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53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53节

      婵玥语气不善:“世家向来利在前,血缘在后——那沈思典膝下还有个亲儿子,他要拆了仲屿的骨头,概也是为他儿子铺路。”
    虞沛抵着门,视线落在地上。
    鲛族天性嗜杀,可最讲求敦亲睦族。银阑脾气暴躁,哪怕现下与她生疏了,也断不会做出害她的事。
    她瞟了婵玥一眼:“仙君您好像很了解沈家的事。”
    “本君……”婵玥稍顿,“我与他父母从小便交好,只不过自他父母离世,与沈家就淡了来往,也不常去见仲屿他们。”
    虞沛收回目光。
    可看她对沈仲屿的关心程度,并不像是不去见他们,倒更像是沈家人不让她见。
    婵玥声音渐低:“这孩子当日一步一磕头,硬生生从山脚拜到了御灵山巅,这才让沈家松口,进了御灵宗——那时我就该想到,沈家接他回去,断不会好生照料他。”
    虞沛拿余光瞥着沈仲屿。
    邪毒渐散,他脸上的淤黑也褪去许多,气色更是好了不少。
    哪怕昏死过去,他也仍面带淡笑——就和当时他在云涟山上睡着时一样,仿佛何等愁苦都入不了他的眼。
    她只瞟了两眼,那股子渴劲儿就翻涌得更厉害了。
    “仙君。”虞沛飞速转回脑袋,吞咽两番,“我去门外守着吧,这房里有些热。”
    热?
    婵玥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大开的窗户。
    白天是热,可夜里应凉快得很啊。
    虞沛又补了句:“顺便在外面等着姜师姐她们,也免得她们撞上沈家人。”
    再待下去,她保不齐能做出什么事儿。
    “鸢儿她们慢我一步,估计明早才到,倒不急。”婵玥稍顿,“不过,仲屿的毒再过两刻便能散尽,届时还请你帮忙守着他——本君需炼些丹药。”
    “没问题。”虞沛飞快应道,一推门,眨眼的工夫就钻了出去,又紧紧合上。
    *
    子时。
    夜深月悬,沈仲屿被噩梦惊醒,恍惚睁眼。
    他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被拆过一遍,疼得他动弹不得。
    他急喘着气,视线未聚焦,唇边就压来浸湿的软布。
    “沈师兄,你可以抿点水喝。”
    那嗓音轻快,与救他脱离噩梦的声音别无二致。沈仲屿的思绪尚未回笼,就已照做。
    他没什么力气地转过目光,瞧见了端坐在床边的虞沛。
    “虞……师妹?”
    “是我。仙君炼丹去了,我在这儿守着师兄。”虞沛与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守着他简直是门苦差!
    他确然恢复了,可那股香味也越来越浓,就像是勾在钩子上的鱼饵,在她面前摇来晃去、摇来晃去……
    “师妹……早些……歇息。”断断续续地吐出几字,沈仲屿难以撑住,又昏了过去。
    -
    再醒来时,天色没亮上多少,隐见月影。
    沈仲屿又看向床边,果不其然对上了虞沛的眸子。
    但与方才不同,她一言不发地望着他,连长睫都不见眨动。
    他正昏沉着,没瞧出有什么不对,只含糊着催她去歇息:“师妹……我这里……无需守着。”
    见他说话,虞沛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
    她歪了下脑袋,随即想起什么似的,从怀中取出一枚上品灵石,递在他身前。
    沈仲屿这回也没撑多久,还没看清她拿的什么东西,就眼一闭,再度昏死。
    不要吗?
    她有些失望地收回灵石。
    他不要,她怎么好意思动嘴啊。
    -
    第三回醒来,月光更甚。
    沈仲屿勉强瞧清了虞沛的脸,也终于察觉了一丝异样。
    ——她的眸中,竟见着淡淡的赤影。
    沈仲屿起先还以为是看错了,正想看得更仔细点儿,眼前就递来一样东西。
    是两枚灵石。
    “虞师妹,你……”
    虞沛又往前一递。
    “给……你。”她慢吞吞道。
    “给我?”沈仲屿浑身疼得厉害,抬手间,就已出了一身冷汗。
    他颤抖着碰了下其中一块石头。
    价值不菲,至少为上品灵石。
    虽不知她为何要这样,可他也没打算收。
    他原想让她把东西收回去,但一句“财不外露”还没说出口,那股昏沉劲儿就又冲脑而上。
    手无力垂落,他又昏了过去。
    虞沛直勾勾地盯着他。
    方才他碰过了,那就是接受的意思吧。
    她缓慢伸过手,把两块灵石规规矩矩地摆在了他枕边。
    既然接受了,那她便不客气了。
    她端正坐好,俯过身,紧盯着他的右臂,而后微张开嘴,合牙一咬——
    结结实实的一口,直将皮肉咬破。
    却与她想要的不同。
    溢在唇齿间的气息灼烫、恣肆,没有丁点儿木息香。
    虞沛缓慢转过视线,顺着嘴下的胳膊朝上望去,恰对上一双戾眼。
    那人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他的右臂横在她唇边,左手则搭着她的手背,牵引着她松开紧攥的被角。
    “沛沛,”他扯开唇角,眼底却无笑意,“才不过两天。”
    作者有话说:
    抱歉这两天没更。前两天洗澡了,没把鞋弄干从楼梯摔下去了。大家也要注意安全,下楼梯的时候慢点,别往下飞t t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顾空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ai 26瓶;弎浔 13瓶;磨磨磨磨磨_ 12瓶;又是想要跑路的一天t^、知秋、膏肽冥少爷驾到 10瓶;白花花很烦恼。、代码。、胤、好无聊,可恶 5瓶;58555414 2瓶;今天大大更新了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4章
    ◎“舍得醒了?”◎
    但虞沛并没认出他。
    她直接松开嘴, 右手化出一把灵刃,猛地朝旁刺去。
    烛玉握住她的腕,迫使那道赤影僵停在半空。
    虞沛紧拧起眉。
    她的情绪与往日大不相同, 起伏的线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海,随时都可能因为某个微乎其微的细节而掀起大浪。
    而现在, 那躁恼的浪潮吞没了她的意识。她曲起手肘, 往后打去。
    烛玉没躲,这一下落得实在, 撞得他快要窒气。
    攻击成了本能,在察觉到他气息凝滞的瞬间,虞沛倏地使劲儿,又操起灵刃往他身上刺去。
    烛玉横臂作挡,震得她手臂一颤。
    虞沛果断弃了灵刃, 与他缠斗在一块儿。
    两人每一招都过得利落干净,烛玉怕真伤着她, 又还要分神去瞧床上昏迷不醒的沈仲屿。细思片刻,他一边挡着她的攻击,一边有意往后退去。
    他引着她进了旁边房间——沈仲屿的房外被虞沛设过禁制,他走前又特意加了一道。
    门缝紧掩,最后一点木息香也散得干干净净。
    不算宽敞的房间内, 充斥着两道缠斗不止的滚热灵息。
    闻不见那温和的气味, 反被灼烫的火息包裹,虞沛愈发躁怒。她怒视着烛玉, 呼吸急促, 仿佛随时都会跳将而起, 刺穿他的喉咙。
    烛玉并未急着服下改灵丹。点燃烛火后, 他低声问:“沛沛, 你当真认不出我了?”
    虞沛化出把灵刃,以作应答。
    这回的灵刃更为锋利,刃上还布满了锯齿状的倒刺。
    在她冲上来之前,烛玉熟练地塞了把药,又就着她方才咬过的部位,划开一道长口。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53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