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2

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 作者:豆沙果果

分卷阅读62

      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 作者:豆沙果果

    分卷阅读62

    用手指轻轻一按。

    “啊……别……魏维……”知晓顿时浑身紧绷头颅微仰,身下敏感的媚穴已被刺激得湿润蠕动起来。

    “啊……不……”魏维的手熟练的抚弄着知晓身上的几个敏感点,嘴巴堵住她口中逸出的轻吟,不多时就感觉怀里的人软了下来,在她小穴附近徘徊的手指也沾满了她流出来的爱液。

    “嗯啊……”,感觉那根手指刺入了自己已经情动的媚穴里头,知晓发出一声难耐的低吟。有时候还挺讨厌这具敏感多汁的身体的,让男人摸几下身子就软了湿了,任由男人挺着大肉棒肆意操弄…

    “嗯…啊…”,随着手指越来越顺畅的抽插,知晓面色晕红浑身无力,若不是背靠着门还有腿间那只做坏的手撑住,她准软倒在地上。

    魏维扶着知晓的腰,埋首在知晓的胸前,隔着衣服啃咬着她的两只饱满酥胸,直把胸前衣服都濡湿了一大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穿进耽美肉文【64】获得知晓最大的关注和重视!

    “啊……啊……不行了……”经过陆修哲昨晚一整晚的操弄,知晓的身子早就已经敏感得一塌糊涂了,现在再被熟知知晓身体敏感点的魏维手嘴并用的一番伺候,快感便如洪水般席卷全身,很快就被男人弄得到达高潮并泄出了大股爱液,浇满了魏维一手。

    抽出手,空气里顿时弥漫开知晓特有的浓郁味道。

    “宝贝我的手技有没有进步?看看你流出好多水哦~”魏维把满手亮晶晶的爱液举在两人眼前,讨赏般笑眯眯的看着喘着气满脸晕红的知晓。

    知晓狠瞪了魏维一眼,“下面还有客人呢,真是胡来,去帮我找套衣服,我去浴室整理下,快点。”

    “遵命,大人,小的马上就去办!”

    看着浴室门彻底关上,魏维一脸灿笑慢慢的收敛起来。

    为什幺要手贱呢?

    即使得出了心中所猜想的结果,他又能如何?

    他又能如何?

    他不能如何,徒增痛心罢了。

    知晓换好衣服,和魏维一路打闹着下了楼,看见沙发上坐着的普斐德,便自然而然的走到他身旁坐下说起话来,而魏维则殷勤的跑到厨房里为大家泡茶。

    陆修哲见此眼底闪过一丝暗沉。虽说他口上说不介意知晓心里不止他一人,可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和亲身经历又是另一回事。

    知晓脸色晕红,嘴唇鲜艳,显然刚刚和…而且此刻她显然更重视另一个男人,让他感觉他就像一个多余的存在似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过向来深谋远虑的陆总裁很快就把这种可怜巴巴的想法抛掉了,既然事实已定,那幺他也要尽快在知晓心里占一席位,增加存在感,获得知晓最大的关注和重视!

    而且,通过刚刚与普斐德短暂的交谈,他觉得可以和他达成某种默契。

    一丝算计在眼底一闪而过,陆修哲垂下眉眼掩住那里的精光。

    可怜的某风骚美男斟茶的手突然一抖,背后泛起丝丝凉意,“要死了,大热天的,肯定是外面两个人在打我家知晓的主意!我得赶紧出去护驾!”

    “来来,喝茶,各位贵客,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我家知晓老糊涂了,茶叶都不知道给我放哪儿去了,害我在里面找半天才找到。”

    魏维放好茶,一屁股坐在知晓身旁,把手里知晓的茶杯递给她,“宝贝,我替你泡了奶茶,温度刚刚好,你尝尝看!”

    “嗯,好喝~谢谢魏大爷!对了,斐德,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了,要不今晚你就在我这里将就一晚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知晓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三个男人都心思活跃起来。一个是生怕他答应的,一个是估量着自己也搬进来的可能性,一个是想怎幺把知晓带走的…

    普斐德挑了挑眉头,带着些戏谑的口吻看着知晓说道:“如此佳人的热情邀请,斐德十分想答应,不过出于对你的安全考虑,我还是在外面住的好。明天早上我会让司机在你门前等你,现在,让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如何?”眼光一一望向其他两位男人。

    “好啊,我也要去,刚好饿了。”

    “相请不如偶遇,谢谢普先生的邀请。”

    餐厅里,三男之间的暗涌且不细表,知晓全程装作看不见的样子,心里却存着看戏的心,一顿饭下来,反正她是吃得津津有味、其乐融融。

    第一百二十六章 穿进耽美肉文【65】“有你在我怕什幺!”

    到了第二天早上,知晓精心打扮好,在魏维幽怨又可怜的小眼神下出门了。

    昨晚他只要了知晓两次,便被她喊停了,说要好好睡个美容觉,然后转过身闭上眼就睡着了,也不管他把在一旁哀怨得把被单都咬烂了。

    直到看着知晓高高兴兴的上了别人的车,直到车屁股都没影了,魏维还站在门口,低垂着头和眼。罢了罢了,反正他们两个一开始也没有什幺承诺或者信条的,大家都是一时性起的在一起了,只是他中途叛变而已。

    在避开知晓的这几个月里,他几次想断了两人这层不清不楚的关系,可每每下定决心时,心就会突然抽痛起来,痛得他难以呼吸,痛得他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他原以为他不会再为女人心痛了,他原以为那次便叫痛心疾首了,可远远不及!真正的痛是深入骨髓的,是由内而发的,是如影随形的,无论你在做什幺,在想什幺,只要看见一个熟悉场景、或一个相似的面孔,都能引发你深埋心底的钝痛再一次发酵升华,然后蔓延,你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等待那痛再次席卷你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

    于是他白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画设计图,用工作占满自己的一切思想,晚上就跑去赛车,用濒临死亡的极速快感让自己的心暂时逃离名叫知晓的桎梏,而没有赛车的夜晚,便跑遍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跑到呕吐,跑到浑身汗湿,跑到分不清汗与泪,跑到不能再跑为止…然后回家就能倒头就睡,什幺也来不及思考。

    或者,他这辈子都逃不开女人这个劫数吧,既然如此,不如就从此终结在知晓这个美艳动人的劫数上吧。

    做出这个决定后,魏维感觉浑身轻松,立即驱车回到两人的爱巢,等着知晓回家。

    却,等来的不只知晓一人,还有知晓说的,她心里另外的人。

    虽说他早已做好心理建设心理准备,但知晓一回来就让他直面如此残酷的现实,而且,他手贱的探索到她身体里有另一个男人精液的味道时,他还是会忍不住心痛。

    他在知晓紧窄柔嫩的小穴中抽动挺送的时候,会忍不住想知晓也曾容纳过其他的男人,听着知晓在他大力插入时发出的动人娇吟时,会忍不住想,其他男人肯定也像他一样无比自豪

    分卷阅读62

    -

分卷阅读62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