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丝袜淫娃女教师 作者:paftwong

分卷阅读14

      丝袜淫娃女教师 作者:paftwong

    分卷阅读14

    很多条阳具在你的脸上磨蹭着、挂满精液的淫荡样子!”我的亲生儿子在深夜带着半裸的我,到公园里做露出丝袜屁股和在公众场所口交的训练。他还想亲眼看到我吸吮陌生人阳具的淫荡样子,我当然要绝对服从君俊的命令,何况这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什么难受的事。这段日子以来,我既有被强迫的、也有我自己情不自禁地为不同的男人口交。当他们火热的肉棍在我的口腔内进出时,我感受到了他们被服侍的快慰和兴奋。无论任何大小、任何形状和任何味道的阴茎,在我的嘴里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有时我禁不住一边为他们口交,一边抬头看看他们舒服和享受的表情。那些男人有时会很怜爱的望着我,有些样子可能有点猥琐,会对着我露出淫笑,但他们的下半身都骗不了人,每一个都被我的嘴唇和舌头得舔啜得坚硬如石头。他们都在尽情享受我的口交服务,最后还会被我弄得缴械投降。我倒是不介意他们在我的口内射精,甚至要我吞下他们的精液。

    在我吃过那么多人的精子之后,我发现不同的男性射出的精液会有不同的味道:浓的,咸的,腻的,腥的,黏的,颜色也有点不一样,有些较黄,大部份是白色很黏滑的质感。渐渐我变得享受吃不同男性的精子,当他们在我的口内舒服地射出灼热的白浊浓汁,火烫的龟头和肉棒在我的舌头上颤抖,我感受到他们的脉动,马眼一张一合,从睾丸往输精管传送出一泡又一泡浓浊的精浆,冲击我的喉咙,然后进入我的食道甚至胃里,那都是因为我那湿滑而灵活的嘴唇和舌头,还有我美好的身段,甚至是因为我穿着丝袜的丝滑美腿为他们带来色欲的刺激,我就会觉得自己充满了女性的吸引力,那是我为他们所做到最美好的事,犹如儿子迷恋我的丝袜和肉体一样,让我感觉到被需要和被爱。既然现在君俊要看我用嘴服侍其他男人,我是没有任何理由要拒绝的。

    “是的,我的小主人,妈妈现在就穿着丝袜去吃陌生人的精液给你看。你说我替那几个流浪汉口交,让我吞下他们的精子好不好?”我指着公园草地远处几个简陋的帐篷,那处是区内流浪汉的聚居地。近年经济不好,有不少中年男人没有工作,又无家可归,只能在公园露宿。这些可怜的男人,连基本生活都有问题,更不用说找女人或者老婆了。而我这个身为教师的母亲,居然提出要为他们口交,吃他们的精液,那实在是不可想像。

    “可是妈妈你现在穿成这个淫荡样子,恐怕还未吃到精液,他们已经把你的丝袜撕碎然后将你轮奸得不似人形了。这岂不是违反了我不准你的阴道里射入其他人精液的条件了吗?”我低头看看自己的打扮,上半身完全没有衣服遮蔽,露出了一双圆润的赤裸乳房;下半身只是穿着一双灰色闪光丝袜,内里还没有穿内裤,而且我的下体早已被君俊的挑逗和凌辱弄得淫水四溅,沾湿了整条袜裤,令乌黑的阴毛都清晰的显露在灰色袜裤之下。如此淫乱的衣着,别说是要向一群流浪汉提出口交的要求,只怕要我一个人在不被侵犯的情况下独自回家几乎都不可能。

    我轻轻用双手掩着双乳和下体,穿着灰色丝袜的双腿亦交叠着,想要尽量遮掩露出的阴部,红着脸向我的儿子求救说:“那么我大肉棒的小主人,你认为性奴妈妈应该怎么办,才可以完成主人给我的命令呢?”我再次跪在君俊的跨下,用丝袜腿磨蹭着他的裤管,脸庞亦在他的两腿之间揩擦。

    君俊的左手一直拿着一个袋子,这时他提起袋子,从里面取出一件东西,在我的面前扬了一扬:“只要你换上这个,就可以过去吃精液了。”我抬头看看那件东西,那是一条用厚皮革造的三角裤,很有那种sm虐待狂的味道,并发出闪闪的漆皮光芒,旁边还有个铁扣和铁锁。但最特别的是,皮革三角裤往内的一边,伸出了两支黑色的假阳具,位置刚好对住了女性的阴道和肛门。

    我开始明白我的儿子为我准备了些什么。

    “你把袜裤裆部撕开,然后穿上这个,他们就不能进入你的肉穴和屁股,只能够奸淫你的嘴巴,让你吃精液了。”君俊把有假阳具的皮革内裤递到我的面前,我继续跪在草地上顺从的接过。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皮革内裤,质料算是十分坚韧,看来并不可能被人徒手撕下;内侧的两支假阳具跟内裤一样,发出漆皮般的闪闪光芒。两支假阳具的形状跟真正的阴茎颇相似,跟君俊的真正肉棒差不多长和粗,比我的手掌还要长,只是肛门用的那一根比较短一点,但两根假阳具都有着相同形状的龟头。看到这里我的下半身不禁抖动了一下,想像到这两支阳具将要进入我的体内,这应该是除了色狼给我的那颗绿色震蛋之外,我唯一见过的自慰器具。

    而我马上要同时把两支巨棒塞进我的两个洞内,真有点担心自己能否受得了。

    我当然不会拂逆儿子的意思,我在草地上蹲下,面对着君俊,张开我的灰色丝袜美腿。他看着自己母亲这双给他狎弄了无数遍的淫脚,仍然显得兴致勃勃,百看不厌,让我感到无比自豪。我尽量把腿张开到极限,好让我的儿子能够清楚看到他母亲下体的每一个细节。我又顽皮的伸出手指隔着丝袜搓揉自己的阴核和阴唇,令本来已经湿透的薄滑袜裤更加紧贴我的下体,发出“吱吱”的水声。

    我隔着袜裤,尝试把中指塞进自己的下体,但充满弹性的高级袜裤挡住了我手指的进袭,我只能在充血肿胀的阴唇上游移。我继续把被丝袜包裹着的下体迎向君俊的脸庞,然后用两手一扯,“啪?”一声,名贵的灰色透明袜裤从裆部开始发出破裂的声音,并打开了一个裂口,露出我鲜嫩欲滴的娇美阴部,浓厚的爱液酸甜气味亦随着撕裂的袜裤从我的下体传出,直接送到相距不过数尺的儿子鼻腔内。君俊忍不住埋头在我的阴户,狠狠的吸吮了一口,又用牙齿轻咬我的两片阴唇。我被君俊弄得娇喘连连,禁不住抓着他的头发,让他的嘴更加贴紧我好色的阴户,吞下我更多的淫液。

    “噢,君俊,为了你,我一定只能让我的肉洞给你一个人享用!”我拿起皮革三角裤,准备把较长的假阳具塞进我的下体……第30章我红着脸蹲在儿子的面前,撕破自己的灰色闪光丝袜,露出没有穿内裤的下体,准备将儿子为我准备的皮革贞操带穿到身上。即使我已为君俊做过多少淫秽不堪的事情,这一刻要我在深夜的公园内,面对着儿子撕开自己的袜裤裆部暴露阴户,我仍然会感到十分娇羞,也许这种媚态反而令君俊觉得我更加吸引。

    我抬头微笑看着君俊,将他交给我的贞操带拿近下半身,黑色的贞操带跟我颈上系着的黑色狗带十分配衬。贞操带上的两支假阳具已经接触到我两个嫩嫩的肉洞,龟头形状的假阳具在我的阴道口附近徘徊,沾到了我早已流得泛滥的爱液。我把假阳具在阴唇上来回揩擦,让它抹上我更多的润滑液,好让它可以轻易地进入我的阴户;另一条在贞操带较下位置的肛门塞,虽然没有假阳具那么长,但要整条塞进我的屁股也好像有点不容易。但为了儿子的命令,我必须将两根假阳具都塞满我的两个肉洞,才可以放心去吃其他人的精液,所以我亦将肛门塞挪近我的阴户,好教它也润滑一下。

    假阳具的龟头挤开了我的两片阴唇,轻易地突破了阴道口,发出吱吱的水声,再顺畅地将整根假阳具吞入,塑胶制的男性阴茎形状器具完全填塞了我嫩滑的阴道,我感到了一种充实感,不其然发出了一声呻吟。但相比之下,一根属於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灼热的会脉动的阳具才是我所渴求的东西,这种塑胶制品并不能填补我的空虚。我望着君俊的下体,隔着裤子我也能够看得出他正在勃起,可是他却似乎没有奸淫我的打算。他为了把我的欲望开发到极限,自己也在忍受得很辛苦。我忍不住伸手去君俊的跨下抚弄他的阳物,这一根我梦寐以求的肉棒,目前只能够用我的口、手和丝袜美腿去抚慰的神圣之物,我愿意在任何地方亲吻它、爱抚它,让它爽快地射出诱人的精液。但现在它的主人却要我闭上自己的两道大门,让我去服侍其他男人而令他获得快感,我也只能顺从。

    君俊任由我隔着裤子抚弄他的阳具,他的阴茎在裤管之下越变越大,也发出了气味。这时君俊说:“我的丝袜母狗妈妈,你要把肛门也塞住,不然就不能够去吃精液了,知道么?”“是的,我的小主人,性奴妈妈会努力的。”我从顺地转过身去,把屁股跷起面对着君俊,被撕破的闪光袜裤暴露出我的阴户和肛门,阴户已经被黑色的假阳具佔领,我的肛门却因为紧张而有点收缩起来。我把手伸到后面,拿着贞操带上肛门塞的一端,打算靠着淫水的润滑把假阳具塞进去,但我的屁股实在因为太紧张和兴奋而强烈地收缩起来,连肛门塞的头部也插不进去。我当然不敢胡乱用力乱挤,以免弄痛自己。我反覆试了几次,又尝试把一两只手指塞进自己的肛门内,想要扩张屁股的肌肉,但手指进得去假阳具又进不了。我弄得有点急了,怕君俊等得不耐烦不高兴。我转过头来向君俊发出一个求助的可怜眼神,我在想如果他要惩罚我,要找公园的流浪汉来轮奸我的屁股,我都是会默默承受的,因为我不能按儿子的命令办事,让他不高兴,就是要我被野狗强奸,我都会任由他惩罚我的。

    “妈妈,不要紧,你放松一点,把屁股抬起来。”君俊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完全没有责罚我的意图,反而是轻轻扶着我的丝袜屁股让我站起来。我仍然是弯腰背对着君俊,阴道里插着一根假阳具连接着一整条皮革贞操带,把肛门面向着他。君俊在我的灰色闪光丝袜上轻柔地抚摸着,感受着他最喜爱的丝滑质感。这种感觉让我放松了不少,接着他温柔地爱抚我的臀部,隔着被撕开了的丝袜搓揉着我的两片臀肉,又不时在我的屁股上拍打着。我娇羞无比的低下头,但又忍不住偷望我最爱的儿子,享受着他的爱抚。接着他有点恶作剧地摇动插着我阴户的假阳具,令我发出了几声舒适的呻吟,再把肛门塞在我的肛门口外打圈,又不时轻轻刺着我的屁股洞,令我有点痕痒又有点兴奋。最后,我感到一条湿滑的东西在我的肛门上打转,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用仅余的理智思考一下,才想到那根是我儿子的舌头,他正用他尊贵无比的口舌,去舐弄他母亲的肛门。一个他打算据为己有的荡妇的污秽器官,居然成为了他服务的对象。我被他灵活的舌头弄得接近疯狂状态,彷彿他要钻进我的身体里。我从肛门发出的快感传导到我的脑中,再传送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我被灰色丝袜包裹着的小脚趾在弓起,阴道强烈收缩,再释放出大量淫水。君俊的舌头忽然变成了快速的在肛门口上下摆动,来回地刺激我最痒的部位,令我的肛门像通了电一般,产生巨大的快感。我忍不住在公园里发出欢愉的呻吟,站直的双腿也差点支持不住,要用力夹紧大腿才能站稳,灰色丝袜在黑暗之中发出淫靡的余光和气味。

    君俊的口舌攻击仍在持续,他的舌头像摩打一般不停地在我的肛门口横扫,渐渐我的双腿失去了力量和控制,慢慢的越张越开,被我自行撕破的袜裤裆部发出“嘞嘞”的爆裂声音,是因为我的腿张开而令丝袜进一步被撕裂,露出我更大部份的下体。这时我早已忘了自己的肛门是在放松还是收缩,只是想再追求更多的快感。我把丝袜屁股向君俊的脸庞摇摆着压过去,希望他更容易地用舌头舔弄我肛门的任何部份。受儿子圣洁的舌头洗礼,我感到受宠若惊,更被他对我的温柔和服侍融化得像棉花糖一般,轻飘飘的浮游在空中。我差点想转身跪下来,请求儿子狠狠强奸我的阴户和肛门,让我得到最大的满足。可以这时我却感到君俊双手扶着我的屁股,进而一个有点儿弹性的东西钻进了我的肛门。

    我的屁股一下子收缩了起来,但却不能够像平时一般完全地闭上,有一个东西堵住了我肛门的出口,形成一种难以形容的挤压,好像有点痛苦,但更大的欢喜亦随之而来。我明白过来了,君俊用他的舌头和口水为我松驰了肛门的括约肌,然后把贞操带上的肛门塞放进了我的屁股里。这个过程完全没有痛苦,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快慰,这是因为儿子君俊对我的爱护和包容,即使我不能自己穿上贞操带,他亦很有耐心地开发我的肛门,让我在最放松的时刻,轻易地把假阳具塞进我的屁股洞里。我心中除了对儿子的感激,亦感受到我们之间的爱。这种爱有人认为是天地不容,我却知道我获得了世上最宝贵的礼物。

    “谢谢你,我亲爱的小主人,我现在可以去吃其他人的精液了。”我前后两个洞都插住了一根塑胶阳具,下半身充满了压迫感,但也满载了兴奋和情欲。我有点艰难地站起来,穿着灰色闪光丝袜的双腿因为贞操带的关系已经不能紧紧靠拢。破烂的袜裤裆部之间可以见到我穿戴着一条黑色皮革内裤,里面却颇难想像到有两根假阳具正连接着我身下的淫水肉洞和肛门。我将贞操带上的皮带扣好,确定左右两边都不能够打开,除了君俊知道的方法外,应该没有人可以打开我的皮革内裤,拉出插在我体内的两根假阳具,亦即代表我只能够用口

    分卷阅读14

分卷阅读14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