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35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35

    要等到什么程度?却被白尘软糯的样子弄得心下爱怜泛滥,真是觉得怎么宠都不够,好心放过羞赧到死活不肯抬头的人,一边凑上去亲吻,一边伸手往下体探去。

    一吻落在睫毛和眼角,手上触到温热潮湿,白尘睫毛轻颤,蹭得尹畅唇上微痒,细小纤维的触感,与撩拨在心尖无异,尹畅呼吸又沉了沉,将一个指节埋入白尘雌穴,伴随着白尘小声的轻呼,尹畅也感觉到有另一人的气息出现在附近。唇角微翘,尹畅深邃的眸眼底染了让人难以察觉的快意,所以说,今天,要疯就一起疯个彻底罢!

    05

    一段时间不曾使用过,雌穴已经恢复如初,尹畅的手指略粗糙,到底还是让白尘有刺痛感,难受到哼出声,尹畅也感受到那份紧致,手指进入之后并没急着动作,堵了白尘的唇诱他自己伸出舌头来,舌尖轻舔交缠,撩拨白尘的情欲,耐心地等他适应。

    片刻之后夹着手指的花瓣明显有自主收缩的动作,尹畅这才慢慢把手指再往里推了一个指节,白尘没下意识并拢双腿,好像还是有些抗拒,尹畅握住白尘的揪着床单的手与之十指相扣,送到唇边轻吻,“放松,别紧张。”

    白尘目光刚好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有种莫名的暖意在心下翻涌,思绪恍惚了一瞬,身体的感觉也不是那么明显了,痴痴看着尹畅性感迷人的脸,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呵出的却只是滚烫的气,脑袋里和眼前的视线一样模糊一片,白尘突然有些焦急,蹙眉想要擦去那些雾气,意识却被尹畅的声音拉回,“不舒服?”

    白尘眨眨眼,这才发觉下体已经容纳了尹畅两根手指,有些胀并不难受,而且没被碰到的地方痒得厉害,白尘握紧相扣的手,顺从本能把雌穴里的手指努力往深处含,“里面,恩……痒……”

    尹畅的理智正在一点点溃散,被白尘这么可爱的话语弄得快要方寸大乱,忍着欲望鬓角的汗水都在往下滑, 已经无暇顾及站在窗外的叶清池,两根手指模仿交合的动作在雌穴里抽送,擦过内壁的时候稍稍按压摩擦,顶到深处又一阵碾磨,白尘的呻吟声就完全压抑不住,闭上眼把头偏向一边,身体也不由之主随着手指的进出轻轻扭动。

    “啊……恩……哈……啊……”乳粒又被含住,知道对自己做着这种事的人是尹畅,白尘异常情动,不消片刻下体隐约传来咕啾的水声,即便没什么心智白尘也觉得这样太过难堪,说不出口只能胡乱摇了摇头,发丝被他折腾得异常凌乱,尹畅满手湿淋淋,自然知道白尘是害羞了,伸手去理散乱的发丝,柔声道,“别怕,别抗拒,我喜欢你这样,很喜欢。”

    好像是第一次听到梦里的尹畅回应自己?白尘稍稍睁开眼,顺势去蹭了蹭尹畅的手,“恩~再……再说一次,好不好?唔……”

    倒是让尹畅心疼了,想要占有白尘的心思也越发膨胀,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抵住后庭的褶皱轻轻按摩,尹畅去低头吻了白尘的额头,“说多少次都没有问题,可是……”明明挺正常的声音,莫名叫人听着难过,白尘觉得心里好像空了一块,对上尹畅溢满柔情却有些悲伤的眸子,“我想说给清醒的你听啊……白尘,这都不是梦,你该醒来了……”

    “哈啊……!”梦?醒?这个梦这么美好,他为什么要醒?尹畅只是梦中的人,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悲伤的表情?明明就是个梦,为什么身体的感觉这么清晰?问题太多,白尘根本无暇顾及,后庭有撑裂般的疼痛,尹畅居然一下把两根手指送了进去,一点也不温柔,白尘疼得绷紧身子,可怜兮兮眨着泛红的眼撒娇,“疼……尹畅……疼……”

    窗外那人的气息明显乱了,尹畅勾了勾唇角,亲吻白尘安抚他放松,另一手握住白尘的性器揉捏套弄,白尘还是疼得厉害,心里却从未质疑过身上压着他的人会伤害自己,努力调整呼吸配合尹畅的动作。半晌尹畅觉得手指不再被夹得那么紧,开始试着抽送。

    “恩……唔……”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后庭里进出,即便有些潮湿,也算不上舒服,内壁嫩肉被撑开打磨,几次都有要被蹭破皮的错觉,白尘不知为什么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眉头轻蹙似乎十分难受的样子,尹畅也是没什么耐心,抽出手指又伸进雌穴,稍微翻搅,然后曲起手指勾了一些淫液出来,细细润滑了手指和后庭入口,再次插入继续扩张。

    “啊啊!唔……啊……!”尹畅这一番动作做得轻松,苦了白尘被他弄得又爽又疼,总觉得尹畅似乎有些不高兴,白尘微微撑起身子,环了尹畅的脖颈,把人拉到自己胸前,“尹,畅……啊……轻些……唔……这里,这里给你吃……”

    这下尹畅脑中理智弦彻底断了!整个眼睛被欲望熏得通红,死死咬牙也没能压抑住小腹那里燃烧的熊熊烈火,抽出手指把白尘拉起,让人背对自己跨坐在自己身上,然后扶着性器,直接就一寸一寸往里顶。

    “啊啊啊!”这一系列动作不过弹指,白尘上一刻还软软躺在被褥里,下一瞬已经是这种勉强的姿势被开疆辟地,都不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后庭容纳两根手指都不是很轻松,哪里受得了这样胡来,白尘疼到落泪,却被尹畅按着腰,不容抗拒地一直入侵到整根没入。

    “呜呜……疼……”总算全都进来了两人都松了一口气,白尘有些委屈,梦里的尹畅向来温柔,从来不会勉强自己做任何事情,现在到底是怎么了呢?眼泪就跟断了线似的,完全控制不住,滑落脸颊摔碎在尹畅手上,尹畅知道自己任性勉强到白尘了,稳稳抱着他暂时不敢乱动,撩开白尘的发丝去颈侧舔吮,一手握了性器,一手又去雌穴轻轻撩拨。

    “恩啊……呜……”身体的反应太诚实,白尘被前穴传来的酥麻卸了力气,紧绷的身体软下来直接靠进尹畅怀里,后背贴着尹畅的前胸,两个人心脏跳动的频率好像都一致了,白尘稍觉安心,后庭的疼痛也不再那么明显。

    两个人都很烫,相贴的肌肤不一会就渍出了汗,白尘越发难耐,前穴被手指玩弄得淫水都快滴出来,性器也是高高翘挺,终于耐不住欲望的吞噬,自己主动收缩后庭催促尹畅动。耳边尹畅的呼吸窒了一瞬,随即肉刃开始在小穴里切割,疼还是有一点点,被填满和摩擦的快意却更叫白尘招架不住,明明也没有很激烈,怎么会感觉这么好?

    “哼啊~啊……”尹畅的尺寸白尘是领教过的,真的不用刻意去找敏感点,每一次撞击都让白尘眼前斑驳陆离,酥麻爽利在全身扩散,整个人轻而易举就被捣成了浆糊,然后尹畅还不满足,分开雌穴的花瓣压住敏感的肉核轻碾,“啊啊啊……”白尘绷直了腰背,有些力不从心了,“不……不行……唔啊~~尹……哼恩~!”

    粗糙温暖的手掌在腰间来回摩挲拿捏,白尘一个颤抖又靠回

    分卷阅读35

    -

分卷阅读35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