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49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49节

      绕过夜巡的守卫, 虞沛循着灵引仔细找去, 最后找到了东厢的一间惩戒室里。
    门口有两个修士看守, 修为皆在中阶往上。她思忖着, 转到了这间惩戒室的屋顶。
    小心掀开瓦,一束暗淡光亮漏进,虞沛看见闻云鹤正盘腿坐在榻上打坐,作子午诀的手被条铁链紧紧拴缚住——她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丁点儿灵力,想来也和那铁链有关。她又掀开几片瓦,一跃,轻巧落在榻上。
    略硬的矮榻往下一陷,闻云鹤猛地睁眼,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吓了一跳,目露惊骇。
    “你——”
    “嘘!”虞沛指指上方镂空的瓦片,压低声音,“闻师兄,我从那儿来的,找你有事。”
    闻云鹤面如土色,剧烈的心跳好一会儿才有所缓和。他揩去额上冷汗,坦诚道:“虞师妹,你险些吓死我。”
    ……看出来了。
    虞沛也不多寒暄,开门见山地问:“闻师兄,到底出了什么事,不是说只是清除邪识吗,你怎会被关在这里?”
    闻云鹤脸色更差,似有无奈,又有苦色。
    “这事好像比我想的麻烦一些,听道君的意思,后日就要带我去天域。”
    “天域何处?”
    他默了一瞬,才艰涩开口:“天邢司。”
    天邢司?
    虞沛眉心一跳。
    要是往天邢司送,那可至少是犯了杀人重罪。
    她急问:“道君有没有说过缘由?”
    闻云鹤摇头:“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何话也没与我解释,只说要送去天邢司,还说给闻家传了信,家中并无异议。”
    虞沛思忖着问:“闻师兄,你在黄粱城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叫心魔搅扰?”
    邪识既能附身,多半与当时邪瘴作乱有关。
    闻云鹤答得含糊:“就是恍恍惚惚做了个梦,梦见以前闻家的事。”
    虞沛明了。
    他是闻家旁系子弟,明着说是闻守庭的堂弟,其实与他同父异母。不过母亲在他出生时就已逝世,后来他父亲嫌他不详,把他过继给了灵力薄弱,性格又扭曲古怪的胞弟。
    这类家族密辛,他不愿往外讲也正常。
    她不再追问此事,转而问:“那从黄粱城回来后,你可曾遇见过什么怪事?”
    邪识附身,总得有什么感受吧。
    闻云鹤一时犹豫,摇头。
    虞沛想了想:“这事可能有些麻烦,我会尽快查清。如果想起什么事一定要与我说,千万别瞒着。”
    等闻云鹤点了头,她又在房间里转了几转,这才顺着来路折返。
    离开戒律堂后,她先是和烛玉说了这事。烛玉听后,临时离开了学宫,说是回千妖门一趟,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消息。虞沛则试图从赵师姐那儿套话。但赵师姐的嘴严得很,一提及与闻云鹤相关的事就转了话题。小半天下来,什么都没打听到。
    回寝舍时,她恰好撞上伏诀从她的寝舍小院出来。正值烈日当空,那道身影却似孤冷游魂,打小径无声走过。
    这几天他一直住在客舍养伤,虞沛偶尔会过去找他——那天听烛玉说是伏诀帮她解决乱灵后,她就去找过伏诀一趟。
    依他所言,解决乱灵的法子便是将木灵修士作为承接灵力的“容器”。他那回是迫不得已,强行吸收了她的灵力,也因此才从灵力暴走中活了下来。这法子听着简单,但稍有不慎就可能爆体而亡。而另一种办法,便是将木灵息渡入她体内,再由她自己炼化为炁,覆在原有的灵息之上。说白了,就是把木灵息炼化成保护壳,以防灵息乱泄。
    那之后虞沛也尝试过几回,效果的确不错。
    见伏诀从她的寝舍出来,她心觉奇怪。按平常的时间她这会儿都在天录斋上课,若是要找她,去书斋不就行了,到这儿来干嘛。
    她叫住他:“伏诀?”
    伏诀一顿。
    “虞仙长,”他神情如常道,“方才去书斋找你,没见着人,想着来寝舍碰碰运气。”
    虞沛点头:“找我何事?”
    “关于修炼的事。”伏诀道,“我是想问问,今日是否还要继续修炼?”
    “要,下午我会来找你。”虞沛问,“还有其他事吗?”
    伏诀:“今日来仅为此事。既然要修炼,那我便先走了,也好回去做个准备。”
    话落,他转身便走。
    虞沛在后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半晌,她忽唤道:“伏诀。”
    伏诀应声转头,对上那双平淡眼眸的瞬间,他顿生出被洞穿的错觉。他竭力压抑住颤栗的冲动,平静问道:“仙长还有何事?”
    “没什么。”虞沛的眼神很快温和下来,“只是想问问,你是否有意修炼?”
    伏诀答得自然:“虞仙长将我从妖月楼救出,已是大恩。能为仙长分忧,自是心甘情愿。”
    “我不是在说乱灵的事,而是想问眼下若有机会修行,不过法子苦了些,你愿不愿去?”
    此话一出,伏诀神情怔愕。
    他像是遇着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久久难以回神。
    好一会儿,他才恢复往日的冷静,问道:“仙长所说……是何意?”
    “就是你听见的意思。要是你想,我就帮你找好师父。但修炼起来定然要辛苦一些,所以选择权在你自己。”
    伏诀久未出声。
    “我……”
    虞沛:“如果今日决定不了,那就改日再说。”
    “不!”伏诀陡然出声,随后又陷入挣扎,最终他道,“多谢仙长好意,只不过我现下无心修炼。”
    “好。”虞沛轻快应道,“那么,今日便是你自己做了决定。”
    话落,她再不多言,转身回了寝舍。
    回去后,她先是在房间里仔细搜寻一转,并没发现什么异样,最后她搜到了卧房里的大木柜子。
    她东西少,这柜子也就闲置起来没怎么用过。
    虽然落了锁,可她还是放心不下,找到钥匙拧开了锁。
    “啪嗒——”锁扣松开,她取下铜锁。
    她本就有些紧张,柜门打开后,有东西从中掉出的瞬间,一颗心更是高悬到了嗓子眼,手中更是化出灵刃。
    她分明没往这柜子里装东西,如何会——
    一只枕头从最上方掉出,刚好砸中她的脑袋。
    等等。
    ?
    枕头?
    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无数被挤压变形的绵软枕头像是终于重获自由的鸟儿,接连砸下。
    直砸得她头晕目眩,两眼昏昏。
    最后一只掉下,恰好落在她怀里。
    绣着简单花纹的、蓬松松的、闻着还有股淡淡清香的——
    枕头。
    虞沛懵了。
    不是!
    她房里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多枕头?!
    -
    半个时辰了。
    虞沛抱着枕头坐了足足半个时辰都没理清思路。
    刚来寝舍时她特意检查过,这柜子里莫说枕头,何物都没有。
    但现在她却有了满柜子的枕头。
    一个比一个舒服、好看,被当作杂物似的塞在这柜子里,满满当当。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别人放错了吗?
    不应该啊。
    钥匙只有她手里这一把,锁也完好无损,没人能打开才对。而且也没人那么神经,把枕头寄存在她这儿吧。
    那是她自己放的?
    更荒谬了。
    她根本不晓得这些枕头是从哪儿来的,总不能是夜里梦游打别人那儿偷过来的。
    真是这样只怕她早就出名了,潜伏在学宫里的偷枕头贼什么的。
    况且周围也没人说过丢了枕头——等等!
    虞沛眼皮一颤,陡然想起什么。
    好像……
    似乎……
    大概……
    的确有那么一个人说过自己丢了枕头,还问过她来着。
    虞沛望着满地的枕头,眼神逐渐迷离。
    应该……不会吧。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49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