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专属(H) 作者:纤仟

分卷阅读29

      专属(H) 作者:纤仟

    分卷阅读29

    ~别……好胀~啊——”男人一个狠狠的撸动,唐陌身下的肉棒猛地一抖,流出了一股股稀薄的精水。

    萧远趁着身下的人被前面的刺激转移了注意力,胯下发力一耸,便将露在外面的大半狠狠地插了进去。紧接着又在唐陌被自己的深入弄得尖叫的同时,握着他的腰,将他得臀部更高的提起,随即胯下便毫无停歇地在宝贝紧致柔软的小穴里猛烈抽插了起来。“啊啊啊~~~太深了嗯……老公,求你……嗯啊~好深好快啊~慢……啊哈,慢点……”唐陌趴在枕头上,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而下身却如雌兽一般高高撅起,承受身后男人的操干,整个身体被男人插的剧烈地前后移动着。

    后入的姿势原本就比正面插入要深得多,萧远还牢牢地握着唐陌高高撅起的臀部,大掌不停揉搓着弹性极佳的绵软臀肉,将臀肉向两边掰开,让自己粗硕肉棒的根部也能够亲吻承受自己操干的小穴。

    粗长的肉棒深入浅出地捅着嫩穴,紧致又柔软的穴肉紧紧吸附着来回律动的茎身,在肉棒抽出时似是留恋一般不停地蠕动包裹,裹得萧远爽的大汗淋漓。啧,怎么能这么紧,这么会吸?萧远爱这具身体爱的简直要发狂,劲腰如马达一般狠狠地向嫩穴深处耸动,任由硕大的龟头一点点向更深处戳刺,开拓宝贝娇嫩的后穴。后穴深处的隐秘被一点点挖掘侵占的感觉,刺激地让唐陌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好似整个人从里到外,都被这个在自己身体里肆意鞭挞的男人慢慢地,侵占的一丝不剩。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一点恐惧,却更多的是难以言说的满足,将自己完完整整奉献给深爱的人的满足。攥着床单的双手转而松开,向前撑住了床头,臀部在男人抽出肉棒准备捅进来的那一刻,进一步地抬高,向男人狠狠撞来的胯部凑去。这一番动作,使得本就进的很深的男根进入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那里更加狭窄更加潮湿,在龟头捅进的那一瞬间,仿若受惊般抽搐起来,紧紧地咬住龟头,下一秒便疯狂地蠕动按摩起来。

    萧远简直要疯了,如野兽般哑声粗喘起来,原本掐着臀肉的大掌用力收紧,狠狠地掐住了唐陌同时开始剧烈抖动的纤腰,巨茎根部紧紧地贴着疯狂开合的穴口,完全制止了身下的人一丝一毫的脱离。

    恐怖的深度让唐陌瞬间瞪大了眼尖叫起来,他感觉那巨根已将自己捅穿一般,深入肚腹的交合,让他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眼中急速蓄起欢愉的泪水,自眼眶滑落,与嘴角流出的津液一起,滑过温润的下巴,顺着脖颈完美的曲线流过,在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道水线,淫靡地让人忍不住把那里吮吸肆虐地更加淫乱。若是平常,萧远肯定早就饥渴地上去吸个不停了,但是现在,他早已被唐陌嫩穴深处最甜蜜的那一处夹的头皮发麻,两眼发红,几近兽化了,完全注意不到自己宝贝那媚到极致的表情。

    紧致的那处还在不停地紧裹龟头的顶端,萧远深吸了口气,稍作停缓,待自己稍微习惯这绝顶的刺激后,保持着下身紧紧相连的姿势,双手极尽色情地揉了揉被自己掐红了的纤腰,随即滑了下去,抚摸起宝贝柔软的肚腹,在龟头顶着的地方那处用力按压了起来,听着身下人呼出口的尖叫慢慢变成带着哭音柔媚至极的呻吟,邪魅地勾起唇,“没想到宝贝喜欢这么深的,”说话的低哑嗓音带着主人浓烈滚烫到能烧死人的情欲,分毫不差的传到弱弱哭泣的唐陌耳中,勾的他欲火愈发旺盛,被男人不停揉压的肚腹酥麻感越来越强烈,肚皮下紧咬着男人肉棒顶端的穴肉吮吸地愈发剧烈起来,像是在期待男人野兽般的操干。萧远被咬的不由闷哼一声,勾起的唇角紧绷起来,被情欲烧红的眼眸变得近乎狠厉,“宝宝这么能吸,这么能吃,老公怎么能不满足呢?不过……”说着,揉压肚腹的双手转而抓住唐陌的大腿根,就着唐陌撅着屁股与自己的男根连得毫无空隙的姿势,慢慢地向两边掰开,形成一个大开的倒v,唐陌似是感觉到什么一般,惊慌地想要挣扎,萧远却快了一步,分开自己的腿,抵住身下人想要闭合的膝盖,随即双手抓住那白嫩的臀肉,狠狠地向两边掰开,露出剧烈蠕动吸吮着自己肉根的穴口,“宝宝要小心,别吃撑了。”说完,不待唐陌反应过来,蓄力的腰身便将由于方才的姿势进不去的那一小段肉茎,狠狠地捅进了贪吃的嫩穴里,原本被甜蜜到极致的那处咬住不放的龟头,抖动着流出一丝精液的马眼,狠狠地捅穿了那令人疯狂的紧致,戳向了穴道最深处最敏感的软肉。

    第二十七章(激h)

    “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好深,怎么可以操得这么深,好像要被男人捅穿一般,可是即使是这样,他也好满足好喜欢,身体里每一处炙热流淌着的血液都融入了他对男人的爱慕与迷恋,他对着男人可以毫无防备的将身体完全打开,任他为所欲为。男人在他身体里不知疲惫的用力索取着,情热的汗水不停地随着用力耸动甩落在唐陌的腰背上,脸上;男人操干时如野兽般的粗喘,仿若近在咫尺般环绕在他的耳畔,诉说着对自己的强烈欲求。男人的气味包裹住了他,让他觉得两人仿佛已通过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完全融合为一体,自己已完全属于他。他的脑子已无法思考,只剩萧远带给他的灭顶欢愉。此时此刻,他是男人的雌兽,除了交媾,除了收缩穴道取悦占有自己的男人,除了大声呻吟,其他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唐陌尽情地呻吟着,身体随着萧远猛力的捅干前后移动,却又因紧扣在自己腰部的大掌,使得移动的幅度很是轻微,男人腰部的力量更多的随着胯部的挺动,重重的戳向嫩穴最深处的软肉,比茎身粗了不止一圈的龟头在肉棒干到最深处的时候,还会压着那处软肉转着圈研磨,还未等那处狭窄的甬道被磨得抽搐着裹上来,龟头便随着抽出用力摩擦过紧裹上来的穴肉,离开了那段紧致,却又在那段穴肉不满足地收缩时,又快速的狠狠破开收缩在一起的穴肉,势如破竹般的捅了回来。这番快速到毫无间歇的刺激,干的唐陌浑身发软,浑身似被干的熟透了一般泛着红,眼角因哭泣而泛起的红润,在男人猛烈操干带来的欢愉下越发鲜明,媚的简直能勾人心魄,口中溢出的呻吟仿佛带着钩子一般,勾的本就爽到四肢百骸的萧远愈发疯狂。

    肉棒进出的愈发快速,掰着唐陌臀瓣的双手用力到将臀肉掐的红痕遍布,硕大饱满的囊袋随着猛烈的进出,不停地拍向仍在汩汩流着精液的阴穴,被男人之前操干到大大翻开的肉唇,在囊袋猛烈大力的拍打下

    分卷阅读29

    -

分卷阅读29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