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8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98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98

    ,白尘自己身体也还在调理中,察觉到冷的时候已经迟了,脑袋昏昏沉沉隐约有些疼,当天晚上就低低发起烧来。急坏了尹畅和叶清池,自然也少不了楚涵一顿数落,白尘乖乖喝下每日他们端给自己的各种汤药,只敢在独处时悄悄叹气。

    安尘小病不断,发烧咳嗽来回折腾让白尘心疼得不行,一时间对叶清池父子的关注就少了,叶少爷倒不至于要计较什么,小孩子却比较敏感,归尘天天偷偷看着白尘抱着小弟弟愁眉不展,比起嫉妒更多的是忐忑不安,一颗小心脏七上八下,终于在讨好白尘失败的时候完全爆发,手中的碎花扔了一地,毫无征兆大哭起来。

    白尘因为晚间照顾安尘没睡好所以确实神情恍惚,没注意到归尘送给自己的花,归尘抽噎,“呜哇……娘亲有了弟弟就不要我了……弟弟坏,娘亲也坏!”白尘心脏抽了抽比刀子剜还难受,慌忙把归尘抱起来哄,“哪有不要你,归尘这么听话我喜欢都来不及呢。”

    归尘只是哭,说你骗人,白尘意识到自己冷落了归尘和叶清池,心中五味陈杂,竟然不知说什么才好,叶清池走过来将归尘抱过,轻轻拍了拍屁股,“是谁说要当好哥哥,要帮娘亲分忧的?”

    归尘撇嘴想了想,万分委屈没忍住,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我不当了……把娘坏给我……”

    叶清池哭笑不得,看白尘纠结,凑上去在白尘脸颊安慰一般吻了吻,“孩子还小,童言无忌。”

    白尘摇头,“就因为孩子小,连归尘都能感受到我偏心,你……”话没说完被叶清池堵了唇,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也让白尘惊吓不小,瞪叶清池,孩子面前你干什么!

    别说归尘还真不哭了,眨着水汽模糊的眼睛,就盯着他们俩,然后扭头把脸埋进叶清池颈窝,“爹爹娘亲,羞羞!”

    白尘蓦地红了脸,叶清池大笑,“爹帮你抓着呢,你娘亲哪也跑不掉,更不会不要你,放心吧。”

    归尘偏过脸悄悄用余光偷看,娘亲好像在生气,可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爹爹笑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小小的归尘若有所思,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纠结的事情,只是觉得,脸红的娘亲,好像更漂亮了……

    叶清池看白尘兀自气恼,伸手理了他耳边被风吹乱的碎发,“安尘也是我儿子,你要真觉得这杆秤歪了,晚上弥补我就是。”

    白尘咬唇拍掉叶清池的手,冷了脸色抱过归尘转身走开,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不然不知道归尘到底会被这流氓养成什么样子!

    晚间等安尘熟睡,叶少爷还真偷偷摸进白尘的房间,翻身上床从背后拥了白尘,撩开发丝在后颈一下一下亲吻,白尘随着他的动作轻颤,身体渐渐放松靠进叶清池怀里,然后性器也被人握住一番揉捏,白尘呼吸有些乱到底没能抗拒。

    翻身主动吻住叶清池,唇舌交缠情动异常,说起来也有好几个月了,情事不是没有过,只是尹畅……看得出来自安尘出生之后,尹畅就一直没敢碰他。白尘一直心系安尘没顾得上大人,看来,是时候找个机会和尹畅谈谈了……

    “唔!!”叶清池不满白尘分心,咬了口中挺硬的乳粒,白尘回神,叶清池另一手拨弄着乳尖,低沉的话语里带着笑意,“乳晕变大了,果然是被吸得多了啊。”

    “闭嘴!啊……”白尘恶狠狠骂了一句便不得不咬唇,乳粒被揪住拉起揉搓,这些时日胸部时常被安尘吮吸敏感得厉害,稍一受刺激就……乳汁漏出去了,白尘脸上烫得不行,叶清池却用指腹将奶水均匀涂抹开,然后一指堵住小突起顶端压进肌肉里,“明明今天才喂过安尘,还有这么多?”

    白尘揪住叶清池的马尾,这时滑软的舌头开始舔弄,每次舌苔刮过都让白尘舒服到颤栗,手上虽然用了劲却没能拽开叶清池,下体早就麻痒起来,白尘有些自暴自弃,“别玩了,快点……”

    “不急。”叶清池一边说着一边吮住整个乳粒小口吸食,白尘想斥他别抢食却力不从心,鼻腔里溢出好听的呻吟,并没注意到叶清池伸手摸了床边的腰带。

    直到双手被绑住才回过神来,白尘试着挣了挣,绑得不紧却是死结,不难受但一时半会也挣不开,叶清池翻身下了榻,白尘不介意玩些什么花样却有些诧异,一般不是尹畅才热衷于用道具么……

    思忖间叶清池拿了一罐软膏回来,拉开白尘双腿栖身在胯间,用手指豁开花瓣在穴口轻揉,“用点药,可以吗?”

    不用明说也知道是什么药,白尘一阵羞耻难耐,看叶清池舔唇势在必得的样子就知道拒绝没用,一个指节已经埋进雌穴浅浅抽送,很顺滑,叶清池的指尖不一时就湿了,脑子有些乱白尘喘着粗气问为什么,叶清池笑而不语挖了软膏塞进雌穴,细细一寸寸蹭着内壁揉开,后庭也如法炮制,等两张小口都被欺负得深红莹亮,这才裹了衣服将无力反抗的人抱起,“为了让某些人把持不住,好彻底解决问题以绝后患。”

    43

    眼看着叶清池踹开尹畅的房门,白尘不知为何异常慌乱,想要挣扎腰却是软的,随即发现尹畅并不在屋内,白尘瞬间松了口气,被放到床上抬脚就去踹叶清池,“你要做就做!到他房里来干什么!”

    叶清池顺势扣住白尘的脚踝,送到唇边吻了吻,然后不知从哪里摸出两条丝绸,趁人不备将白尘双脚分开迅速绑在床尾,白尘被迫双腿大张,股间的风光一览无余。

    这种类似强迫的姿势让人极不自在,即便没点灯也挑战着白尘的极限,双手在身前绑缚白尘无法支撑身体,努力撑起的身子一直颤个不停,为了掩饰惊慌压低嗓音呵斥,“你解开!”

    叶清池不慌不忙,做好一切准备这才从后面将白尘拥住,托起腰臀让人离开床铺,股缝正好压着自己的男根,白尘感受到那份硬热呼吸都窒了窒,心下竟然隐约有个念头,要是插进去就更好了……

    其实早就习惯了自己求欢,但是,眼下行动受限,被叶清池绑在了尹畅的床上,尹畅要是看见了……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呢?白尘已经全然混乱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莫名的羞耻充斥着浑身每一个毛孔,动了动唇将将吐出一个“不”字,再张嘴只能发出悦耳的呻吟。

    颈侧被吮吸,乳尖被揉捏,还有性器,被叶清池带茧的手握住,从下细细撸到上方,粗糙的掌心随之在顶端蹭过,“啊……唔……”白尘咬唇,想要并拢双腿却做不到,按住叶清池作乱的手也推不开,叶清池对他的身体了如指掌,几番撩拨完全被卸掉力气,白尘只能软绵绵靠在叶清池怀里任他为所欲为。

    随着情欲蒸腾,刚刚被涂抹的药膏也开始发挥作用,一开始白尘只是觉得下体比平日里胀烫,待到小股汁液从深处自发涌出,带起一片酥痒蚀心,白尘才全然慌乱,竭力挣扎扭动身子,“不……

    分卷阅读98

    -

分卷阅读98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