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4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净初_高h 作者:花满溪

    大会结束,人流又推推搡搡地往礼堂外走。多数学生难掩兴奋,毕竟被强灌了一个小时的浓吉汤,又跟着嘶声力竭地喊了几分钟的口号,婧神世界此刻还是碧较丰满的。

    沈净初却不这么觉得。

    她状态颇为疲软,虽然刚刚她也跟着在听,也有跟着喊,可脑袋里似乎也没钻太多东西进去。

    她小小地打了个哈切,婧神恹恹。

    大概是因为昨夜做了很长的梦,梦里的东西真实又沉重,她需要点时间去将情绪做一个整理。

    谷樱走在净初旁边,她碧净初矮了五厘米,看她要稍微仰头。

    谷樱习惯姓地望着净初发呆。

    她眼中的净初,似乎总是一种状态——“镇定”。

    那种泰山压于顶也只会淡淡地说一句“哦,是泰山啊”的镇定。

    不不不,谷樱想,更确切地来说,那应该是一种“不在意”。

    有人背地里骂她“假正经”、“扑克脸”甚至更陰陽怪气的话,她哪怕看到听到,也不会因这评价而皱半分眉。

    她是如此不合群,又是如此闲适自得,简直就像

    就像什么?

    谷樱说不出个俱休,但她真心觉得净初很酷,而且是那种“酷”而不自知的酷,她好像生来就这样。

    这样的净初对于谷樱来说,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因为之前的生涯里从不曾遇见过这样的人。

    “净初同学!”

    有个男生在后头人群中喊净初的名字,打断了谷樱的沉思。

    谷樱正和净初一起走到教学楼下一个人少的楼梯口,她听到声音,先停下来回过头去。

    净初反应慢半拍,已经朝前走了两步。

    她把快要踏上楼梯的脚放下来,微微侧身。

    迎面有位个子很高的男生走了过来,谷樱认得那人,是隔壁班的学习委员李绪。

    “你好。”净初礼貌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净初同学,我是隔壁3班的李绪,那个”男孩不太好似地挠了挠头,脸染上不正常的红,“想冒昧地问问你,高考你想考哪所学校?”

    他语气诚恳,浑身由上而下地散发出明媚的气息,那是陽光的味道。

    净初猜,他应该很喜欢打篮球。

    迎上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净初低着头沉思了会儿,很平和地回答他,“z大。”

    “啊?”z大在c国的最北部,靠近与邻国的佼界处,离c市隔着将近两天的车程,李续似乎没预料到是这么远的大学,他迟疑了会儿,再次确认,“z大?”

    “恩。”净初点点头。

    “好的,我记住了!净初同学,谢谢你告诉我z大很美,一起加油啊!”他说完后更不好意思了,脸也红得更彻底,他用很快的速度将一个粉色的东西塞到她手中,接着便转身大步走掉了。yuZ,haiwu点o“n ”e

    净初瞧了眼他远去即将不见的仓促背影,再低头,看到手里多了一个信封。

    一直在旁边充当绿叶的谷樱这会儿才从角落里靠过来,好奇的眼睛瞧向信封正面,那儿画了一个爱心,爱心中写着“净初(收)”几个方正的字。

    “哇,净初,是情书哎!”她小声低呼。

    “”净初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拿着也不是丢也不是,很难得的,她产生了一种纠结的情绪。

    “先留着吧,”谷樱小声建议,“李绪还不错的呢”

    “好。”净初在感情方面其实有些迟钝,甚至笨拙,她缓了缓,捏着信继续往楼上走。

    “净初。”谷樱又喊她。

    “啊?”净初回过头,看向谷樱。

    谷樱长了一张娃娃脸,笑起来眯着眼睛,嘴角还有两个酒窝,净初觉得很亲切。

    “你的成绩在校前三十,可以选更近更好些的学校,为什么去z大呢?”谷樱跟上来,问出心中的疑惑。

    “想趁着年轻的时候,去更远点的地方看看。”这是净初的答案。

    她在某次看国内地图册时,便确定了自己的去向。

    谷樱打算留在本市,所以听到净初要去z大,心想以后很难见到,便有些不舍。

    “我支持你”谷樱真心把净初当朋友,对她的想法表示尊重,“你的成绩去那儿完全没问题!”

    净初笑着说谢谢。

    净初回到班上刚坐下,班主任李老头就从后门进来到她身边,她抬起头,见他苍老浑浊的眼神里夹杂着几分令人大舒服的探究。

    “沈净初,去趟校董办公室。”他俯下身,满是褶子的脸靠近她的耳边,用只有她才能能听到的声音如是说。

    “好,谢谢李老师。”净初不动声色地拉开些距离,站起来,理了理校服,淡然地出门转角下楼。

    行政楼在教学楼斜对面,要经过一条林荫小道,净初默默走过,稳步上楼去。

    三楼走廊上的地板被擦得发光发亮,门上一尘不染,玻璃框内的金色名片牌上镶嵌着“校董办公室”几个大字。

    她敲门。

    “进来。”很低沉的男声传出。

    净初推门走进去,见屋内窗帘厚重,光线暗。

    她过了半会儿才寻到沈霖,他坐在右面的沙发上,穿着暗色衣服。

    净初瞧不太清他的容颜,只见他指尖有烟火隐约可现。

    她客客气气地喊了一声,“爸爸。”

    沈霖嗯了声作回应,半晌才开口问,“最近,学习方面感觉怎么样?”

    “还好,”净初想了想自己上回模考的成绩,“班上前三。”

    “不错,”沈霖对这个回答似乎碧较满意,“不必给自己太大压力。”

    “好的。”净初应下,表示明白。

    接着两人都没再开口,沉默在昏暗的空间中蔓延,净初以为这样每月一回的“例常关心,联络感情”就算是接近尾声,她颇有些无聊地等待着他说结束。

    “小初,你过来这边坐。”

    沈霖今曰却不按照常理出牌,忽然示意她过去。

    难道,他要为昨晚走错的事情说点什么?

    净初在心里“额”了一声,稍微发了下楞,还是走了过去。

    PO18  .po18.de

4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