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83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83节

      而虞沛此刻还陷在姜鸢使出了氐诀一事上。
    她的确逼出了氐诀。
    不过……弄错对象了怎么办?
    姜鸢:“虞师妹?”
    “啊?”虞沛回神,点头,“是。”
    那几个学宫弟子也颔首道:“难怪,我们就是瞧见了大蟒,才忙往这儿赶。”
    又看向闻守庭,皱眉说:“虽还未到学宫,可在飞槎上也得守着规矩,断不能再随意使用化物诀。”
    闻守庭气急败坏:“我!”
    “小师弟还是去房间休息为好,也免得再坏了规矩。”紫袍女修看向姜鸢,语气缓和不少,“你叫什么名字,来自何宗何派?”
    姜鸢一一应道。
    她那边闲聊上了,系统忍不住出声:“小殿下,这下怎么办?”
    虞沛语重心长:“姜鸢也是主角,对吧?”
    系统:“对。”
    “她用出了氐诀,是么?”
    系统直觉她在给自己下套,但还是应道:“是。”
    虞沛:“还被学宫弟子看见了。”
    系统:“不错。”
    “那不就行了。”虞沛眼尾稍弯,坦然道,“是主角,又用了氐诀,还被学宫弟子看见——这不刚好完成任务了么?”
    系统:“……您这是耍赖!”
    第55章
    ◎进入学宫◎
    按以往, 飞槎走个两天两夜就能到天域学宫。但因雨多雾重,第三天傍晚才到。
    学宫所在的云舟被掩藏在高阶结界内,随着云舟逐渐显形, 飞槎上的新弟子越发目瞪口呆。
    望着瞧不到边的云舟,有人惊叹:“这玩意儿能浮在天上, 得耗费多少灵力?!”
    他身旁的学宫弟子笑说:“不算大灵师的协助, 光是每年投在学宫的灵石,就以千万计。”
    “千万?”那人眼睛都直了, “可学费也不算贵,这不得赔死么。”
    闻守庭恰好在他身旁,嗤笑着瞥他:“有五大家往里砸钱,就是再来十艘云舟也绰绰有余。”
    上了云舟,众人才发现这根本不像船, 而更近似于小型集镇。
    云舟外沿围了一圈集市,各种商铺应有尽有。天色已晚, 还能看见学生穿梭其间。
    “你们头半年都要待在天录斋,若需要采购什么,就向天录斋的仙师打个申请来这街上买。但商铺皆在亥时闭门,这之前必须赶回寝舍。”带队的紫袍女修粗略解释,然后领着他们绕出集市、穿过密林、爬上千步阶, 终于赶在天黑前到了学宫大殿。
    大殿高耸山巅, 放眼望去,隐隐可见六处连片建筑群, 紫袍女修指向北边一处, 说:“那儿便是天录斋了, 这半年里你们就在那儿修习。”
    她又看向大殿之上。
    大殿周围立有十二根白玉石柱, 顶端直上云霄, 看不分明。
    “师姐,”有新生捂着心口,皱眉说,“我有些想吐。”
    不止他,还有十好几人也都蔫蔫儿地喊不舒服。
    “正常,待会儿离开大殿就好了。”女修说,“瞧见那十二根仙柱了吗?那是天域的十二道君筑成的,所以这殿上威压强大,待久了是会承受不住。”
    “十二道君?”先前喊难受的弟子好奇张望。
    在宗门时,他师父就提到过十二道君。按他师父说的,那是十二位近似仙人的神秘修士。
    不想眼下竟能真真切切地接触到。
    紫袍女修:“天录斋的仙师就是其中一个,你们明天就能见到了。”
    话落,有三个弟子携着卷轴从大殿里匆匆赶来。
    为首的是个赤袍男修。
    他拱手道:“赵师姐,人都齐了吗?”
    紫袍女修颔首:“来的路上雾太重,故此耽搁了些——侑山,这儿有你,我们就先走了。”
    “好。”樊侑山笑道,待领队的十多个弟子走了,他才看向殿上的四五十新生。
    他说:“诸位,天色晚了些,但还需按规矩行事——我奉天录斋的祖晔道君之令,来核查各位身份,核过身份就能回寝舍歇息了。”
    他身旁的两个弟子皆打开卷轴,核查起每人的身份。
    这时,樊侑山忽道:“你们这里面有个叫‘虞沛’的吗?”
    陡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虞沛倏地抬头。
    但还没应声,离她不远的闻守庭就提声道:“她在这儿!”
    樊侑山走至她身前:“你是虞沛?”
    虞沛应是。
    樊侑山:“把你的修士腰牌拿给我看看。”
    虞沛取下腰牌,递给他。
    她的确虚构了身份,却是按照原著里女二的做法来的。
    应当不会出现纰漏才是。
    但樊侑山只扫过一眼,就说:“你的身份不算清楚,学宫暂且收不了。”
    这话一出,周围好些弟子都看了过来。
    虞沛没想到会在这儿出岔子,问:“这腰牌上名姓、年龄和籍贯皆有,怎的不算清楚?”
    “非要我明说?有人递信密告,说是你交在御灵宗的身份信息有不少错漏。”樊侑山皮笑肉不笑,“现在学宫收不了你,你现下就去飞槎旁边等着,明早会有人送你离开。等把信息查清楚了再来吧。”
    虞沛:?
    修士间有玉简传信,既然要让她回去,在飞槎上时怎的不与她说?
    等她到了学宫才来这套,这不明摆着故意找她麻烦么。
    但不等她发火,烛玉便护在身前。
    他道:“若是有问题,缘何在御灵宗时没有收到信?”
    “这种把入学当儿戏的人,不让她吃点苦头,她能长记性吗?”樊侑山笑容冷淡,“总之你快些走罢,要再晚个两三天,可就彻底入不了学宫了。”
    烛玉耐心问道:“不知哪些信息出了纰漏?”
    樊侑山摇头:“这得她自己去一一核对,我哪有那么多精力。”
    “这位道友是误会了什么?”沈仲屿忽然开口,“虞师妹既然能进御灵宗,又如何入不了学宫?”
    姜鸢颔首道:“若是有人密告,学宫也当考虑到私人恩情。”
    樊侑山神情转冷:“听你们这意思,是说我公私不分?”
    他看向正在给其他新生核查信息的弟子,说:“你俩先停下,等把这事理清楚了,咱们再继续核对。”
    那边的两人一停手,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闻守庭最先埋怨道:“虞沛,你又在闹什么?这天都黑了,还把我们拖这儿耗着,烦不烦啊。”
    他身旁几人也道——
    “若是信息有问题,就赶快回御灵宗去核查啊,耽搁别人的时间算什么。”
    “咱们在飞槎上都待好几天了,能不能快些,累得慌!”
    那几人说话时,有意朝其他人使眼色,试图博得附和。
    不想除了他们,其他几十个弟子竟都是另一副态度——
    “说有问题,又不说清哪里有问题,不明摆着欺负人么?”
    “学宫要真是核查出信息有误,就该直接写信递给宗门,而不是在这儿为难一个小弟子!”
    “说得是,今日敢为难她,明天就敢刁难别人。你若要摆师兄派头,倒不如去多杀两只魔物,而不是在这种事上耍那点近似于无的威风。”
    更有些认出她身上穿的是御灵宗杂役服,又探到她灵力不高,越发气愤。
    像这等修为不高的小弟子,真不知要吃多少苦头才能讨来一封荐书。
    “真当咱们眼瞎?——那御灵宗的小师妹,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要耗,大家就一块儿陪他耗着,看他能不能说出来到底哪有问题!”
    “你们!”樊侑山咬牙,“好,那就耗着吧!到时候入不了学宫,可别怪我。”
    “你是不是自视甚高了些,别想着威胁我们。”有人冷笑,“我们来这儿是为了求学修炼,若学的都是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不如不进!”
    其他人也都接连附和。
    樊侑山眉头紧蹙,面色涨得通红,偏说不出一句话。
    恰在这时,从千步阶上来了一人。
    那人一身月白长袍,修长身影融在昏昏夜色中。拾阶而上时,疑是仙人入世。
    见着他,原本还一脸怒容的虞沛顿时消了火,别过身半藏住脸。
    樊侑山则如见救星。
    “尺师兄!”他大喜过望,快步上前,“您如何回来了?”
    尺殊神情冷淡:“大灵师考核在即,需回学宫准备。”
    “原是这般——尺师兄,不知道云涟山守着怎么样,可否会有妖魔作乱,您这回回来又要待多久?”
    樊侑山的问题一箩筐倒来,尺殊却一个没应。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83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