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51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51节

      刚见面毛团就对她万分亲昵的态度。
    幼时见到烛玉时,他阴沉古怪的性格,连眼都不会眨的怪癖。
    还有宿盏那听起来与烛玉格外相似的声音……
    桩桩件件轰然涌入脑中,令虞沛的心跳愈来愈快。
    可怎么会呢?
    他与话本里写的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半点也不像。
    怎么会?
    那边,烛玉察觉到她的异样,以为她是在担心再被银阑发现,便道:“若他再问起,我会与他说——可沛沛,我想知道你如何想?”
    “我……”虞沛喉咙发干,半晌再没吐出一个字。
    两人一时陷入沉默。烛玉专心致志地看着她,目光比烛火更明、更烫。
    眼见着那眸中要跳出什么东西,虞沛敛下复杂心绪,话锋一转:“烛玉,你去千妖门打听到了什么?”
    面前的少年郎愣住,眼底流泻出明显的失落。
    某一瞬间,虞沛像是看见了一只垂头丧气的大犬。
    烛玉垂下眼帘,掩住那份落寂,然后说:“闻云鹤这事闹得很大,千妖门传来的消息说,有名学宫弟子死了,体内还残留着邪毒。另外,那把千机匙也被人偷了,云涟山结界有被破坏的痕迹,现下正在重修山上结界。”
    “死的人是谁?”虞沛忽想到一人,“秦东苓?”
    “不错,天域压下了此事。找到凶手前,概不会放出消息。”烛玉说,“千妖门猜测,那凶手应是为了窃走宿盏的心脏,不过没能成功,反倒被那心脏打伤。”
    虞沛蹙眉:“但现下寻灵石测出的人是闻师兄,明日就要把他带去天域问审。昨晚我问他有没有遇上什么怪事,他说没有,看着却像瞒着什么事。我猜他应当还不知道这事有多严重,所以才会遮遮掩掩。”
    烛玉:“现下如何?”
    虞沛思忖一阵道:“若是有人嫁祸闻师兄,不知道是寻灵石出了问题,还是那人在闻师兄身上动了手脚。眼下只有分两路,你去大殿检查下那块寻灵石,我对惩戒堂的路更熟,再去找一趟闻师兄。有些话得与他说清楚,不然他还得瞒着我们。”
    天将明未明。烛玉去了礼殿,虞沛则往惩戒堂赶。
    到了戒律堂,不等她在后门站定,四周地面忽拔生出半透明的光圈,几息间就将她笼罩其中。
    虞沛下意识打出灵力。
    灵力撞击在结界上,随后消融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祖晔道君从天而落,身后跟随着乌泱泱一群修士。放眼望去,竟有上百出头。
    隔着层半透明的结界,虞沛问道:“道君带了这多些人来这儿,别不是专程为了堵我?”
    祖晔道君笑得温和:“虞小友多虑,只是前些日子在大殿用寻灵石探查诸位的灵识,还未测到小友身上。此番前来,正是想请小友随我走一趟。”
    虞沛扫过他身后眼神警惕的上百修士,忽笑:“要是不走,道君是不是还要将我拿绳子绑了,再‘请’我去?”
    “言重了,自是以小友的意愿为主。”祖晔道君无意与她多言,侧身,“小友这边请。”
    虞沛一步没动。
    现下这动静,八成是要把杀人或者千机匙丢失的过错推在她身上。
    但为何?
    先前他们还在怀疑闻云鹤,如今却又转到了她头上。
    除非是有人出面佐证,或是他们找到了什么。
    虞沛眼皮一颤,几乎瞬间就想到了从她屋里出来的伏诀。
    她问:“其他人也都补测了灵识?还是仅我一个?倘若仅我一个,那向道君讨要个缘由也不算过分吧。”
    话音刚落,祖晔道君身旁的修士就不耐道:“道君,不如直接带她走,省得多作纠缠!”
    也是奇了怪了。
    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弟子,至于让他们这么多人来围追堵截吗?
    “不慌,不慌。”祖晔道君看向虞沛。
    他打心眼里喜欢这弟子,虽然出身不详,但修炼上实有天赋,为人也勤勉。
    可修为再高,也绝不能在心性上出什么问题。
    经过再三思量,他还是如实告知:“那妖神山上的邪识如果附着在修士身上,极易蒙蔽人的心智,驱使修士行凶杀人,以助长邪物修为。不仅如此,那邪物觊觎云涟山上的一样东西,甚还蛊惑寄生的宿主偷走了打开云涟山结界的钥匙。前几日用寻灵石查过云鹤小友,但这几天下来,他身上的邪息渐淡,明显只是沾染些许,而非邪识附身,且未在他房中发现凶器或千机匙。而如今——”
    “在我房中找到了千机匙?”虞沛冷静接过话茬,“若真是在我房里找到的,那眼下也不用去大殿测什么灵识了。如果测了,定会在我身上搜到邪息。”
    到时候哪怕搜不出邪识,她也逃脱不了罪名。
    祖晔道君:“以小友之意……?”
    “不过是被养在身边的小宠咬了一口。”虞沛神情泛冷,“我对道君也无需撒谎,倘若我想进云涟山带走什么东西,还不需要什么钥匙打开结界。”
    她这话一出,引得不少修士嗤笑出声,看她如看傻物。
    “你这小弟子,知道那云涟山关着什么人吗?多少大能修筑而起的结界,难不成你还能说进就进?”
    “就是,说话未免也太张狂了些——道君,还是不与她废话了,直接带走吧!”
    祖晔道君仍是副好脾气的模样,与虞沛直言:“既然今日我带人来了此处,想必小友也应明白,你的话老夫至多只能信一半。老夫来前便查过,中秋那几日,无人知晓你的去向。”
    两人都已开诚布公,虞沛便也不加隐瞒:“老前辈,我既能站在此处说这些话,想必道君便清楚了,若非我愿,便是再来这多些人也带不走我。”
    其他修士接连冷笑,眼神蔑然。
    就连祖晔道君也神情稍变,笑意敛了几分。
    虞沛不再多言,抬手作剑指。
    赤红灵息从她指尖溢出,飞至高空后又四散开来,须臾就将围罩四周的结界吞噬。紧接着,那些灵息又如流星坠击,散落在地后,沿着地表飞速朝那上百修士窜去。
    眨眼之间,被围困在结界中的就成了他们。
    修士皆目露惊骇,显然难以置信,祖晔道君则将视线移向了那赫然围立的结界上。
    赤红流息织成的结界网上游走着淡蓝色的纹路,如水波,更似鱼鳞。
    观察之际,他忽记起另一事—— 今年学宫招收新弟子前,他曾收到过和绛鲛族寄来的一封信。说是家中小女想入学天域,拜请他写一封荐书。
    天域恰好有意改善与妖族的关系,自是乐意之至。
    但直到开课那日,他都没见着那叫“银弋”的鲛族子弟,反倒是她的兄长主动来了学宫任教。
    将这些事粗略想了一遭,祖晔道君逐渐了悟。
    那边,虞沛也已收回灵息,又道:“晚辈可以随道君离开,但有一事相求。”
    祖晔道君抚须问道:“何事?”
    虞沛垂眸细思。
    那人耍的计谋愚笨,即便眼下把过错推到她身上,只要仔细追查,不难揪出是谁在背后动手脚。
    可偏偏闻云鹤也被盯住了——虽不知那人为何转来嫁祸她,但在她之前,背锅的却是闻云鹤。系统以前就提醒过她闻云鹤的心性问题,目下看来它说得不错。以闻云鹤的性子,现在连寻常栽赃都处理不了,更莫说应付她离开后的那些剧情了。
    仔细想过后,她道:“若能抓到真凶,望交给晚辈处置。”
    祖晔道君手一顿,随即放声大笑:“好啊,好!到底年轻气盛!”
    第106章 (二更)
    ◎“你们就没发觉斋里少了个人?”◎
    凌晨, 戒律堂。
    闻云鹤盘腿坐在榻上,静心打坐。
    忽有人推门而入,对他道:“邪息那事已查清了, 你可以出去了。”他腕上的铁链也应声脱落。
    闻云鹤似是早料到会如此,笑着下了榻, 甚还朝那修士拱手道谢:“这几日有劳了。”
    只是刚出门, 他便撞见迎面而来的虞沛。
    先前他来戒律堂时,有两位修士引路, 另有两位修士在门前看守。可眼下,虞沛不仅被拴缚住双手,身后更是跟了十几修士,个个修为深不可测。
    闻云鹤愣在原地,目露惊色。
    “虞师妹?”
    两人恰好擦肩而过。
    虞沛顿了步, 看他:“闻师兄,师兄现下有没有想起什么?”
    闻云鹤眼底划过一丝茫然, 明显没弄清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恍惚片刻,目光无措地游离在那些人身上,最后看向虞沛。
    “虞师妹,你为何会在这儿,是不是昨天——?”他欲言又止, 生怕给她多安出什么罪名, 但又急得很,横在走廊中间不肯挪步, “我虞师妹向来安分守己, 断不会做出什么错事, 诸位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领头的修士道:“让开。”
    “不可!”闻云鹤心有惧意, 但还是硬着头皮挡在中间, “还请诸位告知一声,我师妹是犯了何错?我为她师兄,便也算得半个兄长。弟妹有错,兄长理应代为承担。”
    “你来承担?”那人冷笑,“她犯的过错,你怕是承担不起!快让开,休要逼得我等动粗!”
    话落,几个修士上前挡开他,以让虞沛进了罚过室。
    只不过进门前,虞沛又停了一步。
    “闻师兄,邪识一事,你可曾想起什么了?”
    听她不避旁人提起此事,闻云鹤心觉有异。可踌躇之下,他又觉得以她的修为,哪怕做错什么事学宫舍不得重罚她,便道:“没、没有。”
    虞沛颔首以应:“我知晓了。”说罢,她转身进了房门。
    闻云鹤步伐漂浮地离开戒律堂,回了天录斋,始终恍恍惚惚。
    到书斋时,大家似乎还不知道虞沛被带去了戒律堂,反围着他问东问西。他一一敷衍应了,直到烛玉站在他跟前,冷声问:“你有没有见着虞沛?”
    “虞沛……虞师妹她……”闻云鹤正要应声,闻守庭便快步走来,面容里是难得的平和。
    “堂兄,”他唤道,“他们直接让你出了戒律堂?”
    闻云鹤神情勉强,应是。
    “那便对了。”闻守庭笑道,“我可是特意给家中写信,说你没做什么错事,不然你能出来得这么快?”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51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