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07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07节

      “烛道友!是高阶魔物,快走!”
    烛玉就算再厉害,也定然打不过堪比大灵师的高阶魔物。
    继续待下去只能送死!
    结界外的妖魔感受到大魔的靠近,即使被魔压震得动不了身,也忍不住兴奋大叫。更有甚者,已大着胆子往坟地里冲。
    可刚有妖魔接近结界,烛玉便抬了眸。
    “滚出去。”他道。
    话落,狂风乱涌,片刻就将周围的妖魔碎成齑粉。
    就连那团黑雾,也轰然消散。
    不过一息,坟地便恢复死寂。
    仿佛妖魔的出现都只是错觉假象。
    陆照礼还维持着拔剑的姿势,活像截木头。
    方才……发生了什么?
    那人……
    那人……
    莫大的惧意从心底漫出,疯狂游窜在四肢百骸,连骨头都在发颤。
    好半晌,他才僵硬开口:“你、你……刚才……”
    哪怕他没怎么实战过,也知晓从烛玉体内迸出的炁并非灵力。
    而是邪息!
    他还是拔出了那把剑,步伐沉重。
    “你!你不是灵修?”他脑中一片混乱,“难怪,难怪查不出你的来历,原是邪修,你,你——”
    “站住。”烛玉忽道。
    陆照礼不受控制地停住,与最后面的散魂仅有一步之遥。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连嘴都张不开了。
    烛玉缓起了身,穿过坟地,最后在他身前站定。
    “她让我守住这些散魂,便是你也靠近不得。”
    他抬起手,掌心逐渐溢出淡黑色的气流。
    “杀不得你,那方才一切,只当没看见便是。”
    等……等等……
    陆照礼眼睁睁看着那些气钻入脑袋,随即头一沉,合了眼。
    再睁开时,他一眼就看见了面前的烛玉。
    他含惊带惧地后退半步。
    “烛道友?你怎么……?”
    刚才他不还在角落里吗,怎的突然就到面前来了?!
    吓他一跳!
    “怎么这副神情?”
    烛玉僵硬地眨了下眼睫,似在适应什么。
    很快,他就摆出了与平时无异的笑脸。
    “我见你有些疲累,过来看看——陆道友,别忘了守好那三炷香。”
    “哦……哦!”陆照礼避开他的视线,心有不解。
    也是怪。
    他记得刚刚好像有很多妖魔啊。
    是这坟地的阴气太重了么?
    ***
    另一边,虞沛循着鬼息,一路跟到了村东口的水井。
    如陆照礼所说,守着水井结界的确然是姜鸢。
    那道瘦长身影背朝着她,紧挨水井,桃木做的盖子碎得七零八落,露出漆黑幽深的井口。
    虞沛正要上前,忽发觉姜鸢的腿上缠绕着几缕丝线。
    线为淡红,很不起眼。但因她身着素白衣裳,就变得明显许多。
    她顿了步:“姜师姐?”
    姜鸢一动不动。
    虞沛取出张符夹在指间,又唤:“姜师姐,可还能听见我说话?”
    姜鸢缓慢抬头,脖颈僵硬如木。
    下一瞬,她抬脚踩在了井沿。
    虞沛飞快掷出一张符。
    符箓近身,姜鸢右腿上的红色细线被打散。
    “虞师妹,井底下有东西,我去看看。” 她转过身,神情与平常一样冷淡,眼睛却发直。
    虞沛又掷出一张符。
    姜鸢躲闪不及,被符箓打了个正着。
    这回缠身的细线全被打散,她眼皮一合,踉跄着朝前倒去。
    虞沛疾步上前,一把抱住她。
    散落的十数截赤线飘浮落地,竟变成七八个面如纸色的小娃娃。
    那些小孩儿团围住虞沛,捂着脸嚎啕大哭。哭声尖锐,有如钢针扎进她的耳朵。
    其中一个小孩儿抽噎着上前,要牵她的手:“姐姐,你打疼我啦!”
    虞沛刚避开,另一个小孩儿便一把攥住她的胳膊。
    甩开后,手腕上竟印有乌青爪痕。不疼,却带着深入骨髓的寒意。
    “别碰我。”她屏了呼吸,竭力压住心底的躁意。
    要是可以,她根本不想与鬼魄对上。
    但那些纸人娃娃并没打算放过她。
    过膝高的小孩儿一拥而上,推挤着往她怀里钻。
    “姐姐姐姐!你刚刚打疼我啦,好疼!好疼的!”
    “姐姐!咱们一起玩儿吧,你要的东西在井底下呀,让我们带你去找。”
    周身吵闹不止,虞沛的耐心也渐被消磨。
    不等她动手,身后忽袭来阵阴风。
    她快速化出灵刃,回身。
    “铮——!”灵刃撞上短剑,王猎户被逼得后退数步,手臂发颤。
    他冷声道:“既然不愿让你师姐做这替死鬼,那就你来。”
    话落,有浓雾拔地而起。
    虞沛搀扶着昏死的姜鸢坐在树旁,问:“潘娘去世时你不过五六岁,如何能结成鬼缚?”
    王猎户神情未变,只在听见“潘娘”二字时,眼皮稍作跳动。
    “山鬼作乱,杀的全是五六岁的小孩儿,恰与你同岁——这其中可有什么缘由?”
    “马上就要死了,何来这多废话!”王猎户的面部肌肉抽搐着,眼眸赤红。
    白雾起得更快,雾气缠身,活像被无数双手抓着。
    这也就算了,那几个纸人娃娃还紧缠着她俩,好审着时机附身。
    虞沛被无形的手扯得摇来晃去,耐心渐没。
    好烦!
    所以她才不想跟鬼打交道。
    打法与他们完全不同,连如何动的手都不清楚。
    对面的王猎户似也知晓鬼修与灵修大不相同,冷笑:“别挣扎了,像你这样的修士不知来了多少,到最后都送了性命。”
    右臂传来剧痛,虞沛转身看去。
    身旁空无一人,她的胳膊却被掐出了几道乌黑鬼印。
    王猎户:“我只想要一具尸体,只要你留下那女人,大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虞沛:“是你要,还是潘娘想要?”
    “与你有何干系!”王猎户抬手,白雾疯狂涌动,好几条灰白鬼魄从中飞出。鬼魄面容残缺不全,看着万分可怖。虞沛却是先扫了眼姜鸢,唤道:“姜师姐?”
    姜鸢一动未动。
    那边,鬼魄已飞至虞沛身后,獠牙大张。
    她又耐着性子唤了声:“姜师姐,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
    没有回音。
    虞沛长舒一气。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07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