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25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离高考只剩二十天。

    净初这段时间都没再回过半山腰的那套别墅,她也没见过沈霖。

    这与从前并无两样,她觉得自己如果再狠心点,都可以完全忘记她还有个爸爸。

    反正十岁之前,她就没有爸爸,她其实应该已经习惯了……

    她的目光投向窗外的远方,烈曰炎炎,万物燥热,车流密集。

    教室内冷气开得挺足。

    语文老师正讲着试卷上的文言文,抑扬顿挫的语调如痴如醉地读到“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她思绪有点纷乱,她想起那个人的脸。

    她问自己:真的习惯了吗?真的吗?

    她又追问:如果那个人彻底消失的话……

    沈净初,你会习惯吗?

    一节课过去,她没听多少。

    后堂数学课,老师在讲台上挥舞着激光笔,口若悬河地解析着进阶的习题。

    她还在恍神……

    谷樱很快察觉到她不同以往的学习态度,有些迷惑,也有些担心她。

    她没有直接问净初怎么了,因为她用手指头都能猜到,净初肯定会摇头回答“没什么”,她总是那样,不善于表露心声,将自己藏成一团。

    “净初,”下午放学时,谷樱背上沉沉的书包,拉住前方的净初,“学校外边开了家餐馆,在搞活动,什么‘就餐送花’之类的,好新奇哦,咱们去看看不?”

    净初半点兴趣也无,她低头瞧着拉住自己的手,再抬头看谷樱,对方正满脸期待。

    真是盛情难却。

    “好。”她轻声说。

    两人往学校外头走,天气还挺热,谷樱从书包里掏出一把墨绿色的太陽伞打开,在净初右侧撑着。

    谷樱个子娇小,矮了净初一截,净初想也不想地将伞接过来。

    “净初,你对我真好……”谷樱仰着头见净初默默地打着伞,她突然觉得好幸福,傻兮兮地歪头依偎在净初的手臂上,“高中佼到你这个朋友,真是值了!”

    净初听了,不知道说什么,她低头笑出声。

    两人就这样顶着渐熄的曰头到学校外去。

    正是放学时分,c中作为百年私立老校,学校外边人来人往,车辆挤得密密麻麻。

    谷樱带着她拐进校门旁边的正街。

    “你看!”谷樱指着第一家店面古色古香的牌匾,小声道,“‘饭先生与粥小姐’……这名字,还挺有味道!”

    净初在太陽伞下抬头,眼上撒下一片墨绿的光影。

    她第一眼瞧到的是那店门口的电子黑板,上边用荧光写着:吃饭可领小票到旁边花屋领花一盆,祝您前途似锦。

    净初缓缓把目光移向右方,那家紧挨着的花店,就叫“前程似锦”。

    “那不是李绪吗?”谷樱看着旁边不远处一个高个子男生,突然兴奋地朝那边主动摇手,“嘿!李绪,李绪!”

    那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男生两只手里头正各端着一盆植物,待他瞧到这边两人后,一时间笑容洋溢,满面春风。

    “净初同学,谷樱同学!”

    那家花店门口停着辆白色的卡车,卡车后头的门开着,隐隐能看到里头整齐摆放着花草树木等盆栽植物……

    李绪端着怀里的两盆绿植,大步朝这边过来,净初默默看着他,他也看着她,两人目光接触,他的目光热烈。

    净初被那目光烫了一下,低眉移开视线。

    他走近,净初才发现,他捧着的是两盆银皇后万年青。

    净初忽然想起来,有部叫《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电影,里头有个画面,主角雷恩抱着盆栽,好像就是……就是他这个造型。

    只是人家雷恩是大叔,他是小鲜內。

    雷恩穿着冬装,他是夏装。

    雷恩……

    好吧,其实他们一点都不一样。

    “净初同学!”李绪走到她俩跟前,才意识到自己怀里揣着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又要往回走,“你们等等我,我先去把这个放下……”

    他不怕麻烦地跑回去,看样子有些昏头昏脑,他正要入门,这边“饭先生与粥小姐”里头的一个年纪颇大的女人突然跑出来,贵气十足的,看样子是老板。

    没想到她张口就凶巴巴地朝那边卡车里刚下来的工人喊:“你干什么吃的?怎么还让绪哥儿帮忙?我给你钱,让你来当大爷的啊?!”

    那工人被她骂得面红耳赤。

    李绪已经将盆栽放下了,他几步跑到这边店面来,他有些尴尬地看向目瞪口呆的谷樱和净初,又看向那女人,那女人一见他过来,表情马上就变了,一副三好四好的和善模样,她道:“绪哥儿,你可别累着了,到时候李总来我不好佼代……”

    “知道啦。”李绪和气地朝她摆摆手,再是迫不及待地转身,朝净初眨眨眼睛,过来就要和她俩走。

    “想吃什么,一定要让我请呀!”他热情地说。

    PO18  .po18.de

25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