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89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89节

      再一打开,里面满满当当塞满了书,皆是些地摊话本。
    她仔细翻出一册,顺手把方才那本塞给虞沛。
    “你若要看,可以拿去,不过读前需先备几张帕子,省得弄湿枕头。”
    “谢……谢谢。”
    -
    翌日晚上,晏和抱着本书找到她,问她看得如何。
    虞沛尚不习惯与她说话:“看了不到一半,你说得不错,这故事的确惹人掉眼泪。”
    晏和又问:“今日还看吗?”
    等虞沛颔首,她便引着她去了自个儿房间,两人凑在一块儿看书。
    虞沛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加入了她的“读书会”。
    也算有趣。
    她小时还有工夫看些杂谈故事,后来因着太忙,时间拿来修炼都不够用,更别提看话本了。
    翻了几页,虞沛忽将书一合。
    晏和抬眸问:“怎的了?”
    虞沛摇头,耳尖有些发烫。
    晏和想到什么,修长手指搭在她书上,往下一压。
    “若不喜欢,换一本便是。”
    虞沛点头,又摇头。
    半晌,她将书一立,半边脸藏在后头,声音闷闷的。
    “晏和,我见这书里的男妖每每受气,但与那女修吻过两回便消了脾气,也不知缘何有这大用处。”
    这几番亲密,能比佳肴宝器更有效么?
    晏和:“还需亲自试过才知。”
    她语出惊人,吓得虞沛眼皮一抖。
    “试?!”
    “修习灵诀不也要一遍遍试么。”说话间,晏和取下水晶镜——夜里灯火暗,眼睛极易酸涩。
    虞沛只觉喉咙有些发干:“那一般……该挑谁呢?”
    晏和将手一放,抬眸,也终于露出整张脸来。
    那双丹凤眼半睁着,透出懒散意味。
    虞沛怔住。
    这人生得可真漂亮。
    她见过清清冷冷的美人——诸如姜鸢。
    但晏和却与她大不同。
    眉眼更显英气,又因身量颇高,透出雌雄莫辨的美感。
    虞沛这才想起,她的嗓音也与长相一般,更偏中性。
    性子似乎也有差异。
    姜鸢性冷,实则内敛易羞。
    晏和看着漠然,目下却抿出丝漫不经心的笑,惑得人心慌意乱。
    “是在好奇么?”她问。
    第59章
    ◎“你要是好奇,大可以拿我来试。”◎
    虞沛迟疑片刻, 颔首以应。
    她以前从不在意这种事,看话本也只是当故事看,如今心底竟有了朦朦胧胧的念想。
    好奇怪。
    晏和的指腹压在书页上, 轻轻摩挲着。
    她问:“你可有喜欢的人?”
    “哪种喜欢?”虞沛问。
    要不论类别,她喜欢的人可多了去了, 银阑都能勉强算进。
    晏和:“诸如这话本里的男妖与女修。”
    虞沛想了想, 摇头。
    应当是没有的。
    “可有厌恶之人?”
    虞沛如见知音,连连点头:“有!”
    以前她最讨厌的人里, 排第一位的就是烛玉他爹。
    那老古董,她恨不得把他钉在龙宫殿门上,挂他个十天半月。
    不过现在闻守庭已经快赶上他了,要再来招惹她两回,兴许能稳坐榜首。
    “那便将厌恶之人排开, 从剩下的人里头挑。”话落,晏和又戴上水晶镜低头看起话本, 遮住了一双眼眸。
    剩下的人?
    那不得满世界挑。
    虞沛又有点儿发愁了。
    心里藏了事,她对话本的兴趣也去了大半,没翻两页便说要回去。
    出了门,她望见院门口有道人影徘徊。
    “烛玉?”虞沛认出那人,跳下台阶就往前跑。
    烛玉也看见她, 快步上前:“跑慢些, 别摔着。”
    等走近了,他压着声儿问:“这么晚了, 怎么还没睡。”
    “我在晏和那儿看书。”
    烛玉抬眸, 恰好和不远处的晏和对上视线。
    晏和冷淡望他一眼, 转身回了房。
    烛玉正想问她何时跟那人走到了一块儿, 便听见她说:“那你呢, 你大晚上的在外面做什么,找我有事吗?”
    烛玉不大自然地别开视线。
    “我……晚上睡不着出来逛逛,见你们这儿还亮着烛火,便来看一眼——既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他转过身要走,虞沛却忽地记起那话本里男妖与女修拥吻的场景。
    没来由的,她唤了声:“烛玉。”
    烛玉看她:“怎么了?”
    虞沛欲言又止,但最终摇头:“没什么。”
    烛玉好像也没与她置过气,书里男妖消气的那套问他也是白问。
    烛玉躬低了身,与她视线平齐。
    “有什么话想说,直说便是。”
    他靠得太近,哪怕天光黯淡,虞沛也瞧见了他的唇。
    以往她都是看他整个人,却从未仔细观察过某一处。
    眼下她才发觉他的唇形生得很好看,哪怕不笑,嘴角也勾着点儿弧度。
    脾气很好的模样。
    唇色亦是,不深不浅的红,好似很软。
    虞沛往后退了步,摇头:“没什么要说的。”
    她不愿说,烛玉也不迫她,只抬手在她头上乱揉了一把。
    “知道了,快去睡吧,我回去了。”
    虞沛点头。
    走至房门口时,她还能瞥见那道高立的身影。沉默地融在夜色中,遥遥望着她。
    她再没多想,收回视线就进了房。
    ***
    两天后,学宫大殿内。
    虞沛早上去藏书阁跑了一趟,赶到大殿时人差不多来齐了——那日课后,祖晔道君果真挑出二十名弟子,让他们今日到学宫大殿,为山林寻宝做准备。
    除了他们,最前面还有个紫袍女修,正是领他们入学宫的赵师姐。
    她站在一面偌大的镜子前,说:“按照惯例,新生在头半年里不得离开学宫。但前些年云涟山频频异动,学宫对弟子修习看得更严苛,如今也改了规矩。”
    山林寻宝本就新奇,且还只有不到一半的新生能去,不少弟子都意气高昂。
    有人兴奋问道:“赵师姐的意思是说,要寻宝的山林不在学宫内?”
    “是。”赵师姐稍顿,“依着道君的意思,会将你们分为四批次,分别去往不同地点,要探寻的宝物也不同。”
    大多数人都将这当成了又一次试炼,急问:“赵师姐,这回按照什么排名,还是时间先后么?”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89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