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0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100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100

    !!”

    性器开始在水穴里进出,一根顶进来一根就抽出去,肿胀敏感的内壁每一寸都被细细打磨,舒服得白尘尖叫喘息不断,蚀骨的麻痒被酸涩取代,酥软一波一波从小腹往四肢百骸扩散,类似极限的快感让白尘完全不知今夕何夕,好像除了肉棒,什么都可以不要了。

    “呜……啊……好棒……好深……啊啊……”嘴巴无法闭合,口涎早就从嘴角漏了出去,世界颠三倒四,眩晕的脑袋有些钝钝地疼,白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淫乱,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快感迅猛激烈让人无暇思考,伸手抱住眼前的人,努力睁了睁眼看到的只是黑影,是谁?在干什么?

    “白尘,舒服吗?”不知道谁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白尘愣了愣神,随即一柄肉刃切进身体直顶骚心,天灵震颤带起类似憋闷的窒息,白尘尖叫哭喊,“啊啊啊——!不……呜……好……嗯啊~!”被性器顶起,随着两人的动作浮浮沉沉,下体甜到发疼,身体拍击以及汁水泛滥的声音清晰可闻,如果能看见,穴口嫩肉被两根粗糙强硬撑开挤压到变了形,可怜兮兮却染了淫光随处透着靡乱,白尘的意识跟着发浪的身体随波逐流,堕入名为欲望的浪潮里,几乎快要万劫不复。

    不对,哪里不对。

    “咿啊~~!呜……肏……肏我……嗯啊啊……”白尘眨着涣散无光的眼,瞳孔随着下身被顶弄到极点而无助地收缩,甜腻的呻吟声连绵不绝,自始至终没有叫出过尹畅和叶清池的名字,白尘有些慌挣扎着想要逃跑,却被按着要承受了更加大力的抽插,密缝被摩擦得仿佛着火一般,白尘眼前斑驳终于被送上巅峰。

    “啊啊~!!啊……哈……”高潮过后神智有些许回拢,下体依旧火热,深埋在体内的性器胀到极致颤抖不停,白尘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无不足道的挣扎只让男人们越发兴奋,两人喘息近乎低吼,先后将精水洒进白尘体内,白尘感受到精液的浇灌,异样的粘稠和灼热,不知为何会有一种被羞辱到万念俱灰的错觉,“不……不……”

    眼泪瞬间如同断了线,白尘胸膛剧烈地起伏,有人轻柔地吻去那些泪水,有人握住他的性器爱怜地套弄,白尘推不开只能闭上眼去躲,惹来耳边人的轻笑,“白尘。”

    “白尘。”

    心口猛地一颤,一声低喃沙哑磁性,再一声温柔宠溺,硬生生撕开脑中的阴霾,霎时间有什么很温暖的东西源源不断涌入,耳畔两个熟悉的声音听起来蛊惑却叫人安心,“我爱你……”

    大片的喧嚣在脑中炸开,一片嗡鸣,尘埃落定之后眼前清晰地映出了尹畅的容颜,白尘睫毛还挂着泪水有些呆愣,几乎是下意识抬臂环了眼前人的脖颈,埋头在肩窝,“尹畅……我也爱你……我也……唔!”

    叶清池不满被忽视,在白尘肩背咬了一口,白尘一个激灵,按住叶清池的手,叶清池撒娇一般在他后背舔吻,心下有气抓着白尘的手,按在胸口让他自己玩弄乳粒,白尘腰肢颤抖,“啊……清池……我……唔,哼……”

    尹畅像是要配合叶清池,套弄性器不遗余力,偶尔还照顾一下敏感的肉核,白尘很快再度被撩拨起来,欲望蒸腾没有矜持,白尘用下体去咬缠两人,示意他们动。

    激烈的交合让人心醉神驰,白尘突然觉得之前的自己有点可笑。

    有欲望又怎样?

    恬不知耻又怎样?

    从来都就不是谁都可以。

    除了尹畅和叶清池,还有谁能让自己心甘情愿承欢身下?

    放荡也好淫乱也好,只要他们想要,自己什么都可以给。

    只要,他们从来没有用鄙夷的眼光看过自己就够了。

    浑身赤裸被按在性器上操干,一前一后,雌穴和后庭都被肉刃摧残折磨,快感之外,还有两人满满的爱意,白尘朦胧的眼底渐露痴态,完全知道眼下到底是怎样一种境地,却放纵爱欲任由沉沦,直到被精水填满身体,身心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餍足。

    情动至深白尘偏头扣住叶清池的脑袋,两人呼吸交错鼻尖相蹭,白尘舔吻着叶清池的唇,“爱你……爱你……”叶清池一声粗喘咬住白尘激烈地拥吻,感情浓烈到,即使拆骨入腹也不能缓解这种喜爱一分一毫。

    三人都因过分激动而颤栗不停,一场欲宴还平息下一场已经迫不及待到来,白尘咬唇眯眼,呵气轻笑,我是你们的,给我更多……满足我……

    就这样一辈子,纠纠缠缠,无穷无尽。

    the end

    分卷阅读100

    -

分卷阅读100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