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29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29节

      虞沛的右腿伤得太重,即便躲得快,也有好几回都险些被砸中。
    浑身更是被飞蹦的石块儿弄出不少伤口。
    如此躲闪过几回,她不仅没接近那棵巨树,反倒越离越远。
    突然间,又一条石刺砸来。
    虞沛正要躲开,却因抽痛的右腿慢了一步。
    石柱斜砸在她的背上,尖利的石刺更是直接扎破了她的肩膀。
    就像是被粗针穿破身躯的蚂蚁,她摔躺在地,再难动身。
    远处,那株巨树摇摇晃晃。
    问竹轻声道:“你若安心赴死,还能留你同伴一命。”
    历经过一阵短暂的昏死,虞沛抬起沉重的眼皮:“到底是谁……与你说了什么?”
    问竹笑道:“你都快死了,关心这些又有什么用处?”
    话落,那赤红长龙摇晃着直起身躯,大张开嘴,朝虞沛扑去。
    可就在它快要吞了虞沛的刹那,却陡然僵停在半空。
    问竹没有下达过这一指令。
    他心生犹疑,但还是操纵着火龙继续攻击。
    火龙依旧一动不动。
    他甚至听见了微弱的哀鸣。
    哀鸣?
    问竹怔愕。
    他离得太远,瞧不清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他的的确确听见了火龙在痛苦哀叫。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它缘何痛嚎——
    那灵修的灵力竟在急速暴涨,任何树晃草摇都在这强压下被迫凝滞。
    就连他也渐觉呼吸困难,心神难安。
    问竹眼皮一跳,忽觉不对,想要操纵火龙回到渊底。
    可已经晚了。
    龙头前端陡然爆开一片赤色灵息,眨眼间,就将整条火龙撕得粉碎。
    为了攻击她,问竹将域界缩至了小山尖上。
    周围景象不过十几里地,再向外望去,只见白茫茫的虚无。
    而现在,那白皑皑一片中,有四溅的金芒与赤光交织,如山兽破开密林那般,以不可阻挡的气势闯进视线,几要铺满半边天。
    烟雾缭绕,在这霞光绕残阳般的恢弘景象上蒙了层模糊的影。
    虞沛从中走出,一身灰白弟子服被血泡透了,远远望去,有如赤霞映身。
    她就像是刚迎得复生涅槃的小凤凰,哪怕身上还沾着脏污泥秽,也掩不住那身骄矜傲骨。
    虞沛抬起右手,挥开弥漫在眼前的烟尘。
    手中虚握着一小枚耳珰。
    她的步子迈得不算稳,踩过焦黑石块时还有些跛。
    没走两步,被烧掉一大半的面具就掉落在地,露出原本面容。
    这变化来得猝不及防,问竹错愕道:“你……你不是虞沛,你到底是谁?!”
    虞沛的脸上不见过多表情,瞧不出惧或不惧。
    唯那双猫儿眼里,见着明晃晃的怒戾。
    她没搭理他的话茬,只抬起手,两指并拢。
    “七星攒雪,朱目开——”
    打从她说出第一个字开始,问竹就心生慌乱。
    足有一人宽的高大石墙拔地而起,一堵连着一堵,挡在了巨树前面。
    又一堵墙竖起,虞沛落下最后几字:“——动星摧尘。”
    一束赤息从她的指尖迸出,再在半空散落成流星般的流弹,朝石墙打去。
    “轰——!!!”
    接连巨响之下,看似纤长的细流竟洞穿了所有石墙。
    不过几秒,挡在树前的石墙便被打成了筛子,最后轰然倒下。
    赤息破风而过,急速缠绕出树身,再倏地收紧。
    只听得一声痛吟,问竹的灵识竟被强行拖了出来。
    他被灵息拴缚着拽过断壁残垣,衣袍被石块沙土划得稀烂,印下道道血痕。
    虞沛往前一步,缓蹲下身,一手掐住他的脖子。
    “现下可以说了么?”她轻声问,“那人是谁?”
    问竹无力感受着呼吸将尽的痛苦。
    他的四肢都被缚紧了,根本没法制止。
    只能气息奄奄道:“你……你……到底……是……”
    虞沛收紧手:“还不愿说吗?”
    被她死死掐住颈子,问竹的眼珠胡乱转动着。恍惚间,他忽瞥见她的侧颈竟渐渐浮现出淡金色的纹路。
    而那纹路间,隐能看见赤红色的气流在横冲直撞地游走。
    竟是朱雀印。
    他目露骇然。
    她竟已经蕴出了灵印。
    当修者的灵力突破高阶,便能炼化出灵印。而若身体难以承受,极有可能出现灵力失控的情况。
    目下她双眸泛有赤色,正是灵力暴走的征兆。
    问竹惊惧交加。
    暂且不论她的灵力如何会这般强大,若真等她失控,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他拼死挣扎着,嘶声道:“我说!我……我……说。”
    虞沛放轻了力度。
    空气涌过喉管,问竹大张了嘴,剧烈咳嗽起来。
    直等咳得面红耳赤,他才蜷起身,捂住干疼的颈子嘶哑道:“是个男人,我……我没见着他的脸。那人一身黑袍,没……没穿鞋。”
    他竭力想着,唯恐漏下一点儿。
    “是……是在前年,我在山下见到了那人,他说等我很久了,还说有事要告诉我。”
    那人说,不久后可能有一个叫“虞沛”的弟子拜入山门。
    如果她没来,他自会相安无事。但要是她拜入了御灵宗,将来定会害他惨死。若要活命,就必须想办法除了她。
    他起先没当回事——那人应看出来了,又接连预言了好几桩事。
    这两年间,那些预言一一应验,问竹也越发心慌。
    他想过去找“虞沛”,可正如那人所说,她来历不明,根本寻不着踪影。
    直到半月前,虞沛拜入了山门。
    他又依照那人预言里说的,驱使她去了云涟山采石。
    虽然中途出了些差错——虞沛并没受什么重伤,可她竟真平安回来了,还遇着了婵玥的几个徒弟。
    这些足以验证预言为真。
    -
    断断续续地说出实情后,问竹虚弱道:“我……我不知晓那人是谁,我真的不知道。”
    虞沛若有所思。
    找上问竹的那人,八九不离十就是重生者了。
    这样一看,那人真是恨透了“虞沛”。
    赶在她出生时杀了她不说,竟还害怕杀不死她,又特地跑来御灵宗嘱咐问竹。
    可为何他会选择假借预言嘱托问竹,而不是亲自来查看情况。
    是来不了,还是……杀不死?
    问竹哑声道:“我都告诉你了,你……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放你?”
    虞沛稍倾过身,手里渐渐收紧。
    “为何?”
    问竹眼见惊愕,再度挣扎起来:“你……答应过……”
    系统:【警告!系统检测到宿主精神状态失衡,请宿主立即停下!警——】
    虞沛掐断了与系统的联结。
    她俯下身,左手仍掐着他的颈子,右手则蛮力拔出了扎在腿上的石刺。
    鲜血汩汩流出,她却恍若未觉。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29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