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丝袜淫娃女教师 作者:paftwong

分卷阅读13

      丝袜淫娃女教师 作者:paftwong

    分卷阅读13

    个人吧。

    “林书记,请进。”我在桌下听到校长的声音,他把林姑娘请进了校长室。林姑娘走到办公桌前,和我只是一木之隔,我的心情紧张到极点,身体不其然的颤抖起来。为免挨在办公桌上发出声响,以及跟林姑娘保持距离,我双脚并拢跪坐在地上,双手抓着校长的长裤,身体尽量往他腿上挨。由于刚才我还来不及穿好衣服,我的恤衫还是敞开晃荡着双乳,裙子被撩起露出屁股,我的乳房正紧贴着校长的小腿、脸贴着他的膝盖。桌子之上传来林书记跟校长交谈的声音,大约是有关学校维修的费用之类,校长居然可以一直装作没事发生一样的跟林书记谈了好一阵子。

    办公桌之下有点漆黑,但我已经渐渐习惯,这时我的头正搁在校长两腿之间,我发现他的性器官居然软趴趴的垂在西裤外面,原来刚才危急之际,他也来不及拉好裤链,收起那羞人的阳物。我的脸跟校长的阴茎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听着他们二人在上面滔滔不绝的谈着,我居然兴起了恶作剧的念头:我继续跪坐在办公桌下,双手环抱着校长的小腿,我把头伸到校长的两腿之间,嘟嘴亲吻了他的龟头一下。

    校长整个身体都震了一下,我忍不住暗笑。林书记似乎也看到了:“咦?校长先生,你没事吧?”“哦,没事没事,我们继续。”校长装作没事发生一样,继续跟林书记谈报告,可是他在桌下的阳具却很明显的起了变化,由软垂在西裤外面,慢慢变成了勃起的状态。校长的肉棒伸长,龟头碰到了我的鼻子。我在他的变大了的龟头上轻轻一嗅,上面有着中年男人的汗味和性臭,但再难闻的小便、精液和包皮垢味道我也尝过了,所以校长阴茎的味道相对上不太难受。我再次伸出舌头,快速来回舔弄校长的马眼和龟头底部的根膜,又用舌头卷着他的肉冠和舔吮包皮,最后用嘴唇吸吮着他整个龟头。我一直轻轻刺激他的性器官而完全不发出声响,以免被林书记听到。可是办公桌外的林书记,大概已发觉校长神态有异了。

    “校长先生,你真的没事吗?怎么你的脸红通通的,又一直在流汗。”“嗯,真的没事,可能只是有点热。”“要不要我帮你调高一点空调?”林书记真是一位尽责的员工,而她还懵然不知,他的上司正在享受着桌下一名光着屁股的美女教师秘密口交服务。

    “不用不用,你还是继续吧。”校长虽然想林书记尽快报告完毕,但似乎二人的对话还没有完,我躲在办公桌下的恶作剧也就变本加厉。我为校长口交途中,感到口腔传来有点咸咸的腥味,我松开口看看校长的龟头,发现他的马眼正渗出透明的露珠,身经百战的我当然知道那是前列腺液,是男性射精前的征兆。我伸出舌尖把他的珍露卷进肚里,这条滑溜溜的肉棍已经沾满了我香甜的口水;然后我一只手抓住校长的阴茎,另一只手伸到他跨下,隔着裤子抚弄他的睪丸。我用右手食指的指甲轻轻刮着校长的马眼和龟头底部的根膜,校长的阳物马上强烈收缩了一下,膝盖差点撞到办公桌;我的左手食指同样用指甲刮着校长的肉袋,又不时用五指轻轻挤压两颗睪丸,即使隔着西裤,我也可以感觉到他的睪丸已呈收缩状态,接近射精边缘。

    差点要在林书记面前射精出来的校长,一直装作若无其事地跟林书记讨论着工作报告。他以为桌下的我会继续用口和手为自己服务,让他畅快地射出积存已久的浓精。忽然他感到桌下的动作停止了近一分钟,校长箭在弦上之余,大惑不解。眼前林书记的说话更加听不入耳,全身的注意力只集中在自己的下半身。

    忽然他极度渴望被触碰的性器官,再度传来一阵快感,但跟之前口交的湿润温热、手指挑逗龟头睪丸又痒又痛的感觉截然不同。校长只感到自己的阳具正跟一种轻柔软滑的物料接触、摩擦,进而是肉体的搓揉和挤压。校长忍不住往桌下一瞄,发现原来我已经改为躺在桌下,脱掉高跟鞋用穿着肉色开裆袜裤的双腿为他脚淫。我用之前沾满陌生男人精液的丝袜脚掌,包夹着他的肉棍来回抚捋,即使大量浓稠的精液干涸纠结在我的开裆袜裤上,这对名贵的高级肉色丝袜仍能为校长带来无上的丝滑摩擦享受。除了用丝袜脚掌上下撸动棒身,我还用娇嫩的丝袜脚趾夹着校长赤红色的大龟头,校长的肉冠隔着肉色丝袜,顶进我的姆趾和二趾之间,形成一个非常紧窄的滑溜空间,为他的阳具带来更大的刺激。校长的马眼分泌出更多前列腹液,弄得我的丝袜脚趾渗出一个个湿痕;我再次用两只丝袜脚掌前后撸动校长的阴茎,湿润的包皮被推挤得发出轻微“吱吱”的水声。我最后把左脚掌伸到校长两腿之间,用脚趾轻轻地跺他的睪丸,被肉色开裆袜裤包裹着的右脚掌则覆盖在校长的马眼上,为他的射精作好准备。

    “校长先生,总括而言…”林书记正说到最后,忽然看到校长几下猛烈的抽搐,一下,两下,三下,口中并发出奇怪的低吟。“呜…嗯!”然后瘫软在大班椅上,光秃秃的头上渗出油亮的汗水,脸上却挂着一个疲乏而满足的笑容。林书记正大惑不解,想要上前问候,突然林书记嗅到一阵奇怪的气味从校长的办公桌下散发出来,好像有点腥腻,又有点浓臭,却是自己从来没有嗅过的味道。

    “校、长先生,你没事吧?”林书记狐疑地盯着校长的办公桌下,想要伸过头去一窥究竟。“没事!没事!呃…林书记,这个报告我没有问题,不如稍后我签好再交给你。你可以先出去了。谢谢!”校长再没有心情去装作没事。

    林书记终于离开了校长室,校长吁了一口气。然后他把大班椅向后一移,只见我穿着肉色开裆袜裤的右脚掌还跺在他的龟头上,但上面已是一滩又一滩腥浓黏白的温热精斑。我还在意犹未尽地用丝袜脚趾逗弄校长的阳具,他的西裤上也喷到了很多精液,相信办公桌上了沾到了不少。我从校长的办公桌下爬出来,一屁股坐在他的面前,我身上的衣服和裙子还是撩开,露出乳房,臀部贴着桌面。我一面媚笑着,一面把射满了精液的右脚抬起,伸到校长的面前。校长把双手放在我的两条大腿上,在我薄滑的丝袜大腿上来回爱抚,他还想抚摸我裸露的阴户,我用两条大腿紧紧夹着他好色的怪手,再把满布精液的丝袜脚掌塞进校长的口里去。

    “校长先生,你不乖哦!乖乖的给我把丝袜上的精液都吃干净,我才会原谅你哦!”我媚笑着说。

    第28章“那么,那个校长最后有没有吃下自己的精液呢?”君俊问。

    “有呀,他就一直在吸吮我的丝袜脚趾,上面全都是他刚射出来黏乎乎又热热的精子呢。他又用舌头舔遍了我的小腿和大腿,我整双丝袜上的精液都给他吃得一干二净,他还好像津津有味似的。那个变态的校长先生。”我一边翘起屁股、跪趴在公园的长椅上为儿子口交,一边告诉他我那天早上的经历。我毫无掩饰地向君俊剖白自己为校长口交和脚交的经过,而这刻我正身处深夜的公园之中,全身上下只是穿着一双灰色的闪光丝袜裤和四吋高的红色尖头高跟鞋,内里完全没有穿胸罩和内裤;我雪白的颈项上被套上了一个黑色的皮环,连系着一条长长的黑色皮绳,那是君俊前几天要我到宠物店买回来的狗带,原来是要套在我的身上。加上我跪在公园长椅上为自己儿子口交的姿势,看起来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丝袜母狗。由我这只丝袜母狗去形容校长先生是“变态”,好像欠缺了点说服力,而且当我在大庭广众的公园里为自己儿子口交的同时,我好色的阴户早已渗出了大量淫汁,与我下体直接摩擦的灰色闪光袜裤亦被浸出了一道深色的湿痕。

    君俊要我在深夜穿得这样暴露跟他外出,是我作为他的“丝袜性奴”的其中一项训练。除了平日在家中要经常穿着丝袜服侍他,我亦要对他提出的任何色情要求绝对配合和服从,例如这次他只准我穿着一双灰色闪光袜裤和套上狗带跟他到公园去散步,就是要我舍弃羞耻之心,好让我变成一件可以随时随地供他淫乐的性玩具。我是心甘情愿地为君俊做所有不知廉耻的事,即使他要我一丝不挂地走到街上,任由街上的陌生男人视奸我甚至轮奸我,我也会听他的说话。何况君俊这晚带我外出前,很贴心地让我披上一件长大衣,令我的裸体不至于完全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儿子对我的体贴让我觉得甜丝丝的,令我更加愿意为他做出更多不堪入目的丑事,我不由自主地跕起脚,抬头跟君俊深深一吻,才拖着他的手跟他出发。出门的时候,我还看见他手上拿着一个胶袋,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我在深夜的街道上紧紧搂着君俊的臂膀,我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外人看上去我们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事实上我们的确是互相深爱着对方,只是这种爱并不为世人所接受,而且当中还包含了很多淫秽不堪的乱伦行为。我身上的长大衣让街上的人看不见我内里雪白的裸体,但君俊间中也忍不住会在街上把我的长大衣撩起,搓揉我被灰色闪光丝袜包裹着的丝滑屁股,他甚至会在某些暗角处扯开我的大衣,暴露出我的乳房和吸吮我早已挺立的乳头。我被君俊弄得酸酸软软的又很难为情,于是我亦偶尔恶作剧地向他回敬一下,例如在暗处拉下他的裤链,掏出他的阳具替他手淫,和在较少人经过的小巷里跪下来给他口交,用舌尖舔他的马眼和龟头底部;我又抬起套着灰色闪光袜裤的大腿揩擦他涨大的肉棒。君俊也显得很兴奋,阴茎一直处于勃起的状态,还渗出了一丝前列腺分泌物在我的丝袜大腿上。我们一直在街上互相挑逗和暴露着对方身体的敏感部位,结果本来十五分钟就可以到达的公园,我们花了近三十分钟才走到。当我到达公园时,没有穿内裤的下体早已湿透,流出的爱液更沾湿了我的灰色闪光袜裤裆部。

    深夜的公园灯光比街上还要昏暗,几乎看不见远处的人脸,难怪君俊会带我来这里进行暴露身体的训练。这时君俊要我把大衣脱掉,露出我没有穿任何衣服的上半身和丝袜屁股,接着他要我像狗一样跪趴在草地上爬行。我用双手和膝盖撑在草地上,然后君俊拉动连接着我颈项的皮绳,我便跟着他的牵引缓缓向前爬行,我像小狗一样被自己的儿子拉着在公园里裸体散步。

    我在草地上爬行,手和膝盖并不会很痛,君俊亦特意放慢步伐,好让我跟着他走。渐渐我发现我走在了儿子的前面,我便停下来回头看他,只见君俊从后看着我高翘的丝袜屁股微笑不语。我知道我的小主人一定是喜欢我那双暴露出来的丝袜屁股,于是我更用力的夹着双腿,好让我的一双翘臀更加突出。我还故意爬到君俊面前,摆动我充满弹性的灰色闪光丝袜俏臀,又用丝袜腿磨蹭他的小腿。如果他性起的话,就可以马上刺破我的袜裤奸淫我,在我好色的阴户内随意抽插和排泄精液。

    “小主人,你觉得满意吗?我这只丝袜性奴小母狗乖不乖?你要不要奖励我,让我吃你的大肉棒,让小母狗喝主人的精液?妈妈真的很喜欢吃精液啊~~”我上半身全裸、下半身只穿着一双灰色闪光袜裤,像狗一样蹲在公园的草地上乞求儿子精液的赏赐。我滴着蜜汁的娇嫩阴唇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袜裤,几乎与公园的草地接触。我的阴道空虚得难以形容,却仍然在期待着儿子对我的凌辱。君俊淫笑着伸出手,用力地在我的丝袜屁股上拍打了几下,我的臀肉被他打得一颤一颤的。君俊又拉扯我的袜裤,用手指隔着袜裤裆部搓揉我湿透的阴唇。然后他拉下裤链,掏出勃起的阳具,用龟头在我的嘴唇上拍打着。“是吗?你很喜欢吃精液啊?你是喜欢吃你儿子的精液而已,还是所有男人的精液你都爱吃呢?丝袜母狗妈妈。来,跟我爬过来。”君俊要我用嘴含着他涨大的龟头,然后跟着他一直爬到附近的一张长椅上。君俊舒适的躺在长椅上,我则跪趴到他身前继续为他口交。“嗯……妈妈当然是最喜欢吃君俊的精液啦,君俊的精子又多又热,又浓又美味……可是有些时候,好多男人都喜欢强迫我吃他们的精液呢,好像前几天那个变态的校长先生……”我开始一边替君俊吹萧,一边向他交代我躲在校长室桌下为校长口交的经过。

    在我说到我为校长口交至射精、和要他舔干净我丝袜上精液的时候,我发觉君俊的阴茎不止变得更加粗硬,连身体也有点颤抖起来。我改为用右手为他手淫,一边关切的问道:“小主人你没事吧?你不喜欢妈妈吃别人的精液吗?要是你不喜欢妈妈就不再做好了。以后我只吃君俊一人的精子就够了!”“不是的,妈妈。相反地,当我听到你为别人口交和吃精液的时候,我感到加倍的兴奋。当我在幻想着你穿着丝袜去吸吮着另一个男人的阴茎和亲吻他们的龟头时,头部上下摆动的画面……我现在就很想亲眼看看,你被很多条阳具在你的脸上磨蹭着、挂满精液的淫荡样子!”“是的,我的小主人。妈妈现在就穿着丝袜去替陌生人口交给你看。”我看见公园草地远处有几个简陋的帐篷,我知道那处是区内流浪汉的聚居地,现在也是我为儿子表演的最佳场所……第29章“妈妈,当我在幻想着你穿着丝袜去吸吮着另一个男人的阴茎和亲吻他们的龟头时,头部上下摆动的画面……我现在就很想亲眼看看,你被

    分卷阅读13

分卷阅读13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