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62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62节

      “闻见你身上有些药香, 我还以为你找着了。”
    药香?
    虞沛一怔, 抬起袖子细细闻了番。
    的确有股子若有若无的苦香, 如果不细闻, 根本注意不到。
    可她没用什么药啊,给烛玉的药也根本不是这味道。
    见她面有疑色,婵玥若有所思道:“这气味闻着,与我给仲屿制的药倒有几分相似。”
    虞沛忽想起什么,倏然抬眸。
    “我知道了,您在这儿安心炼丹便是,剩下的事我来解决。”
    “还有一事,”婵玥道,“布在仲屿院中的阵法很可能是个半成品。”
    虞沛:“意思是阵法没有完全成形?”
    婵玥:“此为一种可能——鸢儿先前说有人在他的院中布了斗阵,既然为七杀斗阵,阵中定埋有一具与他命格相克的男尸。”
    “是。”虞沛点头,“姜师姐已经把几处阵眼的所在地告诉我了,毁了阵眼,便能知晓那尸体在何处。再毁了尸体,才能彻底破坏斗阵。”
    要毁了凶阵,差一步也不可。
    婵玥缓声道:“依我看,这阵法没这么简单——七杀斗阵极凶,如果阵法成形,不出三天便能要了仲屿的性命。”
    虞沛思忖着说:“但沈师兄在院里住了十多年,一直平安无事。时至今日中了魔毒,才受了斗阵影响。所以您才说,这阵法是个半成品。”
    “不错。”婵玥颔首,“要么如你所说,阵法没有完全成形。要么,就是埋在阵中的尸体出了什么问题。”
    “我明白了,届时我会小心行事。”虞沛话锋一转,“仙君,您之前说和沈师兄的父母从小就认识,那您了解沈老太爷吗?”
    婵玥没想到她会提起此事,怔了一怔,才道:“我很少见着沈伯伯,不过印象里,他一直是个和善性子——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随口问问。”虞沛转身,“那仙君,我先去给沈师兄送药了。”
    -
    沈伯屹房内,天光昏昏。
    外头正落着大雨,雨线从屋檐坠下。风不大,屋内仍闷热得很。
    沈伯屹站在桌旁,提笔写符,说话时头都没抬。
    “有何事?”他问。
    虞沛与烛玉对视一眼,然后道:“店家方才撞见了杀害左锻的凶手,说是跟他二十多年前看见的邪物一模一样——听闻那邪物后被沈家封印,所以想问你——”
    “问我是不是沈家把那邪物又放出来了?”沈伯屹住笔,压下轻慢打量,“你也说了,是二十多年前。尚不论他记忆是否出错,就算是同一个,你以为我爷爷会到现在都没发现吗?”
    “你想多了。”虞沛语气干脆,“沈家如何,我管不着,也不愿管。我来这儿只是想问问你对那邪物有没有什么印象——毕竟按店家所说的时间,你当时也已七八岁,应当能记事了。”
    “不记得。”沈伯屹语气冷漠。
    他根本连想都没想!
    虞沛恼蹙起眉,移过眼神去看烛玉。
    ——他不配合啊,怎么办?
    烛玉对上她的视线,瞬间会意。
    他挑挑眉,指腹压在剑柄上,一截寒光乍现。
    ——不愿配合,那就打,总能打到他愿意开口。
    虞沛长睫一颤。
    ——可瞧这人病恹恹的,好似不经打。
    烛玉哼笑。
    ——身子骨弱,嘴巴却硬得很。
    虞沛沉思片刻,摇头。
    ——这等心高气傲的人,硬碰硬反而没效。
    烛玉便又压回剑柄。
    虞沛望向沈伯屹。
    房门紧闭,闷热的空间里充斥着一股草药香。
    泛着淡淡的苦。
    她想起婵玥仙君的话,忽说:“沈少爷的身子骨不大好。”
    沈伯屹终于舍得抬起眼皮,冷冷淡淡地扫她一眼。
    “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虞沛对烛玉道,“就是想起一桩事,我前段日子不是一直在杂役院么。杂役院跟药堂离得近,总能撞见来求药的人。”
    烛玉接过话茬:“宗门药堂,和凡间能有什么区别。”
    “无甚区别,不过总有人把宗门的丹药当作天地灵宝,以为任何一味药都施了仙法,能包治百病。”虞沛仿是在闲话漫谈,“这其中又有些心黑的,专蹲守在下山路上,偷抢别人的药——你说这种人无耻吗?”
    烛玉:“无耻之尤。”
    虞沛点头:“许是遭报应,有些人两三天就能好的病,结果吃错药,当天夜里就见阎王爷去了,也不知如今在地府哪处遭罪。”
    “对此辈而言,入狱如归家。”烛玉抱剑,斜倚在门边。
    “是了。”虞沛坐在沈伯屹对面,“生前无爹娘管教,只能等死后认刀山作义父,火海为义母了——沈少爷,您说呢?”
    沈伯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来。他掷开笔,墨水儿泼洒了半页符纸。
    “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么?”他道,“你带仲屿私逃出府,又杀我沈家侍卫无数,毫无愧疚不说,如今又指桑骂槐,到底是何居心?”
    原来早认出她了。
    难怪处处给她使绊子。
    虞沛却问:“指桑骂槐?我骂你什么了?”
    “你!”
    沈伯屹的脸色已经近似铁青,柳叶眼也被气得涨红。
    好半晌,他才喘过气,生硬开口。
    “仲屿的病,我不知情。”
    虞沛怔然:“你不知情?”
    沈伯屹双手负在身后。
    “前些日子爷爷让人送了些丹药过来,说是仲屿回家,这些药是他从御灵宗带回来的。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回家休息,毕竟爷爷寿辰将至。但过了两三天,他一直没露面。直到昨天你掳走他,我才知道他被关在了院子里。
    “如今想来,让他回府应当也是爷爷的意思。他老人家看重门风,因为仲屿他们修为低浅,他向来不喜他们。仲屿受了这等重的伤,在他眼里就是有辱脸面。把他锁在院子里,恐怕是不想叫他的病气冲撞了寿辰。”
    虞沛听糊涂了。
    现在她脑子里塞了两个小人儿。
    左边那个摇着锦旗,告诉她:沈老太爷简直是绝世大好人,舍生忘死!深藏若虚!浑金白玉!
    右边的则扒着她的耳朵:这老头子也忒坏了,虎毒还不食子呢,他倒好,为了面子、寿辰,就把自个儿的亲孙孙往棺材里推。
    那方,沈伯屹落下最后一句:“总之,我先前不知晓此事。若我知道,断不会做出此等偷鸡摸狗之事,两三药钱,我沈家还出得起!”
    他句句在理,但虞沛仍然心中存疑。
    “沈舒凝和沈叔峤都知道沈师兄伤重,你却不知?”
    沈伯屹冷着脸反问:“你觉得父亲会让我知道这种事吗?我要真想害仲屿,怎会由着你把他安置在这客栈里!”
    虞沛看一眼烛玉。
    ——能信吗?
    烛玉用眼神示意。
    ——不可轻信。
    虞沛偏回脑袋,看着沈伯屹。
    “我先前便说了,沈家事与我无关。你这药是如何来的,我也并不关心——我找你,只是为了打听那邪物。”
    整那么麻烦干嘛。
    沈老太爷是好是坏,跟她捉邪物也没什么关系啊。
    沈伯屹态度没变:“我也说了,我不知道。”
    跟这人说话就像是在嚼石头,硌得人脑袋疼。虞沛懒得再与他搭话,抛下一句“今晚我守二楼”,便离开了。
    -
    那邪物神出鬼没,又来去无痕,着实不好捉。夜里,除了沈家两兄弟和婵玥,其他人都歇在一楼大堂,虞沛又给每人发了一张传讯符,只要撕开,她就能知道。
    她则和烛玉守在沈仲屿左旁的房间里。
    月色渐升,虞沛趴在桌上,盯着跳动的烛火。
    “你说,那沈老太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我没见过他。”烛玉解开外袍——方才查看尸水时,他身上不小心沾了些。净尘诀虽能弄干净,但他总觉不适。
    “我也没有。”虞沛一手撑脸,“其实我更相信婵玥仙君和掌柜,但他们见到的到底是一二十年前的沈老太爷,万一他性情大变了呢?”
    烛玉单手扯开中衣的系带,瞥过视线看她。
    “他的性情变与不变,与那怪物有何相干?”
    “我是觉得奇怪,当初他为什么只封住了邪物,却没杀死它。”虞沛说着,侧过脑袋,“要是他是个人面兽心的,豢养邪物也就不稀奇——”
    话音陡止。
    “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烛玉一手拎着单衣,发尾尖垂在线条漂亮的肩胛骨上。
    他倒是坦然:“怎的了,又不是头回看见。”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62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