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41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41节

      怀里的人已想不起他是谁,或说已经失控到忘了人的概念,兀自放纵在欲壑之中。
    他也知晓她不会应他,更清楚即便她清醒了,恐也会将此事忘得干净。
    可不知为何,他就是想与她说会儿话,哪怕听她说一个字。
    虞沛不明白他心中所想,只觉累得慌。
    这气息引诱着她,却很难啃。
    不光如此。
    龙血胜于大补丹药,她喝得有些多了,游走在周身的内息愈发灼烫。
    夜里本算凉爽,眼下她却仿若置身灼日下,渐起了热汗。
    趋利避害的本能使她停下,不再加劲儿,而转为轻舐。
    烛玉浑身一抖。
    伤口处的剧痛渐渐消褪,换之以酥酥麻麻的痒意。
    那点痒麻不止游走在伤口周围,还从尾椎阵阵窜起,几欲将他的整条脊骨劈开。
    他低哼一声,圈在她腰上的手不由得收紧。
    “沛沛……不能这样。”他嗓音作哑,还有些压不住的抖。
    虞沛听见了,却没理。而是紧抓着他的手臂,不叫他挪开。
    那点酥痒开始往心尖上钻。
    渐渐地,他那近黑的瞳仁闪烁成淡金竖瞳,眼白反倒被漆黑填满。
    烛玉哽了下喉咙,呼吸愈沉。
    数条灰黑色的雾状附足不受控地探出袖管,尝试着碰了下虞沛的指尖。见她不反感,才缓慢缠绕上她的腕。
    好几条附足互相推挤,缓慢摩挲着她的胳膊,翕合的吸盘渐渐沁出了朦胧的水雾。
    又湿又冷。
    虞沛感受到那股子冷意,顿住,看向那些半透明的触手。
    它们在用贴近的方式讨好她,分外温顺。
    可她很不喜欢。
    弥漫在附足上的气息阴冷、稠重,像是来抢夺食物的敌人,顷刻间就挑起了她的攻击欲。
    她抬起手,掌中化出一把灵刃,也不管那触手是缠在自个儿的胳膊上,便要狠狠扎下。
    烛玉及时制止了她。
    他握住她的腕,却没收回附足。
    “为何厌它?”他面色酡红,哑声道,“沛沛,它们不会伤害你。”
    虞沛看向他的脸。
    那双凤眼此刻正承着些微潮红,眼帘半垂,瞳仁里隐见淡色金芒,在漆黑眼白的衬托下更为明显。
    ——与龙血的颜色一样。
    虞沛转眼就将那条惹她烦躁的东西忘得干净。
    她直起腰身,一手撑在他的腿上,渐渐挨近了他的脸。
    气息迫近,烛玉屏住呼吸,眼眶都在泛烫。
    他起先还觉得不自在,耳尖甚至发红到有些痒。
    可很快,他便反应过来她靠近没别的意思。
    而是想吃了他的眼睛。
    ——就像她咽下龙血那般。
    意识到这点了,他却没推开她。
    反而又探出条附足,缠在她的腰上,缓慢地拉近她。
    “沛沛……”他低喃,纵容着她的一切行动。
    将他吃了也好。
    光是想到能一点一点融进她的血肉里,与她亲密无间,血液便在他脑中冲涌,使他兴奋到难以自制。
    吃了他。
    吃了他。
    血液与她相缠,气息与她的灵髓相融。
    烛玉握住她的腕,使她的指尖贴在发烫的眼角处。
    “沛沛……”他声音作哑,“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似是感受到他的想法,那些触手也开始泛烫,在胀缩间沁出烛油般的热雾,滴滴答答落在草叶间。
    但虞沛只作轻嗅。
    在确定他眼中的金芒没有木息香后,她分外干脆地放弃了再靠近一步的念头。
    一点香味也没有。
    横冲直撞的灵力在木息的帮助下得以缓和,她的心绪也渐渐平复。
    又不大上心地啃咬了会儿胳膊,她便像八爪鱼似的抱住了烛玉,心满意足地阖上眼。
    大鸡腿。
    她的。
    烛玉倚着树干,一手托住她的背,右臂垂在草叶间,任由血液流下。
    他低喘着气,喉结上下滚动几番。
    那股子酥痒还没散尽,草叶子般扫过他的背,使他茫然无措。
    他从未体味过这感受。
    更不明白平日里寻常可见的痒意,眼下为何生出令他沉沦到难以自拔的瘾欲。
    茫然间,他又陡生出股躁戾。
    她现在这样,一旦灵力失控,根本没法认出谁是谁,而只靠气息辨人。
    如果方才不是他先找着了她,不知会出什么问题。
    倘若往后她再失控时,他不在她身旁,又该如何。
    且他是靠着改灵丹,才强行改换了灵息。任何一个修医者道的人,都拥有着比他更为纯粹的气息。
    若有旁人……更吸引她呢?
    一旦想到这一可能,烛玉几乎浑身都在颤栗。
    他愈发躁恼,情不禁地躬伏了身,脑袋靠在她的肩上,几乎将她整个儿抱在了怀里。
    “沛沛……”他低唤道,“要记得我。”
    ***
    虞沛睡醒后,入眼便是熟悉的床帘。
    她只觉神清气爽,就连平时常有的倦意也散得干净。
    !
    她就知道!
    镯子丢了也没关系,吃了药效果也是一样的。
    如果这样,倒不急着去找尺殊了。
    等他忘了此事,她再去找回镯子就行,这样也更安全些。
    确定吃药也能顶替镯子的效用,虞沛心情好上许多。
    她简单洗漱了番,打算去找沈仲屿。
    昨晚是托他的福,她才没被尺殊抓着,理应要好好谢他。
    但她刚出门,就在外面瞧见了烛玉。
    他抱剑倚墙,也不知等了多久。
    见她出来,他侧过身,端的明快。
    “醒了?”他问。
    虞沛点头:“找我有事?”
    烛玉打量着她的脸,好一会儿,他才问:“昨晚的事……你还记得么?”
    作者有话说: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mysu.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清 2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7章
    ◎“见着喜欢的人,害羞也正常嘛。◎
    昨晚?
    虞沛陡然想起昨天他和银阑也去了云涟山。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41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