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1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71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71

    ,小腹胀到极致,白尘终于濒临高潮,他不知道自己发丝凌乱口液横流,也不知道自己泪眼迷离活色生香,手指深深插入几乎碰到宫口,曲起一阵抠挖戳刺,后庭几乎同时硕大的龟头碾在敏感点上,白尘呼吸窒住,绷紧身子眼底失去焦距,喉结几番滚动,性器颤抖终是射了出来。

    “哈啊……啊……唔……”失神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急遽的心跳等待平复,白尘的神识稍微回拢,后庭的粗大异常灼热还没有宣泄的意思,白尘的视线这才在尹畅脸上对焦,尹畅又是沉迷又是气恼,俯下身来舔舐他胸口一塌糊涂的乳汁,泄愤一般叼住乳粒用牙齿啮咬,“谁准你自己一个人痛快了?!”

    “啊恩~~!疼……没有……没……”白尘的声音甜腻,几乎不敢回想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恬不知耻的事情,手指却还埋在雌穴里让反驳毫无意义,尹畅喘着粗气拔出白尘的手指,性器抽离一瞬将白尘摆成趴跪的姿势,自己再度栖身而上,扣住腰臀重重一顶!

    “啊啊啊——!!”性器抵在会阴处,尹畅太激动了没控制好方向,肉刃下滑竟是一下全然插进雌穴,白尘全无防备,伤口毫无疑问被又被撕裂了,是疼是爽白尘分不清,泪水混杂着口水湿濡了嘴边的床单,白尘没力气动弹样子有些凄惨,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再没喊一声疼,“啊……啊……”

    尹畅理智也少得可怜,欲望叫嚣亟待找个出口,脑子里只有一句干死这个祸水来回飘荡,大力挺动将白尘撞得身子不住地往前滑,被高烫水润的甬道包裹绞缠,兴奋的无以复加。片刻白尘大腿酸软再无力维持跪姿,索性直接完全趴在了床上。

    鲜血被泛滥的淫液冲刷,极淡的血腥味并没能引起尹畅的注意,性器完美地嵌在雌穴里,抽出插入每次精准无比,顶着脆弱敏感的宫口肆虐,白尘有些吃不消,“别……嗯啊……不,不行了……”

    尹畅完全压在白尘身上,火热的身躯带给人非同一般的压迫感,白尘却只觉得安心,被轻轻扥了头发乖乖仰起头,尹畅在他耳边喘息粗重,“爽么?”白尘虚弱地点点头,又摇摇头,无力回答,尹畅有些暴虐,深呼吸将属于白尘的那股甜腻味道卷入肺腑,“叶清池能让你这么爽吗?能把你干到这么发浪么?恩?”

    “唔!!啊……别……呜……”泪水滑落脸颊,雌穴被肉棒磨蹭到火辣,在这种情况下听到叶清池的名字,白尘混乱不堪,不知被抛到哪里的羞耻心陡然泛滥,尹畅却不放过他,抽出性器,以刁钻的角度狠狠插入,难以言喻的颤栗席卷全身,尹畅的声音含着显而易见的占有欲,“说!还找不找叶清池?”

    “啊啊——!不……不找……唔恩……哈……”白尘忙不迭摇头,青丝凌乱让人更有凌虐他的冲动,尹畅基本快到极限了,压抑了低吼话语也开始断断续续,“谁……干得你更爽?”

    肉刃把甬道摩擦得几乎痉挛,趴伏的姿势压迫心口让呼吸困难,白尘接近狂乱,在尹畅凶狠的侵犯下小腿不由自主翘起,已经顾不上回答问题,“不……尹……唔恩……我,呃啊……不行,不行了……”

    尹畅闷哼甩了甩意识不清的脑袋,难得没有怜惜,肉刃坚挺有如捣杵往深处锥凿,激得白尘高潮迭起,大股蜜汁连续不断喷浇在性器龟头上,抽插中一片汁水淋漓,高潮的同时还要接承受尹畅毫不留情的攻击,身体敏感到极致,几乎支离破碎,白尘呜咽,“哈……呃啊……饶……唔,饶了我……啊,够了……呜……”

    尹畅舌头探入白尘耳窝翻搅刮舔,白尘耳边一片淫靡的水声,连听觉都被剥夺,已经听不清尹畅在问自己什么了,隐约抓住几个字什么行,不行,这才知道到底是哪里触了逆鳞,连忙甜腻着嗓音顺毛哄,“尹畅……我不行……咿啊啊~~你,啊……你……好棒……要被你,哼恩……被你干死了……”

    尹畅闻言终于满意,白尘双眼紧闭面颊绯红,确实已经是很勉强的状态,遂不再折腾他,咬住白尘肩上一块肌肤狠狠吮吸,放纵自己在紧热湿滑的甬道中任性驰骋,濒临高潮的瞬间将鼻尖埋入白尘耳后的发丝中深深吸气,闷热湿黏带着汗水和情欲的腥甜,尹畅到底是没忍住,一句充满爱怜和宠溺的“骚货”脱口而出,白尘被刺激到浑身紧绷颤栗,尹畅呼吸窒住,终于把自己交代出来,结束了这场疯狂又失控的性爱。

    26.

    太过激烈白尘最后尖叫中呛到空气,趴伏在那里一个劲地咳,尹畅就算是高潮也记得用手肘支撑自己大部分重量,没压到身下的白尘,此刻回过神来,一偏头正看见白尘睫毛上还挂着泪滴,带着情事后的懒散和疲倦,让人特别怜惜。

    意识到自己做得太狠,尹畅也是无奈,总是面对白尘,自制力什么的好像从来就没有,强烈的占有欲几乎能把人整个吞噬,偏偏这家伙还一点自觉都没有,耐心等待白尘平复,尹畅凑去他脸颊吻了吻,“还好么?”

    白尘眯着眼轻轻地喘,只能小幅度点点头,这会紧绷的肌肉全然放松,小腿才懒懒瘫在床上,好像烧得更厉害了,脑袋里一片眩晕,浑身像是被碾过一样酸疼,却异常满足心情十分愉悦,白尘深深呼出一口气,似是撒娇似是抱怨,“禽兽……”

    声音还带着情欲,有些羞赧,尹畅直到这时心情都不错,得寸进尺还想逗弄一下白尘,唇瓣蹭着他耳朵呵气,尹畅的嗓音低沉柔软,“行还是不行,现在领教了吗?”白尘被他弄得连骨头都苏了,舒服得直哆嗦,意识却有点模糊了,闭着眼哼哼,“唔,没有不行,好厉害……”

    尹畅笑,打算先把人弄成一个舒服点的姿势,稍一动弹才发觉哪里不对,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小心翼翼抽出性器,从股间溢出的白浊掺了不少血,雌穴小口更是惨不忍睹,意识到自己都做了什么,尹畅脑中嗡得一声,顿时大惊失色倒抽一口凉气。

    尹畅半晌没能找到自己的动作,白尘畏寒,趴在那里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忍着下体抽疼自己好不容易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听得尹畅啧了一声,然后轻轻拍着他的面颊,“白尘?白尘?!”

    白尘嫌他有些吵皱眉躲了躲,尹畅的声音越发慌乱,白尘听着不忍,努力睁开直打架的眼皮,看他一脸着急又是心疼又是后悔,语无伦次问自己为什么不反抗不说,白尘脑袋昏沉却知道这个男人从没这般无措过,不知为什么心下暖暖的,懒懒抬起胳膊,白尘环了尹畅的脖颈将人拉下,嘴对嘴直接堵了唇,尹畅气急,又舍不得动粗推开白尘,只能任由他吻了一阵。

    舌头还是很烫,包括呼出来的气都是热乎乎的,越发衬得白尘异常虚弱,尹畅却拿他没办法,白尘不知餍足一味卷走他口中的唾液吞下,好像喝了什么琼浆玉露一般还有些薰薰然,吻得很深尹

    分卷阅读71

    -

分卷阅读71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