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2)

制服丝袜 作者:肉色屋

第27章 (2)

      制服丝袜 作者:

    第27章 (2)

    约面试,那家公司的地址,以我对武汉的熟悉程度来说,应该不是一家很大的公司,但我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坐车去了,在经过一些杂七杂八的巷子后,那家所谓的公司竟然在一幢年久失修的老居民楼里,在踏上那幢楼的楼梯的第一步后,我转身地离开了然后回到家中在网上度日。

    这样地过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中,李凡还经常打电话来询问找工作的进展,问着我都烦了。她知道我烦,便轻言细语地叫我不要放弃。很奇怪的是,她总能让我平静下来,然后一而再地去努力。

    多多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打电话给我了。我也忙于自己的事情,再加上心情的郁闷,也没有去g扰她。也不知道她身在何处。我觉得这样,其实也是很不错的。我们的生活各有各的轨道,有时候不要去强求能否相j,相j的结果纵然有时候是相依相偎,有时候何尝不是碰得粉身碎骨

    只有鱼儿,也只有和鱼儿在一起。人生有太多的过客,如同前面那些曾经和我上过床的nv人一样,眨眼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生活在别的地方而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就像真真一样,我甚至不知道她家的地址,也正是如此,我们太依赖于现代化的通信手段,在我的手机丢了之后,便完全失去了联络她的可能x。我之所以想起真真,就是因为我在拿她和鱼儿对比,我知道,不论如何。我和鱼儿的关系最终的结局也可能和真真一样。我笑着对鱼儿说我已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丢在了一边。说这话时我和她正在洪山广场上看车展,秋季的车展会。c坪是c还是很绿,但提示请勿践踏,有j只鸽子在那里一会儿飞上天,一会儿落下来,小朋友们便去买一元一袋的饲料,喂给鸽子吃。

    幸福的鸽子,幸福的c,还有幸福的穿得花花绿绿的小朋友。y光也很明媚。鱼儿也很温柔,很恬静。她对我的未来好像丝毫不担心,至少我在她脸上,还有对话中没有看出来。我不是小c,小c被践踏之后可以重新长起来,虽然在那里毫不显眼,但它的坚韧如同一本小学教材中所讲的那样,生机bb。但我的脸被汽车践踏后,却影响了我的一生。我知道在鱼儿的眼中,这道疤是可有可无的,她丝毫不介意和我走在一起,虽然有很多目光如否刺般扎在我的脸上,虽然我无所谓,但是鱼儿也无所谓。在她的身边,我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被遗弃,我还活在过去面容姣好的世界中鱼儿淡淡地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你急个什么。我没办法反驳,但是我真的有些着急,她叫我想办法,能不能自己做点事情,也不求人什么的。我苦笑,我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要我去当一个做生意的人,那简直是要我的命。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能力已经减弱了而她却一直想开一家花店,我说见了花花cc的不快活,其实事实并非如此,而是想让她断绝这个念头。我想如果我守在花店里,大概一部份人会吓得不敢进店子里面来。

    “那你想g什么”鱼儿停住脚步,走到我的对面看着我。我想了一下,说:“开一间酒吧。”

    “好啊,我支持你”

    “支持个p啊”我沮丧地说:“我根本就没那么多钱。”

    “可以想办法啊。这个你倒不用c心的。我会想办法的。”鱼儿高兴地说。

    “要你想什么办法。”我沮丧地说:“我才不要呢。”

    “那你是什么意思”鱼儿看起来火了。

    我把头调向别处,看着边上滚滚的车流,不敢看她。

    “李凡姐也可以帮你的啊,你不好意思开口我去说去。”

    “我只不过提提而已,搞那么急g什么”我回头望着她说:“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鱼儿笑了,说你只要有想法就成,我们是全力支持你的,她忽然问道:“你怎么最近从没去她们家啊你不是挺喜欢那孩子的吗”

    我心里一惊,说:“心里烦就懒得去了。”

    “哦,那晚上我们一起去好不好说不定孩子想你了呢。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那样对孩子的,呵呵。”

    “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很简单的道理。”

    “你说去还是不去李凡老是打电话给我,要我好好陪你。你不能这么没良心吧”

    “不去不去。”我说完自己就走了。鱼儿追上来,说:“别发脾气啊,是心里有什么鬼吧”

    真是令我哭笑不得,我大声笑了起来,然后说:“是啊,的确有鬼,你倒猜猜是什么鬼”

    “开玩笑的,你那么激动g嘛你这种人也玩不出什么鬼来。”

    我无语。

    无论如何,看来鱼儿把我随口说的这句话当事做了。当天李凡就打电话来,先是称赞我说有了创业的念头,无论如何是好事,至于其他方面,她会尽一切可能帮我的。我告诉她,这不过是我临时的一相想法而已,还真正没有考虑其他相关的一些事。李凡但要我想一想,怎样c作,地点如何等等,她最后说:“你留意一下每天报纸的分类广告,上面经常有现成的咖啡厅转让的,这样要少花不少的心思的。”

    “我只是个想法,现在就这情形的不大可能的事。”我强调。

    “怎么不可能的事想到了喜欢就马上行动,拖拖拉拉地算什么”

    “好吧好吧,我考虑该行了吧。急个什么,慢慢来。”

    “这样才好,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和大伟商量一下看能不能给你什么帮助。”

    我有些生气地说:“你别扯一大湾子人进来行不行你一提大伟两个字我心里就堵得慌。”

    “好吧,不提就不提。大伟昨天还问起你呢,说你怎么不过来玩。其实我现在和他关系比以前好多了。他现在就在旁边听着呢。你何必耿耿于怀有心x一点行不行”

    “我不去我的事我自己c心,不想扯别人进来,就这。你根本就不了解男人。我要挂电话了。有什么事再说吧,我还是和鱼儿多联系一下子再说。”

    “这样也好,你自己注意一下身t,别一会儿多一餐一会儿少一顿的。”

    我挂了电话,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给大伟写封信道歉。也许他并不觉得这个道歉能有什么用,但做不做应该还是我的问题。其实我很想孩子,想和他一起玩一下,特别是在这种非常郁闷的心情之中,我经常在半夜醒来想起他。虽然谈不上什么快乐,但有如黑暗行船中的一杆灯塔,让人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独。正如我在前文所讲述的,当我孤独的时候,放纵的时候,好像还没有这么多的伤害。而现在我真正想走入一个nv人内心的时候,却真正伤害了很多人,特别是大伟。有网友说,ai总是伴随着伤害的,但ai中总有些伤害是可以抹平的,而对于大伟,我怎么来抹平呢无论如何,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愧疚。而这种愧疚我必须把它记录下来,让受伤害的人知道。

    我在屋子里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一支笔,也没有找到一张信纸。这些东西好像离开我好久了,以往都是在电脑中完成的。而现在,我必须以一种忏悔的态度来写下自己的心情,所以必须用自己的笔和纸这些东西来表达。我在附近超市里去买了一支水珠笔,然后买了一叠信纸。我把纸铺在桌子上,坐在前面却写不出一个字来我太依赖电脑了。而当我写个题头,才发现自己的字真的是难看极了,光手的颤抖都让字都不成型。原来写字是个细活,一笔一划的潇洒成了多年前的事情,要知道我原来写的字可是受到不少人称赞的呵呵,我苦笑,不光是一些人慢慢地离开着我,而我自己能挥洒自如的字都已经离开我了,更要命的是,一些简单的字我却怎么也写不出来,比方说“伟”这个字,我怎么看都觉得不像,而我在电脑上打出来时,却发现自己写得并没有错。

    这是否预试着我慢慢地老了,或者慢慢地退化了呢这些想法,把我对大伟的忏悔之情一扫而光,使我的脑袋里乱成一团,我g脆把笔丢下,去用冷水浇了浇自己的头。

    感觉好多了。

    我不得不提笔,找到一本杂志,然后拿出里面的一篇文章,一个字一个字地抄了起来,像刚学会写字的小学生一样。当抄了二千多字后,夜已经很深了。我在窗户里看到外面的世界,还沉浸在一种朦胧的氛围中,冰冷冷的。秋天和雾气开始从地上升起来,薄薄的散布着,在路灯下有如hse的灰尘,不细看有如蚊蚋一般的生命在飞舞着,等待太y出来,把它们晒得gg净净,它们是属于夜晚的,而我,好像也是。白天众多的喧闹,只不过把自己的表面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凉晒而已。如果没有光明,谁也就不会在意我脸上的疤痕了,也不会在意美与丑。正如现在报纸上,只要一副nv人的像都可能在旁边配上“美nv”二字,这样的表达,很累。

    而我与此同时又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如果说开一间酒吧,要是亏了怎么办我丝毫没有能力来欠别人的任何东西,包括感情,还有钱。我数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现金,只有七百。而原来办的工资卡里面有多少,我竟然还不知道,而这里面,我还没有计算应该还给李凡的部份,包括买手机的费用,还没有好好地仔细看一下这个账,因为不是我不好开口,而是开口的怕李凡恼怒罢了,但债总是要还的。不过要看以一种什么样的她能接受的方式。大概里面有不到二万吧,这对于开一间酒吧无异于杯水车薪。但我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来了。

    鱼儿好像比我还急,第二天便给我打来电话,说她正在动员她妈妈出钱,这让我心里很不安,便劝说她不要这么做。她说她是家里的独nv儿,她妈妈会帮她的,而且她强调,她的确也有开一间酒吧的想法,而且很强烈。

    “就算我们合伙好吗”鱼儿在电话中,好像坚决的不放弃。

    “你试试吧。”我知道她会碰一鼻子灰的。作为一个nv孩来说,现在流行的是找个有车有房的好老公嫁掉自己,甚至曾经有个nv人对我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很显然那个nv人说这话时她的要求可不是穿衣吃饭那么简单。以鱼儿的条件,在武汉找个有房有车的并不难,我认为应该很容易,说实在话,我并不知道她过去的一些历史,就像她不明白我的历史一样。这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我的信任让我有些不安,我也不可能因为开酒吧这件事而让别人知道我们是一对,这有些荒唐,的确如此。

    鱼儿的进度出奇的快,而在她为此忙碌着的时候,我整天在被窝里睡着懒觉,有时候连饭都懒得去吃,睡得自己感觉到穷途末路,前面没有一点希望。直到鱼儿打电话来,说她父母要见我一面,吓我一大跳。鱼儿告诉我说不是别的什么,就是想知道你的一些情况,然后才放心我们合伙做这。我这才醒悟过来,连忙问她:“你准备把工作也不要了”

    “是啊,好早就不想上班了。天天坐在酒吧里多舒f。”

    “你想得太简单了,现在生存压力挺大的,工作也难找,我不同意你辞职。什么事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哦,这件事商量了再说了。你到底见不见他们啊”

    我也在考虑,这很为难,但鱼儿一意孤行令我也想不到办法,其实内心里我已经放弃了开酒吧的想法了,但也不能打消她的积极x,何况还有李凡,我一咬牙,便说:“见就见吧,但得说清楚,可不是谈恋ai,是谈工作。”

    鱼儿听起来很高兴,便约定在明天晚上。地点是她家里。放下电话我不得不郁闷鱼儿的c率,既然她考虑不周全。我已经可以趁这个时候打消她的开酒吧的想法了。第二天傍晚我穿戴整齐地出门打的,然后约好在江边一个地方等着她。到那里时,她已经兴高采烈地在等着我了,看那样子,我真不知道会怎样那个小区因为鱼儿的原因,送她回来过j次,但我从来没有走进去过。现在,我和鱼儿并排走在一起,往那里走去,我明知道这是一个深渊,但不得不这样。

    我之所以说这是个深渊是有道理的。你想想,既然我连一家公司都不愿意接受我的脸,她妈妈会接受么我很了解她们这一辈四五十岁nv人的想法,不光如此,还有她们言语的刻薄,可以把你全身剥得连p肤渣子都不剩。甚至想来她妈妈很可能认为我和她nv儿在谈朋友,要像貌没像貌,要工作没工作,要钱没有钱,除了那张纸质的、经不起一根火柴就可以化为灰烬的、甚至有可能是假的文凭。但其他j样可没有这么简单,都是实实在在的不可消灭的证据。我心里已经做好了强烈火力的攻击准备,这也许是鱼儿愿意放弃的唯一途径了。

    但她看起来好像那么高兴,脸上满是笑,而且c促我走快些。在她家楼底下的时候,我站住,点着了一支烟,说:“让我chou一支烟。”

    “你那么紧张g嘛又不是相亲”

    “正因为不是相亲我才紧张。”我笑着她说,然后把一口烟吁得老远。

    “好吧,你镇定一下也可以。其实我爸妈他们挺好的。”

    我想当然是好,因为你是他们的nv儿,而我却是一个外来者,在他们眼中是有可能把她带走的外来者,这种敌意是必不可少的。另外还有我上面所说的那些原因。这才是重点。

    chou完烟,我把pg一拍,说:“走吧。”

    鱼儿敲着门,门很快就打开了。我礼貌地望着地上,换了双认为还算合脚的拖鞋。然后鱼儿就把我带到她家的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去倒了一杯茶过来。她爸妈也就坐在旁边,有些怪异地看着我,我任由他们打量着,眼睛只看着电视。

    她妈妈问:“你叫张寞是吗”

    我点了点头。

    “现在没有工作”

    我也点了点头。

    她妈妈哦了一声,音拖得有些长,好像在暗示着什么。看来鱼儿早就把我的一些事情告诉他们了,这让我省心了不少。

    “那你准备怎么样搞法呢开酒吧的事。”

    我求助似地看了看鱼儿,因为这个问题我实在是不好回答,因为我和她甚至连口径都没有统一。鱼儿说:“找别个要转的接手就行了,你问那多搞么事”

    她妈妈拍了一下鱼儿的手臂,说:“鬼话,你要我出钱我不问清楚要是上当受骗了么样办”

    我知道她说这话是有所指。鱼儿说:“怎么会呢上哪个的当受哪个的骗你这样说别个不好想的。”

    “你晓得么事咧只有骗你的人不好想,没骗你的哪个不好想现在外头坏人又多,随么事要多长个心眼的。”

    “好好好,我不跟你争。你有么事你接倒问,心里烦”

    “你个鬼丫头烦么事烦的我经历的事总比你多些吧”

    她爸爸在旁c一句嘴,对鱼儿说:“你总是没大没小的,又和你老娘两个犟。”

    我一听,胜负已定,答案已知,也不好继续打扰。站起身便说:“你们慢些忙,我有事先走的,我还有点急事要办。”

    鱼儿说:“你现在哪里有急事你没有对我说呢。”

    我一笑,说:“也不用随么事都跟你打报告吧”

    鱼儿看了她爸妈,好像也没有什么话要说,只好送我出门。下楼后,我对她说:“你现在该安心了吧,我说过是不可能的,你不信。”

    “谁说没可能”鱼儿看着我说:“晚上回去我再和他们商量,你不知道我耍赖的本事吧”

    “这跟耍赖无关的,这是原则问题,你爸妈的原则。”

    “你回去等我消息好了,你不会生气吧我爸妈对别人都是这样子的。我看着都习惯了。”

    “我怎么会生气只是你要有心理准备,这事不太好办。”我安w她说:“你和他们说话也要注意,不要太任x了,虽然是你父母,但你长大了也不是小孩子。”

    “我知道的,你就等我消息吧。”

    我答应她,坐了车就回到家里,去她家这件事本来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会徒增烦恼罢了。只是刚回到家里没多久,但接到了鱼儿的电话,电话里她竟然哭了起来。

    我稳了稳情绪,笑着说:“有什么好哭的,这大了,哭起来不怕羞啊不给你钱就算了,你是家里的独nv,以后总归是你的吧”

    “你说得轻巧,他们给我上课,不要我和你来往。”

    “不来往就不来往,哭个什么呢现在你这样答应他们,来不来往腿还不是长在你身上别哭了。”

    “他们还说你有可能是坏人。”

    “我本来就是坏人啊。”我再次笑了起来,说:“他们没有说错的。”

    “你今天mao病了吧怎么事事为他们啊”、“哪里为他们了只不过跟你讲道理,你要孝顺知道吧他们是你父母,自然都是为你好的。”

    鱼儿停止了哭,气冲冲地说要搬出来住。我劝来劝去好你这次也劝不动她。我想起了我们被李凡安排见面的那天,她一副恬静的样子,还有对我的漠不关心。而现在她为了这事和家里吵了一架。怎么说呢,人就是这样,在熟悉了过后,你会发现他的一切都并非你所想像的样子。但不论鱼儿怎样对我,而我心中却总是保持着第一次见面的那种印象。她不应该是个把悲喜表露出来的人,更不是个轻易就哭的nv孩子。我总觉得,这些事情的表面深处,往往隐藏了一些东西,至于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鱼儿说要搬出来住,同时也疑问地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带她到我这里来。她说她很想看看我生活的环境。我拒绝了,她使出了杀手锏。

    “你记得上次你差我一个条件,你忘了你说我假装做你的nv朋友,然后条件听我提。现在我提出条件,我要到你那里去看看,你不会藏了一个nv人在家吧”

    她不说我还真忘了这件事,我说那有什么好看的,不知道你为什么对这感兴趣。她又说出了一句更让我吃惊的话:“我很奇怪你从来没有谈到你的家人。”

    听到她这句话后,我马上挂了电话,然后哭了。

    第27章 (2)

    -

第27章 (2)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