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9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89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89

    了第一次,用身体不适掩饰过去,尹畅虽没多想却是上了心,想着再有异常就把人拽上万花,而叶清池更直接,第二天就瞒着白尘和尹畅去了趟万花谷。

    叶清池不在尹畅总算抓到机会和白尘独处,大清早晨勃就哄着白尘摸摸他,两人感情正浓摸摸变成了亲亲,亲亲就一发不可收拾,意乱情迷尹畅要进雌穴,被白尘惊叫制止让他用后面,脑中有什么一闪而逝几乎浮出水面,尹畅把自己埋进后庭抱住白尘,这才发现怀中的人一身冷汗。

    蹙眉,电光火石联系前后想通一切,情潮瞬间退了个干干净净,尹畅强压着情绪问白尘是不是又怀了,白尘毫不躲闪看见他眼底说,是。

    尹畅又问怀了多久,白尘答两个月。

    然后尹畅黑了脸色,身子微不可查地颤了一下,眉头皱得更紧,气氛凝固到冰点,白尘的态度是决不妥协,尹畅头一次,什么话也没说,从白尘身体里退出来,下床推门径自走开。

    而白尘一个人躺在床上,愣愣盯着天花板,直到身体凉透,心底才泛起一丝委屈。

    36

    尹畅会生气白尘不是没想过,可是真的事到临头,白尘才发现是如此措手不及。衣衫不整坐在床边捂着肚子一动不动,脑中一遍遍回放着尹畅最后眼神暗下去怒不可遏的模样,白尘有些茫然,尹畅如果吼他一顿,大概会更容易接受吧……

    房门响动白尘还有些期待,发现进来的是叶清池,瞬间有些蔫坐着没动弹,叶清池皱眉,倒是没介意白尘的表情变化,走到床边自然而然单膝跪下给白尘穿鞋袜,对这事多少有些抗拒的人今日却没有反应,叶清池抬头见他愣愣出神,手上动作没停,问道,“他知道了?”

    白尘闷闷回了句恩,突然莫大的恐慌让他几乎坐立难安,被叶清池拉起来,系好了中衣的带子将他抱进怀里,突然有了依靠白尘没绷住,攥紧叶清池的衣服,带着鼻音的声音颤抖,“他不想要怎么办?”

    叶清池用手指去梳理白尘的发丝,话语轻松又理所当然,“他不要我要啊。”怀里的人没反应,叶清池轻拍白尘的后背安慰,“你不是一早就下定决心了,他真的不要,你难道就不生?说起来你是该骂,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跟他商量?我要是知道你擅自做主,估计这会都气急败坏想揍人了。”

    白尘混乱得厉害,身子僵硬,动了动唇只能一个劲问叶清池怎么办,叶清池把人抱紧,“他只是一时被吓到,给他点时间,会想通的。”

    效果不大,叶清池轻轻叹气,堵了白尘的唇温柔索取,白尘本能张嘴回应,舌头入侵口腔翻搅,卷走了唾液不说,还被哺以不属于自己的津液,白尘下意识吞咽,叶清池的味道渐渐侵占思绪,呼吸乱了心里却平静不少,白尘身子放松下来叶清池停了吻,又道,“算是个好消息吧,我刚刚去找楚师兄了,聊了聊你的情况,师兄说,他怕我们欺负你才故意夸大不能怀孕,算是危言耸听了。回头你找个机会和尹畅谈谈,告诉他其实没什么危险,他应该能更快想通。”

    叶清池的安抚起了一定作用,白尘虽然心里还是没底,却不再那么慌乱,又听叶清池絮叨了一堆要注意身体,肚子里还有个小的,没事别想东想西,白尘心不在焉地应着,一直在盘算要怎么跟尹畅谈。

    尹畅自己去了江边吹风,看着江水滔滔眉头紧皱,到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都没理出个头绪,白尘想要再生一个的心思,为什么他从来就没看出来?深呼吸揉了揉抽疼的太阳穴,尹畅硬是把思绪扯回几个月前。

    其实白尘根本是早有预谋,支开叶清池,装作心情不好,白尘若真是因为心理原因没准备好和叶清池回藏剑,又怎么会愿意跟他回君山?一路如胶似漆白尘分明是害羞的却一直纵容,最最可气的就是装模作样把药碗摆在最显眼的地方,让自己误以为他真的有好好喝药!

    啧!尹畅知道白尘如果真的来找自己商量,断不会有再怀上的可能,所以,对于白尘的擅自做主和隐瞒欺骗,尹畅是绝对有理由生气的,一股郁结直冲头顶,他刚刚甚至差点失控要去数落白尘,好不容易压下怒气想要自己冷静一下,却发现越理越乱,乱得尹畅除了频频皱眉,连喝酒的心思都没有。

    气白尘不找他商量,气自己什么都没看出来也没把持住,已经怀了打掉不可能,可是不打掉白尘的身体怎么办?一晃神好多回忆涌进脑海里,比如那折磨人的产道扩张,比如流血不止的下体,再比如白尘整整两日面色苍白昏迷不醒……

    握拳的手一紧再紧,这是头一次尹畅全然没有方寸,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知不觉站了一天,回过神来还是因为江面折射了夕阳耀眼的光芒,一片亮色刺得眼睛生疼,尹畅终于稍微收拾了杂乱的心情往回走去。

    推门白尘等在院落中,看见他眼底瞬间亮起来,而后有些忐忑,几次欲言又止,尹畅胸口那股无名的怒火堵得人呼吸不畅,并没想好要怎么面对白尘,草草说了句我去做饭,和白尘擦肩而过。

    白尘怔愣在那里不能言语,想要追上去身子却僵硬到没法动作,天渐渐全黑白尘就像被点了穴道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最后被路过的叶清池像是踩了尾巴似的跳过来拉着他回屋,握住他冰凉的手呵气揉搓了好一阵子,“你怎么回事!早上才答应我要好好注意身体,这么快就忘了!虽然已经是春天,可早晚温差还是很大,你自己贪凉白天穿得单薄也就算了,说好晚上要加衣服的呢?”

    数落半天发现白尘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叶清池忿忿,捏了白尘的脸颊让他回神,“你再这样,信不信我把他揪出去揍一顿?!”

    “别……”白尘终于回握住叶清池的手,“你别插手,让我先和他谈谈。”

    叶清池听了撇撇嘴,贴上白尘的唇撬开牙齿索吻,直到把白尘唇瓣吮得艳红,这才牵了人出去吃饭。一顿饭食不知味沉默异常,无论叶清池怎样努力调节气氛,就算抓着白尘和他眉来眼去,尹畅都一言不发,叶清池没辙,只好先把白尘身体伺候好了,心情的事情,慢慢来吧。

    夜间又劝了人好半天,白尘才抓着他的手浅浅睡去,纠结的眉宇间是显而易见的忐忑不安,叶清池伸手帮白尘轻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虽然很想揪尹畅来问问清楚他到底有什么想不通,但是白尘不让他干涉,暂时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然后尹畅用行动让白尘意识到他到底气得有多严重,找各种理由不与白尘独处,白天基本不照面,晚上也借口带归尘,居然完全不和他同房。头一日这么做的时候白尘也上了火,尹畅竟然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还故意做出这些事情,算什么意思?赌气一般白尘决定暂时也不要理尹畅,叶清池看他们这样又好气又好笑,却只能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那些平时只有尹畅才会

    分卷阅读89

    -

分卷阅读89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