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48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48节

      山际,太阳一寸寸地沉下去,眼下连余晖都见不着多少。
    “当初我修习医术诀,是因为家中有个最小的妹妹,身体不大好。阿爸阿妈让我学,说是以后可以照顾她。
    “后来小妹的身子骨渐渐好起来,阿爸又说世代修医,不学下去只会浪费。
    “再大些,族里的老萨满来过家里几趟,说修习医道是条好路——还有祖晔道君,他说若是愿意,往后可以拜入他门下。”
    虞沛耐心听她说完,然后道:“那你呢?”
    姜鸢愣住,看她。
    “什么?”
    “就是听你说这么多,我只晓得你阿爸阿妈,还有你族里人是怎么想的,却没听见你的想法。”她稍顿,“既然是你要走的路,那自己的想法难道不该最重要么?”
    姜鸢一声未出,似连呼吸都凝滞了。
    许久,她转回脸,望着天际的最后一点亮色。
    “之前在黄粱城,我也陷入了梦魇。我看见了草原,还有辽阔到望不着边际的天。风太大了,但我走得很快。
    “因为有阿爸阿妈把绳子套在我的脖子上,想叫我飞起来——就像是中洲人放的纸鸢,飞得高高的,但必须攥在手里。”
    末字落下,她突然看向虞沛。
    “多谢虞——”她陡然住声,面上缓缓涨出薄红,似在犹豫。许久,她才接着道,“谢谢,沛沛。”
    虞沛起先没觉得自己的话对她能有多大影响,后来又照常约着她对练了好几回。
    直到第三天,晏和回在寝舍撞见她,与她说起了姜鸢,说是姜鸢的兄长要带她走,但不知怎的起了争执,还闹得不小。
    “争执?”虞沛怔住,“是闹出了什么矛盾吗?”
    “不知道。”晏和稍顿,“不过我从她寝舍外面经过时,恰巧听见她说了两句话。”
    “什么话?”
    晏和仔细回忆着:“大抵是不愿修习医道,想改走御术道的路子。”
    虞沛心生错愕。
    这话姜鸢之前就与她说过,可没想到她真会跟她那兄长说。
    在学宫的这些天她也看见过姜鸢的兄长,看着凶神恶煞,脾气也不算好。
    “对了——”晏和又想起什么,“她还说了什么‘只有师妹才最懂她心’之类的话,好像便是这句惹得她兄长起了不小的怒火,说她不懂事。”
    虞沛哽了下喉咙。
    那个所谓的师妹,不会说的就是她吧?
    第103章
    ◎寻灵石◎
    虞沛打算去找姜鸢一趟, 去的时候恰好撞上她和她哥哥。
    高大的男人像座小山,更因不苟言笑的神情显得太过严肃。他俩僵持在姜鸢的寝舍小院外面,两人都是满脸怒容, 声音也不算小。
    不消费力,虞沛就听见了他俩的吵架声。
    只不过……
    ?
    她咋一个字都听不懂?
    他俩吵架都是用的部族方言, 与中洲话算是天差地别。
    所以晏和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的?
    她尚还糊涂着, 那边的男人突然拽住姜鸢的胳膊,嘴里怒斥着什么, 疾行几步。
    但很快就被姜鸢甩开。
    她双手攥得很紧,目光执拗。
    男人又说了几句话,姜鸢急促呼吸一阵,却一言不发,不住摇头。
    见状, 她哥哥气得拂袖转身,在旁拎行李的随侍也紧跟而上。
    而姜鸢始终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 一动不动。
    男人走了几步,突然停住。
    他转身看向姜鸢。
    三伏虽过,这两天却热得很。烈日当空,将他的面孔映得清晰。
    “阿沫——”他突然高声唤道,然后说了句什么话。声音彻亮, 几欲震天。
    虞沛还是没听懂, 却清楚看见姜鸢像是陡然松开的弓弦,脊背一下就微躬下去, 眼眶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一片。
    另一边, 她哥哥已快步离开。虞沛则想起先前晏和说的话, 急匆匆上前。
    “姜师姐, ”她低声问, “他与你说什么了?若是有什么麻烦,可以与我说。”
    姜鸢摇头,抿着唇一声不吭。
    片刻,她背过身去,与兄长背向而立,唯有那句话在脑中盘旋——
    阿妹,既不愿做被人握在手中的纸鸢,那便像鹰一样高飞。
    ***
    又过两天,烛玉的身体已好上许多,没再请假歇息,而是照常上课。
    这日,还没到上课的时间,祖晔道君就早早赶来了天录斋。赵师姐跟在身后,相较道君,她的神情要紧张许多,脸始终紧绷着,似是遇上了什么大麻烦。
    祖晔道君面容慈和道:“去过黄粱城的那几人随我出来一趟,还有些事没处理清楚,其他人今日自行修习。”
    他看着与平时无异,众人也不觉这事有什么怪异之处。
    直等他们九人去了外面,赵师姐才主动解释:“按千妖门报来的消息,你们在黄粱城入了梦魇?”
    众人应是,她便又道:“妖神山上的邪瘴虽除,但还是有一缕分神偷跑而出。依着天域的意思,八成是附在你们其中一人身上,跟着到了学宫。”
    “什么?”霍小承面露讶色,又着急忙慌地看了好几眼左右两旁的人,“可离我们从黄粱城出来,都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期间中秋放假,还离开过学宫。若那邪物的分神真附在我们身上,岂不是很危险?”
    “放心。”祖晔道君慈笑道,“不过一抹分神,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此番让你们过来,只是要用寻灵石寻出那抹邪识所在。”
    赵师姐点头:“天域正是这个意思——寻灵石就放在礼殿,你们随我去礼殿检测灵识。但寻灵石每日仅能开启三次,这几日你们就住在礼殿后面的厢房里。”
    虞沛听了,心觉疑惑。
    让他们就住在礼殿,八九不离十是为了用大殿仙柱的威压镇住邪识,防其逃窜。但如果按祖晔道君所说,那抹邪识闹不出什么麻烦,又如何会用这法子压着?
    闻守庭面露不耐:“按我们的修为,在那礼殿里待着得多难受,这真不是把咱们当成罪人关着?”
    赵师姐睨他一眼,直言:“要是觉得自己修为浅薄,挺不过多长时间,可以与我说一声,就排在大家前头用寻灵石。如果没问题,便直接离开。”
    祖晔道君温和补充:“你们也无需紧张,只管将它当作寻常测试。如果查出何人身上有邪识,清除干净便是。”
    经他安抚,几人这才放心,跟着赵师姐一道去了礼殿。
    考虑到礼殿的威压太重,赵师姐在心底估摸着几人的修为高低,第一天里先让霍小承、曲锦和闻云鹤三人做了测试。
    这寻灵石用起来简单,若是灵识无恙,这拳头大小的石头就会泛白光。可若灵识中混进邪识魔气,石头便会散出黑气。
    前两人倒没什么问题,测完便离开了礼殿。但到闻云鹤时,那寻灵石怎么也泛不出光亮。
    无奈之下,只能翌日再测。
    剩下七人在礼殿将就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赵师姐就带着他们去了寻灵石所在的偏殿。
    闻云鹤排在头一个。
    许是因为难以承受大殿十二根仙柱的强大威压,他的脸色已趋于铁青,喘息艰难,走路也有些晃荡。
    不过情绪倒没受什么影响,将手放在寻灵石上时,脸上还乐呵呵的。
    这回他刚把手放上去,寻灵石就泛出了黑气。
    他盯着那团团黑雾看了半晌,忽摸着脑袋傻笑:“哈哈哈哈,怎么落到了我头上?这下可好,咱们总算能从这儿出去了。”
    一旁的赵师姐却是拧起眉头。
    眼下找出了邪识的下落,可她瞧着并没有松口气。
    “其他人可以走了。”她稍顿,“闻云鹤,你随我来。”
    闻云鹤只当是她要帮他祛除邪识,笑说一声“有劳师姐”,便跟着她从偏殿出去了。
    第104章
    ◎枕头◎
    不想这一去便是两天。
    这两天里, 闻云鹤就像消失在学宫一般,再没出现过。不光是他,和闻守庭同坐一桌的秦东苓也一直没回学宫。
    对这事的讨论也愈演愈烈, 私下传言不断,说什么闻云鹤犯了大错, 已被学宫退学, 回了闻家分家,到最后更是传出他已经在祛除邪识的过程中死了的荒谬说法。反倒是从中秋收假开始就没出现过的秦东苓, 没招来什么人注意。
    虞沛倒知晓闻云鹤没死——以防出现什么意外,她先前就在他身上放了缕灵引。现下灵引没断,也没超出学宫的范围。
    但到了第三天,还是没传出什么消息。她再坐不住,到了晚上, 便循着灵引找了过去。
    这一找,竟是找到了戒律堂。
    戒律堂地处学宫西南角, 远远望去,有前堂、大殿和供弟子禁闭反思的两厢。除此之外,四周连棵树都看不见,为的便是防止受惩弟子私逃。
    虞沛在远处望着漆黑幽静的戒律堂,心觉不安。
    要只是清除邪识, 也犯不着把人关在看守森严的戒律堂里吧。
    她思忖一阵, 最终还是决定去瞧一眼。
    这戒律堂守得再严,也比不过云涟山。得亏她往云涟山跑过几回, 没怎么费劲儿就潜了进去。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48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