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5

      论插花的艺术(H) 作者:周白我是All花

    分卷阅读5

    上刮搔,让白尘瞬间狂乱得不能自持,“那里……啊啊……不行……唔恩!”

    咬着唇眉头轻蹙颤颤巍巍呻吟叫唤,脸上潮红一片,口水溢出从下巴抽丝低落也不自知,真是叫人欢喜得无法自拔,叶清池忍不住低头吻了吻他湿漉的唇角,有些喘,却笑道,“白尘,做好准备啊,厉害的你还没尝到呢。”说罢把人颠了颠稳住抱紧,迈出一步开始在房中走了起来,每走一步随着惯性把白尘往自己的性器又压又按,直弄得人神魂颠倒差点连呼吸都不会了。

    “呜!!啊……不……呃啊……”白尘闭着眼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断断续续只知道随着叶清池的动作呻吟,粗大性器在来回踱步间于后庭肆虐,敏感的内壁因为自身重量被加倍摩擦,碾压,自己的臀瓣撞击在叶清池小腹,啪啪声一下一下有如直接在脑中响起,弄得白尘连别的声音都完全听不见了,相连的地方汁水四溅,连前穴都忍不住自主收缩,白尘实在是受不了这么极致的快感,眼泪簌簌往下掉,“咿啊……不要了……唔,不行……要去了!”

    叶少爷腰力也极好,这样抱着人走路除了汗水出得多了些,其他倒也游刃有余,只不过他想看白尘更加混乱,看前方有张圆桌,直接扫落上面的东西把人压了上去,白尘因为脱离了那种恐怖悬浮感还微微松了口气,结果下一瞬叶清池插了两指进他前穴,还用拇指抠着肿胀的肉核一阵揉捏,后面也没闲着,腰身摆动一下一下往里凿。

    “啊啊!!!不……杀,我……咿啊啊~”白尘被他弄得痉挛不止,伴随着他的抽插乳尖上一颗一颗的奶白色的小水滴不断往外冒,白尘似乎有所知觉,哭喊着求饶,“不!!出来了……别……别再……恩啊啊啊!!!”不消片刻性器在未被触碰的情况下抖了抖又泄了,雌穴里也是涌出一大股淫液,心脏跳动异常急速差点翻过白眼去,叶清池看他是真受不住了,自己也被他夹得舒爽,这才放开了在那紧致湿滑的肉穴里酣畅淋漓耸动起来,数十次后终于把精液一滴不漏射进白尘身体深处。

    疯狂过后白尘已然没了神智,玉体横陈瘫软在桌上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叶清池从他身体里退出来,后穴里一股清液就混合着白浊一下子溢出弄脏了桌面,这幅无知无觉淫荡不堪的模样让叶清池的征服欲和占有欲都得到了莫大的满足,神清气爽呼出一口气,又俯下身去舔弄胸口乳白色的液体,恋恋不舍含住已经红肿的乳尖,将因为高潮而刺激出来的奶水一滴不漏嘬食干净……

    02 策花苍花篇

    白尘不知道叶清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脑中半天只回荡着一句话,叶清池说,“白尘,你别倔,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是喜欢你的。”叶清池这话好似低喃,硬是让白尘听出温柔和柔情,却也残忍地粉碎了白尘仅有的希冀,今日这事,怕是不能善了,白尘却再没有往深里猜想的勇气。

    他依旧双腿大张,不用看也能感觉到叶清池射进他前后的东西在自然收缩下全被挤了出来,满心满眼都是耻辱不堪,始终也没有力气将双腿并拢。这时又有一人推门进来,逆光白尘看不清那人的脸,却将一身银甲和那人唇角的笑意看得真真切切,不着寸缕的白尘绝望到想哭,逃避一般闭上眼装死。

    李硕进了屋也不着急,就慢条斯理地脱衣服,一边脱一边打量床上的白尘,侧面看过去,白尘长发遮了半边脸,脸颊上是情潮未退的熟红,闭着眼眉微蹙的样子要多撩人有多撩人,果然平日里不管怎么意淫,都完全没有事实摆在眼前来的冲击更大。

    而且随着自己把银甲往桌上一放哐啷一声响,白尘就跟着一阵颤栗,没来由地叫人心情特别好。脱到头饰的时候,李硕特意留了个心眼,舔了舔唇,便顶着那个红色的绒球往床边走去,床上的人身体僵硬得更加厉害,那副任人采撷的模样居然让精通房事的李硕直接硬了,还颇有几分亟不可待。李硕一边嘲笑自己居然也有黄毛愣头青的一天,一边深深喟叹他销想已久的身子果然不同凡响。

    这般着急李硕也不会委屈自己,上前直接掰过白尘的双腿,不管他几乎弹跳起来,死死压着白尘的动作,津津有味打量起他股间两张小口。

    之前听闻叶清池的描述,李硕还有些不相信,现在眼见为实了,只觉得这雌雄同体真他妈的带劲!伸手去前面的雌性器官亵玩,白尘咬着牙连小腹都颤抖,李硕用两指微微撑开入口蜷曲的花瓣,就瞧见里面肉壁鲜红蠕动不息,红白交错的液体粘在上面,后庭那个小洞也是,媚肉外翻粉嫩嫩的叫人血脉贲张,忍不住啐骂了一句,这等人间绝色,居然就这么便宜了那姓叶的!

    心下不爽一下子插入两根手指去前穴翻搅,李硕也算各种老手自然不像叶清池那样太客气,插进去之后竟然能夹住滑溜娇嫩的内壁在两指间揉捻提拉,弄得白尘一个痉挛无可奈何地瞪大了眼,张着嘴呻吟差点脱口而出,然后耳边就传来李硕戏谑的话语,“啧,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硬气的,操起来特别带感。”

    白尘瞪着他,满腔愤恨却只能死死咬唇,他二十多年的人生算不上冰清玉洁,却也是洁身自好的,龌龊下流之事没想过更是没见过,如今要承受这种轮番折辱,死也死不掉只能眼睁睁让人随意猥亵,白尘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自处。

    李硕却不会给他时间想东想西,被白尘挑着凤目一瞪只觉浑身酥麻,再不纾解一下简直要命,遂抽出手指,坐在床边,用给小儿把尿的姿势从背后抱着白尘,然后把自己的孽根抵到会阴处,龟头在两个小穴入口来回摩擦了一阵,弄得白尘心里的恐惧成倍翻番,最后直接开口求饶,“不,不要……”

    颤抖的声音完全掩饰不了白尘的脆弱,李硕心情大好,不再犹豫,龟头顶入白尘后庭,一边叹息一边把自己送入湿滑紧致的甬道。

    “恩啊……”这全然是白尘不由自主的呻吟,他的身体在高潮的余韵中尚未平复,刚刚被李硕随意玩弄了一下,已是隐隐又开始叫嚣着想要,现在被硕大填满了后庭,一瞬间理智直接飞逝。

    李硕也是舒服得想骂人,他在军中胡来惯了,男人女人都上过不少,一般更喜欢男人后庭,有韧劲,而且因为是男人所以插起来更有征服欲,却从来没有哪一个像是这样柔软湿润滚烫到恰到好处,就像是生来就该被人操似的,差点直接就这样丢了一发。李硕把鼻子埋进白尘耳边的发丝,狠狠闻了一阵,似是要把白尘身上那股又清新又骚甜的味道刻进脑子里,眯着眼浑身爽利了才咬了咬白尘的耳朵,“骚货。”

    侮辱的话语唤回了白尘的神智,呼吸一僵腰身直接软了,然后耳边的李硕呼吸粗重,一手搂紧他的腰,一手抹去前穴拨弄,哼笑,“别夹那么紧,放松点。

    分卷阅读5

    -

分卷阅读5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