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暴发户(H) 作者:九号球

分卷阅读38

      暴发户(H) 作者:九号球

    分卷阅读38

    面的洞被人操,现在倒感觉嗓子眼也被人用鸡巴捅着,只能哼哼唧唧嗯嗯啊啊的,说句话都又爽又难受的。

    话刚说完便感觉身体一轻,原来是陆如许就着交合姿势将他一把扯了起来,他两条腿由于惯性,还是呈蛤蟆跪趴式弯着,腰部被陆如许托着,整个人半悬空,两个手无处安放,上下摆动着,找不着平衡点,怎么看怎么滑稽。

    偏偏陆如许很满意他这模样,就着这奇怪姿势,丝毫不减撞击的力度和速度,把他肏得“哇哇”直叫。

    “去……嗯……沙发……”李兴龙指着离陆如许一步之遥的沙发。

    陆如许却不听他指示,游刃有余地抱着人还往侧前方走了几步。李兴龙最怕就是被抱着边走边肏,失衡的恐惧和性交的快感融合起来,让他无法招架。越是紧张,后穴越是紧缩,夹得陆如许差点精关失守,一泄如注。

    “放松点!骚媳妇!要把你老公夹断啊?”陆如许终于停了下来,但是阴茎依然恋恋不舍地插在李兴龙的骚洞里。李兴龙别无他法,只能够两只手大大地向前张开,撑在地板,大屁股高高地撅起来,方便直立站着的陆如许肏他。

    这姿势让他想起曾经在动物园里看过的发情的疯狂性交的动物,自己就似那被侵占的雌性,被雄性勇猛地征服。这想法让他蓦然涌起羞耻感,浑身泛起诡异的热意。蜜色的肌肤本来因为激烈的交合泛起红色,这下红得更是厉害。

    他感觉马眼由内而外涌起一股冲动,阴茎随着剧烈的交合节奏时不时向前甩。“嗯……如许……我喜欢……啊……你……”

    “我知道!骚媳妇!”陆如许答得咬牙切齿。他上身穿着整齐,下身只解开皮带,半褪下内裤,相比衣物七零八落的李兴龙,十分的从容不迫。只有额头暴起的青筋和不断滚落的汗珠,像是要把李兴龙揉进身体内一样的肏弄架势,泄露了他的失控。

    “呜……”听到一如既往的敷衍回答,李兴龙心里涌起一阵空虚。但是身体反应却背道而驰,马眼一疼,被陆如许肏得精液喷涌而出,一些浊液喷到了紧绷的小腹上,一些溅到了地板上,散发腥膻气味,空气一下被渲染得无比淫靡。

    他感觉腰部和腿部都乏力极了,陆如许还在他体内不停歇的征伐,然而他连弯起脚趾头都哆哆嗦嗦,够不上力。

    “呜……如许……我没力气了……慢点……”李兴龙弱弱地求饶,嗓音带着高潮过后的满足与慵懒。

    “再忍忍……”陆如许亲了亲他漂亮的蝴蝶骨。

    “不行……去床上吧……”他想要躺在软软的床铺上,缓解肢体的酸软。

    “好。”陆如许一把将他捞了起来,但是仍然是不肯退出来。李兴龙无比佩服陆如许的体力,他现在仍然是以背对着陆如许的姿势,被对方搂着腰从后面抱着走路。客厅离睡房还有一定距离,被这么磨蹭了几下。他好像又感觉到内里热热的,鸡巴好像又有感觉……这感觉还很强烈,强烈得李兴龙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

    越走就越觉得不对劲,马眼酸酸痒痒的,不像是要射精,反倒是想要上厕所……

    “放我下来!”陆如许正抱着人走得好好的,李兴龙却突然挣扎起来。一旦察觉出尿意,那尿意便无端汹涌起来,好像再走两步就要尿出来一样。

    他妈的!他总算是晓得陆如许上次为何直接尿他花穴里了。这他妈的尿有时候根本就憋不住!

    “乖,很快就到了!”陆如许亲了亲他。

    “不……如许……我要上厕所……”

    “要在厕所做?”陆如许略一沉吟:“厕所好像也不错……”

    这都想到哪里去了!谁说要在厕所做了!李兴龙努力忍着想要立刻撒尿的冲动,艰难地解释:“不……我……我尿急……要上厕所!”说完感觉好像尿意更澎湃了,屁眼和鸡巴都哆嗦了下。

    “别急……”陆如许慢悠悠地说,一只手伸过去堵住李兴龙的马眼。

    “操!你干嘛你!”

    “帮你把尿……”陆如许咬着他的耳朵,说道。

    浴室里。

    李兴龙下身前倾,鸡巴对着马桶,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你,你先拔出去……”他侧过脸,对身后的陆如许哀求。这实在是太难受了,陆如许的那根粗鸡巴还堵在他屁眼,虽说停止了律动,但是插在那里,搞得他好像使不上劲一样。

    膀胱要炸开一样,可是越是想尿,越是尿不出来,急得李兴龙双眼发红。

    “尿不出?”陆如许声音带着笑意。

    “拔出去!”李兴龙恼羞成怒了。

    “别生气。”陆如许跟没骨头一样,脑袋一直枕在李兴龙的肩膀,伸出舌头一直舔他敏感的耳朵,舔得李兴龙直哆嗦,腿软得更使不上劲了。

    “我帮你……”

    李兴龙还没琢磨出来这句我帮你是什么意思,整个人就被人从后面抱了起来,身体悬空,两条腿被人用力地掰开,下身直直对着抽水马桶,完全就是大人替小孩把尿的架势。刚才他听陆如许说要帮他把尿,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玩儿真的!

    “别闹!放开!”李兴龙晃了晃屁股,挣扎起来,孰料陆如许竟然就着他晃动的动作,又一个猛进,鸡巴在屁股洞里又灵活地研磨肏干起来。

    “啊!你他妈的有病啊!”李兴龙被肏得双乳向前抖了抖,鸡巴明明被尿意折磨得发痛,竟然又有要勃起的冲动。他把心一横,听着激烈的“啪啪”水声,用力地收缩肚子,终于……马眼传来灼人的疼痛,紧接着,腥黄的液体形成水柱,从小孔喷泄而出。

    “呼……嗯……”李兴龙断断续续地来了几个深呼吸,才算缓过神来。“你……你怎么变大了!”尿的时候没察觉,一尿完,李兴龙就发现,体内的“小如许”又大了起来,操!他以为刚才已经是他尺寸的极限了,没想到自己尿了尿,这玩意儿竟然又大了!真是怪物!

    “还不是你尿的时候太骚了……”陆如许重重地挺身进去,颠得李兴龙身体前倾晃动,鸡巴上又掉了几滴尿液。

    “有病!”李兴龙骂他,耳朵却悄悄地红了起来。我也是有病,他心想。听别人说自己骚竟然还会觉得是赞扬!

    “我是有病……”陆如许掐了一把李兴龙的屁股,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暧昧下流。“有想把你个老骚货肏死的病……”

    d城某情趣酒店豪华套房。

    李重阳满身情欲痕迹躺在床上,面前的这两个男人根本不知疲倦为何物,一晚上他们爱不释

    分卷阅读38

    -

分卷阅读38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