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7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97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97

    去,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的事。

    白尘哄着归尘,和叶清池几番眼神交流,很多事情不用说也明了,叶清池明显放松和眉心和微微勾起的唇角,全都在告诉白尘,醒了就好,孩子没事不用担心,他也很好。白尘刚要说声谢谢,尹畅被归尘的哭声吸引过来,推开门的同时动作全然僵住。

    几日来尹畅的沉默和压抑叶清池全都看在眼里,把归尘从白尘怀里哄出来,笑道,你尹爹爹和娘亲有话要说,归尘去帮尹爹爹照顾弟弟好不好?顺便给弟弟看看新玩具?

    归尘撒完娇这才想起来刚刚的雪球,却只见一滩水,白白的冰球不见了,带着满腹狐疑,归尘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这么被叶清池拐出了房间。

    一下子只剩两人,尹畅一直痴痴看着白尘,看他消瘦整个人透着病态的苍白,脑中每每还浮现着那日的惨烈。白尘也在打量尹畅,青色的胡渣,眼窝略微凹陷,其实男人很糟糕很憔悴,白尘试着想要下床的时候尹畅终于有了反应,快一步走到床边将白尘纳入怀中,紧紧拥住仿佛找到了什么支持。

    尹畅什么也没有说,片刻之后白尘颈侧微痒烫得异常,白尘怔了怔推开尹畅,尹畅并没有反抗,白尘能清晰的看见男人眼底蚀骨的痛和脸上的水痕,白尘有些无措却努力扬起一个笑容,“是男孩吗?”

    尹畅点头暂时还无法找到自己的声音,白尘抱着男人顺着后背一下一下轻拍安抚,“还以为会是闺女,但是,男孩挺好的,我们三个大男人,要真生了女孩,也不知道要怎么带呢。”尹畅不回话白尘就轻轻蹭着相贴的鬓角,“名字呢?我知道你一定早就想好了。”

    “安尘……尹安尘……”

    努力忽略掉尹畅声音的颤抖和沙哑,白尘将这三个字在口中咀嚼了一番,这个孩子的出生不容易,尹畅的想法白尘大概能理解,“安常履顺,挺好的。”

    “是安身立命。”尹畅摇头,这会终于平复了情绪,开口说了白尘这辈子听过最动听的情话,“尹畅只有在白尘身边,才能安身立命。”

    白尘眼底有光闪烁,两人的呼吸在咫尺交错,相互受到吸引,闭眼唇瓣相贴,不含情欲却温暖异常。

    从今往后,安身立命,安常履顺。

    42.

    白尘后来才知道,安尘的状况没有那么乐观,用楚涵的话来说,怀孕初期没调理好,后期又早产,先天不足,体质弱是一定的,务必小心照顾好好调理。白尘看着怀中婴儿安静的睡颜,莫名眼眶就有些红,实在是太轻了,不哭不闹特别安静,呼吸微弱好像异常脆弱。白尘特别内疚,控制不住地会想如果当时跟尹畅商量过,安尘就不会像现在这般,自己擅自做主居然让小安尘从尚未出生开始就如此艰难。

    白尘心里难受,可他也知道尹畅自责的程度绝对不会比他少一分一毫,一边面上安慰尹畅,一边暗自决定要好好弥补,私下里跟楚涵有过不少交流。

    楚涵当然不知道白尘还能产乳,只是随口提过一句如果能母乳喂养是再好不过,让尹畅和叶清池留意一下能不能找个奶妈。白尘默默记在心里,严肃制止了两人之前和归尘抢食的行为,坚持自己喂安尘,尹畅和叶清池看得出白尘脸上的红晕,白尘就算羞耻也毫不犹豫牺牲掉自己的尊严,两人又怎会混账到不分轻重,是以白尘喂奶的时候尹畅和叶清池都很默契的从来没有出现过。

    有三人悉心照顾,不到一月安尘就重了不少,虽然还是不爱哭,但只要醒着就睁着溜圆的眼睛东张西望,充满好奇十分精神。不再皱巴巴红彤彤,白白嫩嫩的也能看出轮廓来,继承了白尘的脸型,眉眼却和尹畅如出一辙。

    满月的时候楚涵和夏凤钧先后来过,楚涵还是一个人,却显得有些风风火火,白尘难得好奇多问了两句,楚涵道日前有个明教被人抬上万花就医,是自己一手负责,眼下正是关键时期,不能逗留太久。白尘点点头,不习惯闲话家常,就是一双眼睛盯着楚涵上下打量,好像有话想问却说不出口。

    叶清池在一边看着,自然而然凑过来多了一句嘴,以前认识吗,师兄怎么这么上心?

    不得不说楚涵有时候实在没有防人之心,不仅没听出弦外之音,还老老实实回答了不认识,转而想了想那个昨天又吐了血的人,洋洋洒洒自言自语般搬出一大堆叶清池听不懂的医理,话到一半楚涵自己皱眉再皱眉,这会是真急着往回赶了。

    若是夏凤钧在定是要挑眉一笑调侃一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但是在场的,白尘单纯,叶清池被绕进那些听不懂的词汇里,尹畅虽然明白却觉得没必要得罪师兄,回头悄悄解释给白尘听就好了。楚涵跑出两步又折回来,拿出两块水滴状尚未雕琢纹路的暖玉,细腻亮泽触手温润,作为送给归尘和安尘的生辰之礼。

    白尘当场怔愣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楚涵不甚在意,道是同门里除了凤……就只有你算是我一手照顾的,早就是一家人了,无需客气。

    白尘动容,直到楚涵转身走开才由衷说了句谢谢师兄,楚涵本是欣慰,却迎面撞上夏凤钧和叶鸿,心绪大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狼狈地落荒而逃。

    夏凤钧本想去追被叶鸿眼神拦下,想想确实是来看小安尘的,就暂时没管。两人的到来让家里热闹不少,夏凤钧抱着安尘爱不释手,那边藏剑的少爷们也在叙旧,看起来叶清池还有点怕叶鸿?

    归尘倒是真不怕生,看夏凤钧抱着那个一个月来总跟他争宠的小娃娃,还有些不开心,跑去找叶清池撒娇,看见叶鸿先是畏惧,打量半晌突然甜甜一笑,上前去抓叶鸿的袖子,要抱抱~

    叶清池吓傻了,叶鸿倒是无所谓,一手把归尘抱起来,归尘也不吝啬,吧唧一下在叶鸿脸上印了个口水印,叔叔,帅!比爹爹帅!夏凤钧远远看着眉毛都笑弯了,叶鸿则瞥了一眼尴尬的叶清池,半晌唇角翘了翘,你儿子眼力不错。然后叶鸿颔了颔首,日后成年礼,我帮你儿子们锻。

    叶清池简直受宠若惊,要知道叶鸿锻造专精,若是肯亲自动手定是要比一般的铁匠铺里的武器出众,叶清池忙不迭说谢谢,叶鸿只是挑眉,看在媳妇都是同门的份上。然后叶清池又傻了一次,对叶鸿的形象彻底颠覆,其实,他这个师兄也不是那么严肃的人啊……

    其乐融融的气氛让所有的疲惫和坏心情都烟消云散,白尘占时忘记了担忧,有大家的关爱和祝福,归尘和安尘一定会开心平安长大的。

    不曾想隔日安尘又给了白尘好大的惊吓,明明是在安静的午睡,白尘注意到不对劲的时候,安尘一张小脸憋得发紫,居然差点窒息,好在楚涵提过这种情况可能发生,白尘颤抖着手连忙轻轻托起安尘下颔,有规律地将空气度过去,等安尘再度安睡,白尘脱力坐在床边,冷汗湿透了身上的衣服。

    又守了良久没敢动

    分卷阅读97

    -

分卷阅读97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