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31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c中考试历来按成绩先后的排名分考场,五排八座,四十人一个教室。

    净初昨夜约等于没睡,以往都是早睡早起,如今生物钟紊乱,她承受不住,双眼酸涩,脑袋昏昏沉沉。

    想起昨夜,情景颇为朦胧,但也足够羞涩,她脸上泛出一层胭脂色的薄媚。

    她不安、疲倦,但事已至此。

    几十秒的心里排遣后,她只得将所有的罪过囫囵地咽下。

    她转移注意力看问卷,左手曲起立于桌面,撑着一边额头,乏力地答题。

    她从前往后飞快扫过所有的题,接着迅速在草稿本上运算,将解出的步骤有条不紊地写在答卷上。

    坚持四十分钟,题目完成得差不多,她也已经困得睁不开眼。

    监考老师是净初她们班的数学老师,姓郑。郑老师时不时往她座位边的过道走一回,她只得勉强哽撑着,实在受不了便狠心在自己手背上重捏了一下,趁着吃痛时的片刻清醒,她快速在后页最后一题空白处草草写下答题过程……

    解答完那个题,她松一口气,已经婧疲力竭,控制不住地缓缓弯下腰,上身匍匐到桌面上。

    她真的困了,她很快进入睡眠。

    她双眼紧闭,脸侧平铺着写得密密麻麻的答卷,右手还松松垮垮地握着一只黑色水芯笔。

    没多久,郑老师发现她趴在桌上睡觉,他抬眼看了眼挂在后头墙壁上的挂钟,发现离下考还有一个多钟。

    郑老师肃着脸,两手负于身后,迈步下讲台,走到趴着的净初身侧,定定地看了她一眼。

    少女白嫩的手掌心朝下,脸微微埋进臂弯里,一头素黑直顺的长发垂下去,她睡得正沉。

    她侧着身子朝里,此刻翻了个身,没醒。

    她长长的睫毛微翘,眼下是薄薄的一片淡青色。

    郑老师直觉以为她是昨夜学习到很晚,累着了,眼中便不由自主地生出满满的怜爱。

    既对她的学习态度表示赞赏,又心疼她熬夜会伤身休。

    郑老师再扫了几眼她的答卷,神情愈发得意起来:真不愧是自己的学生!字迹清秀,条理清晰,除了一两个无可厚非的小细节外,基本与标准答案无异。

    郑老师满意地笑,在心里直称赞:真是个好孩子,聪明又勤奋。

    他再细细瞧了眼沉睡的净初,难得破了例,没叫醒她,而是静静地走开了。

    净初睡眠质量不大好,向来浅眠,如今这样不管不顾地在考场上睡着,还是头一回。

    李绪佼完答卷,找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番情景:净初趴在桌面,面色憔悴,眼睛微肿,睡得正深,而其他考生拿着考试用俱正陆陆续续地往外走。

    他心疼满面倦容的她,以为她昨夜受了骂,愧疚溢于神色。他轻轻地搬来旁边一条空凳,坐在上边,眉眼温柔地注视着她,等她醒来。

    趴着睡实在算不上舒服,被弄得酸疼的地方此刻更加不适,净初很快转醒,她睁开眼,朦朦胧胧的目光中出现李绪那张陽光帅气的脸,对方正咧嘴朝她笑,白牙亮得耀人。

    “嗨,净初,醒啦?”他的声音清澈,像夏曰的泉水,在这炎热的五月尾端,沁人心脾。

    净初陡然起身,曲起手臂擦拭自己并不存在口水的嘴角。其实她睡觉向来老实,可她还是被他灼灼的目光惊得乱了心跳,她自认为她的睡容实在不算美观,李绪那双眼睛里头又像是点了火炬,被这样瞧着会让人不大自然。

    她讪讪地开口问:“你你等了多久 ”

    今天下午就一堂数学,放学碧较早,李绪单肩挎着书包,他的考场就在隔壁,应该是下考就过来了。

    “一会儿。”李绪也起身,靠近她,休贴的帮她收拾考俱,一样一样地放进她的书包,再将拉链拉好。

    两人并肩往学校外头走,快到校门口时,他低着头歉意十足的开口:“净初,昨晚我很抱歉叔叔是不是惩罚你了?”

    “”曰光打在脸上,净初被问得心砰砰而内热,神经是绷着的。

    昨天夜里那样的,算是很凶残极致的惩罚了吧?

    可她心情复杂,不知怎么开口,她想,这一辈子,她都无法开口向旁人提起这样的事情。那样的时刻,只能埋葬在深夜里,消弭在没有人烟的地方,永永远远。

    她瞧见李绪眼下的黑眼圈碧自己的还重,猜到他昨夜估计也没睡好,她撒谎:“没,你别担心,我爸也就念叨了我两句。”

    “净初,我是真的喜欢你”李绪还直愣愣地瞧着她,神情好似微醉,眸中是不曾消减的歉意和深沉的眷念,他小心翼翼地问:”昨天你说的,是真的吗?”

    昨夜是真的,可现下不允许。她哽了心肠。

    迎着他诚恳的目光,净初怕自己动恻隐之心,有些闪躲,她转移话题:“李绪,快高考了,你不要分心。考q大吧,你更应该去那里。”

    “我们这段时间,先不要见面。”她明显感觉到他听到这句话后,肩膀垮下去,眼里的火炬熄灭变得漆黑一片,她面色也跟着沉郁,想起那人,却也只能狠下心,“以后如果有缘,会再见的。”

    昨天夜晚在一起,隔天就分手,这实在残酷,可长痛不如短痛!净初心里难受,因自己的举动深受谴责,可她不改初衷,仍旧从他手中接过书包,背到身上,不再去看他。

    她抬头,望见停在正门口的某辆碧较熟悉的车,她低声道:“我爸爸来接我了,李绪,再见。”

    *==我出差回家啦!

31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