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50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50节

      “哦……”沈仲屿却笑,“原来虞师妹……今夜是……化了……无常,要引我往……拔舌地狱走一趟。”
    虞沛:……这人心态真好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嘴地闹着,刚出房门没走两步,身前忽落下好几道黑影。
    远处,一高壮男人负手而来。
    那男人神情含笑,生了双窄缝眼,右脸长颗痦子,瞧着很是精明。
    “你这小女子夜里带着我儿,要往哪儿去?”
    这就是沈仲屿的爹了?
    虞沛神情自若:“哪儿有药,就往哪儿走。”
    沈仲屿抬头,汗水已将面具边沿润透了。
    “师妹,”他急喘着气,断断续续道,“原来……不是要去……修炼吗?”
    虞沛:……
    她真的很想揍他。
    沈老爷冷笑:“好大的胆,白日里给过尔等逃命的机会,如今却赶着来送死。”
    虞沛:“不及你胆大,连亲儿子都要害死。”
    沈仲屿及时补充:“师妹……他非我亲爹。”
    虞沛:?
    “真的?”
    沈仲屿虚弱点头:“千真万确。”
    虞沛:……
    好像被迫知道了什么家族秘辛。
    沈老爷仅作大笑:“你这小女子好一身污蔑人的本事,只可惜本领比不上心气,太过狂妄。”
    虞沛意识到不对:“你什么意思?”
    沈老爷:“你叫那两人跑去御灵宗污蔑老夫,又可曾想过她俩能不能活着走出池隐?”
    虞沛眉心一跳,却问:“你知道去的人是谁?”
    “你是说舒凝?”沈老爷听懂了她的话,笑道,“那贱子早该吃些苦头了。”
    他末字落下,虞沛迅速转过脚步,手中化出灵刃。
    沈老爷慢悠悠道:“老夫知你修为不错,可这府内高阶灵者二十好几,追出府的也有十个。等你应付完,那边只怕人头早已落地。”
    “父亲。”
    沈仲屿拉过虞沛,一步一跄地往前,把她护在身后。
    “错皆在我。孩儿……我这便回去,还请父亲……手下留情,放了……放了她们。”
    虞沛眸光一斜,隔着面具,她仅能看见他的下颌。
    被汗打湿了,和着血水,接连不断地往下滴落。
    须臾,便聚成了一小泊血滩。
    沈老爷大笑:“仲屿,沈家教你的规矩,便是站着认错?”
    “是,孩儿忘了规矩。”沈仲屿膝盖一弯——
    却没能跪下去。
    虞沛拽着他,不叫他再动一步。
    “都要去拔舌地狱了,还给活人磕什么头认什么错?”
    沈仲屿一怔。
    不等他开口,虞沛便从怀中取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珠子。
    “听闻今天是沈老太爷大寿?”她垂下手,掐破了那珠子。淅淅沥沥的水落下,却没沁入泥地,而是如沸腾的水般,在地面鼓煮着泡泡。
    沈老爷眯了眯眼:“所以让我一对儿女赴死,便是御灵宗送的‘大礼’?”
    虞沛恼拧起眉。
    没脸没皮的狗东西!
    地面的水还在“沸腾”着,渐渐地,升腾的水雾竟凝出了两道人形。
    左边的女子梳着长辫,肤色偏深,身姿健美。她紧闭着眼,右手拄一根盲杖。
    右边那少年与她有几分相像,不过比她欢泼许多,每笑时,耳上的银环便晃出银光。
    “殿下。”两人齐唤道。
    长辫女子单膝跪地,晏然自若。
    少年则时不时抬眸瞟她一眼,双眼弯弯如月牙,语气更为轻快。
    沈老爷渐收笑意,冷声道:“你使的什么妖法?!”
    虞沛却没应他,只道:“我在两个女修身上留了灵痕,那两人如今正遭追杀。”
    少年嘻嘻笑道:“小殿下要我和姐姐去找追杀她们的人?”
    “共有十个,皆是高阶修士。”
    长辫女子语气平淡:“殿下有何令旨。”
    “全杀了。”
    虞沛看着沈老爷,缓声道。
    “将他们的脑袋提来,为沈老太爷祝寿。”
    第32章
    ◎“仲屿薄命一条,如今心甘情愿托付于师妹。”◎
    银月高悬, 夜色朦胧。沈老爷一声不吭地打量着虞沛,脸上已无笑意。
    眼下的局面太过诡异。
    方才那两人没声没息地出现,可还不等守卫出手, 就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开始,他以为那两人是她召出的灵兽。
    修士突破高阶时, 便可以随时召出灵兽。
    但那两人的身姿体态与灵兽迥然不同, 面上又带有浅蓝色的细纹。
    ——倒像妖。
    脑中陡然蹦出“妖”字,沈老爷的目光顿时尖锐不少。
    与妖厮混, 实乃邪修!
    “你到底是何人,又修的什么邪术?!”说话间,他扫了眼虞沛的衣裳。
    灰底棕袍,应是御灵宗的杂役弟子。
    区区杂役弟子,竟能使唤动妖族, 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
    虞沛反问:“被别人砍脑袋之前,你还要打听她落的什么刀吗?”
    “强词夺理!”沈老爷神情冷然, 斥道,“你一小小弟子,胆敢与妖族勾结。而今又依仗妖族,在我沈府里为非作歹,当真活腻了不成!”
    他认定她必然走了旁门左道, 自然而然地摆出了长辈作派, 恨不得当下就困她入狱。
    虞沛恼蹙起眉。
    什么老古董?
    这人简直比烛玉他爹还烦。
    真把年纪大当资历高了,对谁都能训上两句。
    她索性直言:“既然觉得我活腻了, 那你要我怎么办?”
    沈老爷重哼一声, 蔑然道:“倘若适才你留下那两只妖, 倒还能勉强搏出条活路。可惜……愚不可及!”
    他抬手示意。
    突地!院子里的十几暗卫交错而上, 速度快到只见黑影。
    沈仲屿吃力抬手, 将虞沛护在了身后。
    他亦瞧出那两个妖族实力不低,但并不清楚虞沛的底细,便想尽力护着她。
    “虞师妹,”他忍痛道,“小心。”
    这人真是。
    虞沛叹气。
    难怪闻云鹤和姜鸢会被他的死刺激得不轻。
    她再度连上系统,问:“统子,这些人会算攻击值吗?”
    系统:“!!!”
    怎么突然这么多人?!
    还一个比一个凶。
    它才下线不到半个时辰吧!
    “小殿下你——算了。”它认命道,“这些沈家护卫在原书里没怎么出场过,按戏份连炮灰都算不上,受他们攻击也不会算进数值。那边那老头勉强能行,不过估计也加不到多少点。”
    “我知道了。”
    虞沛抬手,双手飞速结印,赤息绕指而动。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50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