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9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9

    小狗射完之后没出息地直接坐在了地上,此刻前穴没了堵塞又暂时合不上,白浊混合着淫液,滴滴答答连绵不绝从前穴里往外漏。

    李硕嗤笑,伸手扒开被凌辱到没张力软趴趴的花瓣,白尘身子反射性的一颤,闭着眼睛眉头紧皱,李硕爱怜地咬了咬白尘的耳垂,在他耳畔呵气,“乖啊,白尘,来用力。”

    “唔恩……”昏迷中的人颤抖着轻吟,双腿一阵阵抽搐,缩着脖子避开耳边温热的呼吸,李硕也不着急,一手去白尘小腹按压,另一手摸到敏感的阴蒂用指腹轻轻摩挲,刺激雌穴自主收缩,“慢慢的,用力。”

    “嗯啊啊……唔……”苍玄眼睁睁瞧着白尘薄唇微启,小腹在李硕的手掌下有规律的起伏,即便无知无觉,前穴也一张一合像在吞吐什么似的,涓涓淫水淅淅沥沥被挤了出来,不多一时穴口出现了一团鲜红的物体,李硕看苍玄瞳孔骤缩似乎被钉在了原地,眼里放光,更大程度分开雌穴花瓣,然后狠狠掐了一把泛着水光红肿的阴蒂,“唔嗯嗯嗯!”白尘绷紧了身子头往后仰,在雌穴里埋了半天的异物终是被他自己“生”了出来。

    吧嗒!

    鲜红的绒球已然被染成深红,湿淋淋躺在地上的一滩淫液里,表面有三两个淫靡的小水泡,看着它啪嗒破裂炸开,苍玄口干舌燥脑袋一阵嗡鸣,鼻血最终还是流了出来……

    03 藏花明花篇

    李硕和苍玄什么时候走的白尘不知道,甚至之后又被数双手猥亵了全身也意识全无,那些人毫不怜惜地在他湿黏的皮肤上涂满了香气腻人的不知名的液体,两个被操得没了张力的小穴也未能幸免,一大股冰凉的液体灌入,让恍惚中的白尘难受得清醒了一瞬。

    眼前人影憧憧,清一色带着诡异的纯白面具,黑洞洞的双眼和唇角勾画的诡谲弧度足以成为白尘一辈子的梦魇,害怕到浑身颤抖不止,白尘早已顾不上什么恶心什么耻辱,撕扯着嗓音尖叫不要过来不要碰我,却挡不住无情的触碰,那些人机械的给他做着全身按摩,把他雪白的皮肤搓到发红,乳首雌穴花瓣和股缝褶皱全无遗漏,鼻血弥漫着甜到让人作呕的香气,白尘被这毫无感情的恶意亵玩弄得快要崩溃,绷紧了神经牙关一直打颤,最后渐渐失去意识。

    叶清池再度见到白尘的时候,白尘依然不着寸缕被放置在床上,还未走近便听得诱人的呻吟声起起伏伏连绵不绝,让人心下燥热浮想联翩。叶清池深知白尘不是那么好受,略有些急躁的关上门走去床边,撩开纱帘才看清楚白尘的“惨”状,叶清池心头一悸差点没了呼吸。

    白尘媚态横生玉体横陈,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此刻更是浑身香汗淋漓,跳动的烛光下反射着淫靡的光泽,昏迷中的白尘像一尾奄奄一息的活鱼颤抖轻跳,白皙俊美的脸上一片酡红,眉头轻蹙眼角还染着湿意,张着艳红的嘴巴轻喘低吟,粉嫩舌头不自觉往外探,好像在寻着什么一般,看得叶清池一阵饥渴难耐,孽根瞬间肿胀。

    视线再往下,可爱的乳尖在凌乱的墨色青丝下若隐若现,熟透肿胀得似乎能滴出血来,平坦的小腹聚集了一小滩汗水,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来回磨蹭,双手却被牢牢的绑在床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紧紧握拳,因为过于难耐在掌心来回抠挖。那些人又刻意修剪了白尘的指甲,此刻骨节分明的手指汗涔涔红白交映,整个人情欲高涨却无法排解,白尘难受得都快死掉了。

    叶清池看他被绑住的双腕磨得通红着实心疼,慌忙上去抽散了带子,早已饥渴难耐的白尘双手一自由了立刻就伸去下体,自动自发打开双腿,直接把葱白的手指埋入小穴抠挖。

    “啊……唔……”一幅活色生香毫无遮拦呈现在自己面前,叶清池的呼吸也沉重了,看着两片红肿肥厚的花瓣被白尘自己挤开豁口,一进一出已经满手淫液,随即蜜汁就像失禁一般随着抽插被带出来,白尘由自觉得不够,用另一手分开花瓣,自己用指腹去轻轻摩挲红肿的阴蒂。

    “哈啊……”食髓知味的人仰着脖子满足地叹息,喉结上下轻动,越发卖力自渎,稚嫩的花瓣从粉润往熟糜慢慢蜕变,直叫叶清池看得血脉贲张,脑袋充血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他睫毛颤抖得厉害似有清醒之意,叶清池知道白尘那么心高气傲绝对没办法接受自己玩弄自己这种事,深深吸了一口气褪去褥裤上前将白尘的手指硬是从穴口里拿了出来。

    淫液挂在指尖和穴口藕断丝连,雌穴一下子异常空虚不停地收缩,身下的新换的床单又湿了一小块,被阻止了动作白尘还老大不乐意,眼角硬生生激出一些泪水,叶清池俯身用舌尖卷走了那滴咸涩,“乖,忍一忍……”

    温热的气息洒在耳畔让意识不清的白尘忍不住梗着脖子缩了缩,叶清池温柔的声音在脑袋里转了个圈,真的让一直被欲望逼得走投无路的白尘安心了点,下意识将眼前滚烫的男性躯体抱住,白尘微微抬腰用自己空虚的下体去轻蹭眼前的人,一边轻哼呻吟,“啊……难受……要……”叶清池本想先照顾一下白尘欲望勃发的性器,现下是全然没了理智,直接把自己的孽根顶入炽热水润的雌穴。

    “唔恩!!”下体一直瘙痒得犹如万蚁蚀心,因为叶清池的闯入得到很好的摩擦和挤压,白尘终于满足了,昏迷中的人贝齿咬住嘴唇,眉头蹙得更紧,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欢愉,只是将面前火热的躯体抱得更紧,收缩着小穴主动把又烫又硬的性器往里吞,爽利酥麻顺着脊椎直冲头顶,双眼紧闭的白尘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浪荡话语,“啊……干……干我……哈啊~~”

    叶清池心头一颤只有苦笑,白尘这幅模样,若是落到别人手中,还不知道要被玩弄成什么样子,进而想到李硕完事后眉飞色舞奚落嘲笑苍玄是雏儿,言语间说到白尘被两人夹在中间前后顶弄……叶清池眸色一暗,又是心疼又是妒火中烧!肉棒也失了分寸开始在紧致滑软的花径里横冲直撞不停捣弄,顶得白尘腰肢绷紧雌穴一阵阵痉挛蠕动,“咿啊~啊……唔……嗯啊!慢……不……啊!”

    这么一番强烈的刺激让白尘再也不能用昏迷逃避现实,眼皮颤了颤终是睁开了,清醒的一瞬还有些迷茫,眼前金灿灿一片,好半天视线才在那人垂在胸口的马尾发梢聚焦,酸软的雌穴里明显含着一根巨物,意识到眼下是一副怎样的光景,白尘呼吸窒住不知作何感想。

    叶清池看他不做声渐渐停下动作,白尘眸子里黑白分明,一汪寒潭染了水雾,澄澈凛冽,眼底饱含的不仅仅是恨意,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漠然和绝望,看得人心惊,叶清池心疼坏了,轻轻吻了吻身下人的眉眼,“白尘……你要恨尽管恨我,别责怪自己。”

    白尘睫毛轻颤,大概也认清了处境,他就是砧板上的鱼,根

    分卷阅读9

    -

分卷阅读9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