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8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8

    大的龟头摩擦在饥渴已久的内壁,白尘脑中一团浆糊,后庭里那一个粗壮已经占据了身体的大部分,这会前穴又被开疆辟地,而且因为略显干涩还有些撕裂的痛,身体被塞得满满当当,像是从内部被人凌迟,白尘清亮的眼底没了焦距,眼泪簌簌往下掉,声音都是哑的,“不……求你们……两个……呃啊!!……不行……不行……”

    李硕看他哭得可怜,撩开白尘颈间的发丝安抚一般舔吻,苍玄一点点挤进前穴他也感受到压迫感,呼吸一窒有点兴奋又有点不爽,无奈这种感觉实在太过激烈,李硕没敢轻举妄动。苍玄也扣着白尘的腰,眼瞧着性器进去大半,龟头却顶到了些触感奇怪的东西,没顾得上细想是什么,白尘就尖叫着哭喊,“唔啊~!!不要!球……出去!!!不行!啊唔……畜生!”明明被骂了苍玄心里却暗爽,脑子里一阵激荡,当下不管不顾把自己全然顶了进去!

    “啊啊啊~~!!”

    苍玄闷哼,李硕倒抽了一口凉气,白尘美艳绝尘的脸上梨花带雨,春潮泛滥,只是眸子失去神采,战战兢兢害怕得连话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然后气氛开始僵持,苍玄和李硕谁也没有先动,就像忍耐大赛一般,谁先动就是输了。李硕的感觉很微妙,和双龙入洞的感觉还不一样,明明没有另一个滚烫的性器挤压自己,却又能清晰的感觉到苍玄的脉动,鬓角的汗水往下滑,脸颊一阵瘙痒,李硕觉得自己有点忍不住,他估摸着那绒球怕是被苍玄顶得很深了,伸手去白尘小腹上按了一把。

    “哈啊……”果然白尘一个激灵,前后两个小穴都收缩得厉害,李硕毕竟经验丰富还受得住,苍玄已是被夹得气血翻涌再也忍不住了,把白尘的腰身紧紧一捏,直接遂了本能开始全然抽出插入。李硕被他一激自然也动作起来,苦了白尘被他们的突然的侵犯弄得几乎背过气去。

    白尘只觉得下半身好像被完全撕裂了,自己被人强行插在了两根滚烫的铁杵之上,既疼又美。两柄肉刃毫无规律地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较劲一般相互撕咬摩擦,两个小穴无法承受,有种快要被撑坏变形的错觉,白尘第一次体验双穴被插就如此激烈,整个人支离破碎,颤抖着身子无助地摇头,唇张张合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有泪水不断滑落眼眶。

    又不仅仅是这样,沾满淫水湿淋淋的绒球被苍玄的性器残忍地顶到宫口,那地方就连叶清池都没碰到过,脆弱敏感异常,只是碰一碰都能让人疯狂,现在更是卡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来回厮磨,白尘喉结上下滑动,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啊呜……!!不……球……出去……啊啊!”

    哭声太过可怜,李硕听得心里直颤,伸手拽了一下苍玄头发上那像大狗尾巴的白色绒毛,“你轻点,他那里娇滴滴的,被你插坏了怎么办?”

    头发一疼精虫上脑的苍玄这才找回些理智,看白尘眉头轻蹙呵气如兰默默流泪,就算瞳孔已经不聚焦了,那双玻璃珠一样的眸子也是有别样的吸引力,下意识倾身上去温柔地舔吻白尘眼角的泪滴。李硕看他沉迷,握着白尘的男根温柔摩挲套弄,调笑,“倒真是个怜香惜玉的。”

    苍玄知道自己笨嘴笨舌开口又要找来嘲笑,不说话不代表心甘情愿被李硕调侃,心下有气竟是抽出男根再狠狠插入,故意往靠近后庭的方向压着蹭进去,让李硕全然感受到自己健硕的存在。李硕眯了眯眼闷哼,这其实是一种很糟糕的挑衅,占有着一个人,同时能感受到另一个人的存在,两人的嫉妒心都极度膨胀,又开始毫不留情的抽插,时而友好相处般一个顶进来一个抽出去,时而又较劲似的同进同出,咕啾声不绝于耳,白尘被他们折腾的前后小穴淫水流了一滩又一滩,相连的地方汁水四溅,连身下的床单都湿了不小的一块痕迹。

    “啊……太深……不!!!求……难受……呃啊!!……”两人都不甘示弱,一时顾不上白尘的反应,可怜白尘双腿大张,像是受尽了性虐待一般任人凌辱,睫毛颤抖眼睛红肿,早已看不清眼前的事物,口涎不住地从嘴角往下滑,落在自己胸膛和小腹上,连起了一道长长的淫靡丝线。

    苍玄在抽插间也是感觉到顶端的事物触感不太对劲,湿滑绵软,像是触手一般在他龟头顶端来回轻轻撩拨,叫人舒服得几乎丢兵卸甲,苍玄只当这是白尘身体内部的正常构造,每每碾着这层绵软摩挲,白尘就哆嗦呜咽得厉害,于是愈发卖力,意乱情迷间生出一种类似爱恋的错觉,捧着白尘去擦脸颊上的泪痕,一边轻吻他的眼角,“白尘,舒服吗?”

    “不……不要了……呜……好深……恩啊!!要坏了……”白尘哪有神智去理他,恐怖极致的快感在身体里来回激荡,尤其是下体两个小口,被操得完全没了阻力,内壁却越发痉挛蠕动不息,让身处其中的男人们舒服得头皮发麻。

    李硕暗笑苍玄毕竟没有经验,他从头到位握着白尘的孽根,也算是掌握了白尘另一个敏感,眼一眯握着性器撸到上方,用拇指指腹去抠挖顶端吐着淫液的小洞,同时全然抽出,下死劲狠狠往后庭里捣弄了两下,咬着白尘耳朵问道,“骚货,爽不爽?”

    “啊啊啊啊!呜……爽……唔啊……不……”李硕手段狠辣,白尘就算心里根深蒂固不愿意妥协,也抗不过他的折磨,毫不犹豫就吐出李硕想要的话语,李硕满意极了,冲苍玄直挑眉毛,苍玄憋得满面通红,心下不服气又不如李硕手段多,最后选择了最原始的方法,泄愤一般在白尘雌穴里毫不怜惜快速抽插,颇有一种“小看我?要你好看!”的架势。苍玄这么乱来李硕也没了章法,只好跟随他的步调,两人一起在白尘体内冲刺起来。

    “唔啊啊啊!!!!”宫口被绒毛连续不断不停歇地打磨,后庭被李硕毫不留情的碾压极点,麻痹全身的激爽在四肢百骸游走,身体已然变成了做爱和快感的容器,白尘完全受不住了,脚后跟死命蹭着身下的床单,双手死死抠着苍玄的肩膀,不一会身体乱颤,竟是男根,前穴和后庭同时达到了高潮,呼吸和心脏跳动都异常急速,眼瞧着就要翻过白眼去,“啊啊!不要了……唔啊!!求你们……要坏了……坏了!!!”

    李硕毕竟只是喜欢做爱没有变态的嗜好,喘着粗气对跟自己暗中较量的苍玄叮嘱,“你快点,他受不住了。”

    苍玄处在极乐边缘也没空和李硕叫板,高潮后的白尘小穴收缩得厉害,他的男根被绞地舒爽异常,不一时低吼着达到高潮,一下一下挺着腰把白浊一滴不漏泄在白尘身体里。苍玄的狠命顶弄让李硕也擦枪走火,两人几乎一前一后,李硕一边骂着苍玄黄毛愣头,一边把自己丢在白尘后穴里。

    还是李硕最先从高潮中平息下来,白尘晕厥过去整个人瘫软在他怀里,而苍

    分卷阅读8

    -

分卷阅读8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