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16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16节

      刚睁开眼,她便把被窝里的小毛团拎了出来,从系在它身上的银链子到门上的各式符箓, 一一检查了个遍。
    确定链子完好无损,符箓也没被动过, 她才勉强松口气。
    “好像没那么烫了, 头上的包也消了不少。”虞沛用手背碰了下它的前额,“你感觉好些了吗, 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毛团儿心一紧,生怕她要赶它走。
    触手软软地搭在她手上,它摇摇头,没力气地小声哼哼着。
    “唧……”又作势往她胳膊上一靠,只差将“虚弱”二字刻在脑门上。
    “还是不舒服?”虞沛又摸了把它的脑袋, “但我今天得去书斋,没法留在寝舍里啊。”
    小毛球头顶上的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耷拉下去。
    虞沛揉了把乱蓬蓬的头发, 叹气。
    “算了,把你丢在这儿我也不放心。你今天跟着我,但有一点——绝对不可以乱跑,知道吗?”
    毛球眼睛一亮,在松软的床榻上蹦跶着。
    “咕叽!”
    它绝对会好好听话的!
    虞沛取过储物囊, 里里外外拴上不少符囊, 又将银链子的另一端扣在袋口上,这才拉开系绳。
    “自己跳进去。”
    小毛球盯着储物囊外的符囊。
    它虽然不知道这些符囊要多少钱, 可也能感受到上面灵息。
    很强大, 甚至能将它的气息敛得干干净净。
    “嗷——!”它的毛发间浮起淡淡红晕。
    沛沛果然很喜欢它!
    虞沛:?
    怎么这么开心。
    是她用的驱魔符还不够多吗?
    毛球又慢吞吞拖过昨天垫着睡的浅绿帕子, 抱在身前, 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圆眼。
    “咕叽?”
    ——可不可以带着它?
    “随你。”虞沛跳下床, “待会儿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随时叫我。”
    虽然她对它心存怀疑,但也没忘记这毛团子从未离开过石阁。
    而且依夜巡使所说,它鲜少和外人接触。她不确定它会不会和小猫小狗一样,有什么应激反应。
    毛团点头点得飞快。趁她洗漱的空当,它抱着帕子自个儿跳进了储物囊,又把那条银链子认真拖了进去,没露出一点。
    远远望去,活像一团黑毛线。
    储物囊里多了个活物,虞沛不免有些紧张。去天录斋的路上,时不时就要捏一把袋口。
    没走多远,她碰着了烛玉。
    他也换上了学宫弟子服。
    若是正式进入学宫,学院不同,弟子的服饰也有所差异。但他们还没通过考核,所有人都作箭袖红袍打扮,大差不差。
    这一身叫他穿着,衬得很是鲜亮肆意。
    他大步上前,高束的马尾摇来晃去,坠在其间的红玉链子折出细碎光点。
    “方才得了些消息,说是明年年初就要宗门大比,名次会算进天榜。”
    这天底下的门派数不胜数,门派内又不知有多少弟子。人一多,就免不了要比些什么。
    刚开始还只是各类大比小比,到后来,这门派里的什么长老仙师就不满足了,总觉得自个儿的徒弟才最厉害,总得让人知道吧。
    于是没过两年就有人弄出了天榜,不管参加了什么比试,统统都记着,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时间再一久,竟也成了各门各派甚至是天域挑选人才的参考。
    “跟咱俩应该没什么关系,咱俩还没法参加大比。”虞沛说,“不过听着倒有意思,到时候可以去看看。”
    他俩还是初入江湖的小菜鸟,天榜找到尾都没名字的那种。而且刚入学宫的新生,哪有资格参加这类宗门大比。
    烛玉“嗯”了声,又拿余光瞥她。
    瞟了这么两阵,他忽抬起胳膊:“这怎么沾些露水——沛沛,有帕子吗?我擦擦。”
    虞沛斜过视线,看见他护腕上打湿一片,还沾着些碎叶草籽。
    “哪用得上帕子。”她丢了个净尘诀过去,护腕顿时干净如初。
    烛玉沉默一阵,最后只挤出两字:“谢了。”
    “顺手的事。”
    没走多远,他又道:“我有件衣服破了个洞,你有没有多余的布?样式材质什么的倒无所谓。”
    虞沛奇怪看他:“破了洞用灵诀就能补好,要布做什么?况且你也没缝过衣服啊。”
    要现学吗?
    烛玉:“……也是。”
    又过不久,他再忍不住,索性直言:“有帕子吗?随便一条都行,我拿东西与你换也成。”
    虞沛:“要了干嘛?”
    烛玉笑得露出犬牙:“还没想好。”
    虞沛曲肘推他一下:“滚远些!”
    -
    两人到了天录斋,还没进门就听见有人啧了声,满含嫌弃。
    进门一瞧,原是个男修歪坐在桌上,隔着条走廊对着个女修咂嘴。
    “陶嘉月,能不能别在桌上吃东西?弄得这屋子里全是臭味。”
    虞沛眼皮一抬。
    陶嘉月跟姜鸢住一个院儿,是天机阁的弟子。平时看着呆呆的,但虞沛见过她卜卦,跟神仙上身似的,是那种她没法儿说清的厉害。
    找她麻烦的那个则是闻守庭的舍友秦东苓,不知来自哪门哪派,喜欢当闻守庭的尾巴,走哪儿都跟着。
    遭他一顿嫌弃,陶嘉月懵懵抬头:“啊?”
    秦东苓蹙眉:“说你呢!别在这屋子里吃东西,嫌屋里太香了是吧。”
    陶嘉月又低头,双环髻跟着晃了下。
    “可我吃的是冰皮豆糕啊,没什么味。”
    秦东苓嗤笑一声:“瞧你这副蠢样。”
    虞沛听得不耐烦,不过还没开口,后两排的沈仲屿就放下了手中的书。
    “虞师妹来得巧。”他笑眯眯的,仿佛根本不在意前面两人的争执,“方才看了个笑话,要不要听?”
    有秦东苓挡在走廊中间,虞沛没什么心思听笑话,但还是耐下心道:“什么?”
    “说是有四只兔儿和一头狼一起进了这屋子,被关了一整晚,第二天还能剩下几只?”
    秦东苓忽笑:“谁不知道狼吃肉?过了整晚怕是连皮都不剩一张——沈少爷,你倒是跟这蠢东西一样,整天钻研些乱七八糟没甚用处的东西。”
    沈仲屿一副好脾气的模样:“可惜这乱七八糟没甚用处的东西,你也没答对。”
    秦东苓敛了笑,蹙眉。
    沈仲屿却已看向虞沛:“虞师妹觉得如何?”
    虞沛猜测:“……一只?”
    “师妹猜得很好,已经很接近了。”沈仲屿曲指敲了两下,“即便过了两晚、三晚,也依旧是四只小兔。”
    虞沛怔住:“为何?”
    狼不吃肉?
    屋里的十好几人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纷纷看来,就连一脸不屑的秦东苓都移过不解打量。
    沈仲屿笑道:“这屋子里不让吃东西,那野狼便是再凶悍,也破不得秦道友定下的规矩。”
    话落,屋里其他人愣怔片刻,随即捂嘴偷笑。唯有秦东苓咬牙切齿地瞪他:“沈仲屿!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说你定下的规矩。”沈仲屿目光一移,落在门口处,“恰巧赵师姐来了,要不要告诉她一声,也好作为这天录斋的第一条斋规?”
    秦东苓一惊,忙不迭跳下桌子。
    但已经晚了。
    赵师姐不快道:“秦师弟,上回便与你说过,这桌子不是拿来你乱坐的。若再记不得,就先去练功房打坐几月。”
    秦东苓臊眉耷眼地认错:“赵师姐,是我不对。”
    赵师姐道:“道君传了信,不光他,从今日起,你们都要去练功房修习打坐。”
    先前带他们来学宫时她有多温柔可亲,眼下就有多严厉,脸上不见半分笑。
    虞沛一手撑脸,听得认真。
    依赵师姐的意思,他们要先修心,按批次轮流进练功房打坐,从三天开始,再到五天、十天,最后要能打坐一月。
    她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直到赵师姐说:“不得带任何物品去练功房,便是一页纸、一支笔也不能。”
    虞沛愣住。
    什么都不能带?
    那毛团儿怎么办?
    但赵师姐没给她反应的机会。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16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