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17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17

    此。尹畅嗜酒,美人在怀哪能辜负,伸手拎起床角的酒坛,自己灌了一口,眼一眯,嘴对嘴吻上白尘。

    “唔恩~哈……”一口酒尽数渡过去,白尘被辛辣呛到不怎么配合,酒液漏出去不少,整个胸膛都一塌糊涂,落在胸口的小突起上还引起异样的灼烧,白尘彻底没了力气浑身瘫软动弹不得,尹畅笑骂他浪费,顺着下颔喉结锁骨,一路舔吻到胸口,将酒水一滴不漏舔净,然后自己自下而上狠狠顶了顶,“再漏出来,可就要罚了。”

    “咿啊……!”尹畅动作到底不比自己温和,一下子顶到宫口,激爽让白尘头晕眼花,听到罚字又紧张得不行,“呜……我会乖……啊……不要……”

    尹畅心情甚好,浅浅顶弄,一边又喝了口酒堵上白尘的唇,这次不急着渡过去,唇瓣轻轻摩挲白尘,引诱他自己过来要,空气里弥漫着酒香,醉的人意识迷离,白尘深出舌头去轻舔尹畅的唇,整张嘴就上去,舌尖撬开嘴巴和牙齿,小心翼翼把酒液一点点往自己嘴里吸,一开始倒是真一滴没漏,因为自己控制也没被呛到,只是一股灼烧顺着喉咙滑到胃里,火烧火燎蒸腾而上,让脑袋更加晕乎,呼吸困难忍不住张口换气,剩下的清酿终是从唇角漏出,滴滴答答混合着唾液,粘腻地落在两人相贴的小腹。

    白尘吓坏了,尹畅牵了他一只手来十指交缠,送到唇边轻轻吻着,下身如常挺动,用行动来告诉白尘自己并不会勉强他,白尘被他磨蹭得舒服,渐渐连心底深处的戒心都土崩瓦解,跨坐在性器上全然放松自己,沉浸在难得的柔情中,觉得这场景好像似曾相识,被陆煜打击溃散的神智也慢慢开始回拢。

    眼前朦胧,浮浮沉沉只知道还在被人强行抱着做那种不堪入目的事,却因为过分舒爽而不觉得讨厌,会温柔对待自己的,大概也只有叶清池了吧?想到叶清池白尘居然生出些依赖和信任,那人不会折磨自己,大概可以稍微沉沦一下吧……

    尹畅发现怀中的人分心了,涣散的眸子有聚焦的趋势,下一瞬白尘却把眼睛闭上,咬着唇连呻吟都硬生生抑了,心疼又多了几分,回神了?眼下这人要怎么面对这种情形呢?心念一动缓了缓动作,轻轻抚摸白尘后背,安慰的意思太明显了,白尘心底各种不堪翻涌,手握成拳攥得死紧,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要做,便做……不用你可怜……”

    本性居然还是这种最棘手的倔脾气!尹畅本来只是习惯性心疼床伴,现下是真的对白尘上了心,凑去他脸颊亲吻,把人环腰抱稳了再次抽插起来。

    “唔恩!!”被耳边的毛发蹭到,白尘终于觉出不对劲,身体里来回切割的肉刃比叶清池强势不少,瞬间睁开眼,看清眼前人的眉目瞳孔皱缩,连呼吸都窒住了,一遍又一遍确认了半天,唇齿打颤好半天才吐出几个字,“是你……是你……”

    尹畅不是没有察觉白尘把他当做了别人,睁眼的一瞬白尘惊慌失措说实话他真的有点嫉妒那人,有心智的白尘眸子里清冽异常,直直对上几乎能锁了人的魂魄,怀中人身子一僵眼底似有崩溃之势,出口的话语让尹畅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居然认识吗?为什么他印象全无?却不等他思虑更多,白尘一声哽咽,声音沙哑泫然欲泣,“是你……救我……救救我……”

    白尘生了这么特殊的体质,欲望本身就比别人强烈,只有实在受不了才会躲起来自渎,从来没有幻想过女人,男人更是像一种禁忌,让白尘每每有这种念头冒出来都羞耻悔恨到不行,含泪硬生生把这些耻辱的念头抑了,每次只是草草出了精了事,而在这种情况下,偏偏有一人曾出现在他的春梦里。

    这个人就是眼前的尹畅。

    白尘自己闯荡江湖,独来独往惯了,那天夜里路过一条暗巷,远远就听见了打斗声,事不关己白尘也不在意,照常走了过去,然后就听见爽朗的笑声,夹杂着浑厚的内劲,抑扬顿挫念了一曲将进酒,震得人胸腔激荡几乎要内息紊乱,白尘悄悄运功护了心脉,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好内力!

    有些好奇就投去了一些注意力,一眼看见人群中间仰头喝酒的丐帮,单脚着地腰身后仰到近乎诡异的程度,看似摇摇晃晃其实下盘扎得结实牢固,月光洒下来将那人身上笼了一层清辉,淡淡的银光。酒坛空了丐帮也直起身来,一身腾龙伏虎刺青煞是恣意张扬,五官如刀刻硬朗迷人,丐帮始终带着笑,洒脱不羁到让白尘只一眼就心生倾慕。

    然后就被自己不齿的想法吓到了,转身落荒而逃,隐约觉得有危险气息靠近,白尘也不打算纠缠,只是手中的落凤轻转,周身运起春泥气劲。长袖灌了风,发丝飞扬,周围的尘土和落叶也打着旋浮到空中,所以尹畅解决掉那个想殃及池鱼的蠢货,看到的只是白尘纤长的背影清傲孤寂,随风消逝,徒留手中折射了刺眼光芒的武器几乎叫人冷到骨头里。

    白尘那时候的气质和状态都和现在截然不同,不怪尹畅认不出来。白尘却早已将尹畅的样貌清晰地刻在脑海里,当晚尹畅就出现在他孟浪的梦中,惊醒过来的白尘感受到从难以启齿的器官溢出来的不自然湿冷,从惊慌失措到最后小心翼翼埋藏秘密,其实迷茫无措中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蜜。

    所以这种男欢女爱之事,白尘保守却也不是全然抗拒,不管是激烈的做还是温柔的做,总要和自己喜欢的人才好……如今乍然见到尹畅的脸,白尘就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了,几番忍耐都没压抑住泪水,脆弱的白尘只能本能地向心中一直以来的希冀求助,梦里也好,暂时让他放纵一下,逃避一会可怕的现实,就足够了。

    尹畅被白尘的话语弄得心中惊诧不定,又看怀中人痛苦异常两行清泪滑落脸颊,那里还有意识要继续动,白尘这时候咬着唇,攀着他的肩竟然自己动了起来,没有半分被强迫的意思,而且食髓知味动作娴熟,好像已经做过这种事很多次了。

    性器被含在小穴里,白尘还特别有技巧地收缩和挤压他,尹畅的欲火难抑,头一次被别人掌控了步调有些手足无措,白尘明显是个矛盾体,尹畅看不懂他,心里略焦躁,啧了一声调整姿势,把白尘往后推到压进榻里,整个过程孽根没有脱离过,横冲直撞在身体里肆虐了一番,白尘尖叫着几乎抽搐,张口咬住自己曲起的手指,混混沌沌环住尹畅的腰肢,竟然是在邀请他继续,眼底透露着绝望,好像尹畅如果不继续动作,整个世界就崩塌了似的。

    尹畅被这眼神惊得回过神,混乱了一瞬也找回主导,遂了白尘意愿恢复缓慢抽插,一边细细磨蹭内壁,一边伸手把白尘嘴巴撬开不让他继续咬自己,伸手在他口中翻搅逗弄了一番,白尘张着嘴舌头在他指缝来回游走,舔得手指湿漉漉,慢慢呼吸浑浊,身子也瘫软了。

    “啊……唔……

    分卷阅读17

    -

分卷阅读17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