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80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80

    不是咬,阴核被整个包裹住狠狠吮吸,狂风骤雨般的肆虐,一瞬间脑中嗡鸣不断,白尘觉得自己连心跳都没了,高高后仰的脖颈勾勒出完美的线条,喉结几番上下,也没能阻止那股火热酸麻在四肢百骸来回激荡,眼底涣散半晌无法聚焦,全身抖瑟得不成样子。

    蓦地混乱的白尘又无助地睁大了眼,只因叶清池不满被无视,强塞了一根手指进去满满当当的后庭,白尘两个小穴抽搐不止,脑中的神经始终被门外的动静牵扯,楚涵似乎抱着归尘一起来的,白尘迷迷糊糊听到他说要在院子里等他们回来,也不知是绝望还是委屈,眼泪簌簌往下掉,死命挣扎也只是徒劳地消耗掉仅存的力气。

    “哈……唔!!”被咬了耳朵,叶清池在他耳窝轻舔低语,“要管住声音啊,不然不只是师兄,连归尘都要看见你这幅淫乱的模样了。”白尘捂着嘴忙不迭摇头,呵出的气滚烫,不消片刻把自己憋闷到呼吸困难,颤颤巍巍泣不成声,阴蒂小豆被尹畅卡在牙齿间厮磨,连带舌头在上面来回滚动,快感汹涌澎湃,让白尘颤栗不止,却不得不努力压抑声音,整个人香汗淋漓,连脑髓都要随着舌头的舔弄被搅浑。

    酸,烫,胀,痒,麻……

    最后全都转化为酥软,有如涟漪一圈圈荡进心坎儿里,撩拨着心尖和脆弱的神经,让白尘完全无法自持。

    被肉刃抽插很舒服,被刮舔阴核很舒服,被尹畅和叶清池两个人玩弄,很舒服。

    “唔……哼……”再也管不住破碎的呻吟,自己的双手只能无力地垂在身侧,连嘴巴都是叶清池帮他捂住的,快感和情欲不断积攒,因为过分安静,咕啾咕啾的水声异常鲜明,一下抽插蜜水四溅,一下翻搅汁液粘连,随着时间的推移,白尘越来越听不清周围的声音,只有欲望叫嚣着亟待找个出口,异常胀痛的性器高高翘起,快要贴上自己的小腹,白尘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坚持什么,只知道心底一股酸意熬得人几乎发狂,眨了眨被欲望熏得通红的眼,被操到红肿外翻的小穴震颤蠕动不息,已经,已经……

    “啊啊啊啊!!!”饱胀的性器得到解脱,连带小腹和膀胱都是一阵轻松,浑身上下乱七八一塌糊涂,白尘只能费力的喘,好半晌都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前拥后抱的人换了姿势和体位,他雌穴含着性器跨坐在叶清池身上,尹畅在身后压进后庭,“白尘,你失禁了。”

    “骗人……呜……啊……”楚涵好像已经离开了许久,空气中异样的气味清楚地告诉白尘自己失态到什么地步,羞耻心早就没有了,白尘低头看向那还挺硬着,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性器,在叶清池手中被不遗余力的揉捏套弄,几个抽插间就是几滴浅黄色的液体被挤出,白尘闭了闭眼,只觉得异常兴奋,“骗人……嗯啊……不……怎么又……”

    “又什么?”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口水抽丝滴下,落在胸口上混着奶白色的乳汁一起滴滴答答,白尘好像已经魔障,呼吸微弱却盯着叶清池布满各种液体的小腹,一个哆嗦又一股清液从性器顶端溢出,惊得白尘胡乱摇头,“嗯啊~~!又……又尿了……呜……我没有……没有……”

    闭上眼睛拒绝去听去看,混混沌沌的意识里,除了尹畅和叶清池给予的连绵不绝无穷无尽的莫大欢愉,就只有失禁造成的异样耻辱和快感,自尊好像被摧毁殆尽,却全身心折服。这天尹畅和叶清池到底做到什么程度才放过他,白尘全然不知,隐约听见两人对他说我爱你,身体被榨干了心里却被填得满满的,带着前所未有的满足,白尘终于放纵意识彻底跌入黑暗。

    30

    第二日白尘浑身难受,腰疼自是不用说,就连大腿根都酸得不像样,想要并拢还挺难受,两个小穴都是肿的,下地差点都没站起来,好不容易适应了,走路的姿势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尹畅和叶清池看着他笑容暧昧,白尘冷着脸恨不得一人扇一巴掌!

    被两人拥了哄回床上,又是拿捏又是按摩,肌肉舒缓下来不少白尘总算轻松了些,眯着眼享受两人的服侍,听尹畅说,“归尘抓周的东西已经都买来了,待会中午吃了长寿面就抓。”叶清池也点头附和,“刚给小东西洗了澡,大概是太舒服所以这会睡着呢。”

    白尘本来打定主意不理他们,谁知听见说起归尘就顺势点了点头,直到被抽散裤带才猛然惊觉,一把按住叶清池的手,尹畅从后面环着他的腰,蹭了蹭白尘鬓角,“别紧张,昨天好像出了点血,你能感觉到吧,又胀又疼肿得厉害不是?再上点药,我们什么也不做。”

    白尘表示质疑,死死攥着自己的裤带不松手,心里砰砰跳得厉害,脑中全是昨天那些旖旎的场面,大庭广众下被填满两个小穴然后干到高潮,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看见,回了家也被欲望支配,性器拍打在面颊上带着羞辱之意,却恬不知耻地吮舔两人,甚至最后骑在两人的性器上被插到失禁,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禁!这种事情……

    根本不可能全然不在意,白尘眼底微红染上羞愤,叶清池在正面看得真切,一时竟然有些不知所措,慌忙松开衣服倾身上去吻了吻白尘,“你别……我……我错了,以后再不这样了,你只要说个不,就算憋死都不做了好不好?”

    白尘偏过脸,终于让尹畅也看见他通红的眼角,想想昨天看见衣袂飘然的白尘,说不惊艳是假的,跟白尘肌肤相亲了这么久,大概是最悸动难平的一次,落凤大花间,却折服在自己身下呻吟喘息,精虫上脑就做了许多混账荒唐事,尹畅心里一颤也是有些慌,“打要骂都随你高兴,别胡思乱想,我……啧!”

    身后的男人难得嘴拙,“因为爱所以做了这么过分的事”这种混账话,怎么也无法理直气壮地说出口,白尘缓了缓自己的情绪,倒也不是真的怨,羞耻心作祟罢了,自己退了裤子打开双腿,“是你们两个怎样我都不会真的介意,只是有些事情,我实在……”白尘红了脸颊,“也没有讨厌,可是你们收敛点。”

    白尘说完三人脸上都是滚烫,气氛莫名有些暧昧,尹畅将白尘拥紧,叶清池一言不发给上了药,收拾停当一起去抱了归尘。

    归尘已经醒了,趴在小床里自己玩得开心,看见白尘眼底瞬间亮起来,咧嘴一笑上下两颗小小的门牙,看得人心都软了,白尘上前把归尘抱起,归尘好像特别兴奋,咿咿呀呀叫唤,口水漏出去,将粉嫩的唇上染了一层水光,归尘却毫不在意贴上白尘的面颊,啃!

    白尘蹭了一脸口水哭笑不得,叶清池帮忙擦了归尘的嘴巴,作势要抱,归尘撅了撅嘴,扭头扎进白尘颈窝,尹畅笑,“归尘好像越来越喜欢他娘亲了。”

    叶清池接话,“是啊,兔崽子谁都喜欢!就是不喜欢他爹!”

    咬牙切齿的样子让

    分卷阅读80

    -

分卷阅读80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