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喜欢

故事细腻_高h 作者:西凉荒草

第20章 喜欢

      故事细腻_高h 作者:西凉荒草

    故事细腻_高h 作者:西凉荒草

    两个人几乎是无缝贴合,他身上的变化若碧早就感觉到了。

    刚刚给他检查的时候,夹克和裤子就都被她脱了下来,此时覆在自己身上的华敬之只穿着一条紧绷窄小的三角裤,赤裸的上身就像是一个安稳的屏障,牢牢的将自己护在身下。

    她又闻到了那股好闻的烟味。

    “行不行?”他问的小心翼翼,怕自己太急切,又怕惹她生气。

    若碧觉得那股烟味,好像有点迷幻的作用。

    不然脑子怎么都昏昏沉沉的,差一点就一口答应他了呢

    “嗯?”华敬之见她没反应,心里开始没底。

    一双素白的藕臂探出来,在他脖颈后交握。

    细白莹润的小臂就在旁边,他一偏头就可以吻上去。

    眸中的火焰瞬间炙热,疼的若碧缩了缩,她想收回手臂,华敬之却不许了。

    “那个”若碧被他看得浑身都泛着淡淡的粉色:“你受伤了”

    华将至立刻说:“不疼。”

    怕她不信,又补了一句:“真的,一点都不疼。”

    “等我们回去再”

    “我等不得了,”华敬之挑眉:“听说你们院长侄子还在打你注意?”

    若碧啐了他一口,心口却是化不开的甜蜜:“他没机会。”

    “嗯?”

    若碧气得锤他:“二十多年了,身边一个雄xlng蚊子都没有,也不知道是谁的功劳!搞得我现在除了你之外,看到任何一个男人都本能的拉开距离”

    华敬之眼中如同绽开绚烂的烟花,亮的惊人,喉间发出一声低吟。

    “若碧”

    “我想要你,真的,特别想,就现在。”

    “特别特别想。”

    “给我好不好?”他一下一下啄着她的唇:“好不好?嗯?”

    黑暗中,四面八方好像都是他身上好闻的烟味。

    若碧的脸红的滴血,也不知道他看没看到。

    这人真是

    问什么问啊

    呆死了!!

    一只手抵在他宽厚滚烫的xong膛上,另一只手沿着腰线渐渐下移,摸索,终于触到了那一根粗壮。

    内裤的边角被扯开一个小缝,纤细的手指钻了进去,如同上次他教的那样,轻轻握住。

    随着她手上的动作,华敬之浑身瞬间紧绷。

    掌心下的肌ro变得硬邦邦,微微出汗。

    “若碧”他俯下身,将她的耳垂含在齿间,舔弄碾压,说话的时候湿热的气喷在她的颈窝里,滚烫又缠绵:“我手不方便把它脱掉”

    俊脸埋在自己的颈窝里,不被他看着,若碧稍微缓过来一些。

    可是两个人身高差距有点大,若碧拼尽全力,也没办法把本来就紧绷现在更加紧绷的内裤从他身上褪下去。

    华敬之也察觉到了,单手揽着她的腰坐了起来。

    双腿自然而然的被他分开在腰两侧,腿心的皮肤刮擦着他的,刺痛酥麻的感觉袭上脊椎。

    她小声撒娇:“你腿上有毛扎人”

    “回去就刮了,”华敬之动qing的吻着她xong前那一片洁白细腻的皮肤,口齿不清:“你给我刮,想怎么刮都随你。”

    被他吻过的一片地方,被夜风一吹,冰冰凉凉的。

    若碧咬着唇,忍住被他唇舌抚慰的酥麻,身体微微颤抖,“你一会轻一点,我怕疼”

    华敬之没有回答她。

    手受了伤,就用牙齿咬开她的衣服。

    他这时候才留意到,

    小姑娘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是他那天留在她家里的衬衫。

    黑色的,

    自己穿着正好的码数,她可以直接当连衣裙穿,

    领口被他用牙齿咬开,露出里面大片大片的雪白,下摆处则是松松的垂到了地上,将她一双折叠着的腿都包裹在里面,只漏出一点点嫩汪汪的脚趾。

    心爱的女人穿着自己衣服,这个画面的冲击力丝毫不亚于昨晚的那场彻夜森林枪战。

    喉间哽住,他不停的上下吞咽着。

    “还有,”若医生双联酡红,眼睛水汪汪的,光着一双圆润的肩头,披散的头发被她轻而易举的拢起,搭在左边肩膀上,露出一段纤细的脖颈和小巧的锁骨。

    黑的衬衫和头发,白的皮肤,鲜明的对比,在小小的帐篷里激荡出yu望的火花。

    始作俑者还浑然不觉,再跟他约法三章:“我说停你就得停下,还有,你的伤也得注意,不能动作太大,而且你得快点啊,杨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过来的”

    华敬之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牙齿咬开衬衫的最后一枚纽扣,大手一扯,衬衫就被扔到角落里。

    眸色瞬间加深。

    “不穿内裤习惯了,嗯?”

    若碧红着脸,声音细如蚊蝇,嘟囔了一句什么。

    华敬之没听清,他的目光定定的凝在了那一处让自己魂牵梦萦的三角地带。

    光洁如玉,没有一丝毛发,嫩的像是没有加香菜的那一碗豆腐脑。

    “你说什么?”

    若碧锤他肩膀:“没什么,不许问!”

    华敬之嗤嗤的笑开。

    他虽然呆,但也不傻。

    穿着自己的衬衫,还不穿内裤,她一定在想他,一定。

    “好,不问。”他好脾气的点头,“我下面那根涨的发疼,若医生帮我看看,嗯?”

    这家伙,

    怎么学会油嘴滑舌了。

    若碧被他直直的盯着,整个人都要化了,跪起身子双手伸下去,终于把那条负隅顽抗的内裤脱掉了。

    那根东西已经涨成了紫红的颜色,青筋暴起,摇摇晃晃的向她点头致意。

    跟它的主人一样健壮。

    “太大,建议去做个缩小,唔”

    华敬之狠狠的吻着还在一张一合的小嘴,小东西被他宠的无法无天了,还想让他去做缩小?

    他用了些力气,连亲带咬,若碧哪里受的住,没一会就软了身子,整个人都挂在他肩膀上喘着粗气,眼前水雾迷蒙。

    忽而又想到他腹部有伤,慌忙伸出双臂挂在他脖子上,慢慢的调整呼吸。

    “若碧”

    她恨恨的,“干嘛!”

    光会欺负她,真的是

    忽然间,滚烫的阳物抵在了身下,烫的她一惊。

    圆润的龟头缓缓的上下滑动,分开两片软ro,从前到后,又从后到前。

    滑腻的触感让两个人都脊椎发麻。

    “可以了”

    “什么可以了?”

    “你湿了。”

    “”

    滚烫的东西找到了入口,停着不动。

    若碧能感觉到从它上面传来一下一下的跳动。

    压抑了多年的渴望如同海水决堤,来的汹涌澎湃,华敬之已经忍到了极限,额角有汗珠淌下来。

    “我要进去了。”

    若碧一口咬在他肩膀上。

    他只有一只手,搂在她纤细的腰间,猛地一个用力——

    “啊”若碧瞬间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身下仿佛被人活生生劈开,湿润还是有点少,华敬之听到她呼痛就赶紧停了下来,轻柔的在她脸上胡乱的吻着:“忍一忍,若碧,为我忍一忍”

    见过他的尺寸,早就预料到估计会疼,可没想到居然这么疼。

    若碧浑身都开始发抖,声音也是一样,带着哭腔,“华敬之,真的好疼啊”

    华敬之心疼的不行,可进入跟没进入的时候不一样,窄小紧致的处女地包裹着自己,温暖而潮湿,快感瞬间沿着脊椎爬上去,头皮都爽的发麻,他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耐xlng和忍耐力才让自己停下来。

    “你放松”华敬之的手探到两人结合的地方,开始用粗粝的手指在她身下的敏感点上揉按,“别夹这么紧对再放松一点,让我进去”

    “呜呜呜”若碧哭出声音来。

    因为疼,因为羞,因为怕,也因为他的渴望。

    原来爱一个人真的是这样。

    想让他快乐。

    自己疼也无所谓。

    “华敬之”她闷闷的说。

    “嗯,还好吗?”

    她的脸埋在他xong前,张口含住他xong前的一盒红点,小舌头伸出挑逗,“来吧。”

    本就在忍耐边缘的华敬之感受到xong前的湿润和麻痒,差一点直接交代了。

    强忍着要射出的冲动,握着她的腰又是一按,

    这次,直接整个没入。

    仿佛完成了一个重要的仪式,华敬之的心柔软的不可思议,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无限愧疚:“怪我,都怪我以后你要我干什么都行”

    对于若碧来说,疼痛还有些残余,可更多的是被充满和被需要的满足感。

    终于做了。

    竟然还是野合。

    她感受着体内那根撑得自己发胀的东西,心底发甜。

    “华敬之”

    “嗯,我在。”

    “我”

    华敬之连忙把她从怀里捞出来:“怎么了?”

    若碧满脸泪痕,“腿麻了。”

    华敬之亲了她一口,顺势把她推倒压在身下,没受伤的那只手在下面托着她的腰,让两个人结合的更加紧密。

    双腿保持着长时间的跪坐,酸楚的不行,换了个动作之后瞬间轻松了许多。

    华敬之说:“抱着我。”

    她是个听话的孩子,双臂重新圈上他的脖颈。

    面对面做爱,她能看到他眼中,满的快要溢出来的怜爱。

    有点心疼。

    “你别忍了”她仰起头,主动吻上他的唇,黑色的发在脑后垂下一道瀑布,“我不疼了。”

    华敬之微微抽出一些,又缓缓的顶进去,留意着她的反应。

    见她没有再露出疼痛的表qing,便渐渐加大了幅度和力道。

    极致的快感开始在脑内堆积。

    真的是爱惨了她。

    而此时,她就在身下,承受着他一下一下的攻击,随着他的动作轻哼出声,贝齿咬着下唇,难耐却又撩人的模样,就像是一根羽毛划过心头。

    华敬之发出一声粗嘎的喟叹,将自己和她一起带入qingyu的狂风骤雨之中。

    “嫂子?”

    杨威看着微微晃动的帐篷,手已经按住了腰间的枪,厉声喝道:“哪个狗东西,给老子出来!”

    华敬之正在紧要关头,攻击的力道越来越大,低低的咒骂了   一句。

    若碧则是又慌又怕:“你快点出来呀,杨威来了”

    于是华敬之对杨威的恨意又加了一层。

    杨威还在帐篷外英雄附体:“再不出来老子一枪崩了你!”

    下一秒,帐篷里面往外突出了一块。

    是一个枪管的形状,即使没看到人,也能根据他说话的方位,直直的对着他的眉心。

    华敬之怒吼:“没眼色的玩意儿,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这是

    华子的声音

    杨威试探的叫了一声:“华子?!”

    华子此时很凶狠暴躁:“不是老子是谁,滚!”

    杨威大喜,“好好好马上滚马上滚,我去给你们把风,你跟嫂子慢慢玩不着急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太好了!!!

    华子还活着,还把小嫂子给办了!!!

    杨威笑的美滋滋。

    有学员想回宿舍睡觉,被杨威伸出一脚直接绊了个狗吃屎。

    “睡个屁!都给老子起来,爬山!”

    学员全部懵逼:“教官,这会还没到五点啊!!!!我们好困啊啊啊啊啊!!!”

    杨威抬腿就踹在他屁股上:“麻溜的,给我爬!啰啰嗦嗦的跟个娘们似的!还有,直接翻过这座小山包,那边的山下有农家乐,住农家乐不比住帐篷舒服?”

    学员们一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教官,住农家乐,我们的军训报表上能过么?”

    杨威大手一挥:“谁最后一个离开谁不过!”

    话音刚落,一群天天呆在实验室和医院的学员们立刻一窝蜂似的往山上跑。

    杨威摸着下巴看着晃的来越快的帐篷,嘿嘿直笑。

    华子啊,七天的军训时间我可是把人都支走了,兄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脚步声越来越远,华敬之也即将到达顶峰。

    若碧只感觉到体内的那跟东西瞬间又大了一圈,然后他的手臂猛然间收紧,死死的按着她的屁股,一股股热液喷出,全部射进了她体内。

    好久,华敬之才终于喘着气从她身上起来。

    若碧早已经双眼迷离,累得动都不想动了。

    华敬之也不抽出来,就这么占着她身下的小dong,将她纳入怀中,有一下没一下拍着她的背。

    “华敬之”

    “嗯,睡吧,我守着你。”

    若碧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往他怀里拱了拱,却也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伤处:“华敬之,我很喜欢。”

    掉入蜜糖一般。

    “喜欢什么?”

    “喜欢你,”她闭着眼睛,陷入沉睡,“也喜欢跟你做爱。”

第20章 喜欢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