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65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65

    肚脐,叶清池一声闷哼,一把火从小腹直接烧到头顶,整个人彻底点着,白尘也不给他喘息的时间,张口将性器龟头含入,一番舔吮不遗余力。

    叶清池小腹颤抖,乍然被温软潮湿的口腔包裹,舒服得眼前一片模糊,直接张口呼出滚烫的气,向来保守的白尘居然主动做到这种地步,就算叶清池这会精虫上脑,也无法遏制地心疼起来,他动不能动,又看不见下方,只能听见淫靡的吮吸声不断传来,性器茎身已经湿漉漉,被柔软的唇舌裹得密不透风,白尘上上下下讨好一般吞吐,偶尔吞得太深还几声闷咳,更激得叶清池凌虐欲和占有欲夹杂,浑身肌肉都紧绷到硬邦邦,叶清池声音颤抖,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够了,快停下……”

    再多的理智和克制在这种情况下都是狗屁,叶清池有多喜欢白尘,现在就有多失控,三人的情感中他始终把自己放在最末位,此刻被白尘如此强硬对待,一种微妙的平衡陡然失衡,欣喜,期待,疼惜,恼怒……各种情感叫嚣着翻涌而上,足以让叶清池方寸大乱。

    白尘从刚刚开始就一言不发,将口中的性器撩拨到欲望勃发亟待释放,这才吐出来再度跨坐在叶清池身上,用雌穴小口对准了性器龟头轻轻磨蹭。叶清池被一瞬的空虚蒙蔽了神智,来不及松一口气,意识到白尘要做什么,直接惊出一身冷汗,气急,“白……!!!”

    龟头没入紧窒的窄缝,即便有口水的润滑,仍然干涩到疼痛。雌穴本就窄小,长时间未曾使用过,加之白尘并未完全动情,撕裂刀割都不足以形容白尘的感受一分一毫,叶清池也是疼得厉害,眉心紧拧,一派慌乱,“停下!别乱来!”

    白尘哪里听得进一个字,尽管疼到脸色煞白双腿打颤,却固执地撑着叶清池小腹稳了稳身形,下定决心一般,伸手探去两人交合的地方,左右扒开穴口的花瓣,闭眼重重沉腰完全坐下去!

    “唔!!”两个人的惊喘,性器突如其来被滚烫的紧致包裹,叶清池眼前一白差点就这样丢兵卸甲,随即真真正正怒气上涌,白尘软了腰身趴伏在他身上喘粗气,半天都没缓过神来,叶清池只能看见白尘抖抖瑟瑟的发顶,他没有内力不得门道,几次都冲不开穴道,眼睁睁看着白尘自残,叶清池这会是真惊慌失措,几乎命令的口吻,“你放开我!快起来!!”

    白尘等适应了撕裂的激疼才直起身,下唇被自己咬破了一块皮,一抹血色触目惊心,却是屏了呼吸,缓缓提腰然后坐下,下体被撑到极限,撕裂的声音似乎清晰可闻,伤口被打磨到血肉模糊,白尘疼得眼前昏花冷汗淋漓,几次闷哼出声,连呼吸都失了规律。空气中渐渐弥漫了血腥味,相连的地方大片温凉润滑了进出,白尘的动作越来越顺畅,血腥味却越来越浓郁。

    “别动!白尘!!”叶清池差点要被乱窜的真气和爆棚的剑气逼得走火入魔,欲望明明在叫嚣却一点儿也不觉得舒服,根本不敢想白尘下体被撕裂成什么样子,叶清池终于后悔了,张口想要咬破嘴唇让欲望退去,却被白尘先一步洞察,倾身堵了他的嘴巴,舌头滑入口腔搜刮翻搅,叶清池眼眶一红,无论如何也咬不下去了。

    白尘脸上血色全无,眼底透露的情绪却炽烈又浓厚,委屈不甘,悲懑哀痛,摄人心魄,骑在叶清池身上上上下下,雌穴在粗暴的性事中疼得没了知觉,只是一味想要取悦身下人的而已。唇舌交缠也是白尘一直追逐叶清池,感觉到叶清池的抗拒和不配合,白尘闭了闭眼,终是一颗眼泪从眼角溢出,停了吻白尘也没睁眼,头埋在叶清池的胸口,声音沙哑到几乎为不可闻,无可奈何地问他,“为什么……连这一点点信任,你都没有办法给我?”

    说话间惩罚一般提腰再重重坐下,性器长驱直入直接顶在宫口,是疼还是爽白尘分不清,弓起身子似乎想要蜷成一团,呜咽声堵在喉咙里。下体火辣辣被完全填满,心里却空落落的,抬起身子再次让性器撞击在敏感脆弱的极点,白尘发现自己十分厌恶这种单方面的掠夺,颤颤巍巍抬头对上叶清池的眼,白尘脸上早已两行清泪,“清池,你能不能好好抱我?”

    叶清池满心满眼都是白尘太过乱来而受伤的下体,早就心疼得无以复加,又听得白尘说出这种让人不知如何是好的话语,心脏瞬间像是被人用刀子绞了,疼得他几乎要呻吟出声,颓丧地低吼,好像隐约明白是自己把白尘逼到这种地步。

    不等他抓住那一闪而逝的头绪,混乱的白尘等不到答复,哽咽着控诉,声音似是要泣血一般沙哑,“为什么不能依靠我……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家,分担……我以为你会懂……为什么还要瞒着……你叫我不要操心……”话到这里白尘几乎泣不成声,眼底大片的哀伤弥漫,“叶清池,我爱你,你让我怎么不操心?”自己又挑衅一般坐下,不把身体顶穿不罢休的气势,让性器蹭着宫口碾磨,白尘浑身哆嗦,又瞪着叶清池恨不得要啖肉饮血,“或者我现在这样,你能不能不操心?!”

    面对白尘的质问叶清池终于醍醐灌顶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心跳骤停了片刻,内息也同时冲上顶点,连同绞紧般的疼痛在心底爆炸开来,怒极气急反而异常冷静,好像突然就能动了,将还不顾一切乱动的白尘紧紧收入臂膀,压制住动作,吻着白尘耳畔轻柔低语,“够了,够了……别再伤害自己,别再伤害我最爱的白尘。”

    白尘身子猛地一僵,下一瞬就有如泄了气,连挣扎的气力都没有,声音带着让人心颤的脆弱和哽咽,“清池……”

    叶清池心中酸疼,将白尘稳稳抱在怀中,轻吻落在鬓角和耳畔,扣了白尘的下颔让他抬起头,白尘说完那些话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又因为叶清池突然能动了而惊诧不定,面上惨白如纸,整个人仿佛碰一碰就会碎掉,怔怔又有泪水溢出眼角顺着脸颊滑落,一滴两滴连续不断,白尘却浑然不觉,惶惶然避开视线。

    叶清池只能轻轻擦去那些水滴,沉默半晌恨不得把自己吊起来狠狠鞭打一顿,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却忽略了白尘如此多的感受,大概真的太喜欢所以患得患失,叶清池牵了白尘的手握紧,“对不起,我只是,太在乎所以害怕失去。”

    眼睁睁瞧着白尘眼角的湿意再度聚集,叶清池凑让去吻干那些泪水,尝到咸涩眉头紧锁,“你大概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你只要说一句喜欢,我可以天天做梦都笑醒。因为太美好了几乎不敢相信,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想,你会不会后悔?或者会不会是因为归尘才勉强和我在一起的?毕竟,你先喜欢上的不是我……”

    白尘动了动唇急切地想要解释什么,被叶清池的堵了嘴,浅浅一吻示意他稍安勿躁,“我努力做到最好,只是想给自己一个站在你身边的理由,如果再

    分卷阅读65

    -

分卷阅读65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