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海丝蒂的保健室(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8

      海丝蒂的保健室(H) 作者:佚名

    分卷阅读8

    。

    「老师,走好喔,摔倒了会很惨喔。」雪伦说,她的眼镜已经因为积了一层

    雪而看不到前面,她索幸拿下眼镜,眯着眼走过这个她还满熟的广场,在学校一

    年半了,也走过了无数次。

    花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三个人却只走到广场的一半,结冰的河道上也堆积

    了雪堆,只见美乐蒂老师选择直接走过去,而不去走弯成一道极大弧线的桥,于

    是雪伦也跟进。

    水道本来颇深,但因为结冰与积雪,高低差已经缩小到可以一脚跨越,雪伦

    记得广场上的拼贴彩绘很漂亮,现在当然被埋在雪堆里了,海丝蒂突然打了一个

    喷嚏,这全身用力的动作可让冻僵的筋骨隐隐作痛。

    「老师,你的身体投降了啊?」雪伦笑着,这种风雪她见过太多次了,就算

    是去年也有,只是海丝蒂在学校来说算是新人吧。

    「呜…」想着自己是不是也感冒了,海丝蒂巴望着赶快进到没有雪花乱飞的

    室内,才想到这,鼻头又痒了,她闭上眼想强忍,但是…

    「哈啾!…呜…」又一个喷嚏,接着又是全身作痛,南方人的身体不可能一

    时半刻就适合酷寒的北方。

    花了十多分钟,踏上新月楼室内的瞬间,海丝蒂差点跌坐在地上,还好有雪

    伦的支撑,才能勉强的走,美乐蒂老师拍掉一身的雪后回头问…

    「还好吧?」她的模样真不像刚刚穿越暴风雪,显的很轻松,叫海丝蒂很羡

    慕。

    「还好,带路吧…」海丝蒂觉得光是说话就要她的命了,但是有个孩子正在

    等她,不能再担搁了。

    学生在四楼,这四层楼的楼梯让海丝蒂以为,要爬断她的脚了,终于美乐蒂

    带她们来到的教室,并不是美乐蒂上课的教室,而是现在没人使用的烹饪教室,

    学生就躺在长桌上,身上盖着毯子,由另两名学生在照顾。

    「等我一下…我把这个…呜…把手套脱下来。」海丝蒂挣扎的想脱下手套,

    但是手套却好像粘在手上一样,雪伦于是上前帮忙。

    美乐蒂来到病倒的学生旁,照顾的学生立刻跟美乐蒂说明情况,十几秒后,

    海丝蒂才跟雪伦来到女学生身旁,雪伦将急救箱放在桌子旁打开。

    女学生的名字是敏娜,海丝蒂少数认识的女学生之一,因为她是华伦女学院

    的风云人物,一名运动健将,现在是三年级生,擅长是游泳,得过不少的奖盃。

    在海丝蒂到任没多久,敏娜就去过保健室为了手割伤而找海丝蒂帮忙…那时

    的海丝蒂并没有对敏娜多想,因为雪伦是她的第一个猎物。

    不过,海丝蒂在想,现在…是不是可以补吃回去?

    至于雪伦,她心中另有想法,一个只属于她自己的祕密。

    与印像中的敏娜不同,发高烧的游泳少女肤色苍白,神形憔悴,就连那头与

    游泳池最相衬的蓝发,现在看起来也黯澹无光,因为高烧而呻吟着,呢喃着很冷

    很冷,活力十足的运动美少女现在成了病娃娃,海丝蒂拿了耳温枪量了敏娜的体

    温,不禁皱眉,39度。

    「她怎么感冒的?」海丝蒂的心中已有了假设,但是还是想证实,因为假设

    并不代表答桉,而她的假设是,敏娜坚持在这种烂天气去练泳。

    「她早上去游泳了…」一名女学生说。

    「学校有温水的游泳池,她可能是在沐浴更衣时着凉的。」海丝蒂接着说下

    去,为自己的假设成真而叹气,她从急救箱里面拿出听诊器,「我想,我们可能

    要想办法把她移去保健室。」

    说完,除了海丝蒂专心看诊外,其他人都面面相觑,要将敏娜移过去的话,

    势必得让她吹风雪,这会不会让敏娜的病情加重。

    「我们得要冒险了,在这里敏娜也不能接受照顾,而且雪太大,火车不会开

    的。」美乐蒂说。华伦女学院有专属的火车站,有三部列车可以接学生上下山,

    这也是进入学院唯一的方法。

    「可以让我说一下吗?」重新戴回眼镜的雪伦说,美乐蒂点了点头,于是眼

    镜娃娃继续说,「我们必须有一个担架,能有现成的最好,没有的话只好做个应

    急的,这样才能让学姐越过水广场。」

    众人沉思,教室里只剩下海丝蒂在翻找急救箱的声音,这时一名也戴着眼镜

    的女学生拍了下掌,大叫有了。

    「我想起来上学期急救实习用的担架,放在地下楼。」女学生的话立刻引起

    回响,大家都没忘记,只是除了她也没人想起来。

    「太好了,你们快去准备,然后多拿一些毯子。」海丝蒂说,她实在是松了

    口气,这样对学生或对她与雪伦,都是好的。

    于是美乐蒂回班上找了几名学生,交代她们去搬担架与拿毯子,而海丝蒂也

    给雪伦做现场实习,毕竟她这个名义上的保健室小助手也该学一些真才实料,才

    不会漏馅。

    十分多钟的等待时间感觉很漫长,而且海丝蒂又开始觉得冷了,冷风从门或

    窗的缝隙灌入教室,刚才给敏娜打了一针退烧针,希望少女的体温能先降一些。

    门终于开了,先是毯子,学生们将足够保暖的毯子放在桌上,没多久,令人

    焦急的担架也到了,一群人于是七手八脚的将敏娜移到担架,并且先在担架上铺

    上毯子才移过去,美乐蒂更不忘将毛帽给敏娜戴上。

    辛苦的走过来,还要更辛苦的走回去…海丝蒂人站在新月楼一楼,想着自己

    今天是怎么了?风雪没有减缓的迹像,她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她提醒自己去

    要洗个热水澡。

    本来就难走的路,加上沉重的担架,更是比乌龟爬还慢,但是海丝蒂并不想

    其他学生来帮忙,所以她婉拒了美乐蒂与学生们的的热心,不然她那回去抱眼镜

    娃娃身体取暖的打算,可就失算啰。

    有旁人在场,总不能太放肆吧?

    去的时候走了十几分钟,这次回来,大约半小时,加上中途两人必须停下来

    休息一下的时间,因为有敏娜与迭上好多毯子的担架实在超过两名女生能负荷的

    重量。一打开保健室的门,回到自己领域的海丝蒂不禁想哀嚎…可惜脸冻僵了,

    嘴张不开,于是她放弃,现在先安置好敏娜要紧。

    将病娃娃从层层的毯子当中解放,再放到病床上,再盖上毯子,海丝蒂交代

    雪伦去准备热水与毛巾,而自己则是到药柜拿了点滴瓶与针筒,华伦女学院的保

    健室规模有时连海丝蒂也赞叹,这已经不输一间小诊所了,最

    分卷阅读8

    -

分卷阅读8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