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28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28节

      ◎“她挑的人,是我。”◎
    第二天, 虞沛终于明白了那半妖话里的意思——
    唐管家说,祈愿所在的妖神山只接纳半妖进入,故此, 上山者需先去妖月楼挑选黄粱奴随行。
    晏和常看的话本里偶尔会写到一些神秘组织,虞沛起先以为妖月楼也是这种地方。但等到了才发现, 这妖月楼更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笼。
    楼内中空, 四周有回形走廊,概高五层。每层都像牢狱一样, 分出数十间隔间。隔间内至多有五妖,至少两妖。
    这些半妖与她当日撞见的那个一样,都保留了妖貌。但这么多半妖挤在一栋楼里,她竟没感受到丁点儿妖力——比起妖,他们更像是没完全化形的兽人。
    在楼门大开的瞬间, 就有好些半妖挤到隔间门口,扒着栏杆往外张望。
    “各位仙家请放心, 这些半妖大多没有妖力,断不会伤人。”唐管家道,“黄粱奴只起个引路的作用,可随意挑选。”
    钟福易挨个扫了转,笑问:“不知这些奴才要几钱?”
    要钱?
    原还在好奇张望的小虎子顿时投来视线, 衣角也捏紧了。
    “这品相不同, 价位自然也不同。”唐管家抬手一指,“像那最上头的, 模样出众, 有些许妖力, 至少得百枚上品灵石, 还需看他愿不愿跟着走。”
    他又一垂手, 点了点最下面。
    “而这下头的,有些未开妖智,有些缺胳膊少腿儿,自然也便宜许多——那最便宜的,二三十下品灵石就能带走。”
    钟福易追问:“妖智都没开,怎么引路?”
    “您放心,无论哪个半妖都能带路,不过……”唐管家稍顿,“要是这心愿太大,还是得挑个好点儿的半妖。往后这半妖跟您走了,也好吩咐做事。”
    虞沛听得眉头紧拧。
    这算什么地方?奴隶市场?
    唐管家在旁窥见她的神情,突然开口:“诸位仙家,这地方看似荒唐,实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虞沛:“何意?”
    “以往常有妖瞒了身份与人相恋,若夫妻和美、孩儿康健,也算佳话。可有些半妖生来就没有妖力,或是妖力太过微弱,无法化形,便被爹娘视作怪物弃之,甚而杀之。
    “您瞧——那边那猪妖,刚生下来时就是个猪头人身的模样,险些被他亲爹丢进猪圈咬死,所幸有唐大人相助,带回了黄粱城。”
    “起初这些半妖也同其他半妖一样,住在城里。但人族容不下的怪物野兽,到了妖族,又成了可随意欺贬的弱者。
    “后来唐大人就修了妖月楼,让他们住在这儿。若有人去神山祈愿,就让他们到楼里挑个引路人。引完路,再带着离开,权当是买了个小奴小婢。对这些半妖而言,往后也有个谋生计的地方。
    “至于钱……说来有愧,打理着妖月楼也得耗费不少心力银两。时日一久,难免入不敷出,这钱也实属无奈之举。”
    虞沛想起了在巷子里遇见的半妖。
    如唐管家所说,他的确被欺侮得不轻,毫无还手之力。
    可她还是不喜欢这地方。
    只将这些半妖当作商品一样保护、陈列在这儿,而不教他们如何自保,那即便他们被人从这儿带走了,不也照样过得提心吊胆吗?
    虞沛对妖月楼没什么兴趣,这楼里的半妖又多,自然也就没发觉从中投来的一道视线尤为热切。
    五楼的一处隔间里,那日被她救下的半妖兴奋扒着栏杆,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伏诀!是她,她真的来了!”他回头望向角落,那里静坐着一个同他差不多大小的少年,看不清面容,手中正画着符。
    伏诀没应。
    半妖甩了甩长尾巴,又重复一遍:“伏诀!你听见了吗?那人果真来了,就在下面!”
    被他小狗似的热烈眼神盯了许久,角落里的人才应了声:“谁?”
    “还能有谁,昨天救我的人啊!我都和你说了四五遍了,你怎么还没记住?”半妖回身,眼巴巴地望着下面,“她肯定是来挑人的,也不知她还记不记得昨天的事。她的修为很高,要是能挑中我就好了。”
    “伏月,人不可信。”伏诀抬眸,露出一点下颌,语调仍然懒懒散散的,“与其浪费时间琢磨自己会挑到一个什么样的主人,倒不如想办法找到修炼的路子。”
    “像你一样?”
    伏月瞟他一眼。
    从几年前开始,他就照着本捡来的符书学画符了,但是……
    “可伏诀,你画得再好又有什么用?我们根本没有妖力,符画得再好看也就是几张废纸。”
    “如今苦学,盼的是有朝一日。”伏诀头也没抬。
    “好吧。”伏月听不大懂,还在试图把脑袋挤过栏杆,以试图看得更清楚,“那你不会跟我抢吧。”
    伏诀一手托脸,懒洋洋道:“我与你抢什么?”
    “就是……”伏月摸了摸后脑勺,“来这儿的人都更喜欢你嘛。”
    但凡来妖月楼的人,十个有九个都会相中伏诀。
    他模样生得太好,还有微弱的妖力,虽说没法打斗,但移动些小东西总没问题——不过他似乎并不想离开妖月楼,从未理会过任何人。
    “我并无兴趣。”伏诀置笔,拿起符和符书走至他身旁,“——这几张写得如何。”
    伏月对照着看了几眼。
    “这不跟从符书上裁下来的一模一样吗?!”他惊叹。
    “难免还有疏漏。”伏诀道。
    -
    楼塔里的空气不流通,充斥着各种异味。
    钟福易已经抢先跑上楼,背着卞映禾的侍卫紧跟其后,小虎子则还在原地四处好奇张望着。
    虞沛没跟他说过几句话,见他一动不动,才问:“你不去看看吗?”
    陡然被她叫到,小虎子倏然站得笔直,很紧张似的。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选谁。”
    虞沛蹲在他身前,双臂交叠着搭在膝上。
    怕他没听懂唐管家的意思,她又解释一遍:“他们都认识去神山的路,请谁帮忙带路都可以。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面前的矮瘦小孩儿绞扭着扣子,点点头。
    虞沛站起,余光忽瞥见高楼上的一道身影。
    是在巷子里遇见的半妖。
    他也恰好投来视线,正高举起手大力摆动着,生怕她看不见他。
    一旁的烛玉瞧见,目露狐疑:“他好像在朝你挥手,你认识他吗?”
    唐管家也看向她。
    虞沛正要应是,忽想起半妖昨天说自己是偷跑出来的,便改口道:“没见过。”
    唐管家跟着道:“仙家不若上楼去看看?”
    “不——”拒绝的话戛然而止。虞沛忽看见半妖身旁的人,一时僵怔。
    是个与那半妖年岁差不多的少年,不过还要高出一点。乌发半挽,露出的耳朵上坠着两枚雀羽状的赤金耳坠。
    他也看见了她,一双眸子很像猫儿眼,但更窄、更长,瞳仁近于明黄。
    匆匆一瞥后,他就移开了视线。
    !
    虞沛紧盯着那副耳坠,问道:“唐管家,这些半妖都有名姓吗?”
    “自然。”唐管家道,“便是没有,大人也会亲自给他们赐名。”
    “方才挥手的那半妖——他身旁那人,叫什么?”虞沛问。
    唐管家往五楼张望一眼,随即露出了然神情。
    “仙家好眼光。”他笑道,“往常来这儿的贵人,十个有九个都要挑他——他名唤伏诀,自小就在这妖月楼长大。”
    竟然真是他!
    虞沛迫使自己移开视线,以免露出异样。
    在系统说女二被重生者杀死后,她最先怀疑的人就是“伏诀。”
    原剧情里,伏诀是在宗门大比后才出场。
    那时闻云鹤查出是女二偷拿千机匙,女二也因此受了重罚,暂离学宫。
    回御灵宗的路上,她恰巧碰上有人出售妖奴,便花高价买下。
    被她买走的妖奴正是伏诀,他原以为就此得救,不想竟落进了另一个魔窟——女二买下他,不过是买了个泄愤的工具。无论在正反派那儿受了什么气,都要发泄在伏诀身上。
    最后女二的死也与他有关。在她死后,他更是将她扒皮剔骨,以此报仇。
    正想着,唐管家忽道:“仙家若是看中了他,我便让他下来一趟。”
    “不是,我——”
    但唐管家速度极快,已经作势上楼。
    并笑道:“仙家,还是得当面相看才好。”
    “这就挑中了?”从方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烛玉忽然开口,压着哂笑。
    虞沛:“……倒也不是。”
    算了。
    原文里女二就是在那么多妖奴里一眼看中伏诀。
    如今选他也不稀奇。
    烛玉:“挑我不行?”
    虞沛:?
    “你凑什么热闹?”
    四周无人,他直言:“我也是妖,同样进得了妖神山。”
    虞沛:“你也是妖,那你也知道妖神怎么找?”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28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