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

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 作者:豆沙果果

分卷阅读80

      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 作者:豆沙果果

    分卷阅读80

    腰,把知晓实实在在的拥进怀里,用自己因为她而温暖起来的心,贴着她温软的身体。

    熟悉的沁香钻进鼻孔,李明皓闭上眼,轻吻着她的发顶。

    “学长!”知晓从梦惊醒了,她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的身体被熟悉的双臂环抱着,眼前出现了刚刚才在梦中出现的脸孔。

    “我在这里,知晓。”

    “学长!”知晓带着梦中的心悸,辨认出近在咫尺让人无比心安的墨蓝色双眸,顿时激动得双手紧紧箍紧眼前人,埋首进他宽阔的胸膛。

    “我在这里,乖。”

    李明皓感觉自己胸前的薄衫慢慢温热濡湿起来,这让他的心很痛,很痛,让他墨蓝色的双眼渐渐浮现出常人难以见到的狠厉与残忍。

    真是,可惜了,让他们死得那幺痛快,他应该慢慢的折磨他们,从心理到生理,让他们尝尝绝望的痛苦滋味,在绝望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苟延残喘。

    当看到那段视频时,他的一切隐忍和理智都被滔天的怒火与恨意彻底覆灭,他不管旁人的警告,甚至师傅的劝告,他不惜一切代价,加快速度把李氏财团蛀空,把几乎毁了知晓的幕后指使者李舜诚,以及参与其中的所有人和物都毁灭掉!

    我要毁灭一切!一切!

    第一百六十一章 穿进校园肉文【27】…你…还要我吗?

    “学长…你…还要我吗?”

    良久,闷闷的声音从怀里传出,让李明皓自那些不堪的回忆中清醒。他紧紧的闭上双眼,藏起那里面的黑暗与厉色,双手用力收紧,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像要把知晓嵌入自己的骨血里一般。

    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要,现在就要。”

    翻身把知晓压在身下,双手捧住她的脸,黑暗中,李明皓的双眼充满柔情与坚定,看着她,然后低头用力吻住知晓还欲说话的红唇,堵住她的一切话语与顾虑,用行动证明他的话与他的心。

    知晓眼角再次沁出泪滴,她双手紧紧的拢着学长的脖颈,有些笨拙的回应着他比往常急切与激狂的吻,无措的含着吸着学长伸进她嘴巴里疯狂搅动的舌头,连呼吸都不自主的停顿了,晕晕乎乎的,让她什幺都来不及想,只感觉体内的欲望被今晚的学长迅速点燃,并蔓延全身,最终彻底沦陷于学长充满霸道侵略的气息与热吻里。

    身上衣服不知何时离开身体的,两人裸裎相贴,火热的躯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散发出的热度比室内的暖气还高。

    “嗯…学长……啊……”,感觉学长火热的坚挺抵在自己早已情动湿润的蜜穴口,然后轻轻重重的摩擦着她敏感的嫩肉,知晓忍不住全身泛起阵阵颤栗,一股温暖的春潮自体内深处缓缓流出,浇灌在堵住自己蜜穴的肉棒上。

    一个挺腰,李明皓就着这波春水将自己胀得发痛的火热的粗长滑入知晓的温暖潮湿的蜜穴中,瞬间,强烈的压迫感从插入的大龟头传来,刺激的他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叫。而知晓也在学长插入的同时娇躯一颤,嘴里发出一声荡人心魄的娇吟。

    为了生存,为了报复,自懂事开始,他便习惯了隐忍隐藏。除了在师傅他们面前,他从不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他对某人某物的丝毫喜恶,甚至到后来,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他脸上找出一丁点表情浮动,也没有任何人或事能让他有一丁点的情绪起伏……哦,除了她,那个根本看不懂听不见他任何拒绝表情话语的女孩,那个无视他冷若冰霜拒人千里态度的女孩,那个给点阳光就灿烂一地的女孩……

    “嗯啊……学……长……啊……”

    深深的插入,紧紧的缠绕,久久的律动,知晓只感觉自己的下体传来一阵阵难以言语的快感与热浪,让她什幺也想不起来,让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飘了起来,身体越来越轻,越飘越远……

    “唔……”李明皓重重的冲击着知晓的那一点,感受着蜜穴一阵紧似一阵的收缩,火热性器被愈加强烈的挤压着,强烈的快感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本不是一个重欲的人,可和知晓发生亲密关系后,只要被她稍加撩拨挑逗,他便感觉自己向来稳重的自持隐忍瞬间分崩离析,他几乎能听见他们在自己脑里心里崩塌的声音……崩塌的结果就是压着她,在自己都感觉羞耻和不可思议的地方,狠狠贯穿她,看着她被自己干得高潮连连又不敢放声呻吟的样子……

    “我爱你,永远。”李明皓紧紧的拥着知晓,在高潮的蜜穴中,用力抵着她的耻骨,释放出自己生命的精华。

    第一百六十二章 穿进校园肉文【28】奈何阿堵物,泪沾春衫袖。人间酸鲜辣,总归一个苦(完)

    李明皓低垂着眉眼,看也不看坐在对面满面焦灼之色的李景龙。

    今天他会答应和他见面,完全是因为当年他不顾污秽把满身脓包弱小的他抱起……

    “我欠你们母子俩的,我这辈子是还不清了……”,李景龙快60岁了,可因为长期养尊处优且保养得宜,看起来不过40岁出头而已,可因为近来公司与家里频频出事,他的双眼凹陷,眼底都是红血丝。“可孩子是无辜的,就像当年对你一样……”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抬眼看了一眼依然冷峻着一张脸没有丝毫表情的李明皓,可到底还是没敢继续往下说。

    气氛陷入一阵沉默,李景龙低着头,仿佛陷入回忆般,眼睛微微湿润,也不再说话。

    良久,李明皓端起眼前已彻底冰冷的斋啡,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看对面满含期盼的看着他的男人一眼,掏出一张钱币放在空了的杯子旁,沉默的离开了餐厅。

    李景龙看着渐渐消失在人群中颀长却透着冷漠孤离背影,眼角沁出一滴浊泪。

    *

    最近,吃瓜群众又再沸腾起来了,原因无他,又一劲爆的新闻出来了!《李氏财团股权转让,旗下几大产业被长龙集团低价购入》,其实这些商业新闻本来是不会引起吃瓜群众关注甚至热议的,只是,前不久李氏家族不是刚刚曝出一名继承人架豪车出事的新闻吗?这不人刚刚没了,紧接着连公司都没了,怎能不叫人关注?不招人议论呢?

    哎呀,看起来就十分有血海深仇、血债血偿的味道!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些什幺豪门秘事呢?有什幺不道德的交易甚至悖德乱伦的事件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呢?

    想想就激动!到底是因为钱、还是权、抑或是女人?不能怪人往这三个方面去想,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活在这世上,无非就是为这三样终日蝇营狗苟,问谁又能幸免?

    奈何阿堵物,泪沾春衫袖。人间酸鲜辣,总归一个苦;苦中犹作乐,笑中藏有泪。且化庄周梦,跌宕

    分卷阅读80

    -

分卷阅读80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