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新番外02

医生和男护士(H) 作者:迷迭十三香

第36章 新番外02

      医生和男护士(H) 作者:迷迭十三香

    第36章 新番外02

    老板叫散会,众人当然只得照做。没过一会儿,会议室里的人就走的干干净净。

    “我的办公室就在隔壁。”古厉起身对伊恩做了个请的手势。

    伊恩点点头,让保镖在会议室等他,往门口走去。

    跪在地上的张承彦刚想起身,却被古厉只手摁了一下头顶。

    “爬过去。”

    伊恩霍然回头,只见张承彦伏下身,四肢着地,臀部微微翘起,跟着古厉的步伐朝门口爬去。

    然后,他听见自己保镖明显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伊恩脸色铁青地看了一眼保镖,吓得他赶紧收回了目光。

    “bitch。”看着张承彦魅惑的姿态,伊恩心里暗骂道。

    ※

    “埃文斯先生,请。”

    古厉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让伊恩先行。

    伊恩看了一眼跟在古厉脚边的张承彦,抬步走了进去。

    三人进门,胡桃木制的大门被严丝合缝的关上,漏不出一丝亮光。

    张承彦一进办公室就开始脱衣服,西装、衬衫、鞋、西裤、内裤,脱完了整齐的叠好放在旁边,完全没在意伊恩埃文斯在场。

    全身赤裸之后,他爬到古厉脚边,低头吻了一下他的鞋尖,再起身时,已是奴隶的标准跪姿。

    几步开外,伊恩死死盯着他胸前和下身的银环,张承彦却浑然未觉,只关注古厉的一举一动。

    只见古厉走到办公桌旁,将自己的位置转向伊恩:“请坐。”

    伊恩抬眼凝视着他,双手背在身后,慢慢跪了下去。

    古厉见状一哂,也不强求,自己坐了主人位置。见他坐定,张承彦膝行到他脚边跪好。

    打开抽屉,古厉取出一支烟夹在指间,张承彦立即起身帮他点烟。

    烟火跳跃,古厉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些许烟雾。

    “说吧,什么事。”

    语气里再也不见刚刚的恭谨。

    伊恩看着他,一言不发地开始解衬衫扣子。

    外套和衬衣被他一起剥下,上半身顿时赤裸。作为西方人,他虽然身型虽并不夸张,小腹处却能清晰的看到八块腹肌,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张承彦偷瞟了一眼他的裸体,虽然很讨厌伊恩,却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身体的确诱人。

    脱掉衣服之后,伊恩扯起自己戴在脖子上的银链,向古厉展示链子末端的吊坠。

    一枚刻着复杂族徽的戒指。

    “你……”古厉迟疑地看着他。

    “我叔叔死了,”伊恩看着古厉的眼睛,缓缓说道:“我接替他成了家主。”

    “什么时候的事?”沉默了一下,古厉问道,“这么大的事,外面怎么没动静?”

    “三天前,”伊恩冷静地答道,“所有的事情没稳定交接前,暂时瞒着这个消息。”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古厉微微皱眉。

    “来找您,”伊恩放下手中的链子,爬到古厉跟前,“叔叔死了,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和您在一起了。”

    张承彦心中一凛,忍不住偷看古厉。

    古厉低头看着爬到脚边的伊恩,许久之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伊恩……”

    终于没再叫他埃文斯先生。

    “主人。”伊恩仰起脸,迷恋的看着他。

    “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在‘城堡’分部开张的时候说清楚了……”

    “不不,”伊恩膝行几步,抱住古厉的腿,“当时是没有办法,我留不住您,又不能来找您——我叔叔只是以为我们上了床,就能对您开枪,如果让他知道我们真实的关系,一定会想法设法杀了您!”

    张承彦心中一震,忽然想起古厉肩上的那个旧疤,果然是……枪伤吗?

    “这几年我一直在等机会,一直在等……”伊恩用脸贴着古厉的腿,轻轻磨蹭,喃喃低语,“三天前终于让我等到了……”

    埃文斯的上一任家主,死在新勾搭的情妇床上。

    “我太想念您了……实在太想太想了……从您离开后,我没有碰过任何人……”

    说到这里,伊恩吸了口气,跪直身体举起左手起誓:“以埃文斯家族家主之名发誓,我,伊恩埃文斯,永远是古厉的奴隶,全身上下都属于古厉,今生只供他一个人使用。”

    说完誓言,他仍是凝视着古厉的眼睛,嘴唇微微颤抖。

    古厉与他对视良久,一声轻叹,手指抚上他的锁骨。

    指尖沿着锁骨,慢慢向后描画,最终绕到伊恩的颈后。

    轻轻一捏,古厉解开他脖子上的银链,取下挂在上面的族徽戒指。

    “伊恩,这个誓言我不能收下,”拉过伊恩的左手,古厉帮他戴上戒指,“你现在责任重大,背负很多人的身家性命。”

    “我只想做您的奴隶,”伊恩反握住古厉的手,“别的人我都不在乎。”

    “人不能被欲望操纵。”

    “您是我的一切。”伊恩恳切地望着他。

    “我知道你碍于身份,没法去找别的dom,”古厉仍在试图说服他,语气可称得上温柔,“我可以帮你安排称职的dom,绝对保密。”

    听了他的话,伊恩眼眶都红了:“我只想做您的狗。”

    眼见说不通,古厉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语气冷下来:“你还是听不懂我的意思吗?”

    张承彦跪在旁边,听到古厉冷冰冰的声音,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那我换一个你听得懂的说法。”

    古厉勾起伊恩的下巴,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这条狗,我已经玩腻了。”

    ※

    浴室里蒸汽氤氲,张承彦洗完澡擦干身体,双手撑着洗手台,久久没有抬头。

    从城堡回来后已经很晚,古厉洗完澡已经上床了。他一个人留在浴室里收拾完了自己,却不想这么快出去。

    伸手抹去镜子上的雾气,张承彦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一会儿之后,才关灯走出浴室。

    卧室里漆黑一片,古厉已经睡了。张承彦默默爬上床侧身而卧,占了床边一小块地方。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不知过了多久,仍然毫无睡意。

    今天发生的一切正像电影般在他脑海里回放,从伊恩来医院那一跪,到他嚣张地拿着枪指着自己,再到他跪在古厉面前发誓……

    最后在耳边挥之不去的,是古厉拂袖而去时,他绝望的哭声。

    主人当着自己的面拒绝一个奴隶,本来应该是件高兴的事。但晚上在古厉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却让他感到说不上来的压抑。

    胡思乱想了一番之后,张承彦脑子里忽然跳出一个成语。

    兔死狐悲。

    情绪汹涌的当口,古厉忽然翻身搂住他的腰,嘴唇贴上他的耳垂。

    “没睡?”

    张承彦回神,侧身朝他翘起自己的臀。

    “主人要使用我吗?”

    自从古厉操过他之后,每晚他们都睡在一张床上。有时是深夜,有时是清晨,古厉有兴致的时候,会就着方便的姿势插入他泄欲。

    无论张承彦是睡着还是醒着,都要随时承受主人兴之所至的玩弄或抽插。在被使用的过程中,他很少被允许射精,原因很简单——他的主人喜欢让奴隶禁欲以保持身体的敏感。

    一天,三天,十天,三十天。因为不知道何时会被允许释放,让奴隶对每一次触碰都充满期待。

    除了身上的三个环,张承彦睡觉的时候不能穿任何衣服,往常古厉只要随便摸他几下,他就会兴奋的难以自抑。而今天,当主人顺着腰线往下摸到阴茎时,发现他竟然没有勃起。

    “我不记得有喂过你,”古厉的手一顿,“偷吃了?”

    张承彦惶恐地摇头:“没有。”

    古厉把玩着他的阳具:“那怎么回事?”

    张承彦张了张嘴,却发现那些小心思根本无法出口。

    “刚刚分神了。”

    并没有追究他的答案,古厉一手握住张承彦的阳具,另一手绕到他背后,指尖沿着尾椎一路向下,直接刺进他的后穴。

    “啊嗯……”

    黑暗中传来一声淫荡的呻吟,张承彦没想到古厉会用手指直接进去,后穴一阵紧缩。

    准确地找到他最舒服的区域,古厉插进两根手指:“屁股再翘高点。”

    张承彦努力翘高自己的屁股,又不知羞耻的抬起一条腿,让古厉整个手掌覆盖住他后穴的入口。

    “逼张的那么开做什么?”古厉缓缓抽动手指,“还夹那么紧……平时没男人要干你吗?”

    黑夜掩去了人的面容和表情,却掩盖不掉身体的燥热和兴奋。被古厉用手指在后穴最敏感的地方抽插,张承彦从嗓子里发出几声哑音,兴奋到失声。

    “没……没有……”后穴随着古厉的抽插一阵阵收紧,张承彦语不成声,“没有……男人……肯干我。”

    “湿成这样,”事先润滑好的后穴被手指抽插的水声啧啧,“每天晚上都骚的流水却没男人肯干你?”

    “你出去卖的时候,扒开自己的逼给别人看了吗?”

    张承彦一声呜咽,大张着双腿,双手扒开了臀缝。

    “操我……请操我……”

    “操你?”古厉抽出自己的手指,重重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出来卖,难道还要我来伺候你?”

    第36章 新番外02

    -

第36章 新番外02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