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42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C中在全市高中里,复习进度排行是最快的,高一到高三的内容在高二上学期末就已经全部学完,高三最后一个月大家学起来很轻松,有部分同学的学习态度甚至已经算得上漫不经心。

    比方说坐在净初前边的两位同学,此刻就在自习课上低声聊得正欢。

    先是侃明星八卦,哪个出轨哪个劈腿云云。

    再后来聊一圈又回到学校来。

    “问你爸没,今年是去哪儿搞拓展活动来着?”前座的A同学拿笔戳了戳她的前桌B。

    C中每年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传统,高三学子在高考前最后一周的周末要去外头搞拓展活动,一是锻炼锻炼身体,二是借这样的活动彻底放松,以便学生摆正心态更好的备战高考。

    据说前年是露营,去年是包了欢乐谷游乐场,今年的话——

    “问了,我爸说今年是曼越大峡谷漂流,漂流完就住在山下的酒店,第二天再一起爬山去山顶看日出。”B同学如是回答。

    净初对玩乐这样的事情向来没什么兴趣,她埋头研究着李绪给的笔记,一手遮住某道奥数题的答案,草稿本打开在旁边,飞速算着什么。

    谷樱一直竖着耳朵在后边听着A同学和B同学的轻声交谈,等听得差不多,她才悄悄扯了扯净初的衣服。

    净初放下笔,抽身回头疑惑地瞧她。

    “净初,你知道为什么每年C中高三的最后一个周末都会有拓展活动吗?”

    “为什么?”净初表情迷茫。

    “因为前几年,C中高考前,每年都有学生不堪重负跳楼。”

    “哦。”净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又要回过头去。

    “净初!”谷樱又拉住她。

    “怎么?”

    “今天放学2班和3班有篮球赛哦!李绪也在,你要不要去喊喊加油什么的。”谷樱摆出一个加油的姿势,同时朝她眨眨眼睛,模样俏皮。

    净初歪头愣了会儿,回道:“不了吧,我连篮球赛都看不懂,做不来的。”

    “你身体刚好,要去晒晒太阳,运动运动。”谷樱一个劲地掰扯理由,仿佛一切都该是顺理成章,“还有,李绪送笔记的这份心意,你不得和他说声谢谢呀。”

    一提这个,净初想想也是,点点头。

    谷樱见状,心满意足地放开她,任她回去复习。

    谷樱这会儿是摆明想撮合李绪和净初。

    她觉得吧,李绪的性格,实在讨喜,像颗太阳,能够融化冰山。

    而且根据她的观察,净初这座冰山呢,并不排斥李绪的接近,那么这就说明,两人之间,有无限的可能。

    这就对了!

    她谷樱可是把净初的幸福摆在第一位的。

    Z大隔C市千山万水,自己去一次估计好难,她一定要趁着高考前多给他俩制造些机会,让他们能尽可能熟悉彼此,然后九月就可以一起快快乐乐地去上大学

    哪怕做不成恋人,还可以交个朋友什么的。

    这样,就算自己不在净初身边,还有李续陪着她。

    呜呜,想想还有些难过呢。谷樱盯着净初挺得笔直的背,瘪了瘪嘴,现下就已经开始舍不得和她分离。

    放学铃声响后,净初收拾东西,手机抖动几秒,她打开,接收到沉霖的短信。

    “校门口等我,五点半接你。”

    净初盯着那两行方正的字,有点儿发懵。

    “净初,快走啦,篮球赛再过几分钟要开始了!”谷樱已经在喊她。

    手表上显示17:15,时间比较紧。

    “我先看个比赛,六点好吗?”净初背上书包,边往外走边打字,她不常用手机,输入法用得不熟练,速度很慢。

    刚点击发送,谷樱等不及,立马拉住她的手腕朝外走,“快,他们篮球赛人可多可多了,我们得去占个前边的位置,视野好。”

    净初胡乱地将手机塞进书包中,跟上谷樱的步伐。

    还没到篮球场上,就远远听到男男女女的呐喊声,再走进,那边已经围着黑压压一群人。

    人气可观,架势挺足的。

    谷樱从前头扯着净初,步子几近小跑,经过学校小卖铺时,她还匆匆忙忙跑去里头买了两瓶水。

    她把净初带进那群闹哄哄的围观群众中,挤到前头去,接着塞一瓶水到还没回过神的净初怀里。

    “待会儿等李绪打完上半场比赛,你就给他上去送水,正好感谢他。”细节谷樱都已经替她规划好。

    净初:“”

    “李绪学长,李绪学长!”

    旁边有队穿着红色拉拉队服的女生将手放到嘴边,搭成喇叭形状,热血沸腾地朝场中央大声喊起来:“球球必进,分分必得,李绪学长,技高一筹!”

    哇!这么专业。

    净初瞄了眼,情绪颇受感染,目光再落到篮球场上,一眼就看到那个穿着1号白色球衣的挺拔少年。

    而对方,双手捧着篮球正在热身,笑着看向这边时发现她的存在,瞬间停下手里的动作,目光穿过人群,灼灼地回望她。

    “看你呢,净初,李绪看你呢!”谷樱推了推她的手臂,乐得开怀,“快给他加个油吧!”

    净初抬手朝李绪的方向挥了挥,大方地笑笑,嘴动动,却终究是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不过,仅仅这个笑容,似乎就已经给场上的李绪送去莫大的鼓舞。

    裁判吹口哨示意比赛马上开始,他也笑着高举一只手朝她的方向挥动两下,接着转身拍着球投入比赛。

    净初看不懂篮球赛,她甚至不知道什么是两分球、三分球,她会的运动项目其实不多,擅长地也只有跑步、网球和游泳。

    她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兴趣爱好。

    她的人生,如此的单调,干巴巴的,没啥意思,像一块戈壁滩,一片荒漠。

    篮球场上穿梭着李绪年轻的身影,周围一群女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隔小阵子就为他鼓掌、为他跺脚、为他尖叫呐喊。

    他一直在进球,跳跃的姿势十足地酷,青春洋溢,看上去就很厉害。

    那么多男生里,数他最阳光、最耀眼、最自信,这个样子的李绪与在她跟前的那个李绪似乎有些不一样,他高大、勇敢、帅气,充满十七八岁男生该有的魅力。

    他就如他的那笔字,干干净净,明明白白。

    他的未来是一片康庄大道,他在走上坡路,如他父母的期待——前程似锦。

    要“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要

    Ρō—①⑻.¢o≯M“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而自己,明明才17岁,却未老先衰,心态已垂垂老矣。

    她真的配不上他。

    她一直望着李绪的方向,心里头覆盖一团阴影,嘴里涌动着苦涩的滋味。

    那天晚上,主动说要和他在一起时,她的想法出于本心,情感也是诚恳的,并非欺骗和玩弄。

    她内心深处极其想靠近这样的男生,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

    如同在寒夜中摸索太久的迷路者,迫切地想停一停,汲取一点点温暖。

    如果如果没有沈霖,或许她和他

    但是到如今

    她的人生,已经一团乌七八糟,她自己都稀里糊涂,整理不清楚。

    她的靠近,对他来说,是别有用心的包袱,一定会伤害他。

    她没有资格。

    只得抽身。

    *这是明天的,本来打算零点发的,现在提前发啦!!我真的是个不能囤货的人啊,草稿箱什么的都没用过。暴风哭泣,太实在了!!

    *大家要是受不了我这个“太清澈”

    就……就……

    去找几篇嘿咻嘿咻OOXX的过个瘾吧

    愧疚。

    后来你要是觉得净初还有点意思

    再回来就好了[泪][泪]

    像不像家里头性冷淡的妻子体贴地对欲望强盛的丈夫说的话?呜呜~(>_<)~

42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