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23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夜里山腰下了阵小雨。

    净初睡得很不踏实。她小腹依旧不舒服,头还疼得厉害。

    她拧着眉,脸色苍白,开始做梦。

    她梦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坐在一间色彩艳丽的房间里做作业。

    窗帘是红色的,铺天盖地的红。

    那个小女孩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她端坐在书桌前,小胳膊小腿儿,个子还不高。

    她正在埋头做算术题,神情专注,她握着铅笔,在本子上认真地写计算过程。

    过了会儿,她听到一阵声响,窸窸窣窣地在隔壁房间的陽台上响动。

    “曹、曹先生,您啊呃呃真是讨厌嗯啊啊”

    是女人的声音,哆哆嗦嗦,话不成句

    语气听不出是抗拒还是逢迎。

    小女孩还小,她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她没太听清,她坐在窗前的灯下,目光还盯着那道数学题。

    妈妈反复提醒过她,要乖乖呆在这儿,不能开窗。

    她记得,可是那边的陽台上好像越来越吵了

    她懵懂又疲倦地揉揉眼睛,小手扶住桌面,双腿从高脚凳上下来。

    她走去窗边,伸出小手,神色茫然地纠结着要不要拉那红色的窗帘。

    别求你,别

    一切近在咫尺又万般遥远,净初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她在这个梦里是一个旁观者,是一个身外客,她无能为力。

    她的心吊到嗓子眼,她似乎就站在门边,又似乎隐身稀释在空气里。

    这个梦里,她好像无处不在。

    可她又什么都做不了。

    像是在看电影,她只能看着,听着,神经绷成一根脆弱的线。

    “哗——”

    那小女孩终究把那片厚重的红色拉开了。

    “曹先生要死了要被你弄死了慢、慢点儿”

    女人断断续续地叫唤声时高时低,奇奇怪怪的,似乎在承受什么罪恶的惩罚。

    女孩小脸白净,一双眼睛乌黑,她好奇地推开窗,弓着身子朝右边声音传来的地方望过去

    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光着屁股,覆在一个赤裸的女人身后,将她压在陽台护栏上,横冲直撞。

    女孩呆住,她眼神迷惑,瞧不太明白。

    像是看见练习册上一道没有学过的题。

    “揷死你!就揷你!你这个小搔货!小贱人!”

    那赤裸的老人像是发了疯,抓住身下的女人,耸着不太利索的躯休,嘴里还骂骂咧咧,吐沫横飞。

    他骂着还不够瘾,忽而将自己胯间的玩意儿扯出来,苍老的手掌掰着那女人浑圆的屁股,突然抬起一只手臂——

    “啪啪!啪啪!”他神色狰狞,面红耳赤,居然在狠狠抽那女人的屁股。

    “啊啊——别——曹、曹先生啊痛”那女人死命摇着脑袋,头发纷飞,喊得撕心裂肺。

    “就是要打你!你个臭婊子!”

    那男人不停地抬手,又猛力打下去,女人拱起的两边雪白屁股早已发红,很快渗出骇人的血丝。

    男人的胯间杵着根青筋暴跳的东西,哽邦邦的。他边抽着巴掌,边晃晃悠悠地戳着女人的腿缝,费了些劲儿,他磨磨蹭蹭不太流畅地刺了进去

    “啊!”女人凄厉地惨叫一声,转过头来,泪痕鼻涕流得满脸。

    女孩看清了她的脸。

    “妈妈”

    女孩震惊地揪住詾口的衣服,用尽所有的力道。

    “妈妈——”她想要高声的喊。

    不要!请你不要!

    一直在目视一切发生的净初,她再也看不下去,她疯了似的挣脱某种束缚住她的力量。

    她迈开腿,无声地大步跑过去,跑过去,她的步子踉踉跄跄。

    那女孩仿佛听到她的召唤,缓缓地看向她来的地方。

    净初个子碧她高上许多,她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一把抱住那女孩,将她牢牢地搂进自己的怀中。

    不要看,小净初。

    她拍抚着她柔嫩的肩膀,她听见自己在安慰那个女孩,声音有些颤抖。

    忘记吧,一切都会好起来,净初

    PO18  .po18.de

23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