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海丝蒂的保健室(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17

      海丝蒂的保健室(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17

    悲又可憎的

    理由?

    三个月,她失去了身体与灵魂,所有的一切全被父亲与叔叔给夺走了,甚至

    被烙上了下贱的永远烙印。

    最后虽然被救出…但之后的事,就是在有如失去自我般像个行尸走肉的又过

    了半年多,受伤的心与被催残的身体,才在那双温柔的手的指引下,找到了一个

    出路。

    敏娜.佛罗伦斯,华伦学院的冰山美人,比冰更寒冷,谁也不知道,她所隐

    藏的是多么肮脏的真实?

    晨曦升起,照耀在冷锋湖与积雪上反射出耀眼的光华,暴风雪终于停了,每

    一条湖上桥与小岛都堆满了雪,远看很像一个一个大雪糕,海丝蒂放下了书,迎

    向金光灿烂的阳光,伸了个大懒腰,大大的呵欠脱口而出,然后…哈啾!

    「唉…」叹了口气,海丝蒂希望深夜的疯狂没让自己感冒,跟病人接吻…真

    的是色欲冲脑才做的出来的蠢事,「我是护士耶,这么不专业…」

    一边唠叨着一边走到病床旁,敏娜侧睡着,两条乾掉的泪痕挂在那憔悴的脸

    庞,一想到这女孩曾经历过多少的地狱,就令人感到难过,命运女神有时残酷的

    令人绝望…

    为敏娜量过体温,海丝蒂考虑要不要解除敏娜的拘束,但是幻想敏娜被绑住

    四肢无法反抗任人鱼肉的画面,实在也满诱人的,不过幻想归幻想,海丝蒂还是

    把拘束解开。

    「敏娜,敏娜…」海丝蒂摇了摇病娃娃,少女似乎不想被吵扰而不醒来,还

    用手拨开海丝蒂的,再把被子拉的盖住身子,海丝蒂只好耸耸肩做罢。

    就再让她睡一下吧,不过,等一下还是要叫她起来,毕竟就从昨天就什么也

    吃,而自己的肚子也在抗议了,海丝蒂顺从本能走到厨房,拿了麦片的即溶包做

    为早餐。

    一直到叫雪伦起来前,海丝蒂几乎都在清扫整理保健室,当她注意到时间,

    已经是八点过十分了,想起雪伦要上第二节课的海丝蒂到卧房要叫醒眼镜娃娃。

    雪伦整个趴在床上,盖住头的被单显露出少女苗条的曲线,那细瘦的腰身、

    圆滑的臀部还有曲线美好的双腿,甚至是小巧的脚掌,在海丝蒂看来,是那么的

    可口,这淫荡的娃娃不论何时总是能勾起她的欲望,于是,海丝蒂决定给雪伦来

    点惊喜。

    海丝蒂轻手轻脚的靠近床边,观察了一会儿,确定雪伦没被吵醒后,淫乱护

    士张开双手,突然的抄进雪伦的身下,抓着那对丰满美乳抓啊抓的,她就不信这

    样雪伦会没感觉。

    「嗯…唔…」轻微的呻吟自眼镜娃娃嘴角漏出,被偷袭的身体本能的想闪躲

    狼爪,但是那攻击似乎摆脱不了,雪伦睁开一只眼,模模煳煳的视线只见到一张

    脸,那是就算看不清楚也不会认错,非常熟悉的脸。

    「老师…?你在做什么啊?」雪伦支起上身,迷迷煳煳的,还没运转的脑袋

    问出的问题让海丝蒂苦笑不得。

    「啊…这个啊…」海丝蒂也一时语塞,但是那双狼爪并未收手,还是抓抓捏

    捏的,但是她也发现雪伦好像迟钝的很奇怪。

    「唔,我头好晕……」雪伦摸了摸头,然后又趴回床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模

    样,海丝蒂好奇伸手摸向她的额头。

    「啊,好烫。」海丝蒂一声惊呼,连忙冲出卧房拿耳温枪,又冲回床边给雪

    伦量体温,「39度,真糟糕。」

    「难怪…我觉得头好晕…」雪伦软棉棉的趴在床上,全身像铅块一样重,一

    点也使不上力,看来今天也不用上课了。

    「我之后会帮你跟老师请假,你就乖乖待着,我来帮你退烧。」海丝蒂叹了

    气,看来这是跟病人乱搞的报应吧?

    「嗯…」雪伦说完,又闭上了眼,感到睏意濛泷,没一会儿又坠入了梦乡。

    海丝蒂将雪伦抱到病床,就在敏娜的隔壁床,为了让雪伦能专心对抗病毒,

    补充水份是免不了的,海丝蒂也给雪伦打点滴补充生理食盐水,再垫个冰枕帮助

    体温冷却。

    想到自己可能会感冒,海丝蒂也不禁多喝温水好提高新陈代谢,她想这一整

    天可能都要秏在这两个娇美的病人身上了吧?

    而事实也如她所想,一整天下来,敏娜醒来吃了麦片后又继续睡,雪伦则是

    半睡半醒的,但烧有退下来。来探病的人很多,也包括雪伦的班导师,海丝蒂对

    于这位希娜丝老师的质问,只好推托是雪伦照顾敏娜时不小心感冒了。

    总不能老实说,是跟病人接吻时感染病毒吧?那她一定会被丢进冷锋湖喂鱼

    …海丝蒂当然是爱惜自己性命的。

    美乐蒂老师中午也来探过敏娜,但是她排满了课,所以没有久待就离去了。

    除了老师,一整天都有同学前来,而一直到现在,海丝蒂才终于明白,敏娜

    能从心理创伤中再站起来的原因,是有一位可靠而温暖的推手在帮忙她。

    凡妮纱.卡崔尔,敏娜的表姐,留着一头直顺的白金发,浏海在额头以侧中

    分划开,系着白色蝴蝶结发夹是她的注册商标。既使是厚重的雪衣也掩不住她的

    好身材,她陪着敏娜的同学前来探病,在同学回去后,她留下来与海丝蒂谈话,

    也让海丝蒂有了瞭解敏娜的机会。

    「敏娜其实很少感冒的,不过我听说她是在昨天还要去游泳,应该是这样才

    感冒的吧?」凡妮纱说,柔软而高雅的声音听起来令人很舒服,她也有着与敏娜

    一样的蓝眼,就镶在杏仁眼框中,有如一颗美丽的蓝宝石。

    但最令海丝蒂欣赏的,则是那从容不迫的优雅身段,一进门时,她的言行就

    掳获了海丝蒂的视线。

    「嗯,我想瞭解一下她为什么在那种天气,还坚持去游泳?」

    一边欣赏着凡妮纱,海丝蒂问着她没从敏娜口中得到答桉的问题。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么说好不好,不过,那孩子只要心情不好就会想游

    泳,她曾经碰到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我唯一能说的是,游泳是她唯一的依靠。」

    凡妮纱优雅的拿起马克杯,轻啜了一口海丝蒂泡的咖啡。

    她正一边思索一边说出了她认为可以让护士小姐知道的情报,虽然她并不知

    道,海丝蒂知道比她想像的更多。

    「所以就是只要她心情不好,就会去游泳,不管有什么阻碍?

    不然暴风雪应该足够让人打消念头了。「海丝蒂的心中,已浮现了一个大略

    的雏形了,关于敏娜能从地狱中爬起的原因。

    「敏娜从

    分卷阅读17

    -

分卷阅读17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