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54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54节

      虞沛神情冷静:“远在云涟山的事, 我如何会知道?”
    “也是。”尺殊的眼中似见浅笑,“倒多亏了那不将孤放在眼底的贼人, 如今天域终于舍得加强云涟禁制,也算如了我愿。”
    虞沛渐渐松开了紧攥的手。
    见他俩闲聊起来,绿袍修士急唤:“尺师兄!”
    尺殊扫他一眼,道:“道君已把事情原委告诉我了,她既然没叫邪识附身, 便依道君嘱托, 送她去礼殿,别在路上耽搁了时间。”
    “可师兄, 她身上——”
    “那邪物关在云涟山石阁内, 为孤所守, 如何会任由它私逃。她身上那东西, 入了礼殿就能被十二仙柱打散, 再无需多言。”尺殊冷声打断。
    一众修士只得应是。
    去往大殿前,尺殊特意停了步。
    见无人注意这边,他才睨向虞沛:“剑鞘,打算何时还与我。”
    虞沛揉了下鼻子,坦诚以应:“等此事过了,亲自送去云涟山!”
    末了,又跟他两步,低声说:“我以为你会直接卖了我,没想到你这般好心,对不住了。”
    尺殊轻而又轻地瞟她一眼。 “若你早早进了天刑司,只怕要少诸多乐趣。”
    -
    一行人赶到时,大殿上正吵得不可开交。
    大抵分成两派,闻云鹤站在一边,身后稀稀落落几个人。他的脸涨得通红,几乎是逼着自己开口:“我虽拿不出证据,但也绝没说假话。”
    对面则是闻守庭,他双臂环胸,神情倨傲:“信口雌黄可是在给整个闻家抹黑,堂兄,既然没证据,那有些话就得想清楚了再说!”
    “我先前便是顾及闻家颜面,所以才在你说自己做了错事时,选择包庇与你。”闻云鹤垂眸道,“不想你遮遮掩掩,竟一句真话也没有!”
    闻守庭好笑道:“堂兄,我何时找了你,证据在哪儿?”
    闻云鹤先是看了眼沈仲屿和姜鸢,再才道:“就在我被关进戒律堂的那晚,你弄昏了守卫,在我面前哭诉,说自己不小心让那邪物附身,唯恐丢了闻家颜面,只能将一抹邪息分在我身上,求我帮你隐瞒。还说已向家中写信,不日就会离开学宫,想办法除尽邪息——可我万没想到你会说谎骗我,有意隐瞒自己的过错!”
    闻守庭耐心听完,却只笑着重复一遍:“闻云鹤,这般诬陷别人,证据何在?”
    他认定了这堂兄天生一副怯懦性子,能站在众人面前说出这些话已费了他全部心神,既没证据,断然没法步步紧逼。
    谁知他道:“可以搜魂。”
    闻守庭笑意稍敛,几作冷笑:“我竟不知你还有这般胆量。”
    搜魂之痛,可比刮骨剖肉轻不了几分。
    “不,不是。”
    闻云鹤深呼吸了几番,眼中似有挣扎。
    犹豫片刻,他终是转身面向大殿之上的几位天域道君,跪地伏身。
    “弟子闻云鹤,为闻守庭兄长。父不在,兄担其责。今日云鹤以自身性命作保,恳请天域道君施搜魂术,还以公道,还我虞师妹清白。”
    他字字铿锵有力,瞬间就叫闻守庭变了脸色。
    他大步上前,怒斥:“闻云鹤,你可知自己在说些什么!谁要你替我说这些了,你又算得什么兄长?”
    闻云鹤置若罔闻:“以往是弟子内心怯懦,对守庭疏于管教。若守庭有错,还望诸位道君一并降罚与我。”
    闻守庭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气得双眉倒竖。怒极之下,却有邪息从体内溢出,俨然是入魔之态。
    祖晔道君抬手轻挥,底下修士顿时会意,上前制住他,又当着众人的面,施展了搜魂之术,将他如何谋害秦东苓、窃取千机匙的事一一展露。
    直疼得他哭天喊地,几欲昏厥。
    最后还是祖晔道君定下罪责,令人将他绑去了天刑司,择日发落。
    亲眼看见闻云鹤站出来,虞沛总算放了心。往后还有数不尽的困难机遇等着他,眼下不过将将开始。
    -
    夜晚,虞沛正要歇息,外头忽有人敲门,声音急促。
    “谁?”
    动静戛然而止。
    伏诀的声音在外响起:“虞仙长,是我。”
    “你来做什么?”虞沛隔着门道,“我白日里已与你说过了,明早就跟着飞槎离开学宫,往后去哪处都是你的自由——还是你还想要讨要些别的东西?”
    “不!不是!”伏诀下意识否道,但很快又陷入沉默。
    良久,他才声音发颤地说:“仙长也许不知,在黄粱城之前,我就见过仙长——或说见过与仙长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那人太过自私、狠毒,待我如牲畜。”
    “所以呢?”虞沛如今已敢确定,他就是那个重生的人,索性与他开诚布公,“你都已经亲手杀了她了,眼下又在害怕什么?”
    伏诀错愕:“仙长你……早便知道了?”
    虞沛不语,算是默认。
    “既然知道,为何……为何不告诉我?”伏诀声音发颤,“若我知晓仙长并非那人,断然不会与外人一道陷……陷害仙长。”
    他几乎是咬着牙挤出“陷害”二字。
    “先前也不敢万分确定。”虞沛说,“既然是因为认错了人,那些事我并不怪你。但当时你已经做了选择,往后便也无需再见了。”
    伏诀知晓她说的是她问他是否愿意苦修的事。
    “我……”他在外静立许久,终道,“这些时日,多谢仙长照拂。”
    等他走后,系统提示音突然响在耳畔:“按照时间线,小殿下已经走完了所有的剧情。时空门于明早开启,届时系统将送小殿下返回原来的世界!”
    “这么快?我以为还有几天才会走。”虽是听了系统的话,虞沛却没多大实感。直到夜里躺在床上了,她才意识到这很可能是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晚。
    将要睡着时,她听见又有人敲门。
    她恍恍惚惚地起身,门外,烛玉承着秋霜看她。
    “烛玉?”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白天里瞧你有些不开心,所以来看一眼。”烛玉垂下眼帘,声音发紧。
    “我……”
    “我——”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烛玉一怔:“沛沛,你要说什么?”
    虞沛斟酌着回答:“我……我想一个人出去玩一段时间,散散心。我已经与阿兄他们说过了,很可能一年半载也不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若玩得尽兴,兴许往后就待在那儿不走了。所以……所以想与你提前说一声,要是往后没了消息,也别记挂我——你呢,方才要说什么?”
    烛玉耐心听她说完,沉默良久,才道:“没什么。沛沛,要玩得开心。”
    倘若不能言宣爱意,那便只能道一声平安顺遂。
    要平安。
    要如意。
    还有……
    还有……
    他将想问的话想了一遍又一遍,思忖着该如何说出口。可真开口时,他也只道出了他俩刚见面那天,离别时他藏在心里头,却又没能说出口的那句话——
    “明天见。”
    第109章 (完)
    ◎“找到你了。”◎
    再醒时, 虞沛闻见了一股消毒水味。
    她缓缓睁开眼,眼睫刚抬起,床边就倾来一道身影。
    “沛沛?”有人抚住她的脸颊, 不敢用力,声音发抖, “你……你醒了?别怕, 医生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虞沛半睁着眼, 看着那道模糊的背影急得在床边打转,似是想去催促医生,又不愿离开她身边。
    她恍惚许久,中间又昏了几遭,记忆终于慢慢回笼。
    她想起来了。
    是在高考结束的暑假, 她在从她妈公司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抢救时,她听见一个自称是系统的人在脑海中说, 她伤得重,调养身体恐怕需要不少时间,愿不愿意趁昏迷的时间去另一个世界玩一趟。
    她那会儿以为自个儿要死了,连声拒绝,直到系统说是穿到小说世界, 完成任务还会有奖励, 她才点了头。
    想到这儿,虞沛尝试着在脑中唤道:“小统?”
    没有回音。
    虞沛又尝试过几回, 可脑中什么声音都没有。
    最后她实在没了力气, 疲惫闭眼。
    所以什么穿书, 其实是她做的一场梦吗?
    可这场梦未免太真实、太长了。
    自打醒后, 她的身体恢复得很快, 快到医生几乎每天都要喊声“不可能”,还揪着她来来回回做了不少检查。
    醒后没到半月,她就彻底痊愈了,不过被她妈按着又多住了两天。
    出院后一个星期,她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她心态稳,平时成绩就不错,高考更是超常发挥。
    又过了小半月,她妈妈送她去了学校。
    学校在省外,她带的东西又不少,虽说是自驾,方便,可也折腾人。
    等办完手续要把东西搬去寝室时,她已经缩在车里不愿动了。
    停车场离寝室那么远,多累人。
    “沛沛,”妈妈催她,“快点儿把后备箱的行李箱拿出来,我手上拎太多东西了。”
    虞沛应了声,几乎是滚下车的。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54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