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32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32

    慢慢皲裂的声音清晰可闻,一寸寸被碾成碎片撒了一地,都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补回去,伸手把白尘捞回来不顾挣扎压在身下,白尘战战兢兢,被动粗了也不敢反抗,眨着一双惊恐的眼,看上方的尹畅面色阴沉,这会连哭都不敢哭。

    尹畅抬手去擦白尘眼角的泪滴,白尘被惊到身子还瑟缩了一下,随即感受到尹畅手指的温度,就不再那么抗拒了,几个呼吸间放松下来,对上尹畅深邃的眸,好像一下子就跌进了奇怪的漩涡,这才发现尹畅面上虽然沉郁,可是没有压迫感其实一点也不可怕,白尘已经记不得他刚刚在纠结什么事情,只觉得尹畅这样的表情让他心里难受,抹了一把自己模糊的双眼,伸手去摸尹畅的脸颊,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遍一遍勾勒尹畅眉宇的线条和轮廓,“尹畅……我记得你叫尹畅,你别不开心了好不好?”

    尹畅笑不出来,捉了白尘的手,送到唇边轻吻指腹,唇瓣柔软干燥的触感痒到白尘心坎儿里,白尘有些迷糊又有些舒服,微微眯眼,抽回手轻轻握拳放在自己胸口,呼吸变烫身体升温,心底的那股麻痒已然蔓延到小腹和下体,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太对,白尘羞赧垂眸别开视线,有些不知所措。

    白尘在自己身下乱蹭,两人身体相贴尹畅又怎会不知他的性器起了反应,其实这种情况帮白尘分散一下注意力估计也就过去了,尹畅却不想让白尘忍着难受,况且肌肤相亲的事,以后早晚还是要做,留下阴影什么的,这种事尹畅绝对不允许发生,埋头在白尘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害怕吗?”

    白尘有些痒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摇头,尹畅声音沉下来实在是太过吸引人,下意识抬头去看尹畅,只觉得心跳得厉害,迷迷糊糊身处梦中的感觉更加真实了,白尘放在胸口的十指绞紧,“跟你就没关系,我喜欢你。”

    闻言尹畅像是褒奖一般又在白尘唇上落了个吻,白尘睫毛一颤浑身酥软,下意识抬了抬腰,坚挺的性器抵在尹畅小腹,尹畅脸上的线条总算是柔和下来,伸手探入衣裤握住那个灼热,上下轻柔套弄两下便惹得身下人轻哼,白尘脸颊飙得更红,咬了下唇,手搭上尹畅胸口却不曾推拒。

    白尘的指尖微凉,贴在赤裸的胸膛上让尹畅清楚的知道现在自己在做什么,手上摩挲揉捏的动作不停,俯身衔了白尘的唇瓣,只是松松抿了抿便放开,复又是另一个吻,几番下来白尘全然管不住自己的声音,一边喘着粗气轻哼,一边微微抬头追逐尹畅的唇舌想要更深的吻。

    尹畅眼底尽是宠溺,把铃口溢出的液体在指间均匀涂抹开,握着性器套弄更加顺滑方便,白尘放在他胸口纤长的手指微微用力,十指绷得泛白,在肌肉上按压出一个个浅浅的凹陷,白尘有些受不住,张口欲呼,尹畅这才遂了他的愿堵了白尘的唇。

    “唔……恩……”青丝如瀑散了满枕,白尘眼底水汽弥漫,因为心甘情愿整个人云里雾里,无法处理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性器很舒服没有错,可是,不满足……尤其是雌穴,自主一张一合,唇齿交缠间早就湿濡一片,尹畅没打算要白尘没有往下碰自然不知,白尘越发空虚得厉害,甚至不由自主打开了双腿也不自知。白尘的一举一动尹畅都是知道的,伸手往囊袋下方探了探,触到温热湿黏,弯了眉梢停下吻,“感觉这么好?”

    白尘哪里顾得上尹畅的调侃,敏感的花瓣只是被轻轻碰了碰,好像就连骨头都快酥掉了,本来堵了唇可以缓解焦躁的甘甜也不知去向,白尘只觉得下体叫嚣几乎能把人逼疯,鼻尖一红,努力看清眼前的人,“求你……给我……呜……给我……”

    染了情欲如此软糯的求饶,让尹畅越发想宠他,剥掉碍事的裤子,白尘因为接触到冷空气而惊呼,脸上烫得快烧起来了却一点没觉得羞耻,维持着双腿打开的姿势,就任由尹畅的手指在穴口来回撩拨,弄得那里泛了淫光,麻痒一片。

    雌穴经过大半月的修养,早已看不出被凌虐的痕迹,恢复原有的精致小巧,特别可爱,尹畅有意逗弄,就是浅浅在穴口轻柔摩挲,偶尔去蜻蜓点水一般刮一下肉核,弄得白尘意乱情迷欲言又止,呻吟声悦耳动听,半晌白尘被欺负得熬不住,自暴自弃一般带了哭腔,竟然是张口骂人了,“哈啊……坏……呜……坏人……”

    尹畅被他逗笑,凑去白尘耳边爱怜地吻,再吻,故意弄出啧啧的声音,让白尘缩着脖子躲他,白尘浑身无力又能躲到哪里去呢,“不要!嗯啊~~好奇怪……”尹畅这才又呵了口气,咬着白尘的耳朵低喃,“所以,你想要我做什么呢?不好好说出来,我不明白啊。”

    这种明显诱哄带着床笫之间嬉弄,若是白尘清醒一定直接赏他一巴掌,可是白尘这会整个脑袋都被欲望烧成空白,哪里还有一点理智,又被尹畅湿热的呼吸模糊了听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哈啊~~帮我……帮帮我……舔……嗯啊~”

    哼恩~?尹畅脸上笑意更深,本来只是想听白尘求饶而已,现在居然渴望到能自己提出这种要求了吗?也罢,反正确实只是打算帮他纾解而已,尹畅笑着夸白尘乖,没有犹豫身子滑下去埋头在白尘胯间。

    “恩~~?咿啊……”白尘迷迷糊糊的感觉到熟悉的触感,脑中意识到有什么不对,那点理智却不足以激起任何反应,很快就被欲望吞噬。舌头湿滑柔软,这种刺激无论多少次都不能习惯,下意识收紧双腿,被尹畅温热的手按住了大腿根,这下感觉越发明显了。

    尹畅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帮别人口这一天,床伴不是没有过,连接吻都不曾,他只是习惯性对谁都温柔,却是对谁都无心的。眼下舌尖豁开肉缝吮着柔嫩的花瓣,腥甜的味道竟然让人有些沉迷,不由自主把舌尖往更深处探去,甬道里面汁水泛滥,媚肉更是热情地震颤着把舌头夹紧,尹畅下意识吮了一口,果然惹来白尘一声高亢的呻吟,然后声音就呜咽了,尹畅抬眼看去,白尘伸手捂了自己的嘴巴,正不知所措地看着天花板。

    尹畅稍稍停下动作,抬头舔去唇角的淫液,白尘处在情欲深处突然被晾了下来还迷茫了一阵,对上尹畅深情的眸子,一时也反应不过来他唇边的亮色到底是什么痕迹,尹畅拿开了他捂着嘴的手,“别忍着,让我听你的声音。”

    “唔……?”白尘不甚明白,却在尹畅再次埋头下去的时候,瞬间忘了纠结,舌头像是一只软体的小虫,又滚烫潮湿,在脆弱敏感的地方来回刮舔,甚至还入侵内部,把他翻搅得一塌糊涂,白尘除了哼哼唧唧呻吟说不出其他,生理的泪水都被刺激出眼角,知道在他胯间舔弄自己的人是他喜欢的尹畅,整个人兴奋得都快要从身体内部被融化了。

    “嗯啊啊~~!”被重重吮了一口,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又从甬道深处

    分卷阅读32

    -

分卷阅读32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