又回头看着一脸沮丧的子阳,心里有些不忍,毕竟如果没有他,我今晚早已失身于郭副局长,跟这个相比,他化名跟我网聊又算得上什么呢?
    太晚了,你给家里打个电话,今晚在这里跟乐乐睡吧。
    子阳一听大喜过望,几个大步跟了上来,小心翼翼地问: 那您不生我的气了?
    我可没说要原谅你,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孩子回家,太危险了。
    回到家里,墙上的时钟正好指向午夜12点,听见门锁响动乐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我正琢磨着怎么解释子阳也在,子阳已经在我身后说: 乐乐,我爸出差了,我钥匙弄丢了。 乐乐一点疑心都没有,以前子阳因为玩得晚也在我们家里住过几个晚上,他对子阳歪歪脑袋说: 正好,我在网上发现一个好东西。 领着子阳朝他房间走去。
    明天要上课,赶紧上床睡觉去。 今晚发生了太多事情,我的脑子里现在乱成一锅粥了,也没气力去管他们有没有按我的指示乖乖睡觉,我回房间拿了干净的衣服直接进了卫生间,站在莲蓬头下,我衣服都没脱就打开水阀让冰冷的水流从头淋到脚,我一次又一次用沐浴露在被郭副局长碰过的双乳上用力搓着,仿佛这样才能把受辱的痕迹清洗掉。

【欲望】 第五章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