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暴发户(H) 作者:九号球

分卷阅读2

      暴发户(H) 作者:九号球

    分卷阅读2

    。这俱乐部厕所隔间面积很大,容纳七八个人也不在话下,但是陆如许一进隔间就不断朝李兴龙逼近,你进我退的,终于把李兴龙退得一个踉跄,他本能的抓住了离他最近的陆如许的胳膊,想要努力的保持平衡,但是下跌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刚好他身后就是马桶,于是李兴龙一屁股结实的撞上马桶盖,还将陆如许也整个扯了过来,两个人腿碰腿的,陆如许一个胳膊被李兴龙抓住,另一个胳膊撑在隔间的墙上,努力保持平很,李兴龙呆在下面,几乎是被他护在怀里的姿势,往上一看,刚好可以看见陆如许性感的喉结和形状姣好的下巴。对方身上清冷的气息萦绕开来,李兴龙感觉被那气息包围的严严实实,一下子脑子又犯了混。

    他初次见到陆如许的时候也是这样,看到对方那张好看的脸,闻到那股好闻的气息,他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自己那费心掩藏的秘处好像有意识一般,竟然暗暗的分泌下几缕液体。他那草包脑子根本搞不清什么状况,他自诩风流,而且都喜欢在上位,但是为了防止别人发现他身体的秘密,所以他做爱的时候都会蒙住对方的眼睛。他上过那么些人,没有一次那秘处试过流水的。那次是他第一次,那不可告人的地方汩汩的流出蜜液,看着陆如许宛若秋水的美目,他一开口连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可长得真是好啊,哥哥我看见你都湿了。”他刚说完,对方的拳头就往他脸上招呼了。这件事后来被他那群狐朋狗友当笑料笑了足足一个月,他也觉得自己是魔怔了,怎么就说出那样的话呢,幸好他的秘密没有因此被发现。在这之后,他也见过几次陆如许,但是每次都距离对方一定的安全距离。

    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李兴龙努力的保持清醒,但是他本就是个意志力薄弱的,一闻到那股幽香清冷的气息,整个人就不犹得向前拱了拱,就像一只向主人撒娇的大型犬。他感觉到他那无人闯荡过的秘处又开始暗暗流淌着蜜液,濡湿了他穿的三角内裤的小小一块布料。他的感官愈发沉溺在这种感觉,心底暗暗希望对方来出声阻止。

    “你身上擦的什么?”李兴龙这时候已经双手环住陆如许劲瘦的腰肢,整个人埋进对方怀里拱来拱去的了,听到陆如许问他,低低的笑了起来,两个人靠得近,他发笑时候的小抖动震得陆如许心跳快了起来,但是表面仍是不动声色,只是低头认真的打量怀里的男人。

    陆如许第一次见到李兴龙的时候,就闻到对方身上一股骚味。没错,是骚味。虽然对于他这样从小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来说,“骚”这个字有点下流,但是除了“骚”,他想不到别的词,能形容这个男人散发出来的味道。他想靠近一点,闻清楚那股骚香的时候,他的学弟刘淙双眼发红的扯了扯他的衣角,他想起来这个男人,是他今天要讨伐的对象——一个对他学弟进行恶性骚扰的暴发户,于是他按下想要近一步的念头。但是那个骚男人却偏要死皮赖脸的凑过来,还说了什么你好美,哥哥下面都湿了。于是他佯怒,借着这个机会替他学弟把他揍了一顿。是的,佯怒,他并不生气,尽管他平时最讨厌别人议论他的长相,但是这个男人的调笑,竟然不让他觉得讨厌,相反,听到那个男人说“湿了”,他的胯部激起了从未有过的热烈反应。在揍那个男人的时候,他其实手下留情了,并且,没有任何人知道,陆如许在揍人的时候还结结实实的把人摸了个遍,吃遍了他的豆腐,这个男人身上皮肤好像丝绸一样,小麦色的丝绸,拳头的触碰简直是不够过瘾,他想把拳头伸开,变成手掌,细细感受那皮肤的手感。

    第二次见到这个男人,他跟像是他爸年龄的男人提着大袋小袋的想要进他家,看着那男人垂头丧气,满脸红肿的样子,他小小的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自己打得有点重手了。然而那个骚男人即使满脸红肿,仍然去勾他,眼神躲躲闪闪,衣服也不穿好,露胳膊露锁骨的,赤裸裸的勾他。陆如许看着他那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胯部又隐隐起了热流。他是个欲望近乎淡薄的人,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两次对这个男人发情,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热,他口头警告了一下那个男人和他父亲,就让他们走了。

    之后他也在别的场合见过这个浑身暴发户铜臭味的男人几次,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那么多人的地方一眼就看见那个男人的,可是对方竟然对他视而不见。陆如许表面一派平和,风平浪静,内心却掀起了风浪,隔着老远看着男人的骚态,那股内心的渴望却发芽,生根,逐渐壮大。当再次接到学弟刘淙的电话,他知道,这颗在内心发芽生根的毒瘤,是时候可以拔除了。

    第三章 主动诱惑

    第三章

    陆如许散漫的思绪又收了回来,他看了看怀里还在笑着的李兴龙,在他耳边毫无温度的问了句“笑什么?”。他是在认真的发问,想要知道他身上擦的什么香水这么骚,让自己每次见到他就想上他。

    李兴龙对陆如许那惧意早在对方不拒绝他动手动脚的时候就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这陆大少虽然始终一脸面瘫,但是仔细看看,其实也不难发现他的情绪,比方说,用脚装作不经意划过他小腿的时候,小腿会立马紧紧的绷起来,手轻轻摩挲他胸膛的时候,胸腔跳得又快又有力,还会下意识的向他靠近。

    小崽子,跟我装什么装啊。李兴龙双手挂在陆如许纤细的脖颈上,比一般人长的手指在陆如许脖子后方细嫩的皮肤上时轻时重的画圈。李兴龙以前也包过几个性子烈的小鲜肉,一开始,就跟小辣椒一样,辣的人够呛,后来,还不是被他这身好功夫,征服在床上,只懂得蒙着眼睛在床上喊爽。这种外表看上去越是禁欲的,在床上越是浪。

    美色当前,李兴龙也就忽略了秘处那点微妙的不适,反正就算他下面淌水了,他照样能把这个小美人操爽,于是他越发使劲的去撩陆如许。又一轮上下其手之后,李兴龙觉得自己就像那钓鱼的的渔夫,在岸边看着那鱼儿张着嘴贪婪的朝饵料靠近,就等着捕获的那一瞬。他听见陆如许愈发急促的喘息声,胯部掩饰不住的高昂,他知道,鱼儿上钩了,可以收杆了。他将横跨在马桶盖上的长腿抬起来,架在半弯着身的陆如许腰上,诱导对方与自己更加贴合,双手拢紧,几乎面贴面般,压低他那浓厚低沉的嗓音道:“笑你,硬~了~啊~”,末尾还在“啊”音上细细的呼了口气。唇瓣翕合,呼出热气,萦绕在两人唇间,李兴龙于是就着那热气轻轻的啃对方形状优美的下唇,还拿胯去蹭了一下对方西装裤的那一大包。他虽

    分卷阅读2

    -

分卷阅读2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