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47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47节

      真恨不得摇摇他的脑袋!
    沈叔峤面露愧色:“抱歉……”
    虞沛:“……你是什么道歉怪吗?”
    沈叔峤还是没看她俩,始终低着头。
    “总之,多谢御灵宗记挂我兄,也劳烦仙君炼药。但眼下家内事务繁忙,只来得及让两位道长饮杯茶。招待不周,往后定要去御灵宗登门言谢。”
    虞沛听了半遭,才把他这堆车轱辘话给理清楚。
    说来说去,不就是让她俩喝了茶就走。
    她已快烦得受不了了,身旁的姜鸢忽说:“我要见沈师兄。”
    沈叔峤:“二哥现在不便见客。”
    姜鸢头回显露出强硬态度:“一面就好。”
    沈叔峤再度拒绝:“现下有医师在为二哥看治,恐会惊扰。”
    姜鸢:“我要——”
    “师姐,别听他啰嗦了,这小子不吃好话。”
    虞沛往后一倚,一手托住脸。
    “我师姐说要见他,今天便必须见着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要么你现在就把他带来,要么我们自己去找。届时若把府上闹得个底朝天,你从我嘴里可捞不着什么抱歉的话。”
    沈叔峤被她那山匪似的作派给惊着了。
    现在御灵宗的灵修都改这种路子了吗?
    他踌躇不定,半晌道:“那……仅一面。”
    虞沛看了眼姜鸢。
    见人点头,她才道:“好,我师姐应你了。”
    -
    她俩跟着沈叔峤绕了好半天,才终于走至一偏僻小院前。
    同他的茶室一样,这院子也清幽破旧得很,不知道的多半会错认成哪个下人的住所。
    且闻不着一点药味。
    虞沛拽了下姜鸢的袖子,两人顿了一步。
    “师姐,怎么说?”她压低了嗓音问。
    姜鸢目含担忧:“病气比他走之前更重了,而且……四周好像设了禁制。”
    病气倒在其次,最关键的就是设在院子的禁制。
    但凡身子虚弱点儿的,恐怕连院门都走不出。
    虞沛越发觉得奇怪。
    这哪儿像是照料病人啊,简直和关犯人一样。
    想到方才姜鸢提起了禁制,虞沛问:“姜师姐,你学过御术诀吗?”
    如禁制结界,防御驱邪一类的法术,都包含在御术诀里。
    姜鸢怔住,喉咙有些发紧。
    她想说没有。
    打小她就被教养着熟读医道诀,其余诀法一概不许接触。
    但眼下是她盼了好久的机会。
    也或许只有这一次。
    姜鸢呼吸渐重,须臾间便满背热汗。
    “我……没……没……”她攥紧拳,最终改口,“没仔细学过,不过平日里会看一些御术诀的诀书。”
    许因紧张,她这话说得磕磕绊绊。
    虞沛只当她还处于社恐状态。
    “那就够了。”她小声道,“我对御术诀一窍不通,待会儿我进去看沈师兄,你能不能在四处转转,看看院子周围有几处阵眼,都在什么地方,又设的什么诀法?”
    这些并不算难事,但姜鸢不敢轻易点头。
    “我可以吗?”她问。
    “怎么不可以。”虞沛没察觉到她的不对,顺手拍了下她的肩,“你方才不还看出这周围设禁制了么。”
    姜鸢攥紧拳。
    “好。”她定定道,“我会尽力而为。”
    -
    沈叔峤是在进门后,才察觉到少了个人。
    他转过身,伸长了颈子往外看:“那位道友呢?”
    “在外面。”
    虞沛毫不犹豫地合上门,将他的视线遮了个彻底。
    “她也受了伤,这院子里威压太强,她在外面等我们。”
    沈叔峤不疑有他,收回打量。
    “二哥,御灵宗的人看你来了。”
    虞沛循着他的视线望去。
    却见一旧木大床,外有厚重床帘遮盖,几乎感受不到床上人的气息。
    良久,那里头才传来一声气若游丝的应答:“谁?”
    “是我,虞沛——师兄可还记得?”
    那方传来轻笑。
    “哦,是虞、沛师妹啊。”
    他故意在两字之间顿了一下,仿佛她的名字合该这么念似的。
    “你来做什么,查师兄有无偷懒么?”
    虞沛真不知他怎还笑得出来。
    她径直往里走去,说:“我来送荐书,顺便看看师兄。”
    “荐书……”
    方才这几句话已将沈仲屿的气力耗得干净,他大喘起气。
    “有劳师妹,就是现下……有些……起不来,师妹莫……莫怪。”
    见她往房间里走,沈叔峤忙上前拦她。
    “虞道友,不能再近前了。”
    虞沛睨他一眼。
    随即甩出一道灵力,将他困在了原地。
    沈叔峤没想到她会在此时变脸,急道:“你说过只看一眼就走!”
    “那是我师姐应你的,又非我。”虞沛再不看他,“况且连他的脸都还没见着,哪算得上一眼?”
    话落,她恰好行至床前。
    可还没拉开床帘,便有一手从中伸出,攥住了帘子。
    那手干瘦、纵横着道道乌黑。有些地方甚至破开口子,流出漆黑的脓——简直已看不出人形了。
    他的力气明显不够,只攥过一下,便无力垂落。
    “虞师妹,师兄现下……恐不便见你。”
    虞沛拧眉:“我只看一眼,看一眼便走。”
    至少,她要确保他还剩几口气儿。
    “虞师妹……”沈仲屿气息更弱,“那你……稍微躬着点儿身。”
    虞沛照做。
    内里窸窣作响。
    过了会儿,那手又伸出来,手中却多了个面具,恰好挡在她脸上。
    那面具和他之前给的有些不同,连眼睛窟窿都没挖,遮得严严实实的。
    眨眼间,虞沛便陷在了一片昏暗中。
    他的手抖,面具也跟着颤抖不止。面具周沿漏进的光线疏疏密密,晃得她眼疼。
    在摇曳晃动的光与暗中,她听见的沈仲屿声音。
    “我如今……有些……难看。”
    他说话几乎一字一顿,又轻又慢,却还能听出些许笑意。
    “别……吓着……师妹……”
    作者有话说:
    还有一更晚上再更吧
    第31章 (三更)
    ◎“师妹,别不开心。”◎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47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